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缉拿

     文字,总有一些规律可言,上古宗门的文字也是如此,只要找到规律就很容易被破解开,而修者的学习能力是很强大的,方逸自然不用说,很快就认识了一些上古文字,而那玉简中的内容,却是带给了方逸出乎意料的惊喜。

     “大哥,帮我把这两卷玉简翻译出来。”方逸将两卷玉简递给彭斌,他只能认出一些简单的文字,但想通篇翻译出来却是力有不逮。

     “好。”

     彭斌拿过一卷玉简,用神识翻阅起来,过了好一会彭斌放下了玉简,看了一眼盘膝坐在地上的骷髅一眼,对方逸道:“这卷玉简不是功法,而是这位公孙前辈的生平吧。”

     这座府邸的主人叫做公孙正,痴迷于阵法,入太虚宗以来,以其毕生精力钻研阵道一途,修真世界破碎之际,公孙正不愿自己辛苦钻研一生的阵道就此失传,因此将自己对阵道的理解和研究记载到一卷玉简之中,留待有缘人。

     接着,彭斌将另外一卷记载了阵道的玉简,翻译给了方逸,方逸则是一边听,一边将那些内容和玉简中的文字一一比对。

     方逸等人之前已经都发下心誓,不能擅自抄录带离这个秘境中的任何文字,不过将其记在脑海之中,并不算违背心誓。

     这卷阵道,从阵法的入门,一些简单的阵法布置开始,一直到幻阵、困阵、杀阵等多种阵法的组合,都被这位修者以自己独到的理解记录在玉简当中,其中许多注解更是深入浅出,直指本源,只听彭斌复述,就已经另方逸茅塞顿开。

     就连从来没有学习过阵法的彭斌和龙旺达二人,此刻对于许多入门阵法都有了全面的认知,只要经过短暂的练习,相信布置一些简单的阵法也不成问题。

     方逸本就略通一些阵法,见识了这卷阵道中的种种记载更是如获至宝一般,原来许多似懂非懂的地方,经由这位公孙前辈的玉简指点顿时豁然开朗,再到后面的各种攻杀、防御阵法,以及各宗阵法的结合,更是让方逸眼睛发亮。

     “这位前辈真乃是阵道天才。”

     方逸记载下全部内容,又重新翻阅一遍,忍不住惊叹道:“阵法一道,本来晦涩难懂,但这位前辈却是把阵道精髓化解成了一个个浅显易懂的道理,就算是资质差些的,也能轻易学会一些简单阵法。”

     “是啊。”彭斌也感叹道:“连我这样从来都没学习过阵法的人,此刻也觉得想要布置一些入门阵法也不是难事了。”

     “的确如此,我也有此感受,这次真是获益匪浅。”龙旺达亦是点头说道。

     “阵法有什么用,还是修为最重要。”唯独小魔王对此不屑一顾,压根就没听进去他们说了些什么,在小魔王看来,实力可以碾压一切,阵法之类的都是小道。

     “玉简中也有记载这位前辈府邸的阵法,是以五行宝物为根基布置的一座无形法阵,五行流转,生生不息,只要天地之间还有灵气存在,就足矣保证这座阵法运转,根本不需要消耗灵石。”

     刚刚看到这座漂浮的巨石时,方逸等人也很惊讶,不知道需要提前放置多少灵石才能使得这种悬浮的阵法维持数万年,现在才知道,只是用了五件并不算珍贵的五行法器,便可以自行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来供应给阵法的消耗。

     “看看这位前辈的府邸之中还有些什么。”翻译出了阵道,方逸又把两卷玉简放回原处,四人又将这座宫殿给寻了个遍,倒是再也没发现什么。

     “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四人飞离这块巨石,回到了主山路上,沿着其他的岔路又找到了几座宫殿,除了又找到一卷功法秘籍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发现了。

     再往上,却是被阵法阻挡住了。

     “看来,当年那三位元婴老怪也就探查到这个地方了,上面的阵法他们应该还没有破解开。”

     方逸若有所思的说道,在过来的这一路上,方逸发现那些阵法都有残缺,想必之前是被那三个元婴老怪给破坏掉了,至于再往上的阵法,或许他们也没有能力破开。

     在方逸看来,若是有能力为之,三位元婴老怪没理由不去破解上面的阵法,因为越是往上高阶修者的物品才会越多,不过方逸也只猜对了一半。

     殊不知,三位元婴老怪当年发现这里,根本就没破解过什么阵法,这座太虚宗的护山大阵,早就因为经历世界破碎,又在几万年岁月流转中损耗殆尽。

     但是从这里再往上,则是太虚宗的中枢要地,布置的层层阵法也都是以五行宝物为根基,所以这许多年过去,这里的阵法依旧保持完好,即使以三位元婴老怪的修为,对这里的阵法也是无可奈何。

     “上不去了,咱们还是先回公孙前辈的府邸吧,剩下这几天时间,我可以学习下公孙前辈的阵道。”得到前辈修者的阵法之道,方逸已经感觉是此行不虚了。

     而且不想被那三大岛禁锢,方逸等人心里已经做好了斩杀四位守卫的准备,一旦斩杀了四位守卫,他们恐怕就要面对混乱之岛的疯狂报复,目前来说,对他们帮助最大的就是阵道,若是能够破解开山路上的阵法,或许就能找到逃生之路。

     “也好,还有六天的时间,我也把刚得到的那卷功法翻译出来,万一有用呢。”彭斌点了点头,他心里也生出了危机感,早知道是如此机缘,彭斌未必会愿意来此。

     四人又再次回到了公孙正的宫殿之中,方逸盘膝而坐,学习起阵道玉简中的内容。

     彭斌和龙旺达也都消化起那七卷功法中的内容,虽然并不适合他们的功法,但是两人也希望能从这些功法中触类旁通,得到一些启发,唯独小魔王有些百无聊赖,干脆服下一颗清灵丹睡了起来。

     “原来还可以这样简单。”方逸神识沉浸在公孙正的阵道之中,从最简单最浅显的地方学起,发现相比起公孙正的理解,以前自己所学阵法无论是从灵石的使用,还是布置的方法,都要复杂的多。

     “这里摆放一块灵石就能解决了,还真是另辟蹊径……”

     “这就是刚才我们所经历的幻阵吗?果然和我猜测的没错,放大修者的欲望或恐惧,根本不需要阵法设置什么,全都靠被困入阵法的修者自己想象。”

     “这杀阵真是厉害,我那一百零八道锋刃刚好可以布置出一座杀阵。”

     “嗯?这是幻阵和杀阵的组合?居然还能这样组合,幻梦之间就可以杀人,实在高明,真不知道公孙前辈怎么研究出来的。”

     方逸沉浸在其中,不知疲倦,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最终被彭斌神识传音打断。

     “方逸,最后一天了。”彭斌道:“明天就是第十五天了,咱们必须下山去了。”

     “怎么这么快?”方逸一愣道:“我感觉也就才过去一天多的时间。”

     “你那是痴迷进去了。”龙旺达道:“有没有什么收获?”

     “修炼无岁月,要是真让我闭关,恐怕能一口气闭上个几年。”方逸闻言叹了了口气,说道:“时间太短,收获是有一些,还是要看运用时会有多大威力,待会儿我布置几个阵法试试。”

     “你们想出来好办法没有?”睡醒了一觉的小魔王,突然说道:“咱们要不要杀掉那几个护卫?杀掉之后怎么跑路?现在都要想好啊。”

     “要不算了。”彭斌深深吸了口气,说道:“这两天我也想了想,咱们四个人,没理由要你们三个陪我一起犯险,这个因果,我自己来承担就好。”

     能翻译这些文字的人是彭斌,只要他留下,那几个元婴老怪未必会为难方逸等人,在他们眼中,不成元婴终究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彭老大,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龙旺达一脸不悦道:“你这话是说我们三个贪生怕死了?”

     “就是,彭老大你什么意思?”小魔王也说道。

     “大哥,咱们可是磕过头的兄弟,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发过誓的。”方逸道:“再说了,咱们都记住了这里的功法内容,你以为那三个老怪物会允许我们活着?”

     “拼一把,还有活路,不拼,就只有死路一条。”

     自从猜测到了三位元婴老怪的意图,方逸等人就已经知道,只要他们记下了功法,必然只有死路一条,三位老怪绝不会允许其他人掌握这种东西,就算有心誓的约束也不行。

     “好。”彭斌也不再矫情,道:“那咱们就给他们干了,奶奶的,和元婴老怪对上,咱们这是不是在作死啊?”

     “我选了几种阵法,最适合逃跑用。”方逸道:“我这就布置出来试试效果如何。”

     方逸从公孙正的阵道中,选了一座束缚阵和一种一次性的传送阵盘。

     这种束缚阵布置起来很简单,只是需要以上品灵石为根基才有效果,一旦触发,就连金丹修者都能束缚片刻,在几个方位布置了上品灵石,方逸将阵法布置了出来。

     彭斌一脚踏入那阵法范围,立刻感觉到四周巨大的压迫力用来,硬是让他有那么一瞬间动弹不得,用出了体内的八成灵力,彭斌才得以冲破了束缚,这个过程大概花费了彭斌十几秒钟的时间。

     “哈哈,有了这束缚阵,就算是金丹中期的修者,也能让他们在几息之间无法逃脱。”彭斌哈哈大笑道。

     至于一次性传送阵盘,镌刻并不复杂,也不需要太好的材质,只需能承载灵力的玉石即可,只能支撑一来一回,然后便会破碎。

     方逸在宫殿之中布置好了传送阵,然后找了块玉石雕刻上一次性传送阵,从屋内出来,再回去,那块玉石便化为齑粉。

     经过了几次试验,确保了两种阵法的可行,剩余时间方逸四人略作休息,在第十五天准时下山。

     四位金丹修者见方逸彭斌等人回来,立刻上前道:“十五天期限已到,将你们所见所得所知如实上报。”

     “好。”彭斌也没有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说道:“这座山峰,其实是上古时代一宗门,叫做太虚宗。”

     四位金丹修者守卫听到彭斌的话顿时一愣,随后就是一阵惊喜,其中一位修者道:“彭岛主,你能看懂这上面的文字?”

     “这种玩笑可开不得。”又一位修者道,不过他也知道,对方受心誓的限制,应该不是信口开河。

     “谁跟你们开玩笑,心誓都发了,我敢跟你们开玩笑?”彭斌瞥了那人一眼,说道:“我们找到了总共八卷功法秘籍,还有一卷阵道秘籍,全部对照翻译了出来,现在我口述,四位还请一一记录。

     ”八本秘籍?还有一本阵道?”

     四位修者顿时眼睛一亮,神色中充满惊喜,据他们所知,来此地的修者们一批接一批,得到功法的人不少,但到现在还没有哪个能够翻译破解这些文字,现在在他们职守的期间翻译出了功法典籍,肯定也是大功一件。

     “好,你说。”

     彭斌开始复述起这些功法,一位金丹修者以玉简一一记录,脸上不是露出了喜色,以他的修为,也是能看出这些功法巧妙的。

     但就在彭斌念出最后一句功法的时候,方逸的神识猛然化作四柄飞剑,刺入四位金丹修者的识海。

     那四个金丹修者压根都没有想到方逸等人会动手,自然也没有任何防备,突然觉得识海一阵刺痛,神魂也跟着一阵剧痛,方逸金丹期的神识力量并不比几人弱,全力攻击下,让几人一时间均是神魂失守。

     与此同时,彭斌长身暴起,一把黑色长刀划过,两颗人头飞起,收起自己的法器,彭斌伸出手罩住另外两人的头顶,魔功运转,将那两人的修为全部掠夺过来,两具干尸倒地。

     “我们已经将所见得所知尽皆上报,可不算我们违背誓言。”彭斌冷笑着,从那位负责记录的修者手中拿过玉简,手一攥,那玉简便化为了飞灰。

     “怎么回事?驻守那里的人怎么都死了?”三大岛掌控那些金丹修者的心灯,这四位金丹修者一死,幽冥府、鬼王岛和恶魔岛,驻守在城主府内的三位长老立刻知晓。

     “在第七处秘境?”三长老错愕了一下,“那不是彭斌和方逸他们?”

     得到了彭斌和方逸斩杀金丹守卫的消息,三长老心中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来不及多想,立刻通过传送阵来到了距离雷暴区最近的那座小岛,沙魁和贺木年也几乎在同时赶到。

     再次见面,沙魁冷笑一声道:“哼,魏老三,这就是你调教出来的岛主?”

     “沙魁。”三长老脸色瞬间冰冷道:“我怎么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教,让岛上的人立刻传讯给镇雷号,让镇雷号通知秘境中的岛主们全力缉拿彭斌方逸四人。”

     “这个不用你吩咐,你还是想想怎么对几位大人交代吧。”沙魁向守卫出示了长老令牌,然后让守卫通知镇雷号。

     有雷暴区阻隔,修者身上的晶卡无法接到外面的传讯,但是镇雷号有和这座小岛特殊的联系方式。

     “通知镇雷号,即刻返航,我要前往秘境亲自坐镇。”三长老沉吟道,幽冥岛所辖区域的修者出了问题,他坐镇幽冥府,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下决定前往秘境,亲自坐镇缉拿彭斌和方逸等人。

     “哼。”贺木年冷哼一声道:“三长老是打算保护他们离开吗?别忘了现在秘境之中除了他们几人,还有九位金丹中期和九位金丹初期,你以为他们能跑得了?”

     “是啊,没有你去,他们一定跑不了,但是有你在,可就不好说了。”沙魁也是语带讥讽的说道。

     “这么说来,你们两个是不打算让老头子我插手此事了?”三长老冷眼扫视两人,沉声问道。

     “难道说,我们两位长老共同处理此事,三长老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沙魁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去了。”三长老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我倒是没什么不放心的,那就有劳你们两位了。”

     三长老本想亲自前往坐镇,也不过是表露一个姿态,表明对此事的重视,现在有沙魁和贺木年阻拦,他也正好乐得清闲,更为关键的是,他也可以藉此摆脱和彭斌等人的关系。

     镇雷号上,接到信息立即向秘境其余九位岛主传递了信息进去,九个中岛岛主几乎同时接收到了消息,有人杀害秘境守卫,反出了三大岛!
最近更新: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逍遥派 都市奇门医圣 神藏 太古剑尊
热门小说:俗人回档 大龙挂了 法家高徒 求魔 极品全能学生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神道丹尊 最强弃少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万古神帝 乾坤剑神 我的师父很多 明星潜规则之皇 官术 透视村医也疯狂 神藏 调教大宋 至尊剑皇 驭房有术 高官 永恒圣王 魔禁之万物冻结 造化之王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凌天战尊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武神 异能小神农 掀翻时代的男人 全职法师 全职高手 无敌天下 网游之全球在线 将夜 都市超级医圣 牧神记 麻衣神算子 软饭天王 通天武尊 无敌战斗力系统 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妖孽霸主 太古剑尊 仙逆 三国之无赖兵王 绝品保镖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