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七百七十八章 特殊金属

     如果不是怕烧坏了屋里的东西,方逸甚至都想点燃一些枯枝丢进去,因为在高温之下,很多毒素都是无法存活的。

     “兄弟,我说差不多了吧?”

     等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在门口来回走动的彭斌终于忍不住了,他刚才点燃了一根枯枝探头往屋里看了一眼,发现地面上似乎有一些像是兵器一般的物件,这让彭斌异常的激动,要不是被方逸拉着,彭斌早就冲进去了。

     “大哥,进去的时候最好屏住呼吸。”方逸点了点头,虽然石门没有窗户,但石门被打开之后,空气还是会流通的,现在进去发生危险的几率已然是小了很多。

     “奶奶的,该死鸟朝天,咱们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两说呢……”彭斌嘴里念叨了一句,拿着火把就进了石屋,方逸怕他有失,也是连忙跟了进去。

     试着呼吸了一下,方逸发现空气十分的干燥,顿时松了口气,因为只有在潮湿阴冷的地方,才会滋养细菌毒素,这地方虽然不知道封闭了多少年,但和墓葬的环境却是不一样,倒是方逸自己多虑了。

     “兄弟,这下发达了……”走在方逸前面的彭斌,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惊喜的喊声,由于被彭斌的身体挡住了视线,方逸并没能看到屋内的情形。

     “这……这一屋子都是兵器?”

     方逸移开身体,眼睛往四周看去,只见偌大的石屋整齐排列着一周圈的兵器架子,在那些兵器架上摆满了各种冷兵器,在火光的映照下,有些兵器散发出了锋利的光泽,射的两人一阵眼花。

     “哈哈,终于碰到件完整的东西了!”

     彭斌口中发出一声狂笑,进入到这个空间那么长的时间,几乎发现的所有东西都是损坏的,眼下这一件件看上去都很规整的兵器,顿时让彭斌欣喜若狂。

     一边说着话,彭斌一边往前迈了一步,将右手的火把交到左手上涨之后,右掌抓在了一把锋刃看上去足有两米多长,把柄近一米的长刀上,由于自己体型的原因,彭斌一向钟爱这一类比较威猛的兵器。

     之前彭斌和方逸等人也在这个空间发现过一些残破的铁器,虽然很多都变成了渣滓,但那些渣滓的质量却是要比外面的金属更加的沉重,所以在抓住这把长刀之后,彭斌使出了一半的力气,想把长刀从架子上给拎起来。

     不过让彭斌没想到的是,他手上刚一发力,那被他抓的很实在的刀柄,竟然无声无息间就在他的掌心里泯灭掉了,用足了力气的右手一下子握了个空,那没能宣泄出去的力道,顿时带得彭斌的身体在原地打了个转。

     “大哥,怎么了?”

     站在彭斌身侧的方逸一把按住了他的肩头,当方逸的眼睛看到那失去了把柄的长刀后,忍不住也是叹了口气,看来这石屋虽然不至于像墓葬那样产生毒素,但岁月的流逝给物体带来的危害,却是一模一样的。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里,石屋内那一排排的木制兵器架,都悄无声息的化成了粉末碎屑。

     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那一排排的兵器也都掉落在了地上,原本在火光之下看似很明亮的锋刃,在这一瞬间也变得黯淡无光了起来,落在地上之后,几乎全都碎成了几段。

     “怎……怎么会这样,我……我的宝贝啊!”看到这一幕,彭斌瞪圆了双眼,脸上露出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情绪也从极度的欣喜兴奋一下子变得沮丧了起来。

     “大哥,能被时间磨灭了的东西,还能叫宝贝吗?”

     方逸对眼前发生的事情倒是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自从进入到这个空间之后,也惟独只有那个河床底部的锁链才能称得上是宝贝,连鱼骨都变成了化石,那锁链却依然坚固无比,根本就没有受到岁月的任何影响。

     “说的也是,唉,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吧!”彭斌闻言无奈的叹了口气,拿着火把有些不死心的蹲下了身体,翻弄起了那些掉落在地上的兵器来。

     这些兵器种类繁多形态各异,远超外界所谓的十八般兵器,有些与刀枪剑斧相似,有些却是方逸和彭斌从未见过的,只是兵器架散落之后,这些兵器全都掉在地上,眼下再也分不清楚了。

     “有没有兽皮书籍一类的东西?”

     此时留在外面的龙旺达也走了进来,看着狼藉一片的屋子,不由摇了摇头,龙旺达对于这些冷兵器的兴趣并不大,而是希望找到一些修炼的功法。

     “没有……”彭斌没好气的回道:“就算有你也看不懂,连这些金属都被腐蚀掉了,你觉得那些兽皮还能保存下来?”

     “好吧,是我说错话了。”

     听到彭斌的话,龙旺达不由苦笑了起来,他也明白自己的想法的确是一种奢望,在这个和外界完全隔绝了的空间里,好像除了山石能永恒存在之外,别的一切物体似乎都受到了岁月流逝的伤害。

     “走,去那间屋子看看去……”

     彭斌一脚踢碎了面前的几件兵器,转身就往外面走去,在这个院子里可是有着两间平行的石屋,这个石屋应该是以前的兵器室,而另外一间屋子说不定就是放置功法的地方呢。

     虽然知道希望很渺茫,但彭斌还是按照方逸之前所用的办法,打开了那个石屋,事实确实让他很失望,这个石屋放置的依然是兵器,在彭斌进来之后,同样变成了一堆金属渣滓。

     彭斌从这间石屋里出去之后,才发现方逸还留在了第一间石屋里面,不由高声喊道:“兄弟,你还在屋里干什么?咱们去最后一进院子看看吧……”

     “大哥你们先去,我再呆一会儿,看看能不能考究出这些东西存在的年代……”

     方逸的声音从石屋里传了出来,出于学过考古知识的本能,方逸想辨认一下这些金属兵器的材质,在今儿之前,他们可是从来都没发现过如此之多的金属,是以方逸也没有这种机会。

     考证它们的年代,只是方逸随口一说的,虽然有着类似于神通的本事,但方逸在这个空间的物体上使出来后,就只能得到一个信息,那就是久远,至于久远到什么程度,方逸的神通却是无法解析出来。

     “一堆破铜烂铁有什么好看的……”

     彭斌嘴里嘟囔了一句,不过也没坚持喊方逸出来,在这个空间搜寻了那么多天,他们三人早就习惯了各自分工查找,就连对龙旺达,彭斌现在都是没有多少戒心了。

     “这些破铜烂铁对外界来说,也都能算是宝贝啊!”

     方逸左右看了一眼,将手中的火把插在了墙上两米多高处的一个孔洞里,石屋顿时变得明亮了许多,蹲下身体,方逸拿起最初断裂的那把长刀看了起来。

     长刀的材质虽然是金属,但显然品质不怎么样,最初掉在地上的时候断为了三截,被方逸拿在手上,只是稍微一用力,在几分钟内就变得锈迹斑斑的刀身,干脆变成了一些铁砂一般的碎屑从方逸掌心掉落在了地上。

     “这材质,还不如外面的一些金属呢……”

     方逸有些无语的看着掌心的粉末,金属会腐蚀生锈是不假,不过好歹金属也属于矿物质,按理说密度是要比石头更大一些的,可是在这个空间里,石头保存的却是要比金属更加完好。

     “难道这个空间的特性,决定了金属更加难以保存吗?”

     方逸脑海中生出了个念头,只是在考古这一学科上,他毕竟是半路出家,手上也没有任何可以检测分析空气质量的仪器,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有些不死心的方逸,干脆把每一件腐蚀碎裂的兵器都拿在了手上,他验看这些兵器的方法很简单,如果那件兵器没能被他捏成粉末状的颗粒,说明打制这把兵器的材质就会更好。

     以方逸现在的修为,手上的力道也是十分惊人的,看似随手一捏或者是掌心握拳,那力量都在百斤以上,在这种力量的碾压下,几乎所有经手的兵器都变成了粉末,眼看这一地的金属粉末,方逸的脸色也是愈发的难看了起来。

     “嗯?这断剑倒是挺沉的!”

     几乎已经麻木了的方逸,这会都是在机械般的重复着自己的动作,当他拿起一把断为两截像是剑刃的兵器时,只感觉右手微微一沉,这看似薄如蝉翼的断剑,重量居然有七八十斤的样子。

     重复着一件事情的后果,往往就是手上的动作要快于大脑的思维,方逸脑中生出这个念头的时候,手上已经加了几分力道捏向了那剑刃。

     和别的兵器一样,断刃在方逸指下也很脆弱,但是就当方逸的两根手指即将搓合在一起的时候,方逸却是感觉拇指和食指一痛,在他的两指之间,似乎隔着一个锋利的硬物。

     “这是什么东西?竟然把我的手给划破了?”

     借着火光向手指看去,方逸赫然发现,他的食指和拇指竟然被划开了一道一公分左右长的口子,正往外涌着鲜血,而在方逸的拇指上,一个只有四五毫米大小的物体,已然是扎入到了彭斌的肉里面。

     看到手上的伤口,方逸的神色不由有些惊奇,要知道,他虽然没有练过诸如铁布衫金钟罩一类的功夫,没有外家功法那么霸道,但方逸修炼的道家功法是由内而外的,在练到极致之后,说不上刀枪不入,但却是很难被冷兵器给伤害到。

     现在方逸的修为自然称不上是极致,不过在他指上灌输了真气之后,就是一块精钢也会被方逸捏扁掉,更不用说会被伤到了,所以看着手上的伤口,方逸是一脸的惊诧。

     用左手点了下右手的几处脉络,原本往外急涌的鲜血顿时止住了,方逸轻轻拨动了一下拇指指面,拇指处顿时传来一种像是被扎入了刺的痛感,那金属碎屑依然是扎入到了肉里。

     “没有腐朽,还很锋利坚韧,这是什么物质?”方逸心中大奇,转身出了石屋,方逸怕在屋里取出这东西会丢失掉,毕竟满屋子的碎屑,真要掉在里面连找都没法找。

     龙旺达和彭斌都去了后院,方逸也没招呼他们,当下摊开了左掌,将拇指对着左掌掌心,微微一用力,拇指上的肌肉顿时绷紧了起来,将扎在里面的那个物体向外挤了出去。

     “这不像是那把剑的锋刃啊……”

     看着左掌心的一个只有几毫米大小的薄片,方逸在心中猜测了起来,这薄片通体呈黑色,和兵器的锋刃并不相像,但偏偏却是锋利无比,方逸手指上的两个口子可是就在眼前。

     “这东西,到底有多锋利?”

     方逸忽然心中一动,拿出了那把陨铁打制的短刃,然后用指甲夹住了薄片,在短刃的平面上划了下去,没有任何金铁交击的声音,但是当方逸看向划面时,眼中却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在薄片划过的地方,只见那把用陨铁打制的短刃上,居然出现了一道明显凹进去的划痕,这是方逸得到这把可以削铁如泥的短刃之后,第二次被外物所损伤。

     第一次是在化石河床内的时候,方逸用短刃斩砍那锁链,被锁链在锋刃上崩出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缺口,不过那次方逸是在短刃上灌输了真气,这次只是随手一划就损伤了短刃,可见这薄薄的一个金属片是何等的锋利了。

     “如果能用这金属片的物质打制一把武器,那将会是如何呢?”

     看着被指甲夹住的那片金属,方逸一时间竟然浮想翩翩起来,对于方逸这种从小在山中长大并且修炼道家功夫的人而言,一把趁手的冷兵器价值,可是要远远超过现代热武器的。

     “要是有足够的这类特殊金属,是不是能融化掉打制出一件兵器呢?”方逸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心头不由一阵火热,小心翼翼的将那金属片收好之后,又是一头扎进了石屋里。

     这次方逸的动作愈发仔细了,但凡是稍微大一点的金属,都被他用灌输了真气的手掌给捏的粉碎,这其中他也发现了一些无法捏成碎屑的金属,都被方逸珍而重之的给收了起来。

     将满满一屋子的金属器都给捏成粉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直到彭斌和龙旺达一无所获的从最后一进院子回来之后,方逸也只完成了一半的工作量。

     “我说兄弟,你这是在考古还是在搞破坏啊?”

     站在石屋的门口,彭斌就能闻到一股子铁器腐朽的味道,再看向方逸的身上,彭斌顿时目瞪口呆起来,这会的方逸全身上下都是金属碎屑,连眉毛发梢上都沾染满了。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极品全能学生 法家高徒 俗人回档 神藏 全职高手 求魔 乾坤剑神 万古神帝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透视村医也疯狂 白袍总管 驭房有术 大龙挂了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我欲封天 异能小神农 遮天 将夜 神墓 官术 凌天战尊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最强圣帝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灵域 最强弃少 仙逆 至尊剑皇 魔禁之万物冻结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红色仕途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极品掠夺系统 地府朋友圈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极品透视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无限之开荒者 通天武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宇宙的边缘世界 从仙侠世界归来 乱清 一念永恒 邪御天娇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