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七百四十三章 被人盯上了

     “家里的事情不处理好,我也不放心出去啊。”

     彭斌苦笑着看向方逸,说道:“我准备在三年之后就把家主的位置给让出来,到时候由三哥四哥他们主持家族里的日常事务,然后由阿虎带领彭家的军队,我彻底退出来”

     彭斌对于武道的向往,其实还是要超出方逸预料的,他现在之所以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来训练这些少年,无非就是想在日后给彭家留下一些种子,最起码在武力上,彭家仍然有震慑群雄的实力。

     “大哥,你真的能舍得下?”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不由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彭斌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要知道,现在的彭家兵强马壮,彭斌在彭家当这一家之主,等于就是个土皇帝,就连缅甸政府都奈何不得他。

     “我追求的不是这些。”彭斌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事儿我没给别人提起过,你千万别给我漏出去了,否则三哥他们肯定要天天在我耳边念叨的。”

     自从认识了方逸之后,彭斌在武道的路上彷佛被推开了一扇窗,让他看到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风景,但同时彭斌也意识到了,家族事务对于他的牵绊,会直接影响彭斌在武道上的修炼。

     别的不说,在修炼方逸所给的呼吸吐纳法之前,彭斌的体力和精力都要远逊于他打黑拳的时候,也就是说,在彭家的这几年,他的功夫已然是荒废了不少,这也让彭斌认识到了练功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道理。

     “等我处理完这些事情,就去到你说的方山道馆里住几年,说不定你那师父就能给我托个梦教我几手功夫呢”

     彭斌眼中露出了向往的神色,在他看来,方逸的师父一定是位大宗师级的高手,而他选择方山居住也一定有他的道理,用彭斌的话说,就是要去沾沾仙气儿。

     “大哥,你是先入世后出世,我还需要再红尘历练啊”

     如果是刚下山时的方逸,在听到彭斌这番话后,肯定会生出和彭斌一起隐居山林的想法,但是此刻他发现,自己心里却是多了一些牵挂,不管对自己报以厚望的孙老,还是身在京城的柏初夏,都让现在的方逸有些难以割舍。

     “什么入世出世,我又不是出家当和尚道士,呸呸呸”

     彭斌越听越是不对劲,听方逸这么一说,好像他是看破红尘想要出家似的,彭斌可没有那种想法,而且他去年才刚刚又娶了一个老婆,这个老婆还没有给他生儿子呢。

     彭斌话刚出口,才发现站在面前的队伍里有人在偷笑,顿时绷起了脸,没好气的说道:“看什么看?都给我跑圈去,每人十圈,谁最后一个晚上就不用吃饭了”

     还别说,彭斌的特训,对于这些少年们的效果是十分显著的,仅仅三个月的时间,这些孩子的精气神明显就和以前不同了,十圈跑下来之后也没有显得特别劳累,当然,跑在最后的那个人晚上是没有晚饭吃的。

     在营地呆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方逸就和彭斌离开了,营地内的训练彭斌交给了阿虎,这些少年需要在这里呆够半年的时间,才会将他们中间的几个人送到西伯利亚训练营去。

     离开的方逸和彭斌,也没有再回彭家,而是直接从山外开着车往泰国方向驶去,在边界山扔下车子之后,彭斌和方逸悄无声息的翻过了边界山,再一次踏上了泰国的土地。

     小魔王自然是跟着随行的,不过它这段时间愈发的喜欢喝酒了,把从营地内嗅到的一箱酒硬是让彭斌给拎上了,这一路没事就偷喝上几口,他虽然酒瘾大但酒量实在是不怎么样,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方逸身后的背包里睡着觉。

     事情过了好几个月,泰缅边境也没有了之前那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两人过边境的时候甚至连个大兵的影子都没看过。

     和方逸上次偷渡来泰国相比,彭斌简直就是熟到了极点,来到了泰国的集镇上,彭斌直接从一个人手上拿到了一把车钥匙,和方逸径开着车出了集镇。

     彭斌和方逸都属于那种精力旺盛到超出常人理解范畴的人,就算三五天的不睡觉对身体也没有什么影响,他们哥俩开车自然不需要休息,两人换着开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几乎贯穿了整个泰国,来到了泰国和柬埔寨接壤的地方。

     方逸他们赶到边境处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西落的夕阳照射在方逸他们前来的路上,将四周的山林和小路都蒙上了一层暖色的阳光,那景色如同油画一般的美丽。

     “还是坐飞机方便啊。”看着前面的那座大山,彭斌说道:“翻过那座山就是柬埔寨了,咱们休息一会吃点东西,晚上再过去。”

     “坐飞机不可控的因素太多,我还是愿意开车”

     听到彭斌的话后,方逸从车子后座上拿过一包食物和两瓶水,这些都是之前就准备好的,没有了泰国皇室施加的压力,彭家在泰国还是很吃得开的。

     原本彭斌是想直接从缅甸飞往柬埔寨的,因为他在柬埔寨也有朋友,不过这个建议却是被方逸给否掉了,一来如此做必然会暴露他们的行踪,二来如果不是在必须的情况下,方逸真的是不愿意乘坐飞机这种交通工具的。

     “嗯,说的也是,飞机万一出了事,想跑都没地跑”

     彭斌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接过方逸递来的食物,开口说道:“那边我也让人安排好了,方逸,你说咱们真的能找到龙婆托去过的那个空间吗?”

     费了那么大的劲才推算出龙婆托的出生地,彭斌现在反而有些患得患失起来,原本他对于龙婆托修炼的功法还是可有可无的,但翻译出那炼体功法之后,彭斌却是态度大变,恨不得让龙婆托再生亲自给自己传法才好。

     “这我哪知道啊”方逸闻言翻了个白眼,说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大哥,该是咱们的就是咱们的,不该是的,那怎么想都没用。”

     “你小子,连句安慰人的话都不会说,也不知道你怎么追女朋友的?”彭斌没好气的瞪了方逸一眼,说道:“我有种感觉,咱们这一趟肯定不会白跑的。”

     “会不会白跑我不知道,但我现在感觉有点不对劲”

     方逸回头往自己来时的路看了一眼,一脸狐疑的说道:“我总觉得后面好像有什么人跟着咱们一样,大哥,要不要回头去看看?”

     方逸的灵识十分的敏锐,虽然他没感觉到有什么危险,但却是察觉这一路行来都像是有种目光盯在自己身上,尤其是车子停在这里之后,那种感觉也是愈发的强烈了。

     “有人跟着咱们?这不可能吧?”

     彭斌闻言愣了一下,连连摇头道:“这辆车不是找彭家的人安排的,他们也不知道是谁要用车,而且咱们这一路都没停,不可能有人能跟得上的,我说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

     “但愿是我疑神疑鬼吧。”方逸也是摇了摇头,将手上的压缩饼干塞进了嘴里,说道:“咱们走了,这辆车怎么办?”

     “有人会处理的,你吃完了没有?吃完咱们就过去。”彭斌喝了口水,将安全带给解开了,然后回身拿起了后座上的一个背包,那里面放着他们哥俩未来几天的补给。

     按照彭斌的推演,龙婆托应该是出生在一个很穷的村子里的,从地图上看,那里是处于原始森林状态的,所以一些日常的补充是需要随身携带的。

     “走吧,怎么缅泰和泰柬边境都是山啊”

     方逸推开车门,从车里跳了下去,这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不过天上星光闪烁,一轮明月高挂在两人头顶上方,以彭斌和方逸的眼力,倒是不虞看不清路。

     “吱吱”

     就在彭斌关上车门的时候,从方逸背包里跳出来的小魔王,忽然窜到了彭斌的肩头,用小爪子指了指车子的后备箱,口中发生了尖叫声。

     “哎,我说祖宗,你怎么现在就醒了啊?”

     看到小魔王出来,彭斌的脑袋顿时就大了,今儿中午的时候他还给小魔王灌了好几口酒,原本以为小家伙能一觉睡到第二天的,没成想却是现在就醒过来了。

     “大哥,它的酒我来拿吧”

     见到彭斌苦瓜着脸的样子,方逸不由笑了起来,走过去打开后备箱,将里面的几瓶酒拿出来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冲着小魔王打了个响指,说道:“每天三口,别多喝啊。”

     “吱吱”

     看到方逸带上了酒,小魔王哪里还有工夫搭理彭斌,直接就跳回到了方逸背上,用嘴巴摇开瓶塞后,两只小爪子捧起一瓶酒凑到嘴边小心的喝了一口,那脸上居然露出了颇为人性化的满足笑容。

     “这家伙,算是成精了吧?”

     看着小魔王醉眼稀松的钻进背包里去睡觉了,彭斌是直摇脑袋,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世间除了人类之外,竟然还会有这么通灵的生物。

     方逸笑了笑,说道:“带它一起过来,说不定对咱们会有些帮助的。”

     虽然经过修炼之后,方逸的灵识要远超常人,近乎都快像是超能力了,但是对于危险的预判和对一些事情的感应,小魔王却仍然是要比方逸更加的敏锐,在方逸看来,带它前来的作用要比彭斌都大得多。

     “这祖宗什么都好,就是太难伺候了”

     彭斌苦笑着回了方逸一句,和那种有奶就是娘的宠物不同,小魔王是吃彭斌的喝彭斌的,但到头来却是连个好脸色都不给彭斌看,除了方逸之外,它是谁的帐都不买。

     两人说笑着往山林深处走去,和缅泰边境一样,泰国和柬埔寨搭建处也是一片狭长的山林,想在这里布下重兵把守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两国边境差不多就是开放式的了。

     为了不想泄露行踪,彭斌这还是专门挑了一处有山林的接壤处,否则就是从两国边境的贸易点大摇大摆的走过去,恐怕也都不会有人查验他们的证件。

     对于方逸和彭斌而言,夜里穿越山林,和白天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两人的身形很快就消失在了茂密的林间,夜色中的大山就像是一张巨口,将两人吞噬在了其中。

     就在彭斌和方逸离开了大约一个小时后,两辆没有开着车灯的车子,缓缓的行驶到了方逸他们弃车的位置,从前面那辆车上跳下了一个人,跑到方逸他们车窗处往里看去。

     看到车里没有人之后,那人又往回跑去,来到后面那辆车的旁边,双手合十,很是恭敬的说道:“师父,他们不在了,车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虽然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但这个没有头发的人,一言一行都像极了是个僧人,在这人报告完前车的情况之后,从两辆车上又下来了五六个人。

     和最初下车的人一样,这五六个人无一不是顶着个光秃秃的脑袋,而被几人拥簇在最中间的那个人,却正是方逸和彭斌都认识的龙旺达。

     “师父,咱们现在怎么办?是回去还是继续跟下去呢?”站在龙旺达身前的那个人,又是恭恭敬敬的的双掌合什,对着龙旺达行了一个礼。

     “我都说过了,在外面不用行礼”

     看着夜色中的山林,龙旺达微微皱起了眉头,很显然彭斌和方逸的举动超乎了他的预料,现在龙旺达自己也没想好究竟是返回还是继续跟着两人前往柬埔寨。

     其实方逸的感觉还是很准的,从他们刚一到达泰国边境的集镇处,就已经是被人盯上了。

     泰国皇室在泰国的影响力,根本就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彭斌虽然动用了好几种手段费了很大的波折安排的这辆车子,但车子上还是被人装上了追踪器,也就是说,彭斌和方逸在泰国这一天一夜的行踪,都被龙旺达牢牢掌握着。

     对于彭斌翻译出来的龙婆托笔记,龙旺达一直都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但苦于找不到精通古梵文的人,他也只能暂且相信笔记上的内容,

     龙旺达相信,彭斌冒着得罪泰国皇室的巨大风险,都要去抢龙旺达的这本笔记,肯定是有他的目地,而不管彭斌所求的是什么,在龙旺达看来,那些都应该是归属于泰国的。

     所以龙旺达表面上是相信了彭斌翻译的内容,但实际上却是留了个心眼,那就是在缅泰边境处,布下了皇室最为精锐的特种人员,只要彭斌再入泰国,他们就会在第一时间通报到龙旺达那里。

     最初并不是龙旺达亲自跟着方逸和彭斌的,他是在几个小时之前得到两人快要出泰国的消息之后才临时赶过来的,原本龙旺达以为彭斌和方逸是要在泰国找寻一些东西,但现在两人进入了柬埔寨,却是让龙旺达有些摸不清头脑了。

     “龙婆托大师是出生在泰国吗?”

     龙旺达忽然回过头,向身边的一个弟子问道,他的这个弟子修为一般,在降头术上的造诣也很寻常,不过佛法精通,对于佛教的一些典故也是烂熟于心,前段时间彭斌让龙旺达收集关于龙婆托事迹的事情,龙旺达就是交给这个弟子去办的。

     “不是,龙婆托大师虽然是咱们国家的国师,但实际上他并非是咱们国家的人”

     那个弟子摇了摇头,说道:“龙婆托大师是出生在柬埔寨的,他幼年是先乘船到的越南,然后才来的泰国,最后一直都生活在这里,所以很多人都以为大师是在咱们国家出生的。”

     “龙婆托大师是出生在柬埔寨的?”

     龙旺达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要知道,虽然龙婆托的功法没能传承下来,但是作为泰国的国师,龙旺达却是知道很多有关于龙婆托的真实事迹,相比于后面的这几代国师,龙婆托的修为无疑是最高的一个。

     只不过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龙婆托的几个嫡传弟子,都没能得到他功法的真正传承,只有两个弟子似乎得到了一些锻炼身体的功法,但数百年下来,这些功法却也都是断绝了传承。

     龙旺达成为国师之后,也是琢磨过龙婆托传承的事情,并且找人想翻译出他的笔记内容,但实在是这种古梵文过于晦涩难懂,就连其发源地都找不到一个认识此种文字的人,龙旺达才只能断了这个念想。

     不过眼下听到彭斌和方逸是去了柬埔寨,再联想到之前彭斌查询龙婆托生平的事情,龙旺达顿时就明白了,彭斌给他的笔记内容里面肯定遗漏了一些东西,恐怕这也正是彭斌和方逸去往柬埔寨的目地。

     “告诉柬埔寨的云皓大师,我明日前去拜访!”

     龙旺达很快就下了决断,他所说的云皓大师,是柬埔寨的一位降头师,和龙旺达颇有交情,在见识了方逸的身手之后,龙旺达并不认为单靠自己一个人就能对付得了方逸和彭斌,他也需要找一些帮手。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极品全能学生 法家高徒 俗人回档 神藏 全职高手 求魔 乾坤剑神 万古神帝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透视村医也疯狂 白袍总管 驭房有术 大龙挂了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我欲封天 异能小神农 遮天 将夜 神墓 官术 凌天战尊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最强圣帝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灵域 最强弃少 仙逆 至尊剑皇 魔禁之万物冻结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红色仕途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极品掠夺系统 地府朋友圈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极品透视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无限之开荒者 通天武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宇宙的边缘世界 从仙侠世界归来 乱清 一念永恒 邪御天娇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