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六百二十章 水很深

     “我刚睡得迷迷糊糊的,哪里注意到逸哥儿的眼色了?”胖子闻言一脸的委屈,合着自个儿刚才是白白做了次恶人。

     “胖子,司元杰既然现在和咱们在一起,那就要当成自己人来看待,以后不要再有这种想法了……”方逸知道胖子心里还是有个远近亲疏的,但这也是人之常情,方逸只是点到为止,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知道了,方逸,你放心吧,以后司元杰就是我亲弟弟还不行嘛……”胖子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旁人的话他未必会听,但方逸说出来的话,却是要比胖子他老爹的话还要好使。

     “逸哥儿,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看到胖子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三炮出言岔开了话题,眼睛向车窗外四处瞄着,嘴中说道:“方逸,你既然算出了司元杰的下落,为什么不告诉刘哥呢?让他跟咱们一起去不好吗?”

     “告诉他?我怎么告诉?”

     方逸闻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难不成我告诉他贫道掐指一算,算出了司元杰在城东向北五十公里处吗?你说刘哥会不会相信我的话?”

     “我要是刘哥,肯定……把你当成神经病了……”

     方逸的话让三炮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和胖子方逸是打小就结识的,也知道方逸师父的本领,所以并不排斥方逸那些超出常人理解范畴的能力,但要是换做个普通人,就没有那么容易接受了。

     “那不就得了,还是咱们自己先去找,等找到了司元杰之后再通知刘哥吧……”

     方逸驾驶着车往城东方向开去,他的方向感很强,虽然是第一次来到凤凰城,但通过洒在车窗上的阳光,方逸就能分辨出东南西北来,这个本领是他从小就在山林中学会的。

     凤凰城内的交通还是不错的,但一出了城,道路就变得差了起来,好好的公路上被拉煤的大车压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路上的车辆很多,基本上都是拉满了煤炭的货车。

     那么多的车再加上路况不好,车速根本就提不起来,开着个四五十公里时速的方逸,将车子慢悠悠的跟在一辆半挂车的后面,但就在经过一段上坡路的时候,车前发生的事情却是让方逸他们惊呆了。

     “无量天尊,那是干什么的呀?”

     为了防止大车滑坡,刻意和前车拉开了一段距离的反应,忽然发现从坡道旁窜出来了几道矫健的身影,有两个身影三下五除二的就爬到了半挂车上,而下面还有三个人,则是推着一辆平板车跟在了半挂车的后面。

     “我靠,这是抢煤的啊?”

     当爬上车的那两个人取下了背后的铁锹之后,后面车子里的方逸等人顿时都明白了过来,敢情他们是借着陡坡行驶缓慢的时机,从那车上来偷煤的,说偷或许有些不合适,因为这根本就是在明抢的。

     爬车的这几个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动作那是十分的谙熟,一铲铲的往下铲着煤,而推着板车跟在后面的人配合的也很好,那些煤大多都扔在了车里,只有少数的一些碎煤洒落到了马路上,这整个就和在货场卸车差不多了。

     在车子上辛勤劳动的当口,挥动着铁锹的那哥们居然还有闲心咧开嘴冲着方逸他们几个笑了笑,那一张堪比包青天的煤黑子脸上,一口雪白的牙齿尤其醒目。

     “哥们,牛逼!”

     坐在前排的胖子冲着那人翘了个大拇指,侧脸看向了方逸,说道:“这里的警察也不管这事儿吗?按照那哥们的速度,等到车子上了坡,我看他们能装满这一板车的煤……”

     胖子估算的不错,这个上坡差不多有三百多米的样子,装了几十吨煤炭的半挂车根本就提不起来速度,吭哧吭哧的像老牛拉车一般,等上到坡顶的时候,跟在下面的那辆板车已经装的是都往上冒尖了。

     “走啦,哥们!”

     看到马上就要到坡顶了,车上卸煤的人手脚麻利的跳了下来,冲着方逸来了个飞吻,然后跟着那几个拉煤的人飞快的从坡道两边跑掉了,前后还不到一分钟就没了踪影。

     “怪事年年有,今儿特别多啊……”

     看着那些快速消失了的人影,胖子嘴里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要不是看见那满地的煤砟子,方逸他们真的会怀疑自己刚才所看到的是不是幻觉,青天白日之下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干这个活的,肯定不是他们一家……”

     方逸从倒车镜里看到,在坡道的最下端,又有几道身影跟上了一辆大车,很显然这个坡道已然是成为了某些人发财致富的地方了。

     不过像这样的坡道,方逸他们走了二十多公里也就遇到了这么一处,由于前面有大车压着速度,一直到了中午的时候他们才跑出了六七十里路。

     看到前面跟了一路的半挂车开到了一个饭店的门口,三炮开口说道:“方逸,吃点东西吧,吃完了换我来开车……”

     “没事,还是我开吧……”

     方逸打了下方向,将车子停在了半挂车的旁边,在这路两旁三四百米的国道边上,是一处饭店扎堆的地方,三四百米的距离上足有数十家饭店,不少大车都停在这里吃饭,各家饭店的生意都很是不错。

     “方逸,那两个人就是咱们前面车的司机……”走进饭店找了张桌子坐下来后,胖子用胳膊肘碰了下方逸,在他们前面那张桌子上坐着的两个人,正是刚才从半挂车上下来的。

     “我去问问他们知不知道刚才的事情……”

     方逸一个没拉住,胖子就窜到了前面那桌上,他原本就是自来熟的性子,厚着脸皮给那两人散了一圈烟之后,已然是挨着那两个人坐了下来。

     “我说两位哥哥,刚才我们这一路可是一直都跟在你们车后面的……”

     胖子先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接下来却是话题一转就扯到了那个坡道的事情,“两位大哥,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们一下,在前面过那个上坡道的时候,可是有四五个人在偷你们车上的煤啊……”

     虽然胖子这话说的有点马后炮,但出门在外谁愿意招惹麻烦事呢,现在能告诉那两人,胖子已经算是很厚道的了,要不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会管别人的闲事。

     “小兄弟,多谢你了……”听到胖子的话,那两人脸上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不过还是礼貌性的谢了一声胖子。

     “嗯?两位大哥,你们知道这事儿?”那两人不意外,胖子却是意外了,他原本以为半挂车的司机并不知道发生在他们车后的事情呢,但现在看来,显然是自己想错了。

     “我们在这条道上跑了七八年了,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事儿呢?”

     那个身材敦实的中年司机闻言笑了起来,用手指了指周围那些吃饭的人,开口说道:“在这里吃饭的都是跑车的人,你问问他们谁不知道这件事。”

     “大哥,你们既然知道,为什么不下来制止呢?”胖子有些摸不清头脑了,那一板车煤最少也有好几百斤,这换成钱就是好几百块钱呢,白白损失掉难道他们不心疼吗?

     “制止?怎么制止?下去告诉他们不要偷煤?”

     中年司机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些偷煤的都是附近村子里的人,他们都是本地的地头蛇,你要是敢下车,他们就敢打你一顿,那煤一样给你拉走……”

     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句话,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适用的,还有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些人靠着煤矿,那就只能吃煤炭了。

     最初的时候,这些村子里用的并不是这种笨办法,而是直接设卡收费,想从他们村子附近国道经过的煤车,就必须交钱才能过去,靠着这项收入,很多村子早几年就已经进入到了小康社会。

     不过这种行为,在前几年的时候被定义成了车费路霸,公安系统很是打击了一批人,连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都抓进去了不少,遏制住了这种不正之风。

     但上有政策下面也是有对策的,设卡收钱行不通了,国道周围的村子就换了种方法,他们不要钱了,而是直接要煤,这些人先是在自家的村子里建了煤场,然后就组织人在国道上偷煤。

     别看一车偷个几百斤不算多,一个半挂车上几十吨煤少个几百斤也不起眼,但架不住量大啊,一辆车几百斤,十辆车就是好几吨了,那一百辆一千辆车的煤,一天就可以堆满他们半个煤场。

     最先抢占了国道的村子发现,这要比设卡收费竟然还赚钱,而且就算是被警察抓住了,一板车煤的价钱也不够拘留判刑的,最多只是带到派出所罚上几百块钱,这对于他们的收入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于是国道上适合偷煤的坡道,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各个村子为了抢占有利地形,几乎每隔几天就要发生一场火拼,抢到了坡道的村子吃香喝辣,没抢到的却是只能吃糠咽菜了。

     公路只是来钱的一方面,另外还有铁路和河道运输,均是被各种势力争抢的目标。

     所以在最近几年,凤凰城周围的那些村子选举村干部,就是以他们能不能带领村民占领国道铁路运河为标准,敢打能拼的那些人,往往是最受老百姓拥护的基层干部。

     “我靠,这样也行啊?”

     司机的话听得胖子是目瞪口呆,就连旁边竖着耳朵的方逸和三炮也是跟着涨了见识,古人所说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真的是很有道理,这要是坐在家里,哪里能知道外面还有这种事情。

     “大哥,那你们损失的煤怎么算呢?”

     胖子消化了一会那个司机的话,又开口问道:“一次几百斤可能不多,但你们一两天就要跑一趟吧?这长年累月的累积下来,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吧?”

     “小兄弟,你是外地来的吧?”中年司机打量了一下胖子。

     “是啊,我们哥几个听说最近煤炭形势好,就想着过来看看,有机会就倒腾一笔煤卖到我们那边去……”在古玩市场磨练了半年多,胖子的瞎话那是随口就来,说的旁边的方逸和三炮都差点相信他的话了。

     “你们这样子来贩煤,估计能赔死……”

     听到胖子的话,那司机不由笑了起来,接过胖子又递过去的一根烟,说道:“不管这煤被偷多少,我们搞运输的是不会赔钱的,因为我们只出车出人拿个运输费,车上的货不是我们的,这个损失是由煤老板来承担的……”

     “那自己的煤被偷了,煤老板能愿意?”胖子追问道,话说那煤老板也不是傻子吧,平白无故的丢那么多煤,他们能乐意吗?

     “当然不愿意了,可是他们不愿意又能有什么办法?”

     中年司机笑着拍了拍方逸的肩膀,说道:“他们也想过办法,当年那些车费路霸就是被他们给打击下去的,但想要杜绝偷煤的事情,他们却是没那么大的能耐了……”

     在晋省,煤老板绝对是很有能量的一个群体,就是说黑白两道通吃都不为过,但他们再强势,面对老百姓的汪洋攻势也是无可奈何的,他们总不能让护矿队的人拿着枪跟在车子上去干押解的活啊。

     “那煤老板们不是要赔死了呀!”胖子撇了撇嘴,都说煤老板财大气粗,但就这么看,煤炭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他们赔?开什么玩笑啊,谁赔他们也赔不了……”

     胖子的话引来了周围的一阵哄笑,一个正往嘴里扒拉着面条的司机说道:“小兄弟,就你这样的也来贩煤,不怕把你老爹赚的家底给赔光掉吗?要我说,你还是赶紧回去找点别的生意做算了……”

     “我说错了吗?”胖子被众人笑得一脸的莫名其妙,整天被人这么往外偷煤,怎么能不赔钱呢。

     “小伙子,这里面的水可是深着呢……”

     和胖子坐在一桌的那个老司机比划了个抽烟的动作,胖子这点还是很有眼色的,连忙一根烟递了过去,想了想干脆又把剩下的大半包烟塞在了那个老司机的上衣口袋里。(未完待续。)
最近更新: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逍遥派 都市奇门医圣 神藏 太古剑尊
热门小说:俗人回档 大龙挂了 法家高徒 求魔 极品全能学生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神道丹尊 最强弃少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万古神帝 乾坤剑神 我的师父很多 明星潜规则之皇 官术 透视村医也疯狂 神藏 调教大宋 至尊剑皇 驭房有术 高官 永恒圣王 魔禁之万物冻结 造化之王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凌天战尊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武神 异能小神农 掀翻时代的男人 全职法师 全职高手 无敌天下 网游之全球在线 将夜 都市超级医圣 牧神记 麻衣神算子 软饭天王 通天武尊 无敌战斗力系统 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妖孽霸主 太古剑尊 仙逆 三国之无赖兵王 绝品保镖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