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七十六章 阴气侵体[下]

     “方逸,你老实告诉我,这……这世上是不是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柏初夏原本是无神论者,但是经历过这次的事情之后,她的信仰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因为这几件事情里面处处都透着诡异。

     要说那溶洞内有某种病毒,导致了两个资深考古队员的死亡,柏初夏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一个很封闭的空间的确会滋生一些还没有被现代科技检测出来的病毒。

     但为何那两人身死,和他们一起进入溶洞的柏初夏却是得以幸免?而一张很普通的黄裱纸又为何会燃烧起来,这同样也让柏初夏十分的不解,这些事情已经颠覆了柏初夏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

     所以在身体好转之后,柏初夏第一时间就找到了方逸,她想从方逸这里得到一个解释。

     “不干净的东西?柏警官,您指的是什么?”

     见到柏初夏因为着急而略带了一丝红晕的脸庞,方逸不由摸了摸鼻子,说道;“这个世界不干净的东西多了,比如说有人饭前不洗手,都可能导致病毒感染,柏警官您说的是这个?”

     “你少和我装傻,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

     听到方逸的话后,柏初夏瞪起了一双秀目,开口说道:“你给我的那张符箓为什么会烧起来?是不是它救了我的性命?它为什么有这样的功效?”

     道士画符这一类的事情。柏初夏以前只是在港台影视中见到过,小的时候见到道士一挥手。那符箓就会无风自燃,那会的柏初夏,感觉十分的神奇。

     但是在柏初夏上到高中学了化学之后,她才了解到,符箓之所以能自己燃烧,其实那黄裱纸是特制的。上面加了大量的磷。在遇到空气阻力产生摩擦的时候就会引燃黄裱纸。

     所以从那会起,柏初夏就变成了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因为几乎所有的自然神奇现象都能用科学来解答,不过她怎么都没能想到,这一次居然就是那种黄裱纸画出来的符箓救了自己。

     “柏警官,当然是那张符箓救的您……”

     方逸眼睛一转,口中有些夸张的说道:“我给您的那张符箓可神奇了,它上可带人上天,下能使人入地。戴着它鬼神都不敢近身,估计您去的那地方鬼神太厉害,所以我的符箓就和它同归于尽了……”

     在方逸看来,柏初夏他们那个考古队所去的溶洞。应该是一处极阴的所在,进入之后阴冷之气破坏了体内阴阳的平衡,被阴邪之气侵体,由此才让那两人性命不保,哪里关鬼神什么事儿?

     不过看柏初夏一副不问清楚誓不罢休的样子,方逸也感觉十分的头疼,这种事情要解释的话。还需要向她解释道家功法和制作符箓的原理,是越解释越麻烦,方逸干脆就顺着她的话承认了下来。

     “你……你到底那句是真话,那句是假话啊?”

     听到方逸这么说,柏初夏的脸上反倒是露出了不相信的神色,当下开口说道:“那……那你再给我画几张,我……我还再去那个地方,看看究竟是你的符箓厉害,还是那里的鬼神厉害?”

     柏初夏的这番话,虽然有挤兑方逸的成份在,但她的确是想再去一次那个溶洞,毕竟活生生的两个人进入那里之后就失去了生命,这对柏初夏心里的冲击很大,如果不弄清楚的话,这将会成为她一生的心病。

     “柏警官,我画一张符箓都减寿好几年,还画几张?我可画不出来,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方逸一口就回绝了柏初夏,开什么玩笑,形成极阴之地的因素很多,那种地方的阴煞之气就连方逸现在的修为都禁受不住,要是进入深处怕是都要大病一场,柏初夏想凭着几张符箓就去闯那种地方,简直就和找死差不多。

     “可……可我就认识你这么一个会鬼画符的人啊……”柏初夏情急之下开口说道,不过话刚出口就用手捂住了嘴巴,自己现在可是有求于人,说话这么不客气是不对的。

     “美,真美……”看着柏初夏的样子,方逸口中喃喃自语的蹦出来了几个字。

     不知道为何,在见到穿着警服的柏初夏忽然露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方逸的脑海就冒出了一个美字,警服的阳刚和女孩的柔美结合在了一起,让对于女人从来都不假以颜色的方逸,心跳竟然都加速了几分。

     方逸是那种念头通达的人,脑子里想到的,嘴里很自然的就说了出来,却是没有发现自己的这句话刚一出口,柏初夏的脸色突然变红了起来。

     “流氓,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

     柏初夏知道自己长得很漂亮,从上初中那会起,身边就没少过追求的人,这让柏初夏烦不胜烦,高中时就学了跆拳道和女子防身术,大学更是报考了公安院校,想藉此吓退那些苍蝇一般的追求者。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青年才俊,在柏初夏的面前总是会表现出一副彬彬有礼很有修养的样子,却是没有一个像方逸这般如此及直截了当夸奖自己相貌的。

     “流氓?”

     看到柏初夏脸色绯红愤怒不已的样子,方逸怔了一下,开口说道:“柏警官,我以前经常听广播说某某人犯了流氓罪,这流氓究竟是什么个意思啊?”

     方逸之前对于这个社会的了解,大多都是从书本和广播中得来的,虽然这段时间学到了很多的社会常识,但是对于某些********的词语,还是一知半解的的不怎么明白。

     “流氓,流氓就是,你……你还敢说自己不是流氓?”

     柏初夏被方逸那发散性的思维给带歪了,习惯性的正要解释的时候,却是忽然清醒了过来,敢情方逸用这句反问的话,在说自个儿没耍流氓呢。

     “我是真不懂啊……”方逸一脸无辜的说道:“柏警官,让我再给您画几张符箓,我是肯定画不出来的,这件事我看还是到此为止吧……”

     其实别说是符箓了,就是比符箓强上百倍的法器,方逸口袋里也还有好几个呢,只不过柏初夏并非是道门中人,并不懂得一些事情的危害性,要真是拿了自己给的符箓再去到那极阴之地,说不定就会遇到真正的危险。

     “你……你也不肯帮我?”听到方逸的话后,柏初夏眼中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那眼神中流露出来的表情竟然看的方逸心中一软,差点就没开口答应下来。

     “这……这女人真是祸水啊……”方逸深深吸了口气,他没想到柏初夏仅仅一个委屈的表情,就差点让自己动了道心。

     “算了,就当我没说过吧,反正我很快就要离开金陵了……”柏初夏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只不过刚一站起来,身体就是一阵摇晃,要不是扶住了面前的桌子,差点一头栽下去了。

     “嗯?阴气侵体,这要不是不拔除掉,怕是还要生一场大病……”看到柏初夏眉心的黑气有往四周蔓延的趋势,方逸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口中当下一声轻喝:“柏警官,得罪了……”

     嘴里说着话,方逸身形一转,来到了柏初夏的身后,一手贴在了柏初夏的后腰上,真元微吐,一股热力顿时透过那薄薄的警服,传到了柏初夏的肌肤上。

     “方逸,你……你干什么?”

     感受到方逸的动作,柏初夏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直了一下,俗话说男人的头女人的腰,都是除了亲密之人不能触及的,柏初夏长了这么大,还没有哪个男人如此摸过她的腰肢。

     “你阴气入体,凝聚在丹田之处,我先帮你拔除出来……”

     方逸将掌心贴在柏初夏的后腰上的动作,已经是很收敛的了,其实效果最佳的动作却是要贴在柏初夏的小腹上,好在方逸还听过“男女授受不亲”这句话,否则柏初夏怕是要更加难堪。

     “你……”

     背对着柏初夏的方逸此时没有看到,原本一向行事大方的柏警官,此时的脸色变得是一片绯红,从小就好强的她何尝与男人有过这样亲密的举动。

     “没事,很快的……”

     在方逸看来,他现在就是医生,医生自然不用避讳病人,当下运转真元,掌心生出一股吸力,将柏初夏丹田附近的那丝丝缕缕的阴气,尽数吸入到了自己的掌中。

     “嗯?他真的是在给我治病?”

     随着体内极阴之气的消失,柏初夏发现小腹处传来一股暖烘烘的感觉,让她舒服的差点没呻吟出来。

     要知道,从那溶洞回来之后的这些天里,虽然还是夏天,但柏初夏总是感觉浑身上下冷冰冰的,晚上睡觉更是要用厚厚的辈子包裹住身体,但随着方逸的动作,这种冷意却似乎从身上消失掉了。

     “无量那个天尊,她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啊?”

     吸出柏初夏体内的阴气之后,方逸脸上闪过一丝铁青之色,只见他的右手上面竟然泛起丝丝白色的冷气,却是方逸动用了全身近乎八成的真元,才将那些阴气从自己的手上给驱除了出去。

     “这处所在绝对是大凶之地……”

     方逸发现自己之前对这阴气危害程度的判断,居然错了,如果他不将柏初夏身上的极阴之气给吸出来的话,恐怕柏初夏就不是大病一场了,一旦这些阴气在她体内爆发,怕是请遍国内所有的名医,最后也是一个香消玉损的结果。(未完待续。)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神道丹尊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万古神帝 神藏 白袍总管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大龙挂了 驭房有术 我欲封天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异能小神农 官术 将夜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灵域 最强弃少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神墓 魔禁之万物冻结 遮天 红色仕途 仙逆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邪御天娇 造化之王 美食供应商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重生之光辉人生 太古剑尊 抗日之将胆传奇 三国之无赖兵王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