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六百八十八章 幸福的感觉

     “什么传家宝,怎么让爷爷这么激动?”

     “就是啊,爷爷那么大年龄了,禁不起啊。”

     这一次就连方逸等人都被赶出了屋子,除了还在呼呼大睡的卫铭凯之外,只留下了卫家第二代的那三个人,刚一走出屋子,卫铭军就不善的看向了方逸,在他看来,方逸正是引起爷爷激动的罪魁祸首。

     “大哥,这关方逸什么事啊”柏初夏也跟了出来,没好气的说道:“东西是戴在我手腕上的,要怪你们怪我好了,干嘛要责怪方逸呢?”

     “初夏,这这不关你事”

     卫铭军有些语塞,细想起来这不但不关柏初夏的事情,也和方逸关联不到一起去啊,东西是老爷子硬要看的,如果要怪的话,那就只能怪余宣了,因为他的话才是这整件事的引子。

     “那也不关方逸的事,你们别拿着爷爷来欺负方逸!”柏初夏鼓着嘴说道,说起来她在卫家才是最受宠的一个人,今儿见到往日宠着自己的哥哥们都来指责方逸,柏初夏顿时忍不住了。

     “初夏,没事的,老爷子的身体没事,老人家是能长命百岁的”

     方逸轻轻的拉住了柏初夏的手,他虽然极少对人使用相面之术,但刚才却是仔细的看了下老爷子,方逸发现,卫老爷子的身体很好,而且面相显示他最少有百岁之龄,眼下那还差得远呢。

     “你小子少来说好话。”卫铭朗噎了方逸一句,今儿原本是他们孙子给爷爷拜寿的喜事,但风头都被方逸给出了,卫铭朗心里能高兴才怪呢。

     “方逸说外公长命百岁怎么了?”听到四哥的话,柏初夏又是不乐意了。

     “得,你当我什么都没说。”卫铭朗能对方逸发脾气,但还真不敢招惹自己的这个表妹。

     “初夏,话不是这么说,要不是他们来”

     卫三嫂也忍不住开了口,只不过话刚说到一半,就被蒋南给拉了一下,一直在旁边看着的蒋南很清楚,方逸和柏初夏应该早就是一对了,堂嫂的心思要再是显露出来,那只会让大家都很尴尬。

     “行了,都在外面等着吧。”

     在外面的人里面,虽然是余宣年龄最大,但他不是卫家的人,能做主的自然就是卫铭军了,眼下老爷子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卫家的人是谁都不能离开的。

     “都进来吧”

     众人等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样子,卫铭军的父亲就走了出来。

     “爸,爷爷没事吧?”这个时候也只有卫铭军能插得上话。

     “没事,你爷爷身体机能很好,只是一时激动血压有点高。”看了一眼方逸,卫铭军的父亲说道:“你也进来吧,还有余老师,不过别在刺激到父亲了。”

     “老了,真是老了。”等到众人进到屋里之后,老爷子连连叹着气,不过除了神情有些委顿之外,倒是没有别的事情。

     “这事儿你们不能怪小方。”老爷子耳不聋眼不花,刚才大孙子的话,他在屋里听得清清楚楚。

     “爷爷,是我不对。”卫铭军怕老爷子生气,连忙说道。

     “这事儿不提了,都是陈年烂谷子的事情,不提了。”

     想到自己的父亲,卫老爷子还是有些心伤的,要知道,父亲可是因为他参加革命死去的,老爷子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是愧疚的很,这些年也一直都在寻找父亲的那枚西王赏功,只是那钱币如同石沉大海,一点消息都没有。

     “卫爷爷,我这几枚西王赏功古钱,是师父传下来的,金币我送给初夏了,那枚银币,我希望卫爷爷您能收下。”方逸此时突然开了口,很认真的说道:“这钱对我而言虽然也有意义,但是对卫爷爷您意义更大,所以我决定把它送给卫爷爷您。”

     “你要把那枚银币送给老头子我?”

     卫老爷子闻言愣了一下,他这辈子在做梦的时候无数次都梦到过父亲所把玩的那枚西王赏功钱,但终究是南柯一梦,尤其是年龄大了之后,老爷子已经是断了这个念想。

     “嗯,卫家的传家宝要是我送出去的,那对小子而言也是意义重大啊。”方逸笑着开了一句玩笑,听得旁边众人都是捏了一把冷汗,这样的事情也能随便说吗

     不过方逸知道,卫老爷子的身体很好,根本就不怕受什么刺激,而且对于方逸来说,卫老爷子只不过是柏初夏的外公和一个令人尊重的老人而已,他那赫赫战功和威名,并不会对方逸造成任何的压力。

     “好,很好,娃娃,你很好!”

     听到方逸的话,卫老爷子连说了三个好字,原本有些疲惫的脸上,竟然变得红光满面了起来,不过他的这种变化也让周围的医生很紧张,生怕老爷子的情绪又激动了。

     “丫头,你也不错,那枚钱,回头你给外公拿来吧。”卫老爷子又看向了方逸身边的外孙女儿,越看这两人越像是一对,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啊?外公,您同意啦?”柏初夏一脸惊喜的看着外公,在她的记忆里,爷爷是从来都不会要外人东西的,他肯接下方逸的那枚钱币,说明已经是认可了方逸的身份。

     “我同意什么了?”卫老爷子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你的婚事,你父母的发言权最大,他们要是不同意,外公是没有办法的,你还是多在你妈那里下下功夫吧。”

     “我妈肯定会同意的,她最听您的话。”

     柏初夏这会儿也顾不上害羞了,在她家里,最难搞定的就是她母亲,但柏初夏的母亲也有一个弱点,那就是非常听老爷子的话,只要柏初夏的外公开了口,她和方逸交往的事情也就没了障碍。

     “这算怎么一回事啊?”

     “就这么定下来了?这也太草率了吧?”

     “怎么就说到亲事了?一枚钱就把初夏给卖掉了?”

     柏初夏和老爷子的对话,让一屋子的人都大跌眼镜,谁都没想到老爷子竟然主动和初夏谈起了婚事,要说这事儿和那枚什么西王赏功没关系,场内的人才不会相信呢。

     而在这些人里面,卫三嫂和蒋南无疑是最失落的,原本想借着老爷子寿诞的机会将蒋南介绍给柏初夏,但之前发生的事情,显然让卫三嫂的打算落了空,这事儿压根连提都不用提了。

     其实卫三嫂和蒋南都不知道,老爷子和柏初夏的对话,让作为当事人的方逸都有些发懵,因为他之前从来都没有和柏初夏谈论过结婚的事情,此时乍然听到,心里顿时生出一种让方逸自己也无法言喻的情绪。

     “难道我要有家庭了?”方逸在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心中也不知道是喜是悲。

     对于方逸而言,他以前的家就是方山深处的道观,他的家人只有师父一个人,师徒俩相依为命的生活了十多年,在老道士去世之后,方逸身在何方,那家就在处。

     不过下山后的这段时间里,胖子和三炮满军包括孙连达等人,也逐渐融入到方逸的生活之中,但方逸从来都没有过和师父在一起的感觉,家庭实在是距离方逸很遥远。

     所以乍然听到婚事二字,方逸心头顿时变得沉甸甸的。

     不过方逸此刻想的最多的是结婚之后自己需要担负起的责任,至于柏初夏父母以及旁人的意见,说实话方逸根本就没有过多的放在心上,像他这种孤儿身份长大的人,原本也没有考虑别人想法的习惯。

     “喂,你傻站在这里干嘛呢?”忽然,方逸耳边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回过神来的方逸这才发现柏初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而坐在屋子中间的老爷子,已经离开了座位。

     “我我刚才竟然心神失守了?”

     看到眼前的场景,方逸心中不由大吃一惊,以他对外界事物的敏锐感应,居然没有发现老爷子离去,这只能说明刚才方逸的心神已经完全投入到了对婚姻问题的思考上。

     如果是普通人,偶尔发发呆走走神倒是没什么,但作为一个修道中人,心神失守会给修道者带来极大的危害,这要是在练功的时候,轻则会走火入魔,重则丧命都是有可能的。

     “初夏,稍等一下”

     发现了这一点,方逸深吸了一口气,甚至都顾不上和柏初夏说话,连忙察看起了自己身体的情况,过了大概有一两分钟的时间,方逸才长吁了一口气,眼中恢复了清明。

     “方逸,你怎么了?没事吧?”看到方逸的样子,柏初夏有些担心,“是不是刚才酒喝的太多了,这会儿酒劲上来了?要不你去我的房间休息一会吧?”

     方逸还没答话,卫铭城就凑了过来,一脸古怪的看着方逸,开口说道:“那可不行,我们哥几个在这里都没房间,就初夏你自己有,可不能便宜这小子”

     卫老爷子最近这些年喜欢清静,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热闹一下,所以这边的房间虽然足够多的人住,但除了工作人员之外,老爷子只留下一间客房,除了柏初夏和远在京城的女儿来时可以住一下,其他人是都没有这种待遇的。

     “我没事,不用休息,老爷子呢?没事吧?”方逸看了一下周围,卫家的人除了第二代的几个人和卫铭军之外,其他的人还都在这个屋子里,老师也没有离开。

     “外公没事,他和舅舅们去谈事情了。”柏初夏给方逸解释了一句,有些担心的问道:“你真没事吧?刚才看你神情恍惚的,连爷爷走都不知道。”

     “真没事,就是想到一些事情,有点走神了。”

     方逸闻言苦笑了起来,他发现师父说的真是没错,这红尘炼心的效果不是一般的好,自己刚才的心神失守,居然让心境的修为又精进了一步。

     “没事就好,我说兄弟,除了给我爷爷的那一枚银币,你不是还有枚铜币吗?”和方逸最熟的卫铭城忽然凑了过来,痛着脸说道:“要我说,你干脆送给我得了,我这可是还缺个传家宝呢”

     “卫哥,您还真敢要,你不怕被卫爷爷打断腿?”方逸闻言笑了起来,一脸调侃的看向了卫铭城。

     “我要个铜钱而已,爷爷干嘛打我?”卫铭城不服气的说道,在他想来,这样的铜钱在古玩市场满地都是,就算是什么名珍数量稀少一点,那也值不到几个钱吧?

     “干嘛打你,你小子知道这西王赏功钱价值几何吗?”听到方逸和卫铭城的谈话,余宣也走了过来。

     “余老师,这东西值多少钱?不会比方逸的那块玉还贵吧?”

     卫铭城有些心虚的问道,他花了三万块钱买了块价值三十万的玉,这原本就已经占了方逸很大便宜了,如果这古钱价值也是这么高的话,那说不得只能去劫三哥的富来济自己的贫,买下那枚铜币了。

     其实不光是卫铭城,就是卫家其余的几兄弟,心里也都有这个打算,看到爷爷之前激动的样子,他们也都知道这种钱币对爷爷意义非凡,买下那枚铜币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讨得爷爷欢心。

     “你小子连这钱币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敢说要买?”余宣嗤笑了一声,对于别的卫家子弟他自然不会如此,但卫铭城是老朋友的儿子,他却是没什么好脸色。

     “余叔您个说说嘛。”卫铭城在余宣面前也摆不出什么世家子弟的架子来,否则老爹那边就会让他吃不消。

     “西王赏功是明末张献忠所铸制出来的,一共分为金银铜三种材质,存世量极少,你爷爷以前见过的那一枚,应该是当时仅存于世的两枚,十分的贵重。”

     “余叔,那这这西王赏功能值多少钱啊?”卫铭城的底气明显有些不足了。

     “丫头手上拿的那一枚是金币,价值应该在一千万左右,而铜币从来没出现过,价值可能还会再高一点。”余宣似笑非笑的看着卫铭城,口中说道:“你确定要买?我可以让方逸给你打个折扣的。”

     “一一千万!”

     卫铭城差点一口气没顺上来,他怎么也无法想象,方逸居然把一枚价值一千万的东西,就如此随便的给表妹戴到了手腕上,这这绝对是真爱啊。

     在旁边竖着耳朵听余宣和老六对话的另外几人,眼中均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们虽然出身卫家,从小就对金钱没什么概念,但一千万代表着什么,他们还是非常清楚的,卫家的那些儿媳妇们,更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了方逸。

     卫家讲究朴素,就算卫老三身家亿万,时不时会给哥嫂弟妹送些零花钱,但为了注意影响,她们也极少有去追求奢侈品的,而柏初夏戴着的那枚钱币,在她们眼中绝对属于是低调之极的奢华。

     “方逸,这西王赏功真的那值那么多钱?”

     别说是卫家几兄弟和那些嫂子们了,就是柏初夏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她原本只以为掌心里的这枚钱币是方逸为了好看才编进红绳里的,那里能想到这小小的一个物件,竟然会如此贵重?

     “初夏,只是枚古钱而已,你当它不值钱,那它就不值什么钱了。”听到柏初夏的话,方逸是一脸的无奈,他一直都没让老师说出这西王赏功的价值来,没想到今儿还是被说出来了。

     “不,它比一千万要值钱得多!”柏初夏将右手伸向了方逸,说道:“你把它再串起来送给我,我以后会一直戴着的!”

     性格如柏初夏,也是会有一些女孩子的幻想的,在柏初夏的心里,方逸送给她的这枚古钱,要比什么钻石黄金浪漫得多了,在这一刻,柏初夏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感觉。未完待续。
最近更新: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逍遥派
热门小说:俗人回档 法家高徒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透视村医也疯狂 极品全能学生 白袍总管 万古神帝 神道丹尊 大龙挂了 求魔 明星潜规则之皇 神藏 驭房有术 官术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灵域 异能小神农 掀翻时代的男人 将夜 不灭龙帝 地府朋友圈 我的师父很多 太古龙象诀 至尊剑皇 凌天战尊 最强弃少 我欲封天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魔禁之万物冻结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都市奇门医圣 太古剑尊 高官 永恒圣王 创业吧学霸大人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校花的贴身高手 邪御天娇 牧神记 通天武尊 极品掠夺系统 雪鹰领主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调教大宋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御鬼者传奇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