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076章 他的故事

     看着那个小男孩儿的笑,我和徐若卉同时愣了好一会儿。

     那个小男孩儿笑了一会儿把头又低了下去。

     徐若卉轻声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你是来找我,是吗?”

     小男孩儿没有抬头只是轻轻地“呜呜”了一阵鬼话,我的采听官相门是开着的。所以他说的什么我也是一清二楚。

     他说,他以前叫宋然,后来叔叔给他起名叫二贱。

     “二贱?”怎么会给孩子起这样的名,那人真是他的叔叔吗?叼协史扛。

     听到这名字,不光是我,徐若卉也是愣了一下继续问宋然(小男孩):“你爸爸妈妈呢?”

     宋然摇头,然后开始低着头“呜呜”地说起了自己的事儿。

     宋然说,他已经记不起来自己的父母在什么地方,也记不清楚父母的样子了。只记得有两个模糊的样子,一个叫爸爸,一个妈妈。

     他记得有一次他去跟着母亲到河边儿洗衣服,他在水边跑着玩,不小心跑到一条马路上,然后迎面过来一辆车,车上下了一个人,给他了一个糖果,他吃过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等他再醒来已经到了那个所谓的叔叔家,屋子里有三个比他大一些的孩子,他们全部被铁链子锁着,后背上全是用皮带抽出来的伤。

     听到这里我和徐若卉不由都惊呆了。

     本来我认为宋然是被父母孽待或者遗弃的,却不想他是被万恶的人贩子拐卖走的,他的木骨转火。原来是那些人贩子所谓。

     想到这里我的拳头就狠狠地攥了起来。

     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我了解失去父母的痛苦,不过我还有一个对我不错的爷爷。生活也算是幸福,可宋然呢,他没有了父母,却多出一个万恶的“叔叔”来。

     宋然继续说着他的故事。

     到了那个所谓的“叔叔”家,没有人给他吃的,甚至水都不喂他,那个“叔叔”跟他说。他要跟着哥哥、姐姐一起出去要钱,要到了钱才有饭吃,要不到就要饿着。

     宋然当时很害怕,就哭。他一哭,那个“叔叔”就打他,还叫他“二贱”,他哭的越厉害,那个“叔叔”就打的越疼,一直打到宋然没有力气哭了为止。

     宋然饿了,想要吃的,“叔叔”就让他出去要钱,宋然不想挨饿,也不想挨打,他只能跟着另外一个小男孩儿去要钱。

     于是宋然每天就要穿梭在县城的火车站、汽车站去找来往的路人要钱,有些人心疼他给他一些钱,有些人则是嫌弃他脏,直接扭头就走,更有些个别人,还把他当成小偷一脚踹开。

     宋然他们每次出去要钱的时候,身后都会有“叔叔”跟着,他们不能跑,更不能和别人说太多的话,不然回去之后还要挨打。

     有一天,一直领着宋然的小男孩儿,因为在出去要钱的时候扔下宋然,忽然就往人群里跑了,一边跑,他一边喊“救救他”,可“叔叔”很快过去,把那个小男孩儿抱走了,那天宋然也是早早地被领回了“家”。

     宋然说到这里我就已经知道,那个所谓的“叔叔”绝对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伙。

     那个逃跑的小男孩儿被带回去后,“叔叔”就打了他,打他的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为止。

     后来那个逃跑的小男孩儿就不见了,宋然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也因为这件事儿宋然好几天没有被放出去要钱,每天用铁链锁在家里,“叔叔”每天只给他一顿饭,而且在吃饭的时候还要他爬在墙上狠狠地打一顿。

     每次他都低声“呜呜”的哭,可他的哭泣换不来任何的同情,只会是更疼的皮鞭。

     “畜生!”

     听到这里徐若卉忍不住骂了一句。

     我拍拍她的肩膀说,先听宋然把话说完。

     宋然继续讲他的故事。

     后来宋然就生病了,每天感觉冷的不行,那会儿已经到了冬天,他们还要衣不遮体地上街去要钱,要不到钱,就没有饭吃。

     那一天,下着雪,他被“叔叔”扔到街上挣钱,他穿着单鞋,没有袜子,他很冷,他的手已经冻的紫青,他的头昏昏沉沉。

     而那天他正好碰到了徐若卉,徐若卉给了他钱,还给他买了一个热乎乎的煎饼。

     他觉得徐若卉,很漂亮,很善良,他觉得徐若卉就是他的妈妈,徐若卉离开后,小男孩儿吃着热煎饼就哭了,他的眼泪可以融化脚下的雪,可却融化不了那些“叔叔”的心。

     因为那天徐若卉多和他说了几句话,所以宋然回到“叔叔”家后,就又被狠狠地打了一顿,这一顿让本来就重病在身的宋然再也扛不住了。

     他昏倒了。

     那些“叔叔”先是给他吃药,然后给他打针,可他并没有好转,后来那几个人便把宋然锁到一个漆黑的笼子里,笼子里还有一只凶狠的大狼狗。

     不过那狼狗没有咬他,而是用自己的身子给宋然取暖。

     几个孩子经常被锁到那个大狼狗的笼子上,所以那条狼狗和几个孩子的关系已经很好了。

     那一天宋然感觉很温暖,然后他就感觉自己从自己的身体里飘了出来,那种感觉很轻松,仿佛一切都得到了解脱。

     听到这里徐若卉已经泣不成声,她一直喃喃着:“原来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的命。”

     那话,而是伸手想要去给徐若卉擦眼泪,可徐若卉的眼泪却是穿过了他手指的虚影,让他刚伸出去的手,又慢慢缩回去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我心里也是翻腾的厉害,心疼这小男孩儿的同时,我心里更多的是愤怒,对那些无情人贩子的愤怒。

     就连他们养的狗在宋然最后生命结束的时候,都给他一个“怀抱”,可他们却……

     难不成他们的心真是铁石一般吗?

     我发现我的眼睛终究也是湿润了。

     。

     他的身体飘出来之后,他每天都会上街继续要钱,重复着生前做的那些事儿,晚上的时候他还会回到“叔叔”住的地方,他的症结太深,就连死,都不能自己为自己解脱。

     孩子们的心,还真是单纯啊。

     这让我不由想到了前不久遇到的那个叫冉冉的小女孩儿。

     过了很久,宋然终于在车站去又看到了徐若卉,就大着胆子跟着徐若卉到了幼儿园,他发现这里有很多快乐的孩子,他喜欢这里的快乐,他喜欢徐若卉领着那些孩子做游戏的样子。

     所以他偷偷在幼儿园住了下来,有时候会跟着徐若卉回家,他觉得徐若卉给他的感觉,很温暖,就像是妈妈一样。

     他只想着跟“妈妈”做一次游戏,然后他就心满意足了。

     听到这里徐若卉已经哭的气息都有些乱了,她听的是鬼话,能把人的内心直接牵入故事中的鬼话,所以刚才那些话,都已经换成了真实的画面出现在了我和她的脑海里,一幕幕,仿佛刻在了我们的脑子里。

     徐若卉哭的说不出话。

     我就问那个小男孩儿:“你还记得你叔叔的家吗?”

     他点点头,然后“呜呜”地告诉我。

     我也是把那个地址狠狠地记在了心里。

     此时徐若卉缓缓站了起来,我问她干嘛,她就说:“还能干嘛,我要和宋然做游戏。”

     徐若卉和宋然做的游戏很简单,就是一个球在教室里滚来滚去。

     徐若卉轻轻地给他推过去,他轻轻地推过来。

     就这么着,两个“人”玩了十五分钟,后来宋然没有去接球,而是忽然站了起来,然后高兴地在地面上跳了一会儿,再接着他就化为星星点点消失了。

     我没想到这个缠了徐若卉这么久的小鬼,愿望竟然只是和徐若卉做一个游戏,而在愿望达成的一刻,他竟然这么轻易地就散掉了。

     我收住了自己身上的气,清醒自己本事不济,不然我怕是要枉杀一只“鬼”了。

     那个小男孩儿散去了,徐若卉就蹲在教室中央又哭了起来。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徐若卉脆弱的一面,我过去抱了抱她,她就爬在我肩膀上大哭了一场。

     过了很久徐若卉的眼睛就哭红了,她才离开我的肩膀,然后跟我说,我们一起去报警,去捣毁那个人贩子的窝点。

     我也是点了点头。

     我们从教室出来,王园长和苏敏看着徐若卉哭着跟一个泪人似的的,就问这边发生了什么,我就说了一句:“王园长,事情都已经解决了,若卉只是眼睛进了很多沙子,我送她去医院看看就没事儿了。”

     本来苏敏也要跟来的,不过被徐若卉给拒绝了。

     离开幼儿园,我和徐若卉就直接奔辖区的派出所去了,听了我们的报案,警察就问我们是怎么知道这个情况的,我总不能说通过“鬼”知道的。

     于是我就道:“我跟踪一个乞讨的孩子看到的,那家里有好几个孩子,还有一条大狼狗。”

     我这么说那民警就打电话向上级汇报了情况,然后就跟我说:“你去过一次那里,所以我们需要你帮我们带路,不过你放心,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希望你能配合我们。”

     我点点头,那些人贩子,我真想看看他们的心是不是肉做的!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