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 119 部分阅读

     huáng蓉H版系列第119部分在线 第二书包网

     跑了!

     贾似道在门傻站了良久最终还是轻轻地推开了房门熟悉的香扑面而来失了佳的音容笑貌!

     他叹了一自言自语道:“郭本相原以为你会留恋富贵享乐忘记归期呵呵!本相真是笨拙!昨晚本相第一次不敢见你在躲你可是躲又如何该来的还是来了该走的也没有留本相是真cǎo包不知你原来一直在掰着指数今朝!唉!”贾似道真流露泪盈眶!他也是之躯他深着huáng蓉!

     可是huáng蓉他吗?

     桌有一封信贾似道拿起拆开娟秀的字眼睑丞相启:一年期限已到恕我不辞而别往事如烟后事难料望丞相信守承诺

     《卫青兵法》修复完毕,你奏与圣,他定会让我火速送往襄吕文德.我已带走兵书,先行一步

     告辞清清淡淡、廖廖数语跟贾似道的真流露、泪盈眶相比huáng蓉显得冷酷无、绝绝义!

     但整封信的内容也绝非只有冷酷绝那么简单贾似道看完愣了半晌遂哈哈笑起来一拍道:“好一个后事难料你真乃我宋第一奇子也!”

     没有了huáng蓉没有了Yin乐却有了时间

     贾似道开始专注于朝政权独揽呼风唤雨推行“买田法”把许多贵族和地主的田地强行收回租与佃户耕种

     空需的国库很就堆满了金银珠宝但他的名声却更加狼籍、更加神厌鬼憎!

     贾似道Xing很强不是郭哪里能够满足得了他那万丈

     贾似道在相府里修了一座“半仙院”又不知从哪里来一个尼姑养在里面但没过几这个漂亮的尼姑就失踪了!

     他又通过“风月楼”的老葛买来一对艳丽的jì 把“半仙院”改修成“牡丹坊”也就一个多月时间这对经百战的jì 双双吊自尽huáng蓉在襄也忙得不可开她把帮主之位传给了鲁有脚并教会他耍〃打狗bàng〃法这个鲁有脚品德很高但悟却很低蠢得象猪一样有时把huáng蓉得差点吐

     金轮法王和霍都奉忽必烈的密令带领着一帮武功高强的喇嘛在襄肆屠杀武林义士!

     郭靖病缠huáng蓉靠一己之与他们撕杀周旋

     好在侄杨过及时成长起来了他在“古墓派”学得绝世武功帮助huáng蓉击败金轮法王等恶!但杨过却要娶自己的师父郭靖huáng蓉惊愕不已认为这事有违纲常坚决杨过一sī奔出城退出武林隐居山林!

     过一年吕文德病其弟吕文焕继任襄太守

     又一年宋理宗薨赵禥继位称度宗贾似道擢升为太师高涨到臣的极限

     又一年忽必烈击败阿里不哥获得王位建都燕京改燕京为中都国号为〃元〃!第二年忽必烈派将伯颜帅15万元军围攻襄

     吕文焕也是胆鼠辈但有一点比他哥强那就是他非常地信赖huáng蓉

     当伯颜的15万元军黑压压地一piàn围困住襄的时候吕文焕就心急火燎地找来huáng蓉问huáng蓉要对策

     huáng蓉淡淡地说道:“帅莫急的隆中山还有我宋30万将士是襄的有后援谅他伯颜也不贸然攻城!”

     吕文焕道:“话是不错可是襄也不能让元贼长此围困huáng侠可有破敌之策?”

     huáng蓉道:“这个好办破围城之法就是使其攻城!”

     “!”吕文焕倒吸一道:“还不如不破呢就没什么“围魏救赵”之类的策?”

     huáng蓉道:“没有!”

     “唉!”吕文焕颓废地跌坐到帅椅里道:“你huáng侠都无良策这回襄算是完了!”

     huáng蓉前一步抱拳道:“我有办法让鞑子攻城而城不破并使其铩羽而归!”

     吕文焕听罢转悲为喜道:“说来听听!说来听听!”

     huáng蓉道:“疏朝庭命南王辉时刻待命听我襄号令违者帅可立斩之如此败伯颜的15万元军!”

     吕文焕忿恨地说道:“对!对!这个李辉太过高傲从来就不把我吕文焕放在眼里本帅要来尚方宝剑看他低不低!”

     说罢又抬对huáng蓉说道:“让南30万军杀过来解围好是好可咱宋就这点家当了恐怕皇未必会答应!”

     huáng蓉笑道:“帅所虑极是军来时是30万回去也会是30万这一点帅必须在奏疏里写明白!”

     吕文焕不解地说道:“huáng那这仗怎么打?你说明白点不成吗?”

     huáng蓉道:“不成帅见谅军机不可泄露!”

     这时郭靖说话了:“是帅!你把这事给我就行了!”

     吕文焕道:“郭你明白你的打法?”

     郭靖道:“不明白!”

     “哈哈哈!”吕文焕拍案“你呀跟我一样傻!哈哈哈!”

     五马回报朝庭已派huáng廷芝将军到南督战决意配合襄破敌!

     至此万事具备惟欠东风!

     当丑时城门陡然打开一千铁直冲元军营地放火杀

     元军围城半月神懈怠了不少又不曾想到懦弱的宋军会有此一招懵懂中被砍烧伤许多!

     待他们击时一千铁又旋风般地跑回城里元军此一着都吵闹着要攻城泄恨!

     伯颜不允道:“困之斗计尔!里严加防范多加岗哨!”伯颜是百战名将权在元军里没敢不fú吵吵嚷嚷一阵过后也就乖乖散去!

     一连六无祸端两军相安无事!

     元军又生出懈怠第七丑时刚过元军盯着的襄城门未开但营地两侧却被“从而降”的宋军冲捣了个稀烂当元军组织起有击时这两支宋军又迅速消失在幕里这一回的伤比一回更甚元军将士怒不可遏都涌到伯颜帐前齐声呼要攻城!

     伯颜无奈他知道此时攻城并非最佳时机但众怒不可再者总被无休止的偷袭也不是办法是该点颜给该的宋军瞧瞧!

     遂拔出中短刀高举喊道:“众将听令亮攻城!”

     刚亮饱喝足的元军就扛着云梯、踩着鼓声、喊着冲向襄城墙!

     城宋军也早有防备羽箭如飞蝗般其实伯颜不愿意全攻城他知道40里外的隆中山有30万虎视眈眈的宋军如果30万宋军在他们攻到竭时再杀奔过来那个后果真是想想都可怕!

     所以当他的5000元军攻城失败以后他就鸣金收兵军队后退十里扎营为的是里不再被宋军偷袭

     但是当晚的丑时从旁边勘察过数遍的树林里又冒出800武林义士他们的营地杀放火这一回元军彻底被怒了包括伯颜他声声骂“无耻无耻”命令众将士即刻拔营杀往襄

     这样一来他的15万马就在黑里摆成了浩浩荡荡的一字长蛇阵在凶险的地段行如此行军端的是凶险异常!再加元军不善这条长蛇已是一条待宰的蛇!

     果然鼓声斜地里杀出三支宋军每支10万不多不少整30万“咔嚓”三声把〃长蛇〃切成四断!

     这时城门呼啦啦冲出五万击蛇元军首尾难顾被分断包围砍杀!

     伯颜丢盔弃甲逃往中都!

     亮了宋军收拾完战场得胜回城!

     李辉拜谢一名紫袍将军点齐带往隆中山休整

     紫袍将军与吕文焕领着五万马回到襄

     城门打开huáng蓉一“寒冰”铠甲着“枣红马”领着一帮迎出城来

     “恭迎帅得胜回!”huáng蓉话没说完眼神落在紫袍将军僵了piàn刻愕然道:“相丞相?”

     丞相的囚妾huáng蓉 第二十七章

     吕文焕的府地灯火通明、觥筹错!

     “太师不辞劳苦临襄指挥作战运筹帷幄败元军!文焕不才敬太师一杯!”吕文焕溜须拍马尽显

     “欸!吕帅错了!运筹帷幄的非本太师你那杯酒该敬我们的诸葛huáng蓉侠!”贾似道并非惺惺作态而有由衷的高兴和感慨

     “对!此战获全胜huáng侠也功不可没!huáng请!”吕文焕见风使舵弯转得很

     huáng蓉起举杯道:“谢太师!谢帅!”说罢遮杯满饮

     厅里响起一piàn欢呼好声和拍案击掌声!

     酒过三巡贾似道举杯相邀:“各位将军请举杯!”众将〃唏哗哗〃地起举杯

     “多谢各位将军奋勇杀敌似道以此为敬!”众将谢过饮毕落座!

     贾似道又借机向众介绍了huáng廷芝huáng廷芝是贾似道近几年提拔起来的号称文武全才官至兵部尚书又让李石敢、李石河兄弟起来与家见礼他俩是襄众将士的熟虽然俩兄弟现在一个是车都卫一个是兵部侍郎但仍然与众打得火兄弟一般

     李石河道:“你们这帮家伙我兄弟二不在时没欺负我那一千多号弟兄吧?”李石敢接过话道:“他了就自罚三杯否则后灌他一缸!”笑!

     庆功宴在欢乐的氛中结束在欢乐的氛之有两的怀里揣满了yīn暗的心事一个是huáng蓉另一个自然是贾似道

     huáng蓉心里又聚积起一块坚冰沉甸甸地发凉不知后如何是好她已经清晰地看见了贾似道那笑蓉之的如意算盘!

     贾似道榻在驿馆驿馆离襄府不远离郭家院更近只一墙之隔!

     郭家院原本就是驿馆的一部分当时郭靖拖家带地来到襄还真让吕文德了一郭家的安置问题后来有提议切驿馆一隅来安置郭氏一家吕文德欣然同意所以就有了这个局面!

     一连几huáng蓉都在暗地里收到贾似道递来的cuī|书信她看都没看直接点火烧了不与理睬

     这郭氏弟俩散学会家家门郭破虏就摇晃着手里的东西扯开嗓子猛喊:“!你的信!你的信!”

     huáng蓉赶忙迎出拿了信件道:“好了好了!用得着这么吵吗?”

     郭襄好奇地问:“谁来的信?”

     huáng蓉看了看封面然后面不改地搪道:“临安的一个她想为了!”

     郭襄道:“想也不要回去!”

     huáng蓉着郭襄的道:“对再也不去临安了洗手饭!”

     当晚huáng蓉早早巡城完毕了贾似道榻的驿馆晚间的巡城之事原本是郭靖在做huáng蓉回到襄以后知道了他的心生就把此事包揽了过来让他好好休息养病郭靖落此病不能房事在huáng蓉面前抬不起所以万事也就听由huáng蓉安排不加

     “郭你终于来了!”贾似道正在坐看文书也没抬地径直说道

     “太师你为何不守约定竟来此扰我不休?”huáng蓉愤填膺

     “郭你还是我“相爷”吧听着坦!”贾似道抬起望着huáng蓉说道

     “太师你我已无瓜葛以后各行其道请你信守约定!”

     贾似道站了起来边说边一步步向huáng蓉都说“表子无我看你郭比表子更甚!”

     huáng蓉一边后退一边斥道:“太师你休要胡说请自重!”

     “我到是想自重、我到是想遵守约定与你无瓜葛可是本太师仁慈心善意重做不到似你这表子一般的无无意!”

     huáng蓉被退到了墙壁道:“你胡说少往自己脸贴金!”

     “我贴金你看着本太师的脸面可是写满了对你的思念?可有半点虚假?”

     huáng蓉贴住墙壁苦地摇道:“没有!没有!”

     “我心向明月明月照沟渠!唉!这都罢了!那南李辉桀傲不训当年你打了胜仗把你装囚车送牢的可是他?你丈那八十军棍看似轻判却暗地里黑手的可是他?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huáng蓉哭泣着打断了贾似道的话

     贾似道伸出双手按在huáng蓉脑袋两边的墙凑近继续说道:“他李辉会听任你调配他的30万军?他李辉会让你获得退敌功?你找皇帝来他就?他能怕那个手无兵符的nǎi臭?”

     “不huáng蓉已经泣不成声她拼命控制着自己的意志自己不能垮掉不能再次跌那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担心你!看完你的奏疏后我马就披星戴月地赶了过来我是多么的想即刻见到你!可是不能我得督促李辉那厮当朝文武百官只有我只有本太师能震住他降住他我得按住他让他听你的命令行事助你险、助你立功!”

     huáng蓉收住了哭声只是悲伤地泣!

     贾似道盯着huáng蓉的眼睛又道:“好了敌退了围解了你到好一句多谢的话都没有还跑来斥责我不守约定我心!你的心是长的吗??如果这个约定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那么这样的约定不遵守也罢!”

     “相爷!妾辜负你了!”huáng蓉扑了贾似道的怀里一把抱住泣不止!

     贾似道长了一着huáng蓉的秀发道:“心肝!相爷的心肝!你苦了!”huáng蓉听罢“哇”地一声哭起来!

     huáng蓉fú被贾似道一件一件地剥落露出胜雪的丰满胴

     贾似道叹道:“郭几年不见了你的还是这么完美!”他颤抖的双手从地仔细不放过每一寸肌肤!

     “咦这nǎi子好象了一些!你没泡“木瓜玫瑰”汤吗?”

     huáng蓉羞怯地答道:“这里是襄哪有那种东西!”

     “对对对!”贾似道若有所悟又道:“没关系这形状也不只要你每过来让我多再把你面那个Bi多它们很就会涨回原来的样!”

     “哧!”huáng蓉红着脸笑了嗔道:“相爷你做官做到极讲话还是那么难听!”

     huáng蓉坐案台左右打开两贾似道埋在她的间〃嗞嗞〃地吸、并时时用尖点“呃!”huáng蓉双手撑台Yin

     过了一会贾似道抬起道:“郭对准我的Bi动起来!”huáng蓉调整好位置对准贾似道的送起

     对着送来的yīn埠贾似道时而温柔地时而伸出长时而一含住“噢好麻!”huáng蓉

     贾似道的吸越来越深沉有直把huáng蓉那肥厚的yīn埠吸得“叭哒哒”地响个不停美的yīnDi也在响声中不住地胡颤抖不行了!”huáng蓉回被吸的yīn埠跌坐在台面一边呻一边量的Yin看着huáng蓉一又一着Yin贾似道笑YinYin地说道:“你还是这么多!”

     huáng蓉跪在贾似道的他的的Roubàng立刻弹跳了出来

     “郭跟它打个招呼吧它可比我还挂念你呐!”贾似道Yin猥地说道

     huáng蓉咬了咬瞪眼看了那Roubàngpiàn刻终于开说道:“欸相爷我们又见面了这几年不在没饿着你吧?”说完Gui〃啧啧〃地了几

     贾似道哈哈你真是无敌、空前绝后!”说完住huáng蓉的脑袋Roubàng就全了huáng蓉的

     huáng蓉太久没有Kou过了贾似道的Roubàng又太过被他这全差点憋背过去!

     贾似道也不管huáng蓉得了对着她的就是一通〃唏哗哗〃的猛“嗯唔嗯唔!”huáng蓉既用鼻呻又要用鼻透而本该用来说话的却被Roubàng角溢流出Yinmí的

     贾似道坐在椅子huáng蓉跨的巨龙慢慢沉!”的感觉huáng蓉仰自觉地耸起来以寻求更多更多的

     耸数十之后改成了直的坐套每一都将Roubàng套

     椅子被她得“嘎吱”直响前nǎi子直蹦脑后的秀发在她近乎疯狂的坐套中都飘了起来!

     她太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贾似道也是只有huáng蓉才是他最佳的媾伴侣其她都是绣中看不中用不堪他那芭的

     俩柴烈火、如胶似漆地媾着从椅子到地从地到墙姿势五八门、千奇百怪!

     huáng蓉经历了数次久违的高那高来得一次比一次强烈声更是一高过一

     终于在贾似道一声沉闷的怒喝中着冲了Yin的巅和yīn元在huáng蓉的子汇聚成一胞粘稠的浆糊得太fú啦!”贾似道躺在无穷

     huáng蓉枕在贾似道的钗落鬓香汗淋淋!

     丞相的囚妾huáng蓉 第二十八章

     huáng蓉回到郭家轻轻推开卧房的门发现郭靖并没有而是坐在桌边喝茶

     “咦靖哥!怎么没?”huáng蓉面露微笑强做镇定

     “刚醒!起来喝怎么回来得这么晚?”郭靖没看huáng蓉问完就仰着脖子灌茶

     “城南卖猪的张屠户子时出殡哭得伤心透了我在那里耽误了好久!”huáng蓉没有撒谎这事还真有在襄城是最平常的事只要你留意城外塟岗有新坟!

     “唉这兵荒马几时才到!”郭靖满怀感慨

     “郭忧国忧民到不着觉你呀比皇心!”huáng蓉边说边

     郭靖苦笑了一道:“好觉!”huáng蓉道:“这就对啦!靖哥你先我去洗个澡越来越都是汗!”

     从此huáng蓉就经常被贾似道召唤到驿馆里Yin玩乐!

     郭家的所有在贾似道到来以后都忙得开了从早到晚总有做不完的军务

     但是huáng蓉仍旧忧心忡忡担心会东窗事发因为她与贾似道的会实在是太过频繁了有时一里要被贾似道到驿馆里两三次!

     终于老谋深算的贾似道想到了一条万全之策

     他以襄战事缓解、将士作派松懈为借由huáng廷芝率领四万襄将士由郭靖率领所有武林义士一起到城北30里扎营特训提高众的战斗实

     在郭靖率领的所有武林义士之中就包括了郭氏全家但由于郭襄和郭破虏需要家照管所以huáng蓉留

     这许多一走的襄城顿时安静了不少

     郭家院也冷冷清清地只剩huáng蓉子三郭襄和郭破虏白里又要去书孰这样一来贾似道就有了巨的空间和时间他在驿馆和郭家两地咨意地Yin玩huáng蓉!

     刚开始huáng蓉只愿意在驿馆陪侍不肯把贾似道带到郭家但她哪里拗得过贾似道哪里奈何得了贾似道的包

     在半推半就中她尝到了那种无以言表的慢慢也就放弃了抗拒放弃了原则到了那无耻的Yin乐中还没到散学时辰郭破虏突然中途回家推开门就猛喊:〃!〃.他喊着从厅到厨房看看找找没有又一路喊到huáng蓉的卧房外

     这时huáng蓉推开窗户露出半个应道:“破虏什么事?”此时的huáng蓉发蓬松、一张緋红的少俏脸带着些许憔悴!

     “把同窗朱良仔的砚台摔朱良仔在哭呐!先生说要赔二十文!”郭破虏望着huáng蓉说道

     huáng蓉转取来二十文铜钱递给郭破虏道:“赔了就好惹事!”

     “嗯!”郭破虏接过铜钱望着huáng蓉问道:“你生病了吗?”

     “没中午东西肚子有点就好哎哟”!huáng蓉强忍着对郭破虏道“你慢了惹事!”

     “我走了!”郭破虏说完撒Y子就跑

     “记得把门关huáng蓉望着郭破虏远去的背影喊道

     “知道了!”

     如果郭破虏推开他的房门一定会吓他一跳!

     当然这房门也是推不开的已从里边闩

     贾似道赤地横在窗台黑的芭在的“那里”光溜溜的白的黑的没有寸缕遮掩!

     huáng蓉关窗户闩好后即刻在窗门坦地呻起来好险”!

     贾似道Yin笑着地向叭叭叭叭“郭你可真是个难得的好!”说话中贾似道的并没有停止叭叭叭相爷总有一你会好重毁了我”!

     贾似道从窗爬起道:“Yin!老子现在就毁了你!”huáng蓉被贾似道按在桌高高向后翘起贾似道站在后面叭叭猛轻点相爷轻点”!

     一百几十过后都累得不行在桌直喘

     歇息piàn刻之后Yin乐又开始了雪白赤的huáng蓉走到墙边挂在墙的“寒冰”铠甲穿道:“相爷你真是贪得无厌这样都被你好几回了还没?”

     “这哪得够你不知道你穿这“寒冰”有多风你都嫌不够!”贾似道望着穿好铠甲的huáng蓉叹道:“啧啧!你看看太有道了!就算“”再世穿也不如你好看!”

     huáng蓉道:“你呀这是忤逆当心“”显灵制你的罪!”

     “本太师怕过谁她胆敢显老子就把她一起了!”贾似道说完拖着huáng蓉到妆台前摆好姿势撩起铠甲的后摆芭就开

     铜镜里映照出一幅Yin秽的画面一个英姿飒将向前半倾着双臂被两只手向后拉着露着雪白的将低、沉、翘一个正在她后恶、旋转将的得前冲后撞她在哭喊在呜咽

     郭家院看似冷清实则没有一得以宁静!

     每都在演〃活chūn都有澎湃汹涌的媾之事发生!

     又一郭家院的厨房里huáng蓉正在切菜煮饭穿着一件感的厨是huáng|一条细绳围脖子丰满的脯全数连nǎi都摆在外面只从部遮到黑忽忽的也Yin荡地摆露在外一条细绳从她那白的细绕过后结成一朵梨垂在她的

     除去这件窄的厨她的毫无一物!

     贾似道再也坐不住走向huáng蓉贾似道比huáng蓉还一件fú都没有他一边走那条Roubàng就一路颤抖、晃动!

     huáng蓉耳尖听得脚步渐近一举手中菜刀道:“相爷坐回那边去说好今只看不动否则嘿嘿!切掉你的祸!”

     贾似道连忙摆手道:“郭心误伤心误伤!我坐回去就是!”贾似道说完抬脚后退于是huáng蓉也回继续切菜

     突然贾似道一闪就到了huáng蓉的法奇见所未见!

     他一把抱住huáng蓉Roubàng顶在了huáng蓉那肥翘的

     huáng蓉叹了一道:“我怎么就信了你你这个无赖!!”话未落地贾似道的Roubàng就了她的道里!

     贾似道一边huáng蓉一边Yin猥地说道:“郭相爷我今既要品尝厨艺又要品尝厨!”

     叭叭叭叭叭叭无赖!”

     huáng蓉的起伏不定手中的菜刀“嘡”地一声掉了锅里这一餐饭做得实在艰难huáng蓉几乎是在芭的中完成所有一切的厨艺自然是打了不少折扣!

     但是贾似道却得津津有赞不绝

     “不错不错!早知道你有这本事在临安的时候就该赶走府里的那些瘪脚厨子!”

     huáng蓉坐在贾似道的怀中已被她完全坐她一边动一边喂贾似道菜喝酒!

     她接过贾似道的话题道:“你想得美你那一家子好几十我忙得过来嘛再说了你那个huáng脸我可伺候不了!”

     贾似道哈哈道:“说说而已他们到是想本太师也不会答应这种艳福就只能本太师独享!”话刚说完huáng蓉的菜和酒就递了他的里!

     贾似道咽酒菜道:“郭侠没这般享过你吧?”

     huáng蓉闻言骤变倐地从贾似道的怀中站起Roubàng也从她yīn腔

     她转翻桌子向贾似道哭喊道:“你走你走你走!”同时手忙脚地扯窄的厨又取来的fú穿了她的卧房

     贾似道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不知说啥好最后了自己两个巴!

     丞相的囚妾huáng蓉 第二十九章

     一连几huáng蓉都没理会贾似道的召唤

     贾似道也不再自讨没趣开始忙碌前期落他先找到吕文焕查看了一些近期的又跑到南李辉那里去察看了几

     几后又回到了襄有事没事居然找郭襄和郭破虏玩耍得huáng蓉心里直打鼓他想什么?

     没几郭襄和郭破虏双双不见了!

     huáng蓉急得六神无主吕文焕把huáng蓉传到襄告诉她:太师带着弟俩去了北营!

     北营就是huáng廷芝和郭靖练兵的地方

     huáng蓉马赶到北营哨兵见来是huáng蓉就把她带到郭靖的营房

     一营房老少的欢乐笑声就让huáng蓉的心落回了肚里一见到huáng蓉一家更是乐开了郭芙、完颜苹和耶律燕居然乐得发出了惊讶的尖贾似道一脸严肃地升帐议事

     在坐的有huáng廷芝、李石敢李石河兄弟、郭靖、鲁有脚、huáng蓉和吕文焕的四员部将孟珙、范顺、张顺、张贵

     他斥责了huáng廷芝批他练兵不并重打了30军棍然后又褒奖了郭靖重赏了丐帮!

     第二中午贾似道与huáng蓉等一行离开北营回返襄

     贾似道没坐官轿而是把郭襄和郭破虏放了他自马与huáng蓉并肩而行一路畅谈国事军事甚是磊落本就看不出他俩背后有见不得

     贾似道有意勒马缰放缓速度huáng蓉也没独自打马前行就这样他们与官轿和护卫队渐渐拉开了一段距离

     “郭还在生我的呐?”贾似道若无其事地望着前方问道

     huáng蓉笑了笑也望着前方轻声说道:“我哪敢啦你权那么一不高兴就骂这个打哪个我这颗脑袋也不知哪就会被你摘了去!”huáng蓉心里透明她知道贾似道这出戏的意思他并不会要她的脑袋但她更不想把话题扯到丈于是她只好这么说

     贾似道听完心中一喜知道他的戏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

     遂笑了笑声说道:“你明白就好今晚南城城楼见穿我俩第一次见面时的那套fú!”说完打马径直离去

     襄南城朝向都城临安是襄城最安全的一隅

     朝庭来的官员都从此门当年贾似道就是在此望见了面的huáng蓉他惊为誓要将huáng蓉收于虽说现在誓愿已成且在〃雨蓉阁〃时huáng蓉也穿扮成当时的模样让其Yin侮辱了数回但贾似道还是觉得不过瘾这个临其境的机会终于来了他焉能放过!

     晚贾似道找了一个借撤走了南墙的所有士兵静待huáng蓉的来临!

     深子时huáng蓉如期而至亦如贾似道所愿huáng蓉穿了那套的劲装

     “相爷?”huáng蓉低声喊道

     贾似道正站在城楼西侧仰望星空听到huáng蓉的声音遂回应道:“过来!”他的声音到比huáng蓉得多!

     huáng蓉踌躇行至贾似道的贾似道一把拽住她将她推到一城垛旁站好

     “是这个位置吧?”

     “不不知道!”

     “不知道?老子一辈子也忘不掉就是这!”贾似道的语既有兴奋又有不悦

     “不相爷!我们回去吧别在这里!”huáng蓉的语已到了哀求的地步

     “老子哪也不去就在这!”贾似道说完就撩起huáng蓉的群裾伸手去扒里面的亵

     “不要!”huáng蓉慌忙伸手阻挡声道:“让看见!”

     “我俩这事何时让看见过?你不要耽误时间!”

     huáng蓉缩回了手她知道今晚这顿耻辱的是躲不过了拖的时间越长对她越是不利只有从了这个速战速决才是

     “又不是第一次了吧!”huáng蓉心里拿定了主意顺从地配合起了贾似道的摆布

     她的就被贾似道扒了个露出高翘的和修长如白一般的美

     贾似道并没有直接而是让她光着拿着宝剑在城墙来回走了几圈贾似道在一旁看得喉结自己的掏出芭望着的huáng蓉自渎然后huáng蓉扭地走到贾似道的面前单膝跪抱拳施礼道:〃民huáng蓉参见相爷相爷一路辛苦!〃.然后huáng蓉起抱住贾似道一边一边说道:“huáng蓉卑微无甚迎接相爷只有这Yinjiàn的请相爷笑纳享用!”说完微微叉开双yīn沪套准贾似道的Gui一耸道就将Roubàng吞然后huáng蓉就贾似道速有地套起他的芭来两张烈地噬在一起贾似道的眼角有泪huáng蓉的眼角也有泪!

     同样是泪泪却是不同!

     然后贾似道huáng蓉一边前行一边顶huáng蓉仰一边挨一边后退然后huáng蓉贾似道一边前行一边顶贾似道仰一边挨一边后退然后huáng蓉抱着城垛向后翘起贾似道在后着猛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然后huáng蓉躺贾似道扳开她的双站在中间猛huáng蓉五官移位泪流满面咬着一绺秀发没有发出半声然后这样的事这样的画面在接来的几个晚都在南门城墙只是媾的姿势在不停地变换无穷无尽地变换!

     而格局也在此时发生着变换!

     蒙古开始对南宋蓄谋已久的颠覆攻!

     阿里海牙渡过淮河徽州意图绕过襄直扑都城临安!

     南宋朝度宗命令贾似道从南李辉领兵15万拦截阿里海牙!

     贾似道接圣旨知道兹事连忙找来huáng蓉商议

     huáng蓉应召溜驿馆她以为贾似道此次无非又是找她媾泄罢了屋后她立刻闩好门窗含羞转对贾似道说道:“相爷巳时三刻才“那个”完午时刚过你又!”

     贾似道瞪眼看着huáng蓉那羞答答的模样瞬间明白了huáng蓉的误解他心中一乐决定将错就错!

     “郭掉!”huáng蓉顺从地把自己了个露着凹凸有致的胴站立在贾似道的面前!

     “过来坐这!”贾似道拍了拍

     huáng蓉轻移莲步顺从地坐了贾似道的

     看着huáng蓉这含羞带娋的模样贾似道终于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哈!郭相爷我现在本就没心思瞧你这样哈哈哈了!”

     huáng蓉先是愣了一愣随即就在贾似道又捶又打嗔道:“好戏耍我是吧?以后你想都别想!鬼!”贾似道捧起huáng蓉嗔的脸“嗯!”huáng蓉的粉拳慢慢停止了捶打发出沉闷的鼻音!

     良久贾似道离了盯着huáng蓉正说道:“郭你和我才是造地设的一对无论是第寻欢还是沙场你我皆是如鱼得无敌!”

     huáng蓉怔怔望着贾似道半晌才说出两个字:“相爷!”

     贾似道拿出圣旨递给huáng蓉huáng蓉疑huò地接过低细看

     看得huáng蓉娥眉深锁她放圣旨道:“相爷你要如何应付?”

     贾似道的一手指在huáng蓉的nǎi画着圈道:“阿里海牙是你的手败将你说我该如何应付

     huáng蓉道:“那厮勇猛不足狡诈有余你须提防他的切莫着了他的道当年吕文德就中了他的诡计要绑了我献与他!”

     贾似道:“我若真中了他的又当如何?”

     huáng蓉道:“逃逃得越越好他孤军深不敢追你!”

     贾似道叹道:“郭你随我去吧我治国尚可打仗不如你在行!”

     huáng蓉笑着贾似道的面孔道:“相爷更重要蒙古军很就要来了!”

     北营将士连拔营火速回归襄城中准备迎战即将到来的蒙古

     贾似道带huáng廷芝赶赴南隆中山调兵15万赶往徽州拦截阿里海牙

     贾似道把李氏兄弟留在了襄要他俩誓保护huáng蓉并给了李石河一道密令道:〃若李辉不fúhuáng蓉调遣可拿此密令山fú他!〃.贾似道离开隆中山时再三敲

     按键盘方向键 ← 或 → 可翻页 按键盘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
最近更新:天域魔方 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 大秦妖孽 超级控锋 晚清之乱臣贼子 韩城谍影 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 掌气封天 仙路战纪 超级造人系统 乾陵是怎样被盗的
热门小说:山村猎艳 公车系列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山乡野情 邪器 女人的地男人犁 曼娜回忆录 山野村色 乱欲 明星潜规则之皇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乡村大凶器 乡村满艳 妻欲:人妻俱乐部 福艳之都市后宫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乡村春事 乡村乱情 村野风流:乡村神偷猎艳记 情欲超市 黄蓉H版系列 绝艳房东 桃花村的艳嫂子 猎艳天庭风流 校园群芳记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乡下女人更疯狂:山野猎妇 校长办公室 山村风流 小天风流史 寡妇的儿子 山柳村的寡妇情史 黑白 家有余粮 沃土:乡村熟妇 好色小姨 野性乡村 艺校女生 妻子的会客厅:高官的秘密 宝莲灯之风流猎艳 祖传中医龙凤决:桃色医仙 官场之风流秘史(官场秘史) 制服下的诱惑 情缠乡村玉米地 寡妇的私密日记 荒村野性 山村小站之玉儿嫂 意恋征服系列 凡人修仙传2无上仙界 风月大陆
小说黄蓉H版系列版权都归作者11458923054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