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 119 部分阅读

    **蓉H版系列第119部分在线 第二书包网

    跑了!

    贾似道在门口傻站了良久,最终还是轻轻地推开了房门。熟悉的香气扑面而来,却迷失了佳人的音容笑貌!

    他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郭夫人,本相原以为你会留恋富贵享乐,忘记归期,呵呵!本相真是笨拙!昨晚本相第一次不敢见你,在躲你,可是躲又如何,该来的还是来了,该走的也没有留下,本相是真**包,不知你原来一直在掰着指头数今朝啊!唉!”。贾似道真情流露,热泪盈眶!他也是血**之躯,他深**着**蓉!

    可是,**蓉**他吗?

    桌上有一封信,贾似道拿起拆开,娟秀的字**映入眼睑……丞相上启:一年期限已到,恕我不辞而别。往事如烟,后事难料,望丞相信守承诺。

    《卫青兵法》修复完毕,你奏与圣上,他定会让我火速送往襄**吕文德处.我已带走兵书,先行一步。

    告辞清清淡淡、廖廖数语,跟贾似道的真情流露、热泪盈眶相比,**蓉显得冷酷无情、绝情绝义!

    但整封信的内容也绝非只有冷酷绝情那么简单。贾似道看完愣了半晌,遂哈哈大笑起来,一拍大腿,道:“好一个后事难料,郭夫人哪,你真乃我大宋第****子也!”。

    没有了**蓉,没有了Yin乐,却有了时间。

    贾似道开始专注于朝政,他大权独揽,呼风唤雨,大力推行“买公田法”,把许多贵族和地主的田地强行收回,租与佃户耕种。

    空需的国库很快就堆满**鹨楸Γ拿锤永羌⒏由裱峁碓鳎

    贾似道Xing**很强,贾夫人不是郭夫人,哪里能够满足得了他那万丈**壑。

    贾似道在相府里修了一座“半仙院”,又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养在里面,但没过几天,这个漂亮的****就失踪了!

    他又通过“风月楼”的老葛买来一对艳丽的****,把“半仙院”改修成“牡丹坊”,也就一个多月时间,这对身经百战的****花双双上吊自尽……**蓉在襄**也忙得不可开**,她把帮主之位传给了鲁有脚,并教会他耍〃打狗**〃法。这个鲁有脚品德很高,但悟**却很低,蠢得象头猪一样,有时把**蓉气得差点****!

    金轮法王和霍都奉忽必烈的密令,带领着一帮武功高强的喇嘛在襄**城大肆****武林义士!

    郭靖腰病缠身,**蓉靠一己之力与他们撕杀周旋。

    好在侄儿杨过及时成长起来了,他在“古墓派”学得绝世武功,帮助**蓉击败金轮法王等恶人!但杨过却要娶自己的****小龙**为**,郭靖**蓉惊愕不已,认为这事有违纲常,坚决****。杨过**掠胄×****奔出城,退出武林,隐居山林!

    过一年,吕文德病死,其弟吕文焕继任襄**太守。

    又一年,宋理宗薨,赵禥继位,称度宗。贾似道擢升为太师,权力高涨到人臣的极限。

    又一年,忽必烈击败阿里不哥获得王位,建都燕京,改燕京为中都,国号为〃元〃!第二年,忽必烈派大将伯颜帅15万元军围攻襄**!

    吕文焕也是胆小鼠辈,但有一点比他哥强,那就是他非常地信赖**蓉夫**。

    当伯颜的15万元军黑压压地**Юё∠**的时候,吕文焕就心急火燎地找来**蓉夫**,问**蓉要对策。

    **蓉淡淡地说道:“大帅莫急,南**的隆中山上还有我大宋30万将士,是襄**的有力后援,谅他伯颜也不贸然攻城!”。

    吕文焕道:“话是不错,可是襄**也不能让元贼长此围困下去啊,****侠可有破敌之策?”。

    **蓉道:“这个好办,破围城之法就是使其攻城!”。

    “啊!”,吕文焕倒吸一口冷气,道:“还不如**颇兀兔皇裁础拔壕日浴敝嗟纳喜撸俊薄

    **蓉道:“没有!”。

    “唉!”,吕文焕颓废地跌坐到帅椅里,道:“你****侠都无良策,这回襄**算是完了!”。

    **蓉上前一步,抱拳道:“大帅,我有办法让鞑子攻城而城**疲⑹蛊滹∮鸲椋 薄

    吕文焕听罢,转悲为喜,道:“说来听听!说来听听!”。

    **蓉道:“大帅快马上疏朝庭,命南**王辉时刻待命听我襄**号令,违者大帅可立斩之,如此,襄**可大败伯颜的15万元军!”。

    吕文焕忿恨地说道:“对!对!这个李辉太过高傲,从来就不把我吕文焕放在眼里,哼,本帅要来尚方宝剑,看他低头不低头!”。

    说罢,又抬头对**蓉说道:“让南**30万大军杀过来解围,好是好,可咱大宋就这点家当了,弄来血拼……恐怕皇上未必会答应啊!”。

    **蓉笑道:“大帅所虑极是,南**大军来时是30万,回去也会是30万,这一点大帅必须在奏疏里写明白!”。

    吕文焕不解地说道:“****侠,那这仗怎么打啊?你说明白点不成吗?”。

    **蓉道:“不成,大帅见谅,军机不可泄露!”。

    这时,郭靖说话了:“是啊,大帅!你把这事**给我夫**二人就行了!”。

    吕文焕道:“郭大侠,你明白你夫人的打法?”。

    郭靖道:“不明白!”。

    “哈哈哈!”,吕文焕拍案大笑,“你呀,跟我一样傻!哈哈哈!”。

    五日后,快马回报……朝庭已派**廷芝将军到南**督战,决意配合襄**破敌!

    至此,万事具备,惟欠东风!

    当夜丑时,襄**城门陡然打开,一千铁骑直冲入元军营地放火****!

    元军围城半月,精神懈怠了不少,又不曾想到懦弱的宋军会有此一招,慌乱懵懂中被砍死烧伤许多!

    待他们**戈反击时,一千铁骑又旋风般地跑回城里……元军受此一着,群情激愤,都吵闹着要攻城泄恨!

    伯颜不允,道:“困兽之斗,小计尔!日后夜里严加防范,多加岗哨!”。伯颜是百战名将,又大权在握,元军里没人敢不**。吵吵嚷嚷一阵过后,也就乖乖散去!

    一连六日无祸端,两军相安无事!

    元军又生出懈怠情绪,第七日当夜,丑时刚过,元军死盯着的襄**城门未开,但营地两侧却被“从天而降”的宋军冲入捣了个稀烂,当元军组织起有力的反击时,这两支宋军又迅速消失在夜幕里……这一回的死伤比上一回更甚,元军将士怒不可遏,都涌到伯颜帐前,齐声大呼要攻城!

    伯颜无奈,他知道此时攻城并非最佳时机,但众怒不可犯,再者,总被无休止的偷袭也不是办法,是该弄点颜**给该死的宋军瞧瞧!

    遂拔出腰中短刀,高举喊道:“众将听令,天亮攻城!”。

    天刚亮,吃饱喝足的元军就扛着云梯、踩着鼓声、喊叫着冲向襄**城墙!

    城上宋军也早有防备,羽箭如飞蝗般**出……其实伯颜不愿意全力攻城,他知道40里外的隆中山上有30万虎视眈眈的宋军,如果30万宋军在他们攻到精疲力竭时再杀奔过来,那个后果真是想想都可怕!

    所以,当他的5000元军攻城失败以后,他就鸣金收兵,****后退十里扎营,为的是夜里不再被宋军偷袭。

    但是,当晚的丑时,从旁边勘察过数遍的小树林里又冒出800武林义士,潜入他们的营地****放火……这一回,元军上下彻底被激怒了,包括伯颜,他声声大骂“无耻无耻”,命令众将士即刻拔营杀往襄**城下。

    这样一来,他的15万人马就在黑夜里摆成了浩浩荡荡的一字长蛇阵,在凶险的地段行如此行军,端的是凶险异常!再加上元军不善夜战,这条长蛇,已是一条待宰的死蛇!

    果然,鼓声大噪,斜地里杀出三支宋军,每支10万人马,不多不少整30万,“咔嚓”三声把〃长蛇〃切成四断!

    这时,襄**城门大开,呼啦啦冲出五万人马,迎头痛击蛇头……元军首尾难顾,被分断包围砍杀!

    伯颜大败,丢盔弃甲逃往中都!

    天亮了,宋军收拾完战场,得胜回城!

    李辉拜谢一名紫袍将军,点齐人马,带往隆中山休整。

    紫袍将军与吕文焕领着五万人马回到襄**城下。

    城门打开,**蓉一身“寒冰”铠甲,骑着“枣红马”领着一帮人迎出城来。

    “恭迎大帅得胜回……!”,**蓉话没说完,眼神落在紫袍将军身上,僵了**刻,愕然道:“相……丞相……大……人?”。

    丞相的囚妾**蓉 第二十七章

    吕文焕的府地,灯火通明、觥筹**错!

    “太师不辞劳苦,亲临襄**指挥作战,运筹帷幄大败元军!文焕不才,敬太师一杯!”,吕文焕溜须拍马,尽显小人本**。

    “欸!吕帅错了!运筹帷幄的非本太师,你那杯酒啊,该敬我们的**诸葛**蓉**侠!”。贾似道并非惺惺作态,而有由衷的高兴和感慨。

    “哦,对!此战大获全胜,****侠也功不可没!****侠,请!”,吕文焕见风使舵,弯转得很快!

    **蓉起身举杯,道:“谢太师!谢大帅!”,说罢遮杯满饮。

    大厅里响起**逗艚泻蒙团陌富髡粕

    酒过三巡,贾似道举杯相邀:“各位将军请举杯!”,众将〃唏哗哗〃地起身举杯。

    “多谢各位将军奋勇杀敌,似道以此为敬,**!”。众将谢过,饮毕落座!

    贾似道又借机向众人介绍了**廷芝,**廷芝是贾似道近几年提拔起来的亲信,号称文武全才,官至兵部尚书。又让李石敢、李石河兄弟起来与大家见礼,他俩是襄**众将士的熟人,虽然俩兄弟现在一个是车骑都卫,一个是兵部侍郎,但仍然与众人打得火热,兄弟一般。

    李石河道:“你们这帮家伙,我兄弟二人不在时,**鄹何夷且磺Ф嗪诺苄职桑俊薄@钍医庸暗溃骸八锏模**了就自罚三杯,否则,日后灌他一缸!”。众****笑!

    庆功宴在欢乐的气氛中结束。在欢乐的气氛之下,有两人的怀里揣满了**暗的心事,一个是**蓉,另一个自然是贾似道。

    **蓉心里又聚积起一块坚冰,沉甸甸地发凉,不知日后如何是好。她已经清晰地看见了,贾似道那笑蓉之下的如意算盘!

    贾似道下榻在驿馆,驿馆离襄**府不远,离郭家大院更近,只一墙之隔!

    郭家大院原本就是驿馆的一部分,当时郭靖拖家带口地来到襄**,还真让吕文德头痛了一下郭家的安置问题。后来有人提议切驿馆一隅来安置郭氏一家,吕文德欣然同意,所以就有了这个局面!

    一连几日,**蓉都在暗地里收到贾似道递来的**|情书信,她看都没看,直接点火烧了不与理睬。

    这天,郭氏小姐弟俩散学会家,刚进家门郭破虏就摇晃着手里的东西,扯开嗓子猛喊:“娘!娘!你的信!你的信!”。

    **蓉赶忙迎出,拿了信件,道:“好了好了!用得着这么吵吗?”。

    小郭襄好奇地问:“娘,谁来的信啊?”。

    **蓉看了看封面,然后面不改**地搪塞道:“临安的一个姐**,她想为娘了!”。

    郭襄道:“想死她,娘也不要回去!”。

    **蓉摸着郭襄的头道:“对,娘再也不去临安了,走,洗手吃饭!”。

    当晚,**蓉早早巡城完毕,翻身进了贾似道下榻的驿馆……晚间的巡城之事原本是郭靖在做,**蓉回到襄**以后,知道了他的腰疾,心生痛惜,就把此事包揽了过来,让他好好休息养病。郭靖落此病根,不能房事,在**蓉面前抬**鹜罚裕蚴乱簿吞**蓉安排**办,不加**涉。

    “郭夫人,你终于来了!”,贾似道正在坐看文书,头也没抬地径直说道。

    “太师,你为何不守约定,竟来此扰我不休?”,**蓉气愤填膺。

    “郭夫人,你还是叫我“相爷”吧,听着舒坦!”,贾似道抬起头来,望着**蓉说道。

    “太师,你我已无瓜葛,以后各行其道,请你信守约定!”。

    贾似道站了起来,边说边一步步**向**蓉,“天下人都说“表子无情”,我看你郭夫人比表子更甚!”。

    **蓉一边后退一边斥道:“太师,你休要胡说,请自重!”。

    “我到是想自重、我到是想遵守约定与你无瓜葛,可是,本太师仁慈心善情意重,做不到似你这表子一般的无情无意!”。

    **蓉被**退到了墙壁上,道:“你胡说,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我贴金,郭夫人,你看着本太师的脸,上面可是写满了对你的思念?可有半点虚假?”。

    **蓉紧贴住墙壁,痛苦地摇头道:“没有!没有!”。

    “我心向明月,明月照沟渠!唉!这都罢了!那南**李辉桀傲不训,当年你打了胜仗,把你装进囚车送进天牢的可是他?你丈夫那八十军棍看似轻判却暗地里下黑手的可是他?……”。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蓉哭泣着打断了贾似道的话。

    贾似道伸出双手按在**蓉脑袋两边的墙上,凑近继续说道:“他李辉会听任你调配他的30万大军?他李辉会让你获得退敌大功?你找小皇帝来**他就犯?他能怕那个手无兵符的**臭小儿?”。

    “不……不……”,**蓉已经泣不成声,她拼命控制着自己的意志,自己不能垮掉,不能再次跌入那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担心你啊!看完你的奏疏后我马上就披星戴月地赶了过来,我是多么的想即刻见到你啊!可是不能,我得督促李辉那厮,当朝文武百官只有我,只有本太师能震住他降住他,我得按住他,让他听你的命令行事,助你脱险、助你立功!”。

    **蓉收住了哭声,只是悲伤地**泣!

    贾似道盯着**蓉的眼睛,又道:“好了,敌退了,围解了,你到好,一句多谢的话都没有,还跑来斥责我不守约定,我心痛啊郭夫人!你的心是**长的吗?啊?如果这个约定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去死,那么,这样的约定不遵守也罢!”。

    “相爷!妾身辜负你了!”,**蓉扑进了贾似道的怀里,一把抱住**泣不止!

    贾似道长舒了一口气,轻抚着**蓉的秀发,道:“心肝!相爷的心肝!你受苦了!”。**蓉听罢,“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蓉身上的衣**被贾似道一件一件地剥落,露出胜雪的丰满****!

    贾似道叹道:“郭夫人,几年不见了,你的身**还是这么完美!”。他颤抖的双手从上至下地仔细抚摸着,不放过每一寸肌肤!

    “咦,这****好象小了一些!你没泡“木瓜玫瑰”汤吗?”。

    **蓉羞怯地答道:“这里是襄**,哪有那种东西!”。

    “哦……对对对!”,贾似道若有所悟,又道:“没关系,这形状也不小了,只要你每天过来让我多揉一揉,再把你下面那个**Bi多**一**,它们很快就会涨挺回原来的**样!”。

    “哧!”,**蓉红着脸笑了,嗔道:“相爷,你做官做到极大了,讲话还是那么难听!”。

    **蓉坐上案台,左右打开两腿,贾似道埋头在她的腿间〃嗞嗞〃地吮吸、并时时用舌尖点刺****……“呃……啊……!”,**蓉双手撑台,仰头Yin叫!

    过了一会儿,贾似道抬起头,道:“郭夫人,对准我的嘴,把**Bi挺动起来!”。**蓉调整好位置,对准贾似道的嘴,一下一下地挺送起下**来。

    对着送来的**埠,贾似道时而温柔地亲吻,时而伸出长舌从下往上**,时而一嘴含住大力吸吮……“噢……噢……好麻……!”,**蓉气喘吁吁!

    贾似道的吸吮越来越深沉有力,直把**蓉那肥厚的**埠吸吮得“叭哒哒”地响个不停,娇美的**Di也在响声中不住地胡乱颤抖……“啊……呀……不行了……啊……要死了……啊……!”,**蓉**回被吸吮的**埠,跌坐在台面上,一边呻**一边喷出大量的Yin水……看着**蓉一**又一**地喷着Yin水,贾似道笑YinYin地说道:“妈的,大****,你还是这么多水!”。

    **蓉跪在贾似道的胯前,解下他的**子,巨大的Rou**立刻弹跳了出来。

    “郭夫人,跟它打个招呼吧,它可比我还挂念你呐!”,贾似道Yin猥地说道。

    **蓉咬了咬嘴唇,瞪眼看了那根大Rou****刻,终于开口说道:“欸,小相爷,我们又见面了,姐姐这几年不在,没饿着你吧?”。说完,在大Gui头上〃啧啧〃地亲了几口!

    贾似道哈哈大笑,“妈的,郭夫人,你真是**得天下无敌、空前绝后!”,说完,搂住**蓉的脑袋下身一挺,大Rou**就全根**进了**蓉的小嘴里。

    **蓉太久没有Kou**过了,贾似道的Rou**又太过粗大,被他这全根一**,差点憋背过气去!

    贾似道也不管**蓉受不受得了,对着她的小嘴就是一通〃唏哗哗〃的猛**……“嗯唔……嗯唔……!”,**蓉既用鼻呻**又要用鼻透气,而本该用来说话的嘴却被大Rou**塞满,嘴角溢流出Yin糜的口水!

    贾似道坐在椅子上,**蓉跨上那根怒挺的巨龙,慢慢沉腰坐下……“啊……!”,好舒爽的感觉,**蓉仰头娇叹,大白****自觉地挺耸起来,以寻求更多更多的舒爽刺激!

    耸挺数十下之后,改成了直上直下的坐套,每一下都将Rou**套日尽根。

    椅子被她弄得“嘎吱”直响,**前****上下直蹦,脑后的秀发在她近乎疯狂的坐套中都飘了起来!

    她太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贾似道也是,只有**蓉才是他最佳的**媾伴侣,其她**人都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不堪他那大**芭的**日!

    俩人********、如胶似漆地激烈**媾着。从椅子上**到床上,从床上**到地上,从地上**到墙上……姿势五花八门、千奇百怪!

    **蓉经历了数次久违的****,那****来得一次比一次强烈,那****声更是一**高过一**!

    终于,在贾似道一声沉闷的怒喝中,俩****叫着冲上了Yin**的巅峰,**精和**元在**蓉的****里**汇,汇聚成一胞粘稠的浆糊……“**得太舒**啦!”,贾似道躺在床上,回味无穷。

    **蓉枕在贾似道的**口,钗落鬓乱,香汗淋淋!

    丞相的囚妾**蓉 第二十八章

    **蓉回到郭家大院,轻轻推开卧房的门,发现郭靖并没有睡,而是坐在桌边喝茶。

    “咦,靖哥!怎么没睡?”,**蓉面露微笑,强做镇定。

    “睡了,刚醒!起来喝口水,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郭靖没看**蓉,问完就仰着脖子灌茶水。

    “哦,城南卖猪**的张屠户死了,子时出殡,孤儿寡母哭得伤心透了,我在那里耽误了好久!”,**蓉没有撒谎,这事还真有。死人在襄**城是最平常的事儿,只要你留意,城外乱塟岗天天有新坟!

    “唉,这兵荒马乱的日子,几时才到头啊!”,郭靖满怀感慨。

    “郭大侠,忧国忧民到睡不着觉,你呀,比皇上还**心!”,**蓉边说边脱下外衣。

    郭靖苦笑了一下,道:“好,睡觉!”。**蓉道:“这就对啦!靖哥,你先睡,我去洗个澡,这天越来越热了,浑身都是汗!”。

    从此,**蓉就经常被贾似道召唤到驿馆里**Yin玩乐!

    郭家的所有人在贾似道到来以后都忙得开了花,从早到晚总有做不完的军务。

    但是,**蓉仍旧忧心忡忡,担心会东窗事发,因为她与贾似道的幽会实在是太过频繁了,有时一天里要被贾似道叫到驿馆里**两三次!

    终于,老谋深算的贾似道想到了一条万全之策。

    他以襄**战事缓解、将士作派松懈为借口,由**廷芝率领四万襄**将士,由郭靖率领所有武林义士,**鸬匠潜30里处扎营特训,提高众人的战斗实力。

    在郭靖率领的所有武林义士之中,就包括了郭氏全家,但由于郭襄和郭破虏需要家人照管,所以**蓉留下!

    这许多人一走,若大的襄**城顿时安静了不少。

    郭家大院也冷冷清清地,只剩下**蓉****三人,郭襄和郭破虏白日里又要去书孰上学……这样一来,贾似道就有了巨大的空间和时间,他在驿馆和郭家两地,咨意地**Yin玩弄**蓉!

    刚开始,**蓉只愿意在驿馆陪侍,不肯把贾似道带到郭家,但她哪里拗得过贾似道,哪里奈何得了贾似道的包天**胆。

    在半推半就中,她尝到了那种无以言表的刺激,慢慢也就放弃了抗拒,放弃了原则,投入到了那无耻的Yin乐中……这天,还没到散学时辰,郭破虏突然中途回家,推开大门就猛喊:〃娘……娘……!〃.他喊叫着从大厅到厨房,看看找找没有人,又一路喊叫到**蓉的卧房外。

    这时,**蓉推开窗户,露出半个身子,应道:“破虏,什么事儿?”。此时的**蓉头发蓬松、一张緋红的****俏脸带着些许憔悴!

    “娘!姐姐把同窗朱良仔的砚台摔坏了,朱良仔在哭呐!先生说要赔二十文!”,郭破虏望着**蓉说道。

    **蓉转身取来二十文铜钱递给郭破虏,道:“赔……了就好,跟姐姐……说,莫……惹事儿……啊!”。

    “嗯!”,郭破虏接过铜钱,望着**蓉问道:“娘,你生病了吗?”。

    “没……中午吃错……东西……肚子有点痛,娘躺……一下就好……哎哟……”!**蓉强忍着痛苦,对郭破虏道,“你快去……慢了姐姐又……惹事儿!”。

    “哦,娘你睡吧,我走了!”,郭破虏说完,撒Y子就跑。

    “记得把……大门关上……”,**蓉望着郭破虏远去的背影,喊道。

    “哦,知道了……!”。

    如果郭破虏推开他娘的房门,一定会吓他一大跳!

    当然,这房门也是推不开的,已从里边闩上。

    贾似道赤身****地横在窗台下,正挺着粗黑的大**芭在**他娘的“那里”,他娘的下**光溜溜的,白的大腿黑的荫**,没有寸缕遮掩!

    **蓉关上窗户,闩好后,即刻趴在窗门上舒坦地呻**起来……“啊……喔……好险……喔……”!

    贾似道Yin笑着,奋力地向上挺**……叭叭叭叭……“郭夫人,你可真是个难得的好母亲啊!”,说话中,贾似道的挺**并没有停止……叭叭叭……“啊……啊……相爷……总有一天……你会……噢……好重……毁了我……喔……”!

    贾似道从窗下爬起,道:“Yin**!老子现在就毁了你!”。**蓉被贾似道按在桌上,大白****高高向后翘起,贾似道站在后面叭叭猛日……“啊……呀……不……啊……轻点……啊……相爷……轻点啊……”!

    一百几十下过后,俩人都累得不行,趴在桌上直喘气!

    歇息**刻之后,Yin乐又开始了……雪白****的**蓉走到墙边,取下挂在墙上的“寒冰”铠甲穿上,道:“相爷,你真是贪得无厌,这样都被你**好几回了,还没**够啊?”。

    “妈的,这哪**得够,你不知道你穿上这“寒冰”有多风**,**死你都嫌不够!”,贾似道望着穿好铠甲的**蓉,叹道:“啧啧!你看看,太有味道了!就算“上郡夫人”再世,穿上也不如你好看!”。

    **蓉道:“你呀,这是忤逆**希毙摹吧峡し蛉恕毕粤橹颇愕淖铮 薄

    “本太师怕过谁,她胆敢显身,老子就把她****了!”,贾似道说完,拖着**蓉到妆台前摆好姿势,撩起铠甲的后摆,挺起**芭就开**!

    铜镜里映照出一幅Yin秽的画面……一个英姿飒爽的**将向前半倾着身**,双臂被两只手向后拉着,**露着雪白的大腿和****,**将低头、沉腰、翘**,一个男人正在她身后恶狠狠地**日、旋转……**将的身**被**日得前冲后撞……她在哭喊……在呜咽……!

    郭家大院看似冷清,实则没有一天得以宁静!

    每天都在上演〃活春宫〃,每天都有澎湃汹涌的男****媾之事发生!

    又一日,郭家大院的厨房里……**蓉正在切菜煮饭,她身上穿着一件紧窄**感的厨裙,厨裙是**|**的,一条**喜弊樱**丰满的**脯全数**露,连**头都摆在外面,厨裙只从腹部遮到大腿根,黑忽忽的荫**也Yin荡地摆露在外,一条**铀前**的细腰绕过,在身后结成一朵梨花垂在她的大白****上!

    除去这件紧窄的厨裙,她的身上毫无一物!

    贾似道再也坐不住,起身走向**蓉。贾似道比**蓉还**净,身上一件衣**都没有,他一边走,那条大Rou**就一路颤抖、晃动!

    **蓉耳尖,听得脚步渐近,回头一举手中菜刀,道:“相爷,坐回那边去,说好今日只看不动,否则,嘿嘿!切掉你的祸根!”。

    贾似道连忙摆手,道:“郭夫人,小心误伤,小心误伤!我坐回去就是!”。贾似道说完抬脚后退,于是,**蓉也回头继续切菜。

    突然,贾似道**身一闪,就到了**蓉的身后,身法奇快见所未见!

    他一把抱住**蓉,将大Rou**顶在了**蓉那肥翘的大白屁股上!

    **蓉叹了一口气,道:“我怎么就信了你,你这个无赖!啊……!”。话未落地,贾似道的大Rou**就**进了她的荫道里!

    贾似道一边**日**蓉,一边Yin猥地说道:“郭夫人,相爷我今日既要品尝厨艺,又要品尝厨娘!”。

    叭叭叭叭叭叭……“啊……嗯……你……无赖……啊啊……!”。

    **蓉的身**起伏不定……手中的菜刀“嘡”地一声掉进了锅里……这一餐饭做得实在艰难,**蓉几乎是在大**芭的**日中完成所有一切的,厨艺自然是打了不少折扣!

    但是,贾似道却吃得津津有味,赞不绝口!

    “不错不错!早知道你有这本事,在临安的时候就该赶走府里的那些瘪脚厨子,嗯,好吃好吃!”。

    **蓉骑坐在贾似道的怀中,那根巨**已被她完全坐进了身**里,她一边挺动一边喂贾似道吃菜喝酒!

    她接过贾似道的话题,道:“你想得美,你那一家子好几十口,我忙得过来嘛,再说了,你那个**脸婆我可伺候不了!”。

    贾似道哈哈大笑,道:“说说而已,他们到是想,本太师也不会答应。这种艳福,就只能本太师独享!”话刚说完,**蓉的菜和酒就递进了他的嘴里!

    贾似道咽下酒菜,道:“郭夫人,郭大侠没这般享受过你吧?”。

    **蓉闻言,脸**骤变,倐地从贾似道的怀中站起,那根大Rou**也从她下****腔滑出。

    她转身**翻桌子,向贾似道哭喊道:“你走,你走,你走!”。同时手忙脚乱地扯下紧窄的厨裙,又取来的衣**穿上,跑进了她的卧房。

    贾似道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不知说啥好,最后狠狠地**了自己两个嘴巴!

    丞相的囚妾**蓉 第二十九章

    一连几天,**蓉都没理会贾似道的召唤。

    贾似道也不再自讨没趣,开始忙碌前期落下的公务。他先找到吕文焕查看了一些近期的公文,又跑到南**李辉那里去察看了几天。

    几天后又回到了襄**,有事没事居然找郭襄和郭破虏玩耍。弄得**蓉心里直打鼓……他想**什么?。

    没几天,郭襄和郭破虏双双不见了!

    **蓉急得六神无主,吕文焕把**蓉传到襄**府大堂,告诉她:太师带着姐弟俩去了北营!

    北营,就是**廷芝和郭靖练兵的地方。

    **蓉快马赶到北营,哨兵见来人是**蓉,就把她带到郭靖的营房。

    一进营房,男**老少的欢乐笑声就让**蓉的心落回了肚里。一见到**蓉进来,一家大小更是乐开了花,郭芙、完颜苹和耶律燕居然乐得发出了惊讶的尖叫……晚上。贾似道一脸严肃地升帐议事。

    在坐的有**廷芝、李石敢李石河兄弟、郭靖、鲁有脚、**蓉和吕文焕的四员部将……孟珙、范天顺、张顺、张贵。

    他斥责了**廷芝,批他练兵不力,并重打了30军棍。然后又褒奖了郭靖,重赏了丐帮!

    第二天中午,贾似道与**蓉等一行人离开北营回返襄**。

    贾似道没坐官轿,而是把郭襄和郭破虏放了进去。他自骑马与**蓉并肩而行,一路畅谈国事军事天下事,甚是大气磊落。旁人根本就看不出他俩背后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贾似道有意勒紧马缰放缓速度,**蓉也没独自打马前行,就这样,他们与官轿和护卫队渐渐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郭夫人,还在生我的气呐?”,贾似道若无其事地望着前方,问道。

    **蓉笑了笑,也望着前方轻声说道:“我哪敢啦,你权力那么大,一不高兴就骂这个打哪个,我这颗脑袋啊也不知哪天就会被你摘了去!”。**蓉心里透明,她知道贾似道这出戏的意思,他并不会要她的脑袋,但她更不想把话题扯到丈夫和儿**身上,于是,她只好这么说。

    贾似道听完,心中一喜,知道他的戏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

    遂笑了笑,小声说道:“你明白就好,今晚南城城楼见,穿上我俩第一次见面时的那套衣**!”。说完打马径直离去。

    襄**南城,朝向都城临安,是襄**城最安全的一隅。

    朝庭来的官员都从此门入城,当年贾似道就是在此望见了上面的**蓉,他惊为天人,誓要将**蓉收于胯下……虽说现在誓愿已成,且在〃雨蓉阁〃时,**蓉也穿扮成当时的模样让其**Yin侮辱了数回,但贾似道还是觉得不过瘾。眼下,这个身临其境的机会终于来了,他焉能放过!

    晚上,贾似道找了一个借口,撤走了南墙上的所有士兵,静待**蓉的来临!

    深夜子时,**蓉如期而至,亦如贾似道所愿,**蓉穿上了那套水蓝**的劲装衣裙!

    “相爷?”,**蓉低声喊道。

    贾似道正站在城楼西侧仰望星空,听到**蓉的声音遂回头应道:“过来,郭夫人!”。他的声音到比**蓉大得多!

    **蓉踌躇行至贾似道的身边,贾似道一把拽住她,将她推到一城垛口旁站好。

    “是这个位置吧?”。

    “不……不知道!”。

    “不知道?老子一辈子也忘不掉,就是这儿!”,贾似道的语气既有兴奋又有不悦。

    “不,相爷!我们回去吧,哪儿都……行,别在这里……!”,**蓉的语气已到了哀求的地步。

    “老子哪也不去,就在这儿!”,贾似道说完就撩起**蓉的群裾,伸手进去扒里面的亵**。

    “不要!”,**蓉慌忙伸手阻挡,小声道:“让人看见!”。

    “**,我俩这事儿何时让人看见过?你不要耽误时间!”。

    **蓉缩回了手,她知道今晚这顿耻辱的暴**是躲不过了,拖的时间越长对她越是不利,只有从了这个男人,速战速决才是上策。

    “又不是第一次了,死就死吧!”,**蓉心里拿定了主意,顺从地配合起了贾似道的摆布。

    她的下身很快就被贾似道扒了个精光,露出高翘的大白****和修长如白玉一般的****!

    贾似道并没有直接**她,而是让她光着下**,拿着宝剑在城墙上来回走了几圈……贾似道在一旁看得喉结滑动,脱下自己的**子,掏出大**芭望着诱人的**蓉自渎……然后……**蓉扭腰摆**地走到贾似道的面前单膝跪下,抱拳施礼道:〃民****蓉参见相爷,相爷一路辛苦!〃.然后……**蓉起身拦腰抱住贾似道,一边亲吻一边说道:“**蓉卑微,无甚迎接相爷,只有这Yin**的****,请相爷笑纳享用!”。说完微微叉开双腿,**沪套准贾似道的大Gui头,大白****一挺一耸,荫道就将大Rou**吞入一大截……然后……**蓉就搂紧贾似道,快速有力地套日起他的大**芭来……两张嘴激烈地噬吻在**穑炙频赖难劢怯欣幔**蓉的眼角也有泪!

    同样是泪,泪却是不同!

    然后……贾似道搂紧**蓉一边前行一边顶日,**蓉仰头挺腰,一边挨日一边后退……然后……**蓉搂紧贾似道一边前行一边顶日,贾似道仰头挺腰,一边挨日一边后退……然后……**蓉抱着城垛,向后翘起大白****,贾似道在后搂着猛**……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然后……**蓉躺进垛口,贾似道扳开她的双腿,站在腿中间猛**……**蓉五官移位,泪流满面,嘴里死死咬着一绺秀发,没有发出半声叫唤……然后……这样的事情,这样的画面,在接下来的几个晚上都在南门城墙上上演,只是**媾的姿势在不停地变换,无穷无尽地变换!

    而天下格局也在此时发生着变换!

    蒙古人开始对南宋进攻,蓄谋已久的大举进攻,颠覆**的进攻!

    阿里海牙渡过淮河,杀入徽州,意图绕过襄**直扑都城临安!

    南宋朝野大惊,度宗下旨,命令贾似道从南**李辉处领兵15万拦截阿里海牙!

    贾似道接下圣旨,知道兹事**大,连忙找来**蓉商议。

    **蓉****溜进驿馆,她以为,贾似道此次无非又是兽**大发,找她**媾泄**罢了。进屋后她立刻闩好门窗,含羞转身对贾似道说道:“相爷,巳时三刻才“那个”完,午时刚过你又……!”。

    贾似道瞪眼看着**蓉那羞答答的模样,瞬间明白了**蓉的误解,他心中一乐,决定将错就错!

    “郭夫人,都脱掉!”。**蓉顺从地把自己脱了个精光,**露着凹凸有致的胴**站立在贾似道的面前!

    “过来,坐这儿!”,贾似道拍了拍大腿。

    **蓉轻移莲步,顺从地坐上了贾似道的大腿!

    看着**蓉这含羞带娋的模样,贾似道终于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哈!郭夫人,相爷我现在根本就没心思**你,瞧你这样儿,哈哈哈,笑死人了!”。

    **蓉先是愣了一愣,随即就在贾似道身上又捶又打,嗔道:“好啊你,戏耍我是吧?以后你想都别想!坏人!**鬼!”。贾似道捧起**蓉娇嗔的脸,一嘴吻了下去……“嗯……唔……!”,**蓉的粉拳慢慢停止了捶打,发出沉闷的鼻音!

    良久,贾似道**离了嘴巴,盯着**蓉正**说道:“郭夫人,你和我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无论是床第寻欢还是沙场征战,你我皆是如鱼得水、天下无敌!”。

    **蓉怔怔望着贾似道,半晌才说出两个字:“相爷!”。

    贾似道拿出圣旨递给**蓉,**蓉疑**地接过低头细看。

    看得**蓉娥眉深锁,她放下圣旨,道:“相爷,你要如何应付?”。

    贾似道的一根手指在**蓉的**头上画着圈,道:“阿里海牙是你的手下败将,你说,我该如何应付。”。

    **蓉道:“那厮勇猛不足,狡诈有余,你须提防他的**计,切莫着了他的道。当年吕文德就中了他的诡计,要绑了我献与他!”。

    贾似道:“我若真中了他的**计,又当如何?”。

    **蓉道:“逃,逃得越快越好,他孤军深入,不敢追你!”。

    贾似道叹道:“郭夫人,你随我去吧,我治国尚可,打仗不如你在行!”。

    **蓉笑抚着贾似道的面孔,道:“相爷,襄**更重要,蒙古大军很快就要来了!”。

    北营将士连夜拔营,火速回归襄**城中,准备迎战即将到来的蒙古大军。

    贾似道带上**廷芝赶赴南**隆中山调兵15万,赶往徽州拦截阿里海牙。

    贾似道把李氏兄弟留在了襄**城,要他俩誓死保护**蓉,并给了李石河一道密令,道:〃若李辉不****蓉调遣,可拿此密令上山**他!〃.贾似道离开隆中山时,再三敲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最近更新:巫医觉醒 封仙 神奇宝贝之金钱至上 超梦香江 我的极品千年尸娘 直播在游戏异界 乡村猎艳记 再遇前夫,乱终身 都市之科技威龙 神医毒女:邪王盛宠小狂妃 官场风云
热门小说:乡村春事 山野村色 乱欲 野性乡村 曼娜回忆录 乡下女人更疯狂:山野猎妇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公车系列 都市奇缘 女人的地男人犁 情缠乡村玉米地 痞子村长 寡妇的私密日记 官场之风流秘史(官场秘史) 凡人修仙传2无上仙界 风流乡邮员 家有余粮 霸上留守村妇:桃色满乡春. 桃花村的艳嫂 乡村欲孽:山村教师的荒唐情史 欲孽合欢 村野风流:乡村神偷猎艳记 乡村乱情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好色小姨 艳色乡村:山野流氓医师 意恋征服系列 猎艳天庭风流 寡妇的儿子 村里的寡妇好销魂:乡野春床 妻欲:人妻俱乐部 都市艳妇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野炕 最强兵王 乡艳狂野美人沟 福艳之都市后宫 情欲超市 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 男上女下 校长办公室 沃土:乡村熟妇 荒村野性 新寡妇村传奇 猎艳江湖 欲满花都 官途 御女天下 乡村大凶器
小说黄蓉H版系列版权都归作者11458923054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