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五百九十章 幻杀阵[上]

     一直忙活到了早上六点多钟,方逸等人才房间给打扫干净,那些堆放了一地的古玩,则是被几人分门别类的收入到了一个房间里,按照满军的说法,他这几天会让人打制出几个博古架,到时就可以将这些古玩全都摆在架子上了。

     收拾完房间之后,满军强撑去了店里,他要把店里的那个数码相机拿过来给方逸的这些古玩拍个照,而胖子和三炮则是直接就赖在方逸的床上睡了起来,哥俩的呼噜声那是打的震天响。

     “还是把阵法早点布置出来吧!”

     方逸只是打坐了一个多小时,精气神就完全恢复了过来,在客厅里转悠了一会之后,方逸决定尝试着布置下师父曾经教过自己的幻杀阵。

     所谓幻杀阵,其实也是从九宫八卦阵里脱胎而来的,和单纯的幻阵不同,幻杀阵不但有迷惑人心神的作用,同时还隐藏杀机,如果踏入死门之后,轻则神智昏迷,重则有可能精神错乱而亡。

     布置幻杀阵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需要有一个可以充当阵眼的器物,这个器物必须能达到震慑常人心神的煞气,这种煞气可以来自天然,也可以是后天形成的,可以是杀人无数的兵器,也可以是高人制作出来的法器。

     方逸脑子里虽然记住了不少法阵,但一来他修为不够,只是强记硬背无法融会贯通,就算能按照阵法的方位将其布置出来,方逸也无法挥出阵法的功效。

     二来方逸也没有布阵所需的材料,能充当阵眼的物件,就连当年方逸的师父手中也没有几件,而阵眼是法阵的核心所在,没有可以当做阵眼的材质法器,那法阵只能是徒有其型而无其效。

     但是当方逸经历了缅甸之行,在那蛇窟里见识了那个九宫八卦阵的阵图之后,法阵种种的奥妙一下子在他脑海中浮现了出来,往日脑海中所记载那些法阵的滞碍之处,彷佛瞬间就变得通畅了起来。

     现在的方逸,只要有能当做阵眼的质材或者是法器,他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能布置出最少三种法阵,而这幻杀阵就是其中的一种,在孙连达和余宣等人查看那些古玩的时候,方逸却是一直在心里推敲着这件事。

     听着里屋胖子的呼噜声,方逸摇了摇头将房门给关上了,然后走进了自己的书房,开始做起了准备。

     “早知道就多买一些玉石了……”

     方逸从书房柜子里翻找出来了几十块之前他刻画阵图废掉的玉石牌子,这些都是方逸在制作护身法器时的消耗品,有些碎成玉屑的都被方逸扔掉了,但还是留下了几十块大小不一的散碎玉石。

     法阵的维系不但需要阵眼法器,还需要用玉石来保持阵法的一种气场平衡,当初方逸在蛇窟里见到的那个法阵,其用来布阵的集天地之灵秀的钟乳石,就有着玉石的功效。

     拿出彭斌所送的那把短刃,方逸将这些玉石切成了每个只有拇指大小的样子,经过这一分解,那几十块玉石顿时变成了数百块,而且形状大小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

     “还要研磨一些朱砂!”

     查看了一下玉石的数量后,方逸又找出了一块婴儿拳头大小呈血红色的朱砂石来,作为制符的必备品,方逸专门让赵洪涛帮他买了不少成色极好的朱砂,而且这玩意也不贵,像是方逸手中的这一块也就是百十块钱的样子。

     找了一张复印用的a4纸,将那块朱砂放置在纸上,方逸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块岫玉镇纸,只是轻轻的在朱砂上一压,又来回了捻动了几下,那块朱砂顿时被研磨成了粉状。

     把镇纸上的朱砂粉末倒入准备好的一个碗中,方逸打开了一瓶白酒往碗里倒去,直到白酒没过了朱砂粉末才停了下来,拿起摆在桌子上的两根筷子不断的在碗里搅拌了起来。

     方逸的手非常的快,遇到白酒很快就会凝结起来的朱砂,却是被方逸不停的搅动,逐渐变得稀释了起来,而白酒中的成份也在不断的和朱砂融合着,五六分钟之后,略显黏稠的一碗朱砂就被方逸调配好了。

     “估计不够用的!”

     方逸看了一眼碗中调配好的朱砂,想了一下之后又拿出了一块,按照之前同样的方法又做了一碗,在心中盘算了一下,方逸从背后的书柜里找出了一支狼毫毛笔,然后出到了客厅里。

     赵洪涛卖给方逸的这间房子,算得上是精装修的,吊下顶之后,原本差不多三米高的房子,就只剩下两米六左右的高度了,踩在客厅的茶几上,方逸很轻易的就用触摸到房间的顶壁。

     盘坐在沙上打坐了好一会,方逸将幻杀法阵在心中过了好几遍之后,这才站起身来,一手端着朱砂碗,一手拿着毛笔,在碗中蘸满了黏稠的朱砂之后,方逸抬起头快的在顶壁上书写了起来。

     一道道纵横交错却是互不相连的纹线,通过方逸的朱砂笔呈现在了房间顶壁上,方逸的动作很快,仅仅用了五六分钟,一碗朱砂调料就见底了,换过一碗后,方逸继续在顶壁上刻画着纹线。

     这间房子的客厅,大概有五十个平方左右,除去吊顶两边因为装射灯垂下来的部分之外,约莫还有四十平方的样子,十多分钟过后,在客厅的顶壁上,就布满了方逸用朱砂画出的一个阵法雏形。

     “倒是不难看,有点像是房间装饰!”

     书写完那只是徒有其表的阵法纹路之后,方逸擦拭了下额头的汗水,虽然这个阵法并不复杂,但刻画的过程中却是容不得一点差错,刻画完整个阵法,方逸也是现大脑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放下手中的朱砂笔,方逸往后退了几步,抬头看了一眼那布满了殷红色彩的顶壁,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自己是第一次刻画幻杀阵,但在双手精微的控制之下,没有出现丝毫的差错。

     这些用朱砂画出的纹线,从顶壁上一直延伸到房间的正前方,那里刚好是一个电视墙,在电视机的正上方,方逸画出了那把鬼头刀的轮廓,看上去就像是个装饰画一般,一点都不显得突兀。

     而最让方逸满意的是,这些用朱砂刻画的纹路出现在顶壁上之后,并不显得突兀和难看,看似弯曲杂乱的阵法纹线,形成了一种很奇特的美感,如果盯住的时间长一些,整个人的心神就像是要忍不住陷进去了一般。

     “这么大面积的鬼画符,怕是很多人都没见过吧?”对于自己的这个作品,方逸很是满意,如果不是那红色过于鲜艳的话,整个顶壁倒像是贴上了一层装饰用的壁纸。

     稍微休息了一会,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方逸又站到了茶几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枚切割好的玉石,凭借着手劲按照某种次序和方位,将其一一按在了朱砂所画的图案之中。

     镶嵌数百块玉石,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还要判断玉石镶嵌的位置,方逸整整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完成了这个工作,从茶几上下来之后,在这大冷的天里面,方逸身上的衣服已然全都被汗水给浸透了。

     没有着急进行下一步,方逸先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调息了一下之后,方逸这才拿起了那把鬼头刀,站在了电视机柜上。

     用手比划了一下之后,方逸一手握住刀柄,一手按住刀身,口中出一声低喝,猛然力往里一推,只见那墙壁像是忽然往里凹陷了进去一般,刚好将鬼头刀镶嵌在了墙壁之中。

     “这么大的阵眼,怕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吧?”

     从电视机柜上跳了下来,方逸看着像是悬挂在墙壁上的鬼头刀,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虽然法阵的各个步骤基本上都已经完成了,但是这法阵是否能运行起来,方逸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

     因为方逸所知道的那些法阵,所用做阵眼的法器和阵图,都是体积不大的器物,现在方逸异想天开把鬼头刀给用在了阵眼处,他也不知道究竟行还是不行。

     “无量天尊,不行的话就当是装饰了……”

     方逸深吸了一口气,又跳到了电视机柜上,右手如飞,沿着墙壁上的鬼头刀身朱砂纹路处,飞快的镶嵌上了十八枚玉石,当玉石全都镶嵌完之后,方逸调动了全身真气凝于右掌之上,源源不断的向刀身灌输了进去。

     随着方逸真气的灌入,鬼头刀似乎出了一层很隐晦的光泽,而鬼头刀身周围的玉石,则是突然间变得明亮了起来,那些亮光随着方逸刻画出的阵纹,不断的延伸开来。

     之前镶嵌的那一枚枚玉石,就像是一盏盏灯光被点亮了一般,片刻功夫就使得整个法阵都现出了光亮,在方逸将全部真气都灌输进去的一瞬间,法阵突然爆出道道耀眼的光芒。

     那团光芒出现了还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隐去了,而且连之前的亮光也都不见了,房间似乎恢复了正常。

     如果站在门口往里面看的话,客厅依旧如常,那顶壁的图案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站在电视机柜上的方逸,却突然消失不见了,肉眼所能看到的电视机柜上,只摆放着一台彩电。

     “这……这是成了!”方逸握了一下拳头,体内传来的阵阵空虚感,也无法掩饰方逸此刻兴奋的心情。

     就在方逸激活了整个法阵的那一瞬间,他被耀眼的光芒刺激的闭上了眼睛,不过当方逸睁开眼睛之后,却是现自己周围白雾茫茫,身边所有的景象都被改变了。

     ps:周一,求张推荐票!
最近更新: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逍遥派 都市奇门医圣 神藏 太古剑尊 诡墓异谈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至尊剑皇 透视村医也疯狂 重生军工子弟 大龙挂了 超时空垃圾站 神道丹尊 求魔 明星潜规则之皇 法家高徒 创业吧学霸大人 万古神帝 我欲封天 奶爸的异界餐厅 神藏 驭房有术 凌天战尊 从仙侠世界归来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太古剑尊 异能小神农 将夜 太古龙象诀 仙墓 我的邻居是皇帝 重生支配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绝对荣誉 官妖 地府朋友圈 全职法师 遮天 不灭龙帝 官运 最强弃少 邪御天娇 非常家庭 造化之王 超级军工科学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红色仕途 科技之门 宝瞳 逍遥派 武侠世界大穿越 全职高手 仙逆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