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七百章 前往泰国[下]

     这一路的航程,果然正如卫铭城之前所说的那样无比的刺激,好好的运输机被驾驶员开的像是战斗机一般,各种空中姿态都摆了出来,那酸爽的滋味真的是让机舱里的卫铭城欲仙欲死。

     两个多小时之后,飞机以俯冲降落的姿势在机场停了下来,原本脸色涨红的卫铭城,这会已然是一脸的煞白,两手颤抖着解下了安全带,卫铭城踉踉跄跄的从机舱里走了出去。

     反倒是方逸,从外表上却是看不出有任何难受的样子,双手插在口袋里,背着那个大背包跟在了卫铭城的身后,而小魔王则是站在方逸肩头东张西望着,这一人一兽的表现都要比卫铭城好得多。

     “哈哈,卫哥,感觉怎么样?我最近可是又多学了几个新动作啊!”

     卫铭城和方逸刚走出机舱,一个长得像个瘦猴子般的年轻人就跳到了卫铭城的身前,一脸夸张的看着卫铭城,说道:“咦,没吐啊,卫哥,有长进,看来下次我得再玩几个高难度的动作。”

     “不就是三百六十度空中翻滚吗,你卫哥还怕这个?”

     呼吸了几口外面的新鲜空气,卫铭城的脸色已经变好了很多,强忍着一脚将面前这人踢翻的冲动,卫铭城向后面指了指,说道:“鹞子,你小子根本不行,看到我后面的哥们了吗?人家根本就没反应。”

     “不可能!”

     年轻人口中发出一声怪叫,顺着卫铭城的手指往后看去,当他看到一脸平静的方逸和其肩膀上的小魔王之后,年轻人不由愣住了,他自然能看得出来强装镇定的卫铭城和身后方逸的区别,自己那些高难度的空中动作,果然没有影响到这个人。

     “兄弟,我叫鹞子!”

     年轻人一脸兴奋的走到方逸身边,伸出手说道:“你还是第一个第一次坐我的飞机不吐的人,我说哥们,以后我要是练会了什么新动作,你一定要过来试试啊!”

     “鹞子,这名字好!”

     看着面前这人,方逸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身体忽然向前走了一步,将自己的右臂架在了鹞子的腋下,笑着说道:“你飞机开的不错,就是不知道你本人会不会飞啊?”

     “什么意思?”鹞子闻言愣了一下,他虽然外号叫鹞子,但身上又没有长翅膀,怎么可能飞得起来呢。

     “人身有无穷潜力,说不定你就能飞起来呢……”方逸脸上忽然现出一丝坏笑,同手右臂猛地往上一振,口中说道:“鹞子哥,走吧您……”

     随着方逸的喊声,鹞子忽然感觉到一股大力从腋下传来,竟然将他抛到了十多米高的半空之中,看着身下逐渐变小的方逸等人,一向行动在千米高空之上的鹞子,口中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鹞子开飞机的技术的确很好,但这不代表他本人就真的会飞,十多米已然是三四层楼的高度了,而上去容易下来难,如果就这么摔下去而没人接的话,鹞子相信自己一定会变成一只死鹞子的。

     “奶奶的,放我下来啊!”

     更让鹞子没想到的是,方逸将他抛起的角度十分的巧妙,身体刚要下落的他,忽然感觉脚下一沉,却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上,身体摇晃了几下终于站稳之后鹞子才发现,方逸竟然将他抛到了飞机尾部的机翼上。

     中大型运输机的高度,原本就在十多米开外的,站在机翼上的鹞子现在是上下不得,一阵风吹来,吓的鹞子连忙抱住了机翼,从这地方摔下去那真不是闹着玩的。

     “你……你就这么把他给扔上去了?”

     看着头顶上方的鹞子,卫铭城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要知道,鹞子虽然长得瘦弱一些,但也有百十斤的体重,卫铭城还没听说过什么人能把这等重量的物体扔到十多米高呢,这完全脱离地球引力了啊。

     “他不是喜欢玩高难度嘛,就让他在上面玩一会好了……”

     方逸不是心眼小的人,但刚才鹞子开飞机时的那些举动,却是让他动了真火,因为就算方逸知道对方的驾驶水平很高,但他很不喜欢那种完全不由自己掌控的感觉,早在飞机上的时候方逸就存了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驾驶员的心思。

     “对,这小子就是活该……”

     想着自己刚才那一小时受到的折磨,卫铭城也是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这时一辆没有挂着牌照的车子行驶到了身前,卫铭城冲着方逸招了招手,说道:“咱们走吧,让他在上面凉快一会儿……”

     就在方逸正准备上车的时候,从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的军人,对卫铭城敬了个礼,开口说道:“首长,车上有定位和导航系统,你们用完扔在那里就行了……”

     “行,我明白了……”

     卫铭城接过了车钥匙,向方逸看了一眼,咬牙坐在了驾驶位置上,说实话,他这会还有些腿软呢,但看到方逸刚才的举动,卫铭城心里也起了好胜之心。

     带上方逸,卫铭城一脚油门,车子往机场外驶去,身后还传来鹞子那凄惨的叫声,听得卫铭城哈哈大笑,从车窗里对着后面的鹞子伸出了个中指。

     “先去边境?”卫铭城在车子上鼓捣了几下,车前面的屏幕顿时亮了起来,这是现如今最先进的导航系统,还只是应用在军方没有向民间普及。

     “卫哥,我可不走正常渠道出境的,你有问题吗?”方逸也没隐瞒什么,开口说道:“入境缅甸之后,会有彭家的人过来接我们,然后再转道进入泰国,这可是偷渡啊。”

     “偷渡就偷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是没出去过……”

     卫铭城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他当年在特种部队的时候,也经常出境执行任务,按照要求,这些出境执行任务的战士非但不能穿戴军装,甚至连武器都要使用别的国家的,更是不可能携带什么身份证明。

     “我们偷渡,叫做合法偷渡,你小子算是运气好,跟着我连蛇头都不用找了……”卫铭城轰了一脚油门,看上去很普通的车子,却是瞬间加速到了一百四十以上,在那并不平整的道路上简直就像是要飞起来一般。

     “卫哥,过山车还没坐够啊?”方逸有些无语的抓住了头顶的把手,他发现这些当兵的都是一个德行,只要是出了军营,一个个都是撒了欢的折腾。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个河边,卫铭城拿出电话拨了出去,和里面的人聊了几句之后,招呼着方逸下了车。

     等了大约有十分钟的样子,一艘铁皮快艇从远处的河道开了过来,快艇上只有一个驾驶员,将快艇停稳之后,那人对着方逸和卫铭城招了招手。

     “河对面就是缅甸了……”

     卫铭城跳上快艇后,指着对面郁郁葱葱的山林,说道:“我宁愿和那些印度佬打交道,也不愿意来缅甸这边,他奶奶的,那些蚊虫实在是太讨厌了……”

     “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方逸撇了卫铭城一眼,说道:“这是我自己的事儿,你何必非要跟着呢?”

     “我要是现在回去,老爷子一准会打断我的腿……”卫铭城闻言苦笑了一声,“我他娘的就是嘴贱,早知道就帮你安排行程好了,干嘛非要给老爷子说我也要过去啊!”

     “这话要不要我给老爷子转达一声?”方逸闻言笑了笑,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摸不清开快艇那人的路数,不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

     “那你还不如一脚把我踢到河里去呢……”卫铭城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国内和缅甸的边境,只是相隔着这么一条只有几十米宽的河道,方逸和卫铭城还没斗上几句嘴,快艇已经在对面停了下来。

     “走吧……”卫铭城从快艇跳上了岸,回头正要拉方逸,方逸却是拎着那个大背包跳了下来。

     “还有东西给你们……”从见到方逸他们始终未说一句话的那个开快艇的人,忽然喊住了卫铭城,并且扔了一个小包过来,“可以在缅甸使用,不过信号不是很好。”

     “谢了……”卫铭城打开包看了一下,里面赫然放着两个电话和一个手持的导航。

     “敬礼!”

     那人冲着卫铭城和方逸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他很明白,这些全无身份的战士们出去之后,有很多都是埋骨他乡,甚至连烈士都评不上,同为军人,他们实在是最为可敬的人。

     “回去吧……”卫铭城也回了一个军礼,拉着方逸钻入到了河道边上的丛林之中,靠着手中的导航仪,一个多小时之后,两人已然来到缅甸的一个小镇上。

     “东哥……”方逸远远的就看到在小镇的入口处,听着四五辆全副武装的吉普车,而站在车头抽着烟的那个人,正是彭家的彭东,方逸连忙迎了上去。

     “兄弟,你来了?”看到方逸,眉头紧皱的彭东脸上现出一丝笑容,和方逸拥抱了一下之后,彭斌的眼睛看向了卫铭城,开口说道:“方逸兄弟,这位是?”

     “卫铭城,我的一个哥哥……”方逸介绍道:“他是国内的人,想要结识一下彭家,我就带过来了,嗯,他是我女朋友的表哥……”

     “哦?欢迎,欢迎,不知道卫先生在国内是哪个部门的呢?”

     听到方逸的话,彭东的眼睛不由一亮,说实话,现在彭家的处境不是很好,彭斌陷落在泰国生死不知,虽然有彭老爷子抱病出来主持大局,但彭家仍然有些人心不稳。

     而且在彭斌遇险的事情传出之后,缅甸的一些势力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如果不是老爷子露了一面,说不定在一些地域就会爆发冲突了,所以在听到卫铭城是国内的人之后,彭东才表现的如此热情。

     要知道,虽然华夏周边各国整日里小动作不断,但面对华夏古国,他们还是有足够的敬畏之心的,甚至很多武装势力所用的军火武器,都是在某些方面默许的情况下才搞到手的。

     所以如果华夏的某些势力如果发出了要力挺彭家的暗示,那么即使彭斌真遭遇了什么不测,彭家也能度过此次难关,卫铭城要是真的背景深厚,可以说是帮彭东解决了后顾之忧了。

     “军方!”卫铭城开门见山的说道,他来之前已经向爷爷询问过和彭家交往的尺度了,是以也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就说了出来。

     “好,咱们上车聊……”彭东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招呼着方逸和卫铭城上了车。

     “东哥,大哥那边怎么样了?虎哥找到他没有?”对于彭东要和卫铭城聊什么,方逸并不感兴趣,他所关心的只是彭斌的安危。

     “没有消息……”

     彭东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阿虎在几个小时前被人给伏击了,他带的小队死了三人,现在退出了那片伏击区域,准备绕道前往泰国,估计这会还在半路上呢……”

     “东哥,给我个导游,我现在就去泰国……”方逸看了一眼卫铭城,开口说道:“卫哥,你留在彭家和东哥谈谈吧,泰国你就不要去了。”

     “这个……”

     卫铭城闻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行,那你小心一点儿,我在这里等你,有什么事情及时和我联系,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通过外交手段对泰国那边施压……”

     原本卫铭城对方逸还有些不服气,但是在飞机上见识到了方逸的身手之后,他却是心服口服了,知道自己如果跟着前往泰国,那真的会成为方逸的累赘,说不定还会帮些倒忙。

     “大哥去泰国应该是办的私事,这事儿不好上升到国家层面,还是我过去之后先找到大哥再说吧……”

     听到卫铭城的话,方逸不由摇了摇头,他不是不相信老爷子的影响力,而是觉得这事儿不值得闹那么大,如果卫家真的为自己做出什么事情,那方逸这因果关系可就结得大了,日后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还了。

     “东哥,我大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去的泰国?”

     方逸转脸看向了彭东,彭斌不在彭家,彭家的主事人主要就是彭东和彭浩,至于彭老爷子则是身体每况愈下,出来露上一面还行,但具体的事务已经是管不了了,方逸相信彭东应该知道彭斌前往泰国的目地。

     “方逸兄弟,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彭东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他走的比较急,连阿虎都没带着,去了第三天,也就是昨天才打电话过来说出事了,说是对方在泰国势力很大,不让我们动用泰国的人,让缅甸这边去接应他……”

     彭东的话声很无奈,彭家刚刚经过一番大清洗,他们这些新任长老的威望还不足以震慑那些附庸的家族,如果彭斌真的出事,恐怕缅甸彭家就将要面临分崩离析的局面。

     “现在我只知道彭斌躲在清迈了,彭家在那里有一个橡胶园,你去到那里应该就能找到他……”按照彭东的猜测,现在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对方知道彭斌的身份,为了斩草除根,才想着要把彭斌留在泰国。

     而第二种可能则是,追杀彭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身份,彭斌极有可能做了什么触怒对方的事情,为了不牵连到彭家,这才不让彭东动用他们在泰国的力量。

     “行了,我知道了,东哥,你招待好卫哥,我会找到大哥的……”听彭东大概的介绍完情况,方逸点了点头,说道:“找个熟悉缅泰边境的导游,我现在就走……”

     “樊亮,你跟着方逸兄弟走一趟……”

     救人如救火,彭东也没废话,直接招手喊过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对方逸说道:“樊亮是华人,不过从小是在泰国长大的,前几年彭斌带他来的缅甸,这两处地方他都挺熟的……”

     “好,你开车,把我送到距离泰国最近的一处地方就行了……”方逸说着话拉开了车门。

     “等等,你要不要带上家伙?”

     旁边的卫铭城喊住了方逸,从那背包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和几个弹夹,原本他还有些掖掖藏藏的,但周围的这些人都是实枪荷弹全副武装,相比起来卫铭城那背包里的武器就不怎么显眼了。

     “不用,在山林里,这些东西还不如把弓箭好用呢……”

     方逸摇了摇头,对着路边的树林打了个呼哨,刚才不知道钻到哪里去的小魔王闪电般的窜到了方逸的肩膀上,来到这个熟悉并且满是山林的地方之后,小魔王一直都显得很兴奋。

     “那把电话带着吧,在泰国也能用……”卫铭城扔给了方逸一部电话,苦笑着说道:“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要不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向初夏交代了。”

     营救彭斌原本是方逸自己的事情,但被方逸逼着打完那个电话之后,卫铭城算是掉进坑里去了,万一方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表妹指定会找自个儿算账的。(未完待续。)
最近更新: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逍遥派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俗人回档 极品全能学生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透视村医也疯狂 神道丹尊 万古神帝 白袍总管 大龙挂了 明星潜规则之皇 神藏 驭房有术 官术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我欲封天 异能小神农 将夜 灵域 不灭龙帝 最强弃少 掀翻时代的男人 魔禁之万物冻结 太古龙象诀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遮天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红色仕途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造化之王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重生之光辉人生 太古剑尊 抗日之将胆传奇 高官 废土崛起 永恒圣王 官妖 创业吧学霸大人 圣墟 直死无限 校花的贴身高手 邪御天娇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