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074章 恐怖幼儿园

     我和徐若卉同时感应有东西出现,玩闹的心思一下就收了起来,我在幼儿园的院子里四处寻找,每一个孩子都是大人领着的,看不到什么特殊的“个体”出现。

     徐若卉也是拼命地四处寻找。显然她也没找到。

     正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中年妇女就向我们这边走来,徐若卉就赶紧打招呼。

     通过徐若卉和她的对话,我也是知道那个女人叫王灿,是这个幼儿园的园长。

     她问徐若卉今天是不是回来上班,徐若卉就说:“不是,我就是身体好点了,闲不住,就到幼儿园看看。今天还不算正式上班。”

     说着徐若卉看了看我,又给那个王园长说:“他是我男朋友李初一,也很喜欢小朋友,所以跟着我过来转转,园长放心,我不会让他捣乱的。”

     那个王园长好像十分信任徐若卉,在听说我是她男朋友后,就让我们随便转,随便参观。

     王园长又和徐若卉说了两句就离开了,我就问徐若卉:“我是你的男朋友啊?”

     徐若卉瞪了我一眼说:“别贫了,我感觉那东西就在我们园儿里,这里这么多的孩子,他要是上了那个孩子的身就糟了,我们赶紧找到他。然后带他离开这里吧。”

     园的孩子差不多都要进到教室去了,操场上的人越来越少,我们的视线也就越来越清晰。很快我们就在一操场东南的一个墙角看到一个背对着我们蹲在那里的小孩儿。

     现在是早起,我就看清楚了他的大概轮廓,看样子他应该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他背对着我们蹲在那里,好像是犯了错正在受罚似的。

     这次徐若卉还是没看到那个小男孩儿,她依旧私下寻找,我碰了一下她的胳膊,然后冲着那个墙角指了指。她冲着我指的方向看去,然后问我:“他在哪里?”

     我反问徐若卉:“你看不到了?”

     徐若卉点头“嗯”了一声。

     显然那小鬼这次没有主动和徐若卉沟通,所以徐若卉也就无法看到他。

     等着操场上只剩下我们两个的时候,我就掏出朱砂。在我和徐若卉额头上各自抹了一道。

     之后我就运气把自己的采听官的相门打通,我这么做自然是想和那个小男孩儿好好谈一下。

     做好了准备我就往那个角落走去,可不等我靠近,我就看到那个小男孩儿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起来,同时还传出“呜呜”的哭声。

     这声音听的我心里发凉,可徐若卉却毫无感觉,显然这声音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到。

     在听到声音后,我在原地停了下来,徐若卉问我怎么了,我就指着墙角说:“他在哭。”

     徐若卉摇头表示自己没听到,我点点头跟她说,让她留在原地,然后我继续往那边靠近。

     等我离那个小孩只有五六步的时候我再次停下来,接着也是学着他的他的样子蹲了下去,然后我慢慢问了一句:“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其实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自己都把自己吓坏了,因为我是在跟鬼说话。

     而这一幕如果被外人看到了,肯定认为我中邪了或者是神经病。

     那小男孩儿没有回答我,而是依旧蹲在墙角一边抽泣一边抖索着身子,依旧一副很怕人的样子。

     我没有急着去问下一个问题,而是继续等他回答。

     过了大概一分多钟,那个小男孩儿“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哭声也就停止了,我吓的退后一步,也是赶紧站起身,然后运气到手指尖。

     只要他扑过来,我立刻就运气去打他。

     那小男孩站起身后并没有转身,而是就那么呆呆地站在墙角,头还是低着。

     我小声继续问了一句:“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他依旧没有理我,而忽然伸出双手支在墙上,然后身子继续抽动起来,这次他抖的更厉害了,好像有人正拿着鞭子一下下地抽打他似的。

     同时他“呜呜”的哭泣声继续。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他在回忆自己生前所经历的那些痛苦经历?

     我看了看那个小男孩儿的背影,他很瘦,就好像是皮包骨一般,他整个人削瘦至极,骨头之间散发着青黑色的命气,虽然这些都是鬼魂的虚影,可也侧面反映出他是典型的木骨之相,生此相者家境穷苦。

     于此同时他的骨相后天还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命气绕着骨头两端转,是木生火,火骨初显之相,火骨之人生活如在火坑之中,是受苦受累的奴隶命。

     还有这小孩儿两肩的骨头耸起很高,好像长到了皮外面一样,这是典型的短命骨!

     看着这小孩的命相,我心里不由觉得他更加可怜了,他之前不管生活在怎样的家庭下,肯定是受尽了痛苦和折磨才死的。

     其实天生木骨之人,如果父母疼爱、教育有加,孩子的骨骼是会发生变化,命理也会跟着改变的,比如木转土,骨骼粗壮,其便有多子多福之相,木转水,两头尖骨,此生富贵。

     可如果生的家境不好,父母不疼爱,不教育,任期木骨发展下去,很有可能就会转为火骨,可就算转为火骨相,也要十六七岁才会显露,像我面前这个小男孩这样,四五岁就出现木转火的情况,实属罕见!

     这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没有受到父母的疼爱,而是受到了孽待,甚至是遗弃。

     如此一想,我心中对那小男孩儿的怜悯之心就更加厉害了。

     那小男孩儿扶着墙哭了一会儿,忽然又把身子站直,然后绕着幼儿园的操场的围墙就开始转圈。

     此时我也看清楚了他的侧脸。

     一个长的还算好看的小男孩儿,他的脸比身体看起来更瘦,颧骨几乎都要暴露出来,他的下巴很尖,仿佛用刀给削成那样似的,我知道他那是饿的。

     难不成他是饿死的?

     他的面相上能看出的东西,跟我相鬼骨看出来的差不多,这小男孩儿的身世很凄惨,可我依旧看不出他为什么会缠上徐若卉,难不成他是徐若卉失散多年的弟弟,不对,不对,这不是电视剧,而且这小男孩的命理和徐若卉毫无关联,说明他们非亲非故。

     什么关系都没有,这小男孩儿缠着徐若卉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而且直到现在,那个小男孩儿,没有半点和我沟通的意思。

     我在那个小男孩身后四五米的位置,跟着他在操场的围墙下转圈,可这小男孩儿在我面前走路的速度却开始越来越快,最后他变成跑的,而且速度比成年人还要快。

     不等我追上去,他“嗖”的一声就钻进了一个教室里。

     我轻声叫一句:“糟了”。

     徐若卉也是跟过来问我:“怎么了,他去教室里了吗?”

     我点头,徐若卉着急道:“要不这样,我离开这里,她会不会跟着我离开?”

     我摇头说:“应该不会,这两天他没出现你身边,应该一直就躲在这幼儿园中,他要不想去找你,就算你去领着他走,他也不会跟着你的。”

     徐若卉着急问我:“那怎么办,他进了哪间教室?”

     我指了指最靠边的一个教室说:“那间。”

     徐若卉更加着急说:“那是我带的小班小朋友,里面有好多小朋友,他进去会不会伤害到其他小朋友,初一,你帮帮我想想办法,别让那些孩子出事儿好吗?”

     说话间我和徐若卉已经到了那小班的门口,里面都是三四岁的小朋友,在里面代课的老师正好是苏敏,她正在和小朋友一起游戏。

     看到我和徐若卉站在门口,苏敏就笑着对我们打招呼,然后让小朋友自己玩,跑过来和我俩说话。

     看着我和我徐若卉额头上都画着红色的竖道,她好奇问我俩这是干啥,我还没反应过来,徐若卉很快就反应过来说:“小敏,我和初一想和小朋友玩一会儿,可以不?”

     苏敏笑着说:“好啊,我一个人带俩班,累着呢。”

     徐若卉高兴地拉着我进教室,就和我是李老师,然后问那些小朋友我们额头上的红道好不好看。

     不少的小孩儿就跟着喊好看,其实他们跟本不知道好看不好看,完全是徐若卉这个老师引导他们。

     接着徐若卉就说:“那让李老师给大家一人画一道好不好?”

     小朋友再次齐声喊好。

     而我此时已经全力在教室里寻找那个小男孩儿,很快我就发现了他,他躲在一群孩子身后,抱着腿坐在那里,然后看着面前的一个皮球。

     他用手轻轻一碰,那球就慢慢地滚到一边儿去了,他笑了笑,然后爬在地上跟着那球就走。

     这里小朋友很多,大家也没注意是谁踢的球,苏敏说了一声,大家都过来,让李老师给你们画。

     说着她就要走过去捡那个皮球。叼东司圾。

     看到这一幕我就愣住了,赶紧说了一声:“苏老师,等下捡球,我先给你画一道,,我先给苏老师画好不好?”

     我说这话的时候,那小男孩儿就不去碰那个球,而是忽然背着我们卷到一个墙角不动弹了。

     他好像觉得自己犯了错似的……

     可我却感觉到他身上的戾气正在增加,他在生气,马上就要发火了那种生气!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