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方逸出手

     “不好,撤,快点撤下去!”

     方逸的神识修为,甚至还要在那个筑基中期修者焦大忠之上,神识探去,顿时发现那林中黑压压的冲出一群灵兽,而为首的则是十多只妖兽,带给方逸威压的那只妖兽,却是一只等同于筑基中期修为修者的巨蜥。

     这只巨蜥体型足有七八米长,浑身长满了巴掌大小的鳞甲,四肢粗短但爬行起来动作却是极快,大口一张,口中鲜红的舌头长长的探出,居然将十多米外的一个练气期修者一口卷入到了大嘴之中。

     “嗯?”

     在巨蜥带着群兽冲出来的那一刻,焦大忠也发现了不对,眼睛看向那群妖兽,脸上顿时露出了急色,手中血刀挥舞,将身边的几只灵兽尽数斩杀,回头喊道:“快退下去,第一道防线完全崩溃了。”

     在十万大山的第一道防线上,也是布置了许多防御法阵的,虽然之前没能拦得住那些妖兽,但也没有全线崩溃,杀进来的大多都是些妖丹初期的妖兽,焦大忠应付起来还是游刃有余的。

     不过这一群妖兽冲出,就是焦大忠也感觉头皮发麻,相对人类修者,同阶的妖兽实力其实是更为强大一些的,焦大忠能对付得了妖丹初期的妖兽,但妖丹中期的妖兽,他未必就是对手。

     兽潮战场范围很大,战线延绵足有十多里,在方逸等人所在的这块区域,就只有焦大忠一个筑基中期的修者,就是想求援都来不及,如果没有人拖延这些妖兽的话,数十个练气期修者只要一回头跑,立马就会被妖兽们尾随追杀,到时候怕是一个都跑不掉。

     “你们撤,我拖住它们一会!”

     焦大忠也是极为果断的人,血刀一挥就向那只巨蜥迎了上去,两者相距还有上百米的时候,焦大忠整个人高高的跃起,手中血刀刀芒猛涨,划出了一道一百多米的刀罡,对着巨蜥迎头斩了下去。

     感受到了来自焦大忠的威胁,刚刚将一个修者吞进肚子里的巨蜥,忽然四肢贴地,口中发出一声拐角,然后张口迎着头上的刀罡一喷,一个球形状的液体,直接就撞击到了焦大忠的血刀上。

     站在后面的方逸看的很清楚,当那团液体和血刀交击的时候,血刀的光芒一下子就变得隐晦了起来,原本百米长的刀罡更是变得只有十多米长远,就像是燃烧着的烈焰被从天而降的大雨给熄灭了一般。

     不仅如此,在那团液体散开之后,一股有些香甜的味道充斥在了方逸等人的鼻端,距离焦大忠较近的几个练气期修者,面色瞬间变得有些乌黑,身体也开始摇晃了起来。

     “有毒?!”

     方逸脸色一变,他能感觉得到那股香气入体之后,一股霸道的气机在破坏着自己的身体,不过方逸终究是筑基期的修者,只是运功一转,就将那些毒气给驱除了出去。

     “你们快退!”身体在空中的焦大忠,攻击还没能触及到巨蜥,就快速的向后退去,同时快速的拿出一个玉瓶,将瓶中的解毒丹药给吞了下去。

     “老宋,你没事吧?”

     方逸回头看向身后的宋天宇,他能抵御得住这毒气,但身后的这些练气期弟子就未必了,不过方逸一回头,刚好看到一群人都在吞服丹药,心中不由松了口气。

     “方逸,这是解毒丹,你快点吃下去。”宋天宇手指一屈,将一粒黄豆大小的药丸弹向了方逸,口中说道:“没想到咱们直接进了战场,否则我就早点给你了。”

     很多灵兽原本自身就是带有剧毒的,解毒丹也是修者界中修者最为常见的丹药,当然,被普及了的解毒丹大多都是药效一般的,如果是被带有毒性的妖兽咬中,那就算是吞服了解毒丹也是无济于事。

     “退,快退,我挡不住它!”

     焦大忠身体落地之后,眼睛看向了自己的血刀,这一看顿时心痛无比,他那在体内蕴养了百年的血刀,此刻竟然被那巨蜥的毒液侵蚀的完全失去了光泽,变得锈迹斑斑,哪里还像是把法器?

     不用焦大忠说,在焦大忠身后的那些修者,一个个恨不得多生一双脚,好快点跑到安全的地方去,原本结成的一个个防御阵型也立时崩溃掉了,所有的修者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在妖兽追到自己之前赶到第三道防线的地方。

     “能跑得掉吗?”

     看到身边混乱不已的人群,方逸不由苦笑了一声,练气期修者和妖丹期的妖兽,可是相差一个大等级,不论是从速度还是修为上,都远不及妖兽,而这里距离第三道防线还有数里之远,恐怕数百米之内修者们就会被妖兽给追上。

     “方逸,快点跑吧!”

     看到方逸站在原地不动,宋天宇有些着急的拉了他一把,现在不是比谁修为高的时候,而是要比谁跑得快,只要你不是跑在最后一个,总会多出一些逃生的机会。

     “跑不掉的。”方逸摇了摇头,伸手拉住了宋天宇,低声道:“你看看天上,跑的越快死的越快。”

     这一群妖兽,除了巨蜥和七八只妖丹期级别的妖狼之外,还有一只展翅足有十多米的金雕,它虽然是最后从树林里飞出来的,但却是飞的最快的,方逸话音刚落,那只金雕的双爪已然抓住了一个修者高高的飞了起来。

     几乎就是在飞起的同时,金雕那犹如弯钩的尖喙在修者脑袋上一啄,就像是爆裂的西瓜一般,半空中的修者脑袋一下子炸开了,金雕爪子一松,那修者的尸身从空中掉了下来。

     金雕的速度很快,快到几乎用肉眼都无法看清,一个俯冲就能抓起一个修者,在这头妖丹期的凶禽面前,那些四散奔跑的练气期修者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几个呼吸间就有四五个人命丧当场。

     而且金雕是专门对那些跑远了的人下手的,如此一来,顿时让那些跑在前面的修者停住了脚,空中有凶禽,背后有凶兽,一时间这数十个修者都是面白如纸色,知道自己这次或许就要丧命在这个地方了。

     至于焦大忠,此刻在蜂拥而至几头妖狼的攻击下,也仅仅只有自保之力,他虽然是筑基中期的修者,但七八只妖丹初期的妖狼也是让他狼狈不堪,更何况场内还有一头让他开始就吃了大亏的妖丹中期的巨蜥妖兽。

     “完了,咱们全都完了!”

     被方逸伸手拉住,宋天宇已经是没有了摆脱的心思,看清了周围的情形之后,他知道或许的焦大忠还可以御器飞行逃出去,但是场内的这些练气期修者,已然是被妖兽们给合围住了。

     妖兽通智,智慧原本就不在修者之下,一次出动了这么多只妖兽和灵兽,就是想要全歼他们这些修者,除非现在能有一个筑基后期或者是金丹期的强者,否则他们这次是绝无幸理。

     “老宋,保护好自己!”

     方逸抓着宋天宇胳膊的手,忽然轻轻一推,将宋天宇推到了自己的后面,就在此时,那只巨蜥已经来到了方逸十多米外的地方,大口一张,那殷红如血般的舌头,闪电般的向方逸卷了过来。

     妖兽对于危险的敏感程度,要比人类修者更加的敏锐,这只巨蜥出来之后就发现,除了那个拿着一把血红色长刀的修者,场内再无人能威胁到它,是以它此刻也是十分松弛,卷向方逸的舌头连三分的力道都没有用到。

     在练气期修者的眼中,巨蜥的动作已然是肉眼难辨,但是在方逸的神识里,那伸来的舌头却是像慢动作一般,方逸有足够的时间去闪避。

     不过方逸并没有躲闪,眼瞅着那带有倒刺的舌头就要卷在方逸身上,身后的宋天宇目不忍睹的时候,一道不是很起眼的乌芒突然闪了一下,紧接着就听到巨蜥发出了一声震的场内修者耳鼻出血的惨嚎。

     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伤害,那巨蜥发出的惨厉嚎叫,就是让那些妖狼和焦大忠都感觉到体内灵力不稳,各自向后退开了数十步,而身在半空中的那只金雕更是身体一僵,差一点就从空中摔落了下来。

     “这是精神攻击?”

     巨蜥的惨嚎声并没有影响到方逸,趁着群兽同样被震慑的时机,那道寻常修者都无法用肉眼捕捉的乌芒又是一闪,顿时只见天空中洒下一片血雨,那只原本不可一世的金雕,身体从中被人斩断,五脏六腑混杂着鲜血像是下雨一般的浇灌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从那声波精神攻击中清醒过来的修者们,一个个均是瞠目结舌的看着从天空掉落下来的金雕尸体,飞禽难以捕杀,这是修者们公认的事情,他们谁都没想到这只金雕就如此轻易的被人给斩杀掉了。

     “咦?那只巨蜥妖兽竟然也死了?”

     反应最快的人自然是焦大忠了,当他的神识扫过那巨蜥妖兽的时候,整个人不由都愣住了,那一口毒液就腐蚀了他血刀百年蕴养功夫的巨蜥,也不知道何时被人给干掉了。

     巨蜥的身体没有任何的伤势,背上甚至连一片鳞甲都没掉,但是在巨蜥的身前,却是有一截四五米长短的舌头,那乌黑的献血已然是将地面都腐蚀了一大块,毒血散播出来的气味,让场内的修者均是闻之欲昏。

     不仅是焦大忠有些傻眼,就是跟随巨蜥杀出来的那些妖兽和灵兽,一个个也都是愣在了当场,眼中露出惶恐的神色,能悄无声息的杀掉巨蜥和金雕,怕是只有十万大山深处的妖王才能办得到。
最近更新: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逍遥派 都市奇门医圣 神藏 太古剑尊 诡墓异谈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至尊剑皇 透视村医也疯狂 重生军工子弟 大龙挂了 超时空垃圾站 神道丹尊 求魔 明星潜规则之皇 法家高徒 创业吧学霸大人 万古神帝 我欲封天 奶爸的异界餐厅 神藏 驭房有术 凌天战尊 从仙侠世界归来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太古剑尊 异能小神农 将夜 太古龙象诀 仙墓 我的邻居是皇帝 重生支配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绝对荣誉 官妖 地府朋友圈 全职法师 遮天 不灭龙帝 官运 最强弃少 邪御天娇 非常家庭 造化之王 超级军工科学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红色仕途 科技之门 宝瞳 逍遥派 武侠世界大穿越 全职高手 仙逆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