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八百一十六章 凶手是谁?[上]

     彭斌和方逸同时释放出的杀气何等强盛,逼得彭斌胸口一闷,身体忍不住往后仰去,原本到了嘴边的话也被生生的咽了下去,看到这种情形,方逸和彭斌连忙收了自身的气机。

     不过即使如此,彭浩还是瘫坐在沙发上大口喘着气,如果不是亲身感受到,他真的不敢相信从人身上能散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机,在那种契机下,他连呼吸都感觉十分的困难。

     “浩哥,我们不是对你来的……”方逸用手掌拍了拍彭浩的后背,顿时让他胸闷的感觉缓解了不少。

     方逸认识阿虎的时间,和认识彭斌的时间相同,对于这个同为华裔的泰拳王,方逸也是像兄长一样看待的,眼下听到阿虎身死,方逸心中也是悲痛不已。

     “彭斌,我对不起你!”过了二三十秒之后,彭浩才缓过劲来,低声说道:“阿虎的死我有责任!”

     “我不是让阿虎呆在野人山吗?他怎么跑到泰国来了?”彭斌深深吸了口气,将心中的悲伤给压了下去,沉声说道:“是谁干的?詹姆斯?还是别的势力的人?”

     “彭斌,是我没能约束得了阿虎,在听到你……你失踪的消息之后,他从野人山里出来了……”

     彭浩苦笑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神色,将发生在几个月之前的事情说了出来。

     在彭家,阿虎的地位很特殊,他有点像当年跟着彭老大的那个影子鬼六,当年鬼六除了彭老大的吩咐之外,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命令,直到彭老大去世,鬼六才承认彭斌为彭家家主,并且开始接受他的指令。

     阿虎也是如此,他名义上虽然是跟从彭斌的,但实际两人的关系却是情同兄弟,除了彭斌的命令之外,阿虎也就是对方逸比较认可,至于其他人的话,阿虎是不会遵从的。

     本来阿虎一直都呆在野人山中的,但是彭浩从柬埔寨回来之后,向阿虎透露了彭斌失踪并有极大可能已经死去的事情,顿时阿虎就炸毛了,从野人山赶到了彭家。

     在听了彭浩的分析,阿虎认定詹姆斯就是对付彭斌的幕后黑手,当即就决定要前往欧洲刺杀詹姆斯,被彭浩硬是给拦住了,告诉阿虎等他将消息打探清楚之后,才能让他出手为彭斌报仇。

     彭浩知道阿虎的性子,为了不让他偷偷的前往欧洲,所以在彭洪去泰国的时候,就把阿虎给带上了,但彭浩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正是他的这一个决定,让阿虎送了命。

     “阿虎的尸体呢?”彭斌沉默了好一会,开口问道,他相信彭洪知道自己和阿虎的关系,在没有得到自己确凿的消息之前,应该是不会将阿虎给火化掉的。

     “原本是存放在泰国一家殡仪馆里的,我来到这里之后,让人给送过来了……”彭斌猜想的果然没错,对于阿虎的尸体,彭浩一直都保管的很好。

     “带我去看看,先不要说阿虎怎么死的,我看过问了你再说……”看到彭浩还想说话,彭斌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此时彭家那家主的威势尽显无疑,就算彭浩是他堂兄,当下也是闭上了嘴巴。

     “好,我这就带你过去……”

     彭浩站起身,按了一下房间里的呼叫器,在动过手术之后,彭浩的身体已无大碍了,要不是彭斌下了死命令让他呆在泰国,彭浩怕是早就回缅甸了。

     皇室医院的服务,自然是全方位的,在彭浩按下呼叫器最多只有四五妙的时间,一个中年医生就敲门进来了,彭斌简单的和那医生交流了几句,一行人就跟着他出了病房。

     从彭浩所住的病房楼出来,又穿过两栋楼,在一个只有两层不怎么起眼的小楼前,彭浩站住了脚,拦在彭斌面前,迟疑了一下之后,说道:“就是这里了,彭斌,你也别太伤心了。”

     “我不是伤心!”

     彭斌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说道:“阿虎以前也是打黑拳的,从打黑拳的第一天起,性命就不是自己的了,我们哥俩算是命大,从黑市拳坛活着离开了,这条命本来就是赚的,我不是为阿虎伤心,我只是要杀我兄弟的人付出代价!”

     轻轻推开彭浩,彭斌走进了小楼,事先已经知道他们来看谁的管理员,带着彭斌和方逸等人,来到一拍冷冻箱前,查了一下编号之后,那个管理员拉开了一个冷冻箱。

     由于阿虎死后的第一时间,彭家的人就将他给送到了殡仪馆冷冻了起来,所以阿虎的尸体保存的很好,除了身体表面有些泛青之外,没有任何腐烂的迹象,要不是脸庞眉毛上显现出来的冰霜,还会给人一种睡着了的感觉。

     “兄弟,大哥我来看你了!”

     当身无片缕的阿虎尸体出现在彭斌面前之后,嘴上说着不伤心的彭斌,眼睛里顿时满是泪水,看着阿虎那和生前没有任何异样的相貌,彭斌双手颤抖着摸着他的脸庞。

     大滴的泪水从彭斌脸上滑落,滴到了阿虎的脸上,彭斌那庞大的身躯在不停的颤抖着,见惯了生死的他,也没有想到在兄弟离去之后,自己竟然会如此神伤。

     “大哥,节哀吧!”

     此时也惟独只有方逸敢上前劝解彭斌,因为彭斌那颤抖的身躯里面似乎掩藏着深深的怒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甚至比冷冻箱里的温度还要低,那个穿着比较单薄的管理员,身体已然是在瑟瑟发抖了。

     “阿虎身上没有中弹,他是怎么死的?”彭斌猛然回过头,眼睛紧紧的盯着彭浩,说道:“阿虎跟随我多年,我知道他的功夫,赤手空拳,没有人能将他打死的!”

     “彭斌,阿虎……就是被人给打死的……”

     彭浩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我那天是先中弹的,中弹之后神智就有点不清楚了,我看到阿虎挡在我身前,但被一个人一拳就给打飞掉了,那……那个人的身材比你还要魁梧得多……”

     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彭浩的眼中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他虽然出生在彭家,但却没怎么经历过战阵,当时那魔神一般的身影着实将彭浩给吓住了,要不是手下连连开枪阻挡住那个人,恐怕彭浩也会命丧当场的。

     “什么?阿虎是被人打死的?而且就一拳?”

     听到彭浩的话,彭斌和方逸的眼中均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尤其是彭斌,心中的震惊简直无以复加,他和阿虎认识了二十多年,知道阿虎虽然算不上超一流的拳手,但泰拳功底十分深厚,拳法狠辣致命,绝对不可能被人一拳打死。

     而且在习练了方逸所传的呼吸吐纳法之后,阿虎体内的隐疾也消除的七七八八了,功夫比之前又精进了许多,彭斌相信,阿虎就算比起欧洲的黑拳王也是不遑多让,究竟是什么人能用拳头把他打死掉?

     “我看到的是阿虎被那人一拳就打飞了,倒在地上不断呕血,就一拳……”

     彭浩在中枪之后,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这一幕,后来他听手下人说,阿虎在被带到车子上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呼吸,所以彭浩才说阿虎是被一拳打死的。

     “谁,那人是谁?”彭斌的眼瞳中满是血色,他眼前似乎闪过了当时的画面,但彭斌仍然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有人能让阿虎一招都抵挡不住。

     “泰国警方那里有那个人的照片!”

     彭浩开口说道:“那个地方刚好有我们装的一处监控,我本来想把照片要过来的,他们一直不肯给,彭斌,你既然认识皇室方面的大佬,不妨让他试试,只要有照片,咱们究竟能认出来那个人……”

     彭斌之前在电话里没有告知彭浩龙旺达的身份,只是说自己认识了一位泰国皇室中人,有他的帮助才能将彭浩送到泰国开刀,不过联想到和彭斌一起失踪的那位泰国国师,彭浩心里已然是猜出了几分。

     至于监控的事情,说来也巧,泰国大部分场合都是没有监控设施的,不过当时彭浩为了防备敌人的攻击,在泰国的各处产业都装上了摄像探头,只是出事之后,泰国警方第一时间就拿走了录像带,所以连彭浩他们也没有机会看到当时发生的事情。

     “大哥,你先往后让让……”方逸从后面拍了拍彭斌的肩膀,然后来到阿虎面前,口中说道:“虎哥,对不住了!”

     嘴上说着话,方逸的双手闪电般的在阿虎的脑袋和周身摸了一遍,还没等彭斌反应过来,方逸已经是收了手,脸色显得十分的凝重。

     “怎么了?阿虎的伤在哪里?”彭斌连忙问道。

     “双手小臂完全断了,右胸断了七根肋骨,心房被震碎……”

     方逸摇了摇头,说道:“虎哥的确是被人一拳打死的,这人的力气大的惊人,虽然虎哥用双手格挡了一下,但根本就没有用,受了这样的伤,虎哥当时最多也只能坚持几分钟的时间……”

     “这一拳,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

     彭斌脸上的暴怒已经完全不见了,他自问自己是打不出这样的一拳,扭头看向方逸,彭斌说道:“方逸,你一拳能不能打出这么大的力道?”

     “以前不行,现在可以,真元罡劲,无坚不摧……”

     方逸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神色,晋级先天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修为境界上的精进,而是一种生命层次上的进化,按照道家典籍中对古代那些大能之士的称谓,方逸现在就是被称之为陆地神仙都不为过。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神道丹尊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万古神帝 神藏 白袍总管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大龙挂了 驭房有术 我欲封天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异能小神农 官术 将夜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灵域 最强弃少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神墓 魔禁之万物冻结 遮天 红色仕途 仙逆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邪御天娇 造化之王 美食供应商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重生之光辉人生 太古剑尊 抗日之将胆传奇 三国之无赖兵王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