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七号令牌

     “下面究竟有什么宝物,值得他们如此拼命?”常丰看着下面厮杀的战场,眼中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此次来到域外战场,他还没有什么收获。

     刚才与他们战斗的那四位金丹修者,此时已经陨落了两位,身着金袍的那位宗主和另外一位修者,却仍没有退去的意思,像是杀红了眼失去了理智一般。

     “单就看两场战斗的表现而言,这地方的宝物应该比那果树贵重多了。”方逸眼中露出一丝凝重的神色,说道:“也不知道最终会剩下几人,若是剩的人多了,我们这渔翁也不太好当。”

     毕竟都是金丹修者,若是最后只剩下一两位还好,方逸可以牵制一会儿,让常丰和孟启去获取宝物,若是剩下三五位,想要在不暴露底牌的情况下获取宝物却就不可能了。

     很快,下方的战斗趋于白热化,身着金袍的那位宗主和其手下已经陨落,原本十余位金丹修士便只还剩下七位,依旧在混战厮杀,天空之中观战的方逸等人甚至分不清剩余这七位究竟谁和谁一伙。

     又有两人战死,刚刚斩杀了对手的一位金丹初期修者正要缓口气,抬头间,突然便看见了天空之中的方逸等人。

     原本,这些人厮杀时太过专注,神识也只关注着周围,并没有人注意到天空中的情况,此时那金丹初期修者见到方逸等人,顿时杀意升腾,也不离开地面,手中长刀凌空一斩,一道刀芒从地面而来,由小变大,覆盖向方逸三人。

     在那金丹修者眼中,空中三人不过是筑基期修者,随手一道刀芒便能斩杀,为避免三人逃跑,还刻意将刀芒放大,尽可能封住他们逃跑的路线,可是下一刻,他眼睁睁看着刀芒斩过三人身躯后,那三人竟还完好无损的立于天空之中,半点损伤都没有。

     若是将刀芒凝聚,便是距离过千米,常丰和孟启两人也会重视一下,可对方将那刀芒放大,威力减弱,便是连这两人都轻松抵挡住。

     “停。”那金丹初期修者突然大声喊道。

     余下四人,一个金丹中期境界,三个金丹初期境界,此时那三个金丹初期修者正围攻那位金丹中期修者,听到那修者大喊,顿时停手,相互之间拉开了距离,那位修者抬手指着上空的方逸等人,说道:“我建议先把他们解决了。”

     “别到时候我们打生打死,为别人做了嫁衣。”

     “三个筑基期,你自己去解决不就行了?”其中一个金丹初期修者抬头望了一眼,并未在意,反而眼神不时瞥向身侧,生怕一个不慎被人偷袭。

     “不是简单的筑基期修者。”

     那金丹初期修者摇了摇头,说道:“刚才送了一道刀芒给他们,不想他们竟不躲不闪,硬抗我的刀芒,而且毫发无损,其修为怕是已经到了半步金丹的境界了。”

     “哼。”又一位修者冷哼一声:“刚才你那道刀芒我看见了,威力那么弱,你是打算杀蚊子?”

     “就是,你可以上去将他们杀了,三个筑基期,你还怕他们不成?”

     “我是怕你们,趁我上去斩杀他们三人之际取了令牌。”

     “令牌只有一枚,凭你们也想跟我抢?”那金丹中期修者冷笑道:“我劝你们就此退去,不要白白丢了性命。”

     “金丹中期又如何?刚才还不是死了一位。”有人嗤笑道:“我看你才最应该退去,否则我们四人联手,你必死无疑。”

     “哼,多说无益,有种再来比过。”那金丹中期修者面色骤冷。

     “打就打。”几句话不和,几人便又动起手来,对方逸三人却是全完不顾。

     这些金丹修者,即便明知道方逸等人在围观,也不会在意,更不会担心对方坐收渔翁之利,在他们眼中,筑基期和金丹期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便是半步金丹,也能够轻易碾死。

     因此,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他们几人之中要分出个胜负,到时,那三个筑基期修者主动退去则罢,若是不退,随手碾死便是。

     当然,如果方逸等人是金丹期的修为,那么下面混战的众人一定会联手先把他们给干掉的。

     若是与方逸战斗过的那位宗主还活着,怕是不会有和他们相同的想法。

     “听他们说是在争夺什么令牌。”既然已经被发现,方逸等人也就彻底放开了神识,几人的对话也全部听到,这才知道,这十余位金丹修者争夺的宝物是一块令牌。

     “等他们分出胜负便知晓了。”方逸嘴角露出笑容,对方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那便再好不过。

     没有等太久,很快,那位金丹中期修者便又斩杀了一位金丹初期修者,但是自己也被那金丹初期修者临死前搏命一击重伤,没有了再战之力,被另外三位金丹初期修者联手斩杀。

     十余位金丹修者,如今便只还剩下三人,且灵力都已经所剩无几,三人相互对视,有人开口道:“就剩我们三个了,还有必要分个你死我活吗?”

     “你愿意舍弃令牌,自可退去。”

     “自然不愿。”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可以出个主意。”那位开始喊众人罢手的修者道:“我们三个可以抽签,谁抽中,令牌就归谁,如何?”

     “切。”另一个修者嗤笑:“小孩子过家家的东西,我抽中了,你会放任我离开?”

     “我们可以在抽签前发下誓言。”那位修者继续说道:“无论谁获得令牌,另外两人都不可再纠缠。”

     “凭什么?我看还是各凭本事的好。”

     那修者说完,豁然起身,飞剑瞬间射向那提议抽签的修者。

     另一位修者眼睛一亮,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操纵飞剑亦斩了过去。

     两人动手本就突然,而且很有默契的几乎同时出手,那修者抵挡住了第一柄飞剑,却是没有挡住第二柄,被斩去的了头颅,尸体倒地。

     只剩下最后两位金丹初期修者,相互对视之际,方逸三人却是从天空降落,如今的局面已经很好掌控,再拖下去出了其他的岔子可就要追悔莫及了。

     两位金丹初期见到方逸三人降落,根本无需商量,瞬间一致对外,飞剑指向方逸等人。

     “你们三个,胆子还真不小。”其中一位金丹期修者没有想到,本以为是看热闹的三个筑基期竟然真的敢降落下来。

     “两位,何必打生打死。”方逸毫不在意两人的飞剑,反而走近了一些,劝解道:“不如便把那什么令牌交给我,你们握手言和好了。”

     “区区筑基期修者,也想多管闲事,找死。”两人对视一眼,两柄飞剑同时斩向方逸。

     方逸主动走近了一些,距离两人不足十米,相距如此之近,便是两人如今体内灵力所剩无几,也有把握将方逸斩于剑下。

     不过,飞剑斩过肉身的那种感觉并未出现,就见方逸周身笼着一层闪烁着四种颜色的光罩,两柄飞剑斩在上面,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莫说此时两人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便是处于全盛状态,靠他们的攻击力也破不开方逸的防御。

     “哼。”方逸冷哼一声,一百零八道锋刃透体而出,扩大了范围,将两位金丹初期修者笼罩在其中,刚才故意拉近距离,便是为了此刻,再有本命飞剑化作一点寒光,穿梭其中,瞬间便将两个金丹初期修者斩杀。

     那两名金丹初期修者至死都不敢相信,他们竟然会死在一个筑基期修者手中,而且还毫无反抗之力。

     方逸如今无论攻击还是防御的实力,都可以真正媲美金丹初期修者,斩杀两个几乎耗尽灵力的金丹初期修者,再轻松不过。

     “令牌好像在那边。”见方逸将仅剩的两名金丹初期修者斩杀,常丰伸手指着一个方向,他刚才看到那修者临死前眼神瞥向那个方向,便猜测到那边应该就是那令牌存放的方向。

     伸手指向的同时,常丰便要迈步过去,却被孟启似无意间拦住了去路。

     方逸感觉到,孟启似乎时时刻刻都在提防着常丰,对常丰也极不友好,不知道这两人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带你去。”孟启走在最前面,神识却始终留意着后边的常丰。

     跟随孟启向前走了也就几十米的距离,孟启指着一处半人高草丛向方逸道:“你想要的东西,应该就在这里。”

     “这里?”方逸却是发觉不出这草丛有什么问题,走到跟前,拔开草丛,便发现这草丛中间呈现一片中空,空间漂浮着一块巴掌大小的青色木牌,木牌上刻画着一个数字:七。

     “哈哈,方逸,你小子的运气真不错。”这块木牌,让方逸看不出有任何特殊之处,平凡到就算把它放到眼前,方逸也不会认为这是什么宝物,但是钧天鼎器灵却是瞬间便认出了这令牌的材质。

     “是世界树,不会错了,方逸,这便是这山体的世界之心了。”钧天鼎器灵的声音在方逸的识海中响起,“这块木牌的材质,取自于世界树的枝干,有这样一块木牌,便是一座大型岛屿,也能使其长满各种灵植。”

     世界树,论等级仅比东方青木差了半筹,属于最顶尖的木属性宝物,生长于修真世界的最中央位置,因地理位置特殊,等级又高,是以才被命名为世界树。

     世界树算不上高大繁茂,因此取材自世界树的木属性宝物极为稀少,巴掌大小的一块世界树木牌,便是在上古修真世界,也算得上重宝了。

     “而且,功效不止于此。”钧天鼎器灵继续向方逸介绍道:“金木水火土,木代表的是生命,有这块木牌在,普通人都可以延年益寿,长生不敢说,不老却是确实问题不大。”

     “这倒是好东西。”

     方逸闻言不由笑了起来,怕老似乎是女人的天性,便是柏初夏如今已经到达炼气中期,仍然会担心自己容颜日渐衰老,若是将这木牌带回去,怕是最开心的便是柏初夏了。

     当然还有自己的岳母卫小婉,她和岳父都是凡人,靠着这块木牌,说不定能延长一些寿命。

     方逸伸手,小心伸向那块令牌,同时神识警戒着,出乎意料,这令牌周围竟没有任何阵法阻隔,手掌轻易便触碰到了那块木牌,碰到木牌的瞬间,一股温暖经由木牌流淌进入了自己的身躯。

     随着那气息进入身体,方逸便觉得体内肌体腑脏都在缓缓增强,让方逸有一种错觉,即便自己不渡金丹大劫,也绝不止三百岁的寿命大限。

     “这令牌上刻着数字七……”翻看着掌中的木牌,方逸神识与钧天鼎器灵沟通道:“难道说,这种宝物,至少还有六块?”

     若真如那些修者所说,这木牌乃是令牌的话,那这数字七代表的应该便是令牌的编号了。

     “这令牌有什么用?”见方逸收起了木牌,常丰便又凑过来问道。

     “我也不清楚。”方逸没有透露世界树的事情,至于这块木牌的秘密,怕是要炼化后才能知道。

     入手的瞬间,方逸便知道这块木牌被人祭炼过,想要知道其中秘密,必须要重新炼化才行。

     方逸神识沉浸入这块木牌之中,开始炼化,但才刚刚开始,这座山体突然发出轰隆隆响声。

     “方逸,你炼化了这木牌,这山体便失去了世界之心,要崩塌了,赶紧离开。”钧天鼎器灵的声音在方逸的识海中催促着。

     “常道友,孟道友,这山体即将崩塌破灭,我们赶紧离开。”方逸连忙向常丰和孟启传音。

     “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崩塌了?”常丰满脸疑惑,突然道:“方道友,是不是因为那块木牌?”

     “先离开再说。”方逸驾驭飞剑腾空而起,常丰和孟启紧随其后离开。

     三人御器飞行在虚空之中,向下望去,就见那倒悬的山体此时正在坍塌着,山体之间隐隐有些雷霆闪烁,且一道道漆黑裂缝若隐若现。

     对方逸三人来说,这山体崩塌,唯一需要小心的便是空间裂缝了,这也是为什么在山体刚要崩塌时,钧天鼎便催促方逸赶紧离开的原因。

     山体之中还有许多其他修者,见山体崩塌,这些人也连忙飞到了虚空之中。

     就在三人腾空之际,宋虚的身影出现在三人身边,低头看向那正在坍塌的山体,向三人问道:“怎么回事?”

     而此时,方逸也将那木牌彻底炼化,再然后,方逸整个人的身影,便在虚空中消失不见。

     https:/book_26798/l

     天才本站地址:。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极品全能学生 法家高徒 俗人回档 神藏 全职高手 求魔 乾坤剑神 万古神帝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透视村医也疯狂 白袍总管 驭房有术 大龙挂了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我欲封天 异能小神农 遮天 将夜 神墓 官术 凌天战尊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最强圣帝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灵域 最强弃少 仙逆 至尊剑皇 魔禁之万物冻结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红色仕途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极品掠夺系统 地府朋友圈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极品透视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无限之开荒者 通天武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宇宙的边缘世界 从仙侠世界归来 乱清 一念永恒 邪御天娇
小说神藏版权都归作者打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