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困阵

     “那是什么?”

     李明文还悬浮在巨石不远处的空中,本来看到沙魁和贺木年两位长老凭着绝对的实力,接连破开两重阵法,沙魁长老更是片刻之间就擒拿下了彭斌和方逸两人。

     但那是什么,天边一道耀眼的光芒出现之后,瞬间便落到了沙魁和贺木年两位长老身上,两位长老就这么消失了,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下一刻,又一道光芒出现,李明文根本来不及反应,那道光芒便飘落在他身上,李明文甚至来不及思考什么,意识便已经消失,整个人彻底蒸发。

     甚至直到临死前,李明文都没有看到漂浮在虚空之中的那个高大道人。

     那高大道人白须白发,面有润色,一副仙风道骨模样,最显眼的,是眉心一颗黑痣,正是方逸的师父,山中的邋遢老道人,众信方丈口中的正林真人。

     这道人降落到巨石之上,便似与天地一体,似乎亘古以来就站在那里,又似乎根本不存在于世间,给人一种肉眼所见皆是虚妄的感觉。

     “师父,您瞒的我好苦啊,好端端的你装什么死啊。”虽然见到了老道士心中激动,但从小相处,方逸可是拿他当父亲看待的,而且说话随意惯了,却是没有那种小儿女的惺惺作态。

     “彭斌、龙旺达、方雷拜见前辈。”

     彭斌原本已经抱了必死的心态,本想着自己能够破译这些文字,或许能换取方逸三人存活的机会,却没想到峰回路转,这道人出现,却是方逸那假死的师父,彭斌心中不由得惊叹,方逸这师傅的实力也太强横了,根本就没见他出手,两个金丹后期和一个金丹中期的修者,就莫名其妙的蒸发了。

     小魔王却不知道为什么,对这突然出现的道人竟有一种亲近感,好像以前就见过这老道人一般。

     “起来吧,都多大年纪了,还哭鼻子。”正林真人看了一眼方逸,说道:“我真身在雷海深处,这具分神马上就会消散,没时间和你多说,我帮你们开启空间通道,你们先离开这个地方。”

     正林真人伸手一指,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一扇黑漆漆的门户,同时方逸的识海中响起师父的声音:“如今的你,勉强可以继承道门传承,去吧。”

     “师父,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哎,你倒是和我说一下呀。”方逸正想追问师父现在的情况时,却是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不受控制飘飞起来,融入进了那漆黑门户之中。

     方逸等人刚一小时,正林真人在空中的虚影突然间就消散掉了,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雷海深处,周围天雷滚滚,正在雷海中央处盘膝而作的正林真人,突然睁开了眼睛,摇了摇头,“这分身开启空间通道,还是太勉强了,不过好在是送他们去了修者界,至于道门,还是让他自己去寻找吧。”

     “怎么回事,两位长老竟然同时陨落……”

     就在沙魁和贺木年陨落的时候,鬼王岛和恶魔岛看管心灯的修为顿时面色大变,在岛上权高位重的长老心灯竟然熄灭了,那个金丹初期的修者连忙将消息传递了出去。

     “难道连云海域的元婴期老怪来混乱之海了?”

     幽冥府中,得到消息的三长老豁然起身,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颜色,自言自语道:“沙魁和贺木年同时身死,这件事情不可能是彭斌方逸那几个人能够做到的,其中必定有什么蹊跷。”

     三长老对这件事情也不敢大意,连忙通过晶卡向幽冥岛、鬼王岛和恶魔岛的三位大长老上禀,请他们三位共同定夺,能杀死沙魁和贺木年的人,只有元婴期老怪,那已经不是他们可以对付得了的。

     三大岛屿的岛主已是常年闭关不出,真正的实权便落在了三位大长老身上,真正发生了连三位大长老都无法做主的大事,再由三位大长老上报给三位岛主。

     “彻查,查清楚之后再禀报老祖!”

     守在太虚宗山门外的几位岛主和其他修者们也全部都被召回,但在被问及沙魁和贺木年两位长老前往秘境之后发生的一切时,这些修者们均是不清楚,唯一跟随两位长老上山缉拿彭斌等人的李明文也已陨落。

     混乱之岛两位长老被悄无声息同时灭杀,这种事情已经超出了三大长老的能力和掌控,只能硬着头皮禀报给了三位元婴老祖。

     “没有元婴期的灵力波动,是谁出的手?”

     太虚宗山门前,三道虚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那里,正是混乱之海的三位元婴老祖,只是探查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最后只能无奈的退去。 ——

     老道士开辟出来的空间通道,和传送阵不同,通道内奇光炫目,让方逸等人根本就睁不开眼睛,只感觉身后一阵巨大的推力在推着自己前行,片刻之后,通道内的一个漩涡将几人给吸了出去。

     等到方逸睁开眼睛之后,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草丛之中,远处的地形是低矮的丘陵地带,最高的山脉也只有四五百米,山脉间郁郁葱葱,有潺潺流水声,举目远望,还能见到宽阔的瀑布。

     “咱们这是到了什么地方?”龙旺达环视着四周看向了方逸,在龙旺达看来,方逸的师父开启了空间通道,必然是告知了方逸将他们传送到了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方逸苦笑道:“我师父又没说。”

     方逸也很郁闷,时隔多年,好不容易再见到师父,心中诸多疑惑还等着师父解答,结果话还没说上两句便被师父开启空间通道送到了这个地方,只是在进入空间通道的一瞬间,识海中收到了师父的传音,说他可以继承道门的传承了。

     “难道这里就是道门的宗门所在?”想到这个地方,方逸忍不住再次打量四周,听师父那话的意思,似乎是让自己来继承道门传承的。

     “方逸,你师父究竟什么修为?”

     彭斌则是一脸兴奋的看向了方逸,那老道士压根就没见出手,两个金丹后期的修者就无声无息的被干掉了,那情形看的彭斌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直到现在,识海中还在回味着那道光芒的意蕴。

     “不知道,应该是在元婴期之上吧”

     方逸不确定的回答道,他记得修者界昊天宗的赵宗主曾经说过,自己的师父正林真人修为已经超过了元婴期,但具体现在是哪一个境界就不清楚了。

     而且师父刚才和自己传音的时候也提到过,他的真身在雷海深处,那也不是元婴期修者能够进入的地方。

     “方逸,我感觉到,你师父身上,有一种让我觉得亲近的感觉。”小魔王挠了挠脑袋。

     “我猜,你应该就是我师父放到方山之中的。”方逸说道:“你体内肯定有上古异兽的血脉,估计是我师父在修者界或者是连云海域捡到的吧?”

     关于小魔王的身世,方逸心中倒是有些猜测,世俗界中,肯定不会诞生小魔王这样的妖兽,又是在方山之中,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自己那位师父所为了。

     当然,在方逸看来,小魔王是师父出手抢来的或许更加接近事实,只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否则小魔王日后肯定要和老道士拼命的。

     “那这么说,你师父应该知道我究竟是哪种神兽后裔了?”小魔王眼神中闪过一丝希冀,虽然平时不说,但是小魔王心中还是非常在意自己的血脉来源,现在终于算是有了点线索。

     “应该知道吧,下次见到师父我帮你问问。”方逸有点心虚,连忙岔开了这个话题,说道:“不知道咱们现在在哪里啊,有没有逃出混乱之海?”

     “管他在那,只要不在那太虚宗就行。”彭斌道:“方逸,你身上的伤怎么样?我刚才挨了沙魁一掌,骨头都要散架了,有没有疗伤丹药?”

     “有。”方逸拿出一个瓷瓶递给彭斌道:“这是造化丹,不知道对于金丹中期修者有没有作用。”

     造化丹,还是方逸来混乱之岛前准备的疗伤丹药,筑基后期修者服用,只要不是致命伤势,都能够快速恢复。

     递给了彭斌一瓶,自己也服下一颗造化丹,盘膝坐下,翻手取出一块上品灵石疯狂吸收起来,身体伤势快速恢复的同时,也趁机休息,缓缓恢复着使用寂灭时损耗的灵力和神识。

     “有点用。”

     接连服下三颗造化丹,彭斌感受到体内灵力开始缓慢恢复了起来,连忙学着方逸盘膝打坐起来,他不但要治疗伤势,还要压制体内之前暴动的暴虐气息,只有炼化了那些气息,彭斌才算是真正的进入到金丹中期。

     和那两个金丹后期交手时,龙旺达和小魔王基本就没插得上手,也没有受什么伤,在方逸和彭斌疗伤的时候,他们就在一旁守护了起来。

     一天左右的时间,方逸体内的灵力和神识便已经彻底恢复过来,但体内的伤势让方逸多花费了两天的时间,而造化丹对于彭斌的效用却是低了些,足足花费了三天的时间,总共吞服了九颗丹药,彭斌才将身体的伤势调养好。

     “奶奶的,这次差点就栽了。”体内伤势彻底恢复,彭斌长长呼出一口气,摇头道:“和这些长老们的差距还是太大了,要是普通的金丹后期,说不定还能周旋一二,可是面对沙魁,竟然一掌都接不下来。”

     想当初彭斌渡劫成功,晋级金丹初期,便能够碾压一般的金丹初期,就算不是金圣达的对手,却也能周旋一番,最终还能逃掉。

     彭斌本以为此次晋级金丹中期后,就算混乱之岛真的派出了金丹后期修者,凭着方逸的阵法和他自身的实力也不是彻底没有机会。

     若是吸收了一位金丹后期修者,实力再进一步,彭斌甚至就可以单枪匹马杀入剩余那几位岛主和一群金丹初期修者之中,肆意吸收炼化那些岛主和秘境守卫们的修为,借以突破至金丹后期,只要自身修为达到金丹后期,就真正可以高枕无忧。

     可万万没想到,沙魁和贺木年竟然亲自前来,两边刚一交手,彭斌就发现他的实力与这些长老们的差距比想象中还要大,甚至就算真的突破到了金丹后期,也不一定是那沙魁的对手。

     “能在三大岛当上长老,肯定不是普通的金丹后期修者。”方逸闻言摇了摇头,说道:“别管那么多了,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咱们只要回到连云海域就安全了。”

     “别费劲了,这里好像不是在连云海域。”小魔王有些郁闷的说道。

     小魔王趁着方逸和彭斌的修养的三天时间,已经查探过周围的环境。

     在这个地方的空中,有一层阵法,小魔王曾经利用瞬间移动突破了阵法的阻隔,到了数千米的高空,俯视下望,却发现这四周到处都是这种低矮丘陵地带,不仅仅是空中,方逸他们身处的方圆近千里的范围,都被阵法笼罩,远处偶尔有几座高山大川。

     连续向一个方向瞬移了十余次,足足跑出了上万里,小魔王都没能看到海面,地面上的地貌却始终都是这种丘陵地带,反倒是发现那些高山之上有不少建造着房屋宫殿,像是宗门的样子。

     小魔王又回到了被笼罩在阵法的这片区域,在阵法范围内来回瞬移查探,就发现在这方圆千里的阵法笼罩内,有不少妖丹期妖兽生存于其中。

     “我觉得,咱们应该是在三大仙岛之一的腹地。”小魔王说出了自己之前侦查的结果。

     “你是说,这周边到处都是这种低矮丘陵组成的地貌?”方逸听完小魔王的描述,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按照小魔王的讲诉,这里很有可能是修者界。

     当初方逸去到修者界,站在昊天宗灵鹫的背上上飞行的时候,看到的地貌便和小魔王所说一般无二。

     “难道说,咱们这是来了修者界?”方逸疑惑的眼神看向彭斌和龙旺达,彭斌和龙旺达更不知道什么情况,给了方逸一个茫然的表情。

     “先出去就知道了。”彭斌抬头望着天空,道:“我去试试破开那阵法。”

     彭斌飞身而上,黑色长刀在手,当空中阵法显现时,手中黑色长刀猛然劈了过去,那阵法却只是荡起一丝涟漪。

     “奶奶的,这是什么阵法?”彭斌虽然没有使出全力,但还是被阵法的反震之力震的气血激荡,幸亏这不是攻击阵法,否则这一下彭斌就会身受重伤。

     “大哥,下来吧。”方逸道:“这阵法不是咱们能破开的,恐怕就是金丹后期的修为,想要破开都难。”

     虽然看不明白这阵法的奥妙,但是方逸学习了阵道,眼界开阔了许多,彭斌这一击虽然没能破开阵法,但是一击后引发的灵气波动,已经让方逸看出一些端倪

     “他奶奶的,难不成咱们这是刚出虎穴,又入龙潭不成?”彭斌落回地面,问小魔王道:“小魔王,你探查了那么久,可知道怎么出这阵法?”

     “瞬移就可以啊。”小魔王白了一眼彭斌道:“我又不懂阵法,我哪知道,不过这其中也就是些妖丹期妖兽,对咱们也构不成威胁,慢慢找出路呗。”

     “只能这样了。”方逸道:“方圆千里,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这里又没有限制飞行,有一两天的时间就能探查遍了。”

     能够御器飞行的话,方圆千里范围,就算是对于速度最慢的龙旺达来说也不算什么,仅仅半天多的时间,方逸等人就围绕着阵法的边缘绕了一圈,却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这不是攻击法阵,只是一个困阵,但偏偏自己找不出生门所在?”

     方逸眉头紧锁,仔细思索着阵道中所记载的一种困阵的布置方式,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将生门布置在阵法内任意位置,再加上自然之物遮掩,寻常修者根本难以找到,若是在这困阵之中再布置几座幻阵,就更加让人难以捉摸。

     “咱们怕还真是遇到麻烦了。”方逸站起身苦笑道:“小魔王,你瞬移出去,让我观察一下!”

     “好。”小魔王答应一声,身形瞬间消失,出现在了阵法之外,这阵法,从外面看,就似一层淡淡的光晕,小魔王从外面伸手触碰,却是毫无隔阂,抬腿迈过,便又出现在了阵法之中。

     “果然是困阵。”方逸道:“能够从外面看到阵法的轮廓,却又不阻止修者进入,有何意义?”

     一般来说,布置困阵,就是为了让人进入其中,又怎么会显现光晕轮廓提醒别人这里有阵法存在。

     “方圆千里的困阵,这是何等手笔?而且只能进不能出,难道是豢养妖兽的地方?”

     一路上方逸他们倒是见到不少妖兽,不过几人也没有大肆捕杀,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先离开这个地方,弄清楚他们到底被师父送到了何处。

     https:

     。着笔中文网m.
最近更新: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逍遥派 都市奇门医圣 神藏 太古剑尊 诡墓异谈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至尊剑皇 透视村医也疯狂 重生军工子弟 大龙挂了 超时空垃圾站 神道丹尊 求魔 明星潜规则之皇 法家高徒 创业吧学霸大人 万古神帝 我欲封天 奶爸的异界餐厅 神藏 驭房有术 凌天战尊 从仙侠世界归来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太古剑尊 异能小神农 将夜 太古龙象诀 仙墓 我的邻居是皇帝 重生支配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绝对荣誉 官妖 地府朋友圈 全职法师 遮天 不灭龙帝 官运 最强弃少 邪御天娇 非常家庭 造化之王 超级军工科学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红色仕途 科技之门 宝瞳 逍遥派 武侠世界大穿越 全职高手 仙逆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