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08章 人骨麻将

     林森刚才也累得够呛,所以此时挖掘的动作不是很快。

     我们这边已经把三个厉鬼解决,收尾的工作也就不是很急。

     在林森挖土的时候,我就找出徐若卉给我准备的那些药啊,绷带什么的开始试着给兔子魑包扎。

     一番功夫下来。兔子魑就被我包成了一个木乃伊兔,看着它的模样我自己都忍不住摇头,那兔子也是觉得很不舒服,小爪子不停地挠自己身上的绷带、纱布,我则是努力说服让它不要挠。

     此时我已经不忍心对兔子魑用命令的口吻说话了。

     看着我在这边包扎,王俊辉就看不过眼了,走过来接过我手里的兔子魑说:“你这么包,不利于它的伤势恢复,我来吧。”

     李雅静是学医的,王俊辉和她在一起时间长了。这简单的包扎功夫自然不在话下,很快我面前的这只怪异的木乃伊兔就变的不那么怪异了。

     不过看起来还是一只木乃伊兔。

     弄好了兔子魑,我和王俊辉就轮番着去替换林森挖那破庙的地面,一番功夫下来我们终于在靠近西南角的一个角落里挖出一个木箱子。

     可那三个厉鬼的骸骨我们却是依旧没有发现。

     而这个木箱子长炕有二三十公分,高也不过十多公分,装下三个人的骸骨有些不可能,骨灰的话倒是有可能。

     所以我看着那木箱子便说:“不会已经变成骨灰了吧?”

     王俊辉摇头说:“应该不会吧。”

     不过看他的表情也是不太确定。

     那木箱子是用老实的铜锁锁着的,不过锁子已经锈的厉害,林森也不客气,直接拿着铲子硬砸了几下锁子就掉了。他转头问王俊辉要不要开箱子。

     王俊辉点点头,把正面让开,小心有机关,然后慢慢地打开。

     林森点点头,然后绕到箱子的侧面,再用铲子慢慢铲起那木箱子的盖。

     没有任何机关,里面放着的是一个正方形的东西,而且用黄色的锦缎包着,像是某些宝贝。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黄金,然后我脱口而出五个字:“我们发财了!”

     王俊辉摇头说:“你现在身上的地灵之气散尽了,而你的相气还没有恢复,所以你看不到那锦缎下的气,很邪乎,正是刚才连着三个红厉鬼身上的气息。”

     说着王俊辉捏了一个手诀,就上前把锦缎拆开了。映入我们眼帘的不是他物,正是一副比较袖珍的麻将牌。

     王俊辉用手摸了一下便道:“人骨麻将!”

     听到这里我有些不寒而栗,这些麻将是用人骨头刻成的,难不成那三个土匪的骸骨被人刻成了人骨麻将。

     而在那人骨麻将上面放着一张黄纸,上面以竖为列写着几个小字,其中个别的是繁体字。

     字的内容是:“让你们耍赖,出老千,该死!”

     看到这一行字我们几个不由愣住了,王俊辉忍不住道了一句:“难不成剿灭这些土匪的是那个道士,他跑过来跟这几个土匪打麻将,然后土匪耍赖惹怒了老道士,老道士就用道术杀了那些土匪,并把跟他打麻将的三个土匪的骸骨做成了麻将牌?”

     不光是王俊辉这么猜测,我和林森也是同样的想法。我们三个相互看了半天,我们谁也没想到最后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王俊辉继续说:“可王进虎背上也纹了那奇怪的道印,而且从他妻子张春英口述的内容中,我们得知,他手里的图纸是一个‘老神仙’给他的,这就说明那个怪道士最近又回了这里,他再回来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难道只是为了再杀一个人?”

     说到这里王俊辉忽然愣了一下道:“我知道了!”

     我和林森赶紧问王俊辉知道什么了,王俊辉便道:“我们来的时候不是看到巨蟒化蛟了,说不定那个老道士已经算到这里有东西化蛟,便早早过来等了,顺便去看了下自己几十年前的杰作,可不巧他碰到了王进虎,然后那老道士就把王进虎当成了开胃菜。”

     说着王俊辉继续说:“也就是说,王进虎第一次遇到那三个鬼。不是他碰了什么东西,而是那个老道回来后,发现自己的杰作被人封了起来,然后他又打开了,而这个时候王进虎经过,所以老道士就让三个厉鬼去迷惑王进虎。”

     这些都是王俊辉的猜测,可真相是什么样的,我们却不得而知。

     不过多半和王俊辉猜测的不会差太多。

     再次说到化蛟的时候,我忍不住道了一句:“那老道士的本事那般大,那化蛟的巨蟒会不会遭了那个老道士的毒手?”

     王俊辉摇头说,不知道。

     我心里不由开始为那巨蟒担心了起来,我们和那巨蟒虽然是萍水相逢,只是单纯地看到它迎着雷电逆流而上,可我在心里还是真诚希望它能够顺利化蛟的。

     这王进虎的死因差不多都调查清楚了,这老坟岭和破庙的事儿也算是了解了。

     另外我们也是多少知道了一些那个留下神秘道印老道士的情况。

     比如知道他在几十年前就开始活动了。

     又讨论了一会儿,王俊辉就让林森把那副人骨麻将给烧掉了。

     等我们要回村子的时候,天差不多快亮了,我们回去之后还是先去了一趟王进虎的家,我们发现张春英家里的灯还是亮着的,显然她还在等我们的消息。

     等我们进了她的家门,她左右环顾没有发现自己的丈夫,便问轻声问了我们一句:“他走了?”

     王俊辉点头说:“走了,另外你老公的死因,以及害他的鬼我们也都除掉了,这件事儿就这么了了,你好好的照顾两个孩子长大……”

     接着王俊辉说了一些安慰张春英的话,又把王进虎的大概死因说了一遍,然后我们才离开这里。

     回到旅馆那边,我们休息了半天,到了中午的时候,我们就离开了这个村子开始往回走了。

     而在这段时间里,兔子魑都在睡觉,而我身体里那股被王俊辉道元之气包裹着的相气,依旧没有恢复的迹象,根本没有出现像王俊辉说的那样的的情况——我会进入三段气。

     期间我也问过王俊辉,他说让我不要急,该来的总会来的。

     这话风怎么好像他才是一个相师似的。

     再次走到我们遇到巨蟒化蛟路段的时候,我们三个人不由同时往山沟里看了一下,山洪早已退去,那山沟里除了清澈的溪流和杂草,便再也看到什么东西了。

     我心里有这么一种感觉,那就是我们这次任务好像是和那个老道士擦肩而过了,而且我还觉得可能因为这次擦肩而过,将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不会再有那个老道士的消息。

     虽然我们这次的案子算是顺利结案了,可又总让人觉得我们错过了很多,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东西,无论是那化蛟的巨蟒,还是那老道士的消息……

     大概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就回到了市里,这次王俊辉依旧不想让我去看李雅静,可我这次却坚持要去看一下,她也是我的朋友。

     我抱着兔子魑进到李雅静的屋子里,就发现她是在床上躺着的,脸色惨白的很,嘴唇很干,保寿官下面出现了白色的蜕皮,命气急剧减少,不过她的命气依旧没有绝迹之相,也就是说,李雅静还有希望,或者是说,李雅静自己还没有放弃希望。叼节余圾。

     当然我能看出这些也是因为在回来的路上,我体内的相气已经开始慢慢地恢复了,但是离王俊辉说的那个突破还差了不小的一截。

     看着李雅静我不知道说什么,她的情况很糟糕,虽然还残存着最后一丝的希望,可那丝希望来自李雅静内心的坚持,而不是天命给与的,是她自己在与天命抗衡。

     “相由心生,人定胜天”,这句话还是有几分道理,命理再强,也不是不可逆转的。

     李雅静看着我用很轻的声音说:“初一,你来了!”

     我点点头。

     她但是说这几句话就显得特别的累,我忙让她别在说话。

     说实话,我根本没有想到李雅静的病会恶化的这么快,我在她之前的相门上根本没有发现这样的情况。

     难不成是之间又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

     我没有在这里待太久,因为我们在这边会打搅李雅静休息。

     我是一个人从医院出来的,林森受伤需要简单的擦药和包扎,而我则不用,因为我身上除了那些酸枣刺扎的小伤口外,便没有什么大的伤痕了。

     倒是我怀里抱的这只兔子魑,需要送到宠物医院去看看。

     可看着它在我怀里撒花打滚的睡,我又觉得好像不用了。

     这一晚我没有留在市里,而是连夜打车回县城,按照现在的时间来看,我回到县城,差不多就到凌晨了吧。

     那会儿徐若卉肯定睡下了,我这么回去肯定吓她一跳。

     想着我回家吓着她的样子,我脸上不由泛起一丝的坏笑。

     可出租车在开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忽然感觉体内有那股被道元之气包裹着的那微弱的相气躁动起来,它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后,竟然还是吞噬包裹着它的道气。

     而我身体的直接反应则是体温上升,四肢开始不由自主的抽搐,我好像要出事儿了……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