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三百四十三章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逸哥,我要不要股份都无所谓,只要让我跟着你们就行了……”

     听到方逸要给自己股份,司元杰连忙摆了摆手,他这段时间过的很快乐,每天跟着胖子三炮在古玩市场卖东西,不但生活很充实,而且也学到了不少的知识。

     更重要的是,从小就是武痴的司元杰,跟着方逸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修为境界就彻底稳固了下来,从方逸身上,司元杰也看到了练武的一个新的境界,现在就是赶他走,司元杰那也是不愿意离开的了。

     “元杰,俗话说穷文富武,想练武没钱是不行的,给你就拿着吧……”

     方逸闻言笑了笑,他以前在山上跟着师父,什么心都不用操,是以并不知道师父从四五岁时就让他泡的药浴,其实是加入了不少珍贵的药材。

     直到下山之后方逸才了解道,那些花费在自己身上的药材如果换算成金钱的话,怕是最少也不低于百万之巨了,因为像是一些上了年份的灵芝黄精之类的药材,根本就不是用钱可以买得到的。

     司元杰根基打的不错,但他显然没有方逸小时候的条件,身体内还有一些隐疾,方逸打算等自己空下来就帮司元杰调理一番,分给司元杰一些股份,到时可以让他自己去买药,同时也能让他知道钱财对于习武之人的重要。

     “这……这合适吗?”

     司元杰有些犹豫的说道,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在京城睡桥洞呢,现在跟着方逸他们有吃有喝的,司元杰心里已经是很满足的了。

     “我说合适就合适,别那么婆婆妈妈的……”

     方逸在司元杰肩膀上拍了一记,说道:“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开公司办手续的事情,胖子跟着满哥去办,司元杰你跟着三炮在市场里面多学点东西就行了……”

     “好,逸哥,胖哥,炮哥,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干的……”

     司元杰重重的点了点头,自从爷爷去世之后,他就一直感觉很孤独,所以加入方逸他们的队伍虽然不是很久,但司元杰心里已然是把他们都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行了,剩下的事情你们商量吧,我去老师那一趟……”方逸站起身看向赵洪涛,说道:“赵哥,你跟我一起去吗?”

     “行,咱们一块过去,我正好还有点事给你说……”赵洪涛闻言点也是站起了身,他既然没打算掺和方逸这次的生意,留下来也没什么用处了。

     “赵哥,什么事儿不能在里面说呀?”出到门外之后,方逸开口问道。

     “你上次让我帮你出手的玉石都卖掉了……”

     赵洪涛一边走一边说道:“东西定价不是很高,一共卖了六十五万,另外黄花梨的雕件也卖了十多万,扣掉一半的钱,我这里现在有你七十万,在钱你什么时候要?”

     “卖了这么多啊?”方逸愣了一下,他以为自己交给赵洪涛的那些东西,能卖个三五十万就很了不起了,没想到比他设想的还多了一倍。

     “不算多,你雕的那些玉器要是放上个三五年,就是三五百万也能卖出去……”

     赵洪涛苦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有件事他没告诉方逸,这其中最贵的一个籽料手把件,却是被赵洪涛自己花钱给买了下来,他怕告诉方逸之后,方逸不肯要自己的钱。

     “赵哥,等不了那么久了,现在手头没钱了啊……”方逸也是一脸的苦笑,在上次赌场之行之后,他仅有的几万块钱都换成筹码买了东西,现在方逸真的是身无分文了。

     “好吧,这钱明天我就打到你卡里面去……”

     赵洪涛沉吟了一下,说道:“不过你应该也懂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我劝你不要将这笔钱拿出来投入到店里去,要让胖子他们有点压力,省得一没钱就想到你,这样也不利于他们成长的……”

     对于方逸等人那摊位的运转模式,赵洪涛一直都颇有微词的,要不是方逸数次注入资金进去,那古玩市场的摊位别说发展壮大了,现在能否支撑下去怕是都难。

     “行,赵哥,不到万不得已,这钱我不会拿出来的……”

     方逸点了点头,现在他们哥几个都在金陵安家落户了,以后发展如何,方逸不会过多的去干涉,不过他相信以胖子和三炮的能力再加上满军的人脉,肯定可以在金陵古玩市场占得一席之地的。

     --------------------------

     “方逸,洪涛,你们两个来得倒是巧啊?”

     方逸有老师家的钥匙,到了之后也没敲门,开门之后却是发现孙超围了个围裙,正从厨房里往外端着菜,看到方逸进来,连忙说道:“快点过来帮忙,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掐准了点过来吃饭的啊?”

     “可不是,我在门外面就闻到香味了……”方逸去洗了下手,将没端上来的几个菜端了出来,笑道:“两位老师呢?没见他们出去遛弯啊……”

     “在里面下棋呢,一对臭棋篓子……”孙超向着老爸的书房努了努嘴,这老哥俩下棋的水平差不多,凑到一起刚好是棋逢对手,每天不杀个三五盘手都会痒痒的。

     “老师,饭菜做好了,咱们出去吃饭吧?”方逸推门走进书房,轻声说道。

     “哎呦,都快七点了啊,吃饭,吃饭……”

     听到方逸的话,棋盘上局势不妙正急的坐立不安的余宣,一把将棋子给打散掉了,说道:“这一盘不算,回头吃完饭咱们再好好的杀一盘……”

     “再杀十盘你也不是对手……”对于余宣耍赖的行径,孙连达倒是不以为意,他今儿棋风很顺,盘盘都杀的余宣丢盔弃甲,心里自然得意的很。

     “我今天是心里有事儿,要不然你根本就不是对手……”余宣撇了撇嘴,这输棋却是不能输人的,想要他嘴上认输,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看你是煮熟了的鸭子,就剩下嘴硬了……”

     孙连达哈哈一笑,起身出了书房,鼻子耸动了几下,开口喊道:“今儿是方逸做的饭吗?孙超,去把我的好酒拿出来,咱们今儿晚上喝几杯……”

     “爸,合着我忙活了一下午,功劳全都是方逸的了?”

     听到老爸的话,孙超哭笑不得的指了指自己身上,说道:“我这围裙还没拿下来呢,对了,医生说了,您老不能再喝酒了,我给你端碗汤去吧……”

     “我就说这么香的菜,方逸肯定烧不出来,儿子,你厨艺见涨呀?”一听不让自己喝酒,孙连达脸上顿时堆满了笑,这话风也是一变,老子拍起儿子的马屁,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只能喝两杯,多一点都没有……”

     孙超摇着头从柜子里取出了一瓶八二年的茅台,他是喜欢烧菜的人,自然也喜欢喝酒,家里储藏了不少上年份的好酒,不过有一多半倒是都被孙连达给偷偷喝掉了。

     但是这酒一拿出来,就控制不住了,不说孙连达和余宣,方逸和赵洪涛那也是好酒量的人,菜还没吃上几口呢,那一瓶酒就被几人喝的精光,无奈之下,孙超只能又拿出来了一瓶。

     “老师,方逸送给您二位的那块玉牌,究竟有什么说头啊?”

     看到孙连达和余宣都喝的有点微醺之后,赵洪涛问出了在心里憋了一下午的话,他也问过方逸,但方逸没有说,而是让他直接询问两位老师。

     “老余,能说嘛?”孙连达看了一眼余宣。

     “洪涛是你的得意门生,有什么不能说的?”

     余宣点了点头,他知道赵洪涛从学生时代就跟着孙连达了,到现在差不多有二十多年的时间,要不是孙连达之前心里对收徒一直有个梗,怕是赵洪涛早就成了他的入室弟子。

     “老师,这东西,赵哥也是有一块的……”方逸在旁边说了一句,他知道赵洪涛一直想问自己送给两位老师的玉牌,和在琼岛溶洞中的玉牌是否一样的。

     “嗯?洪涛早就有了?你看看,和我这一块一样吗?”孙连达闻言愣了一下,继而从脖子上拉出了那块玉牌,他下午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根绳子,和余宣分别将玉牌给挂上了。

     “方逸,这东西真的是你亲手雕的啊?你真的能制作出法器?”

     接过玉牌,赵洪涛仔细打量了一下,越看眼中越是惊异,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八卦玉牌了,但还是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因为这快玉牌和他自己的那块几乎一模一样,以赵洪涛的眼力,都无法区分出丝毫的差异。

     “洪涛,什么是法器啊?”

     一旁的孙超听到这个名词,不由开口问道,他在国外呆的时间比较长,加上所学的又不是和古玩相关的专业,是以并不知道法器是何等物件。

     “法器就是佛道用于做法的器皿,佩戴在身上,会有增强气运趋吉避凶的功效的……”赵洪涛简单的向孙超解释了几句,之前方逸曾经说过要亲手制作两块玉牌送给老师,赵洪涛没想到他真的办到了。

     “方逸,这东西是你制作出来的吧?”

     孙连达也看向了方逸,其实以他和余宣的眼力,自然能看出这玉牌新雕不久,不过既然方逸之前不愿意说,二人也就装着糊涂,权当是方逸长辈传下来的了。(未完待续。)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神道丹尊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万古神帝 神藏 白袍总管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大龙挂了 驭房有术 我欲封天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异能小神农 官术 将夜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灵域 最强弃少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神墓 魔禁之万物冻结 遮天 红色仕途 仙逆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邪御天娇 造化之王 美食供应商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重生之光辉人生 太古剑尊 抗日之将胆传奇 三国之无赖兵王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