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052章 最纯净的心灵

     等我们赶到何家窑的时候杀戮已经结束,在村口我们通过村里人了解到,何二妮已经被送到村委办公室,由几个大汉看管着,何二妮的两个孩子都死了。

     儿子死在家里,脑袋和身子分了家。

     女儿也死了,死在大街上,脑袋差点也被砍下来,只挂了半点皮肉,尸体还在当街扔着。

     听着村里人的讲述,我已经头皮发麻,我是真的没有勇气进村看看里面发生的一切。

     可王俊辉却是二话不说,就往里迈步子,林森也是紧随着,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迈步跟上。

     王俊辉的表情十分凝重,能看得出,他心中充满了懊恼了,何二妮一家三口出事儿,那我们这次的任务就等于是失败了。

     我明明从卦象上看出了何二妮一家的命运,可我却没有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突然,突然到我们根本无力阻止。

     这让我想起了爷爷说过的一些话,有些命能算到,可却逆不了,该来的总是躲不过的。

     所以我就用心中所想去劝王俊辉,他沉声说了一句: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这次任务算是失败了。

     我补充一句:或许我们能够找到那个相鬼,把它打了,避免再有人被害,还能弥补一些。

     很快我们就到了当街,这里围的人更多,当然都是胆子大的人,胆小不敢过来的都是村口待着呢。

     我们挤过人群就看到一个小女孩儿趴在地上,身子下面全是血,她的头已经离开脖子一段距离,只有一缕皮肉还在挂在那里。

     忍不住看了那小女孩的脸一下,她的眼睛睁着大大的,满脸的惊恐,最主要的是她的眼睛边儿上还挂着很多的泪水,甚至还有一些眼泪正在慢慢地往外留。

     她的头颅好像在哭泣。

     不少何家窑村儿的人,都道这自从何家有了小子,这小女孩儿不受待见,动不动就挨打,想到今天还落了这么一个下场,也难怪她死了之后还在流泪。

     看着那流泪的头颅,我不由头皮阵阵发麻,同时也是心里也为其感觉一阵的凄凉。

     看了这小女孩儿几眼,我们就从何二妮家的大门进去,发现这院子里也围着不少人,一个屋子里传来两个老人的哭声,另一个屋子围着一些人在指指点点。

     不用说后者是何二妮儿子死的房间,前者应该是何二妮公婆赶过来,悲痛欲绝哭泣的房间,他们不过来,怕也是被村里人给扯开了,这天降横祸的场面对老两口来说简直是毁天灭地的打击。

     没有去看那两口,我们直接去了何二妮儿子出事儿的房间,满屋子的血,小男孩的上半身躺在屋子中央,他的头颅则是滚在床头的位置。

     只是那小孩的头是面朝床底下的,我看不到他死之前的表情。

     可单单是没有头的尸体,还有那血溅满地的场面,已经让我的胃翻腾不止。

     我往屋子里看了几眼,就在沙发上发现了那张只有0和1两个数字组成的信件。

     不光是我,王俊辉和林森也是看到了。

     我和王俊辉还好,林森看到那封信后迈步就要进屋去拿,不过却被王俊辉一把给拉了回来:这是凶案的证物,碰了会有麻烦,你咋这么冲动。

     林森怔了一下,这才点点头。

     我们这边看了一会儿,我就转身到了院子中央,然后使劲地呼吸,那屋子里的空气好像都是凝固的,在那里待的时间长了,我会窒息。

     到了院子,我听到何二妮公婆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声,自己也是心里发闷。

     不等我发什么感慨,王俊辉和林森也在转头过来,我问他接下来怎么办,他就说:这里的村民已经报警了,警察一会儿就来了,尸体和何二妮肯定都会被带走。

     王俊辉还是没说我们接下来要干啥,我就再一次问他,他继续说:我们晚上再来,这里一下枉死了两个小孩儿,他们的魂肯定散不去,活着的时候我们没救到他们,现在死了,我们送他们一程,免得沦落为孤魂野鬼,最后失去了轮回转生的机会。

     我们正准备出村的时候,镇上派出所的车就赶了过来,王俊辉说,他们一般只负责保护一下现场,这样的大案子还是要等县公安局的人来了才能处理。

     我们回镇子的路上王俊辉一言不发,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这次任务彻底失败了,甚至我们现在连对手的模样都没见过,这种失败我们都不会甘心。

     最重要的是何家的两个小孩儿的人命,我明明算到了要发生的事儿,可却还是让这样的事发生了,我完全没有料到杀掉他们的会是他们的亲生母亲。

     总体来说是我推卦上的失误。

     很早之前我就看出了两个小孩儿有枉死之相,还看出了何二妮有牢狱之灾,可我却没有把两件事儿往一块儿相,我想当然地认为虎毒不食子,可却彻底忽略了她在中邪下会出现意识不清醒或者精神分裂的情况。

     越想我心里就越是充满了自责。

     看到了我的表情,王俊辉就安慰我说:初一,你不用这么自责,这事儿主要责任在我,是我决策上的失误。

     我摇头道:我已经看出了所有的事儿,只要稍微推理一下就可以了,可是我却偏偏这个时候马虎大意了,是我相卜的本事没到家。

     我和王俊辉又说了几句,林森就说:现在不是讨论谁的责任的时候,想办法尽快找到那只相鬼才是当务之急。

     林森这个人总能一语中的,我和王俊辉也是不再说话了。

     回到镇上的旅馆,王俊辉先是给市局的熟人打了电话,然后又把关系拖到县局,几通电话下来王俊辉就对我说:好了,那信已经被警察当作证物收起来了,不过我们会拿到一个副本,上面的内容我们也会看到,初一,到时候就看你能不能从里面找到一些那相鬼的资料了。

     我点头说尽力。

     我心中的把握并不大。

     转眼到了晚上,我们三个人又折返回了何家窑村,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因为着街上惨死了人,所以这一天村里的人都睡得特别早,村里已经看不到丝毫的亮光,这个夜异样的安静。

     老天好像也有意配合这样的气氛,今晚是还是阴天,天上别说月亮,一个星星都没有。

     我们车子停到村口,然后徒步进村,也是为了不惊扰道这里的人。

     很快我们就到了白天那小女孩儿死掉的地方,尸体已经被抬走了,地上只留下一摊血迹和白线画出的尸体的轮廓线。

     到了这里之后,王俊辉又给我和林森开了眼,只是这里还什么都没有,我们找了街道上一个角落蹲下,王俊辉说如果那两个小孩儿阴魂不散,形成鬼的话,那一般会在死掉当晚的午夜十二点成鬼,因为那时的阴气最强,也是新鬼诞生的最佳时机。

     也就是说,我们今晚有可能会看到新鬼形成的全过程。

     我们三个顿在墙角不敢大声喘气,目光全部都聚集在当街的那个尸体轮廓的白线上,虽然夜很深,看得不太清楚,可我们依旧不舍移开视线,生怕错过了什么。

     时间渐渐接近十二点,原本安静的夜忽然刮来一阵凉风,从我的脖子吹过,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人冷不丁地在你脖子上吹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我就看到两个淡黄色的光点在尸体的轮廓线附近游荡,我小声地问王俊辉,是不是何二妮的儿子和女儿。

     王俊辉摇头说:不是,只是她的女儿,那是她的地、命两魂,一旦两魂结合,那她就成了鬼。

     我之前也听爷爷说过,所有的鬼都是由地命两魂结合而生,单魂只是魂,根本称不上鬼。

     不等我再说话,那两个黄色的光点就碰到一起,然后一个淡黄色的光影就出现在那边,是一个淡黄色的小姑娘的模样,看起来很淡薄,好像随时会自己散掉的样子。

     王俊辉轻声喃喃了一句:只是黄色的吗,她心中竟然没什么怨恨

     那影子形成之后,就在原地打转,好像在找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就开始往自己的家门口走去。

     我们三个人也是慢慢跟了上去。

     如果我没记错,这个小姑娘应该叫苒苒。

     她很快就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她走路晃晃悠悠,好像喝醉酒了似的。

     很快苒苒的影子就穿过了房门,进到了院子里,我们几个人也是赶紧走到围墙边,然后互相帮助翻围墙进了院子。

     苒苒的鬼没有受到我们惊扰,她继续晃晃悠悠地往出事儿屋子的方向走去,一边走我就听她呜呜叫了一声。

     虽然听不懂她叫的什么意思,可声音听起来就够让我心酸的了。

     王俊辉叹了口气,我好奇问王俊辉苒苒喊的什么,他捏了一个指诀点在我和林森身上说:你们自己听吧。

     接着我们就听到那个小女孩儿一边走一边可怜巴巴地喊着:妈妈,妈妈,你在哪儿,苒苒想你了!

     我们都愣住了,我们没想到这个孩子的心,竟然是如此的纯净,竟然没有容下半点的恨

     我们常说父爱如何,母爱如何,却不知道小孩儿对父母的爱和依赖也是单纯而伟大的。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