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七百零九章 五毒蛊 下

     苗人养蛊,和东南亚的降头师所豢养的降头几乎是相同的,都是将毒虫混养在一起,取那一只最强壮和最终活下来的,然后用自己的精血喂养,再配以秘法与其沟通,从而与之心意相通,指挥蛊虫去做一些事情。

     不过也有些降头师,在豢养蛊虫的时候,会将一些非常有灵性的蛊虫条线出来,使用少量的精血喂养,虽然严格来说这不能算是蛊虫,但也能听从降头师们的一些简单的指令,而且大多都是用作炮灰的。

     吴尊所中的这只五毒蛊,显然就是个炮灰蛊,使用之人的意图很简单,那就是用这只壁虎蛊来教训一下吴尊,但又不会伤及到他的性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下蛊之人倒不是个穷凶极恶之徒。

     “大师,我……我在泰国没有得罪过降头师啊……”

     听到方逸的话,吴尊苦着脸说道,同时眼睛不断的在瞄着方逸,要说没得罪过降头师也不是绝对的,最起码他当初就曾经想黑了方逸的那枚翡翠吊坠。

     而且经过刚才的事情,且不论那五毒蛊是不是方逸所下的降头,但方逸能将其解除掉,说明方逸本身肯定是一位降头师无疑了,想到刚才周身像刀割般的痛楚,吴尊的身体忍不住又抖了起来。

     “除了我,你肯定还得罪过别人……”

     看到吴尊的眼神,方逸顿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开口说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在你身上下蛊的人,十有**就是那个秀莉了,要怪也只能怪你之前出言不逊……”

     “秀莉,大师,您……您说的是那个变性人?”听到方逸的话,吴尊顿时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摇起了脑袋,说道:“这……这不可能,那个变性人怎么可能是降头师大人呢?”

     “你说话太不好听,到现在还口口声声的说别人是变性人,小心她以后再出手教训你……”

     方逸摇了摇头,有些无语的看着吴尊,这小子的嘴巴实在是太臭了,如果换成自个儿是变性人,然后旁边不断的有人在出言讽刺,恐怕方逸都会忍不住出手的。

     “她本来就是变性人嘛……”

     吴尊还在强辩着,不过突然想到了那些有关于降头师的传说,吴尊话说到一半就紧紧的闭上了嘴巴,因为传闻降头师能千里传音知晓方圆百里所有的事情,而从车站到这酒店,似乎还没出百里的范围吧?

     “大师,您……您说她会不会听到我说话?”

     意识到这一点的吴尊,可怜兮兮苦着脸看向了方逸,嘴上已然是改了口,“大师,我真的不是想冒犯降头师大人,您……您能不能帮我说说,您们都是降头师,肯定能说上话的……”

     这会吴尊已经是相信那个秀莉有可能是降头师的事实了,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就是在火车上的时候,秀莉给他说过一句“小心病从口入”的话,而且当时秀莉的神情很诡异,现在回想起来,吴尊猜想秀莉肯定是那个时候给自己下的降头。

     “嗯?这人下蛊的手法倒是很谙熟,居然连我都骗过去了?”

     听到吴尊说出火车上的事情,方逸微微点了点头,他当时察觉到了一点不对,不过那种给他威胁的感觉不是很大,方逸也就没当回事,但现在想起来,吴尊却是那个时候着的道。

     “我喝的那瓶水里面明明没有东西啊?为何会吃进去一只壁虎?”看着那被倒扣在玻璃杯中的壁虎尸体,吴尊一时间感觉有些干呕,连忙将眼睛移到了别的地方。

     “那只是障眼法罢了,另外还有一些秘术……”

     看到吴尊一脸疑惑的样子,方逸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信不信我把一只蛤蟆放在水杯里,也能让你自己毫无知觉的喝进去?”

     不管是降头师还是国内的养蛊的巫师,都需要用自身精血和精神力与蛊虫沟通,所以他们的精神力也都是非常强大的,在瞬间影响到普通人的识觉,这并不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

     “信,信,大师,您……您别再吓唬我了……”

     听到方逸的话,吴尊差点没哭出来,他今儿一天已经是够惨了的,提心吊胆了大半天,最后居然还是没躲得过降头发作,一想到刚才的症状,吴尊就忍不住发抖颤栗。

     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吴尊整个人都已经是萎靡不振了,方逸看着他是又可怜又可笑,当下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去开个房间,早点休息吧……”

     “大师,您……您这是个套间,要……要不我晚上就在外面的沙发上睡,您看行吗?”

     听到方逸要赶自己走,吴尊连忙跪在了地上,他此刻已经被那秀莉给吓破了胆子,直觉告诉他,方逸这个降头师一定强于那个变性人的,所以呆在方逸身边才是最为安全的。

     “行,你要是不嫌局促,就睡在沙发上吧,对了,你身上的降头我都已经给解开了,现在你身上什么降头都没有了……”

     方逸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其实秀莉下蛊的时候虽然瞒过了他,但方逸并不认为秀莉是个多么厉害的降头师,而且在方逸看来,秀莉充其量只是懂得一些降头术的基本知识而已。

     真正的降头师,必然是豢养出本命蛊的人,而只要体内带有像是本命蛊这种类似于灵虫的蛊虫,方逸就一定会生出感应的,因为顶级的本命蛊,就是对方逸也是会有莫大的威胁。

     但是从秀莉身上,方逸却是没有感应到本命蛊的存在,这也就是说,秀莉只是养了一些炮灰蛊而已。

     至于秀莉下蛊时瞒住了方逸,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下蛊纯粹靠的是手法,而方逸又没关注过吴尊所喝的水,他脑后也没有长眼睛,怎么知道秀莉在那水中下了蛊虫呢。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在知道自个儿身上的降头都去除掉了之后,吴尊大喜过望,连忙对着方逸又磕了几个头,这才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开口对方逸说道:“大师,这家酒店的spa非常的出名,要不要我请两位技师来帮您松松骨啊?这里也有人妖服务的……”

     “我看你小子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方逸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吴尊,刚刚在变性人身上吃了那么大的亏,这小子居然还在琢磨这种事情,这得是有多么宽广的胸怀才能做到啊?

     “不是,大师,是最正规的按摩,全世界都有名的……”

     吴尊忙着给方逸解释道,吴尊这次倒不是在吹牛,泰国的spa世界闻名,而除了芭堤雅之外,这家酒店的按摩师也是非常有名气的,当然,那价格也是贵的吓人,一个全套做下来,就需要一千多美金。

     “还是算了吧,等以后有机会的话,我给你做个按摩,你就知道什么才叫做按摩了……”

     对于吴尊所说的spa,方逸真的是没有什么兴趣,按摩在他理解中的意思就是松骨,而说到松骨,方逸如果称第二的话,他相信这个世上没有人敢称第一了。

     方逸小时候跟着老道士学了很多杂七杂八的功夫,曾经有一段时间,老道士让方逸去学中医,每天对着个不知道老道士从哪里找来的铜人,让方逸在上面辨认穴道和人身骨骼。

     所以还不到十岁的时候,方逸对人身的206块骨骼就熟悉无比,而就在方逸十岁那年,老道士说要考验方逸的手法,让方逸拿他自己做实验,每天都让方逸给他去松骨,包括头骨在内,206块骨骼全部都要摸到位。

     一开始的时候,方逸因为手法不娴熟的原因,每每将老道士给捏的呲牙咧嘴,有好几次甚至将老道士的鼻骨给捏歪掉了,搞得一副道骨仙风般的老道士有好几天都没敢下山。

     不过那时的方逸并不知道,以他当时暴力拆骨的手法,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折腾的话,恐怕撑不到三天就会被折腾死,但是在老道士身上摸了三年,老道士仍然是活蹦乱跳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方逸也从而练就了一手摸骨按摩的手法来。

     当然,自从老道士去世之后,方逸再也没有给人摸过骨,也就是听到吴尊所说的按摩,他才想到了当年和师父相处的那些往事来。

     “不敢,不敢,大师您还是早点休息吧……”

     吴尊哪里知道方逸的本事,听到他要给自己按摩,顿时吓了一大跳,让降头师在身上乱摸,那岂不是嫌自己活的命太长吗,谁知道方逸会给自己下一些什么样的降头?

     “好,明天一早咱们去苗族村……”

     方逸这会也是感觉有些疲惫了,当下点了点头回到了里面,而在外面的吴尊则是脱掉了鞋子,轻手轻脚的躺倒了沙发上,为了不打扰到方逸,他甚至连睡觉前的洗漱都省去了。

     ---------------

     “嗯?我的蛊虫怎么还没回来?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了吗?”

     就在方逸和吴尊休息之后,这家酒店的第十八层一个房间里,秀莉身披着一件薄薄的纱衣,正在房间走动着,那走动的姿势完全和女人一般无二,曼妙的身姿更是足以诱惑得这个世界大多数的男人流下鼻血。

     “算了,少一只就少一只吧,回头再问爷爷去要……”

     等了大半个时辰之后,秀莉终于是放弃了,正如方逸所猜想的那样,她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降头师,之所以能对人下降头,却是通过外力才做到的。。

     a
最近更新: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逍遥派 都市奇门医圣 神藏 太古剑尊 诡墓异谈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极品全能学生 至尊剑皇 俗人回档 透视村医也疯狂 重生军工子弟 大龙挂了 超时空垃圾站 求魔 神道丹尊 创业吧学霸大人 我欲封天 明星潜规则之皇 奶爸的异界餐厅 法家高徒 万古神帝 神藏 凌天战尊 驭房有术 从仙侠世界归来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仙墓 太古剑尊 异能小神农 我的邻居是皇帝 将夜 重生支配者 太古龙象诀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绝对荣誉 全职法师 遮天 官运 地府朋友圈 官妖 邪御天娇 非常家庭 超级军工科学家 都市奇门医圣 不灭龙帝 科技之门 最强弃少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红色仕途 宝瞳 逍遥派 武侠世界大穿越 全职高手 造化之王 仙逆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