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11章 命理罗盘

     林森对吃人坑的事儿也不是很了解,几番言语下来,几乎和唐二爷如出一辙。

     我们先到了市里,林森把我送到王俊辉家里,让我暂时休息一会儿。然后开车带着唐二爷去了另一个地方,说是要见王俊辉组织上的一些人。

     他们没让我跟着,我也没有死皮赖脸跟着去,不过这种扔到一边的感觉,很不爽。

     唐二爷一看就是一个大本事的人,所以王俊辉那个组织才想着见他,至于我,一个小小的黄阶三段气的小相师,他们估计是看不上。

     想了一会儿我就郁闷了,心里狠狠地想。等着那一天我厉害了,非得回来甩脸子给他们看。

     想了一会儿我自己就把自己逗笑了,我这一个人生闷气多没意思。

     所以我掏出手机想着打几个电话看看,我第一个想到是徐若卉,不过她昨晚没休息,现在可能还在休息,这么一想,我就把通讯录往下翻了一下。

     正好是我爷爷的号码,他不会还在关机吧,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我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拨了一下他的号。

     电话竟然通了。

     说实话,我心里有些小兴奋,毕竟我是跟着他长大的,这么长时间没见,我自然有些想他的。

     不过我爷爷没接我电话,而是给我挂了,我有些生气再打,他再挂。

     这下我有些气恼了,想发条短信问他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可一想我爷爷好像不会看短信,便又接着打。

     如此折腾了几番,我爷爷那边估计被我烦的够呛了,就接了电话:“你这熊孩子,我正等别人给我打电话呢,我这手机要没电了。别打了,十分钟以后打过来。”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也不听我说句话。

     我心里就更加惊讶了,也有些小吃醋,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电话比他孙子的的电话还重要。

     不过等十分钟也不算长,我就等他十分钟,所以我就拿手机定了一个十分钟后的闹铃,再把手机扔到桌子上,然后瞪着眼傻乎乎地等手机闹铃响。

     同时我心里也在盘算,我爷爷到底在等谁的电话,自从他卷着我老婆本逃难后,就变得神神叨叨的。

     十分钟并不太长,等着我手机闹铃一响我就立刻拿起手机去拨爷爷的号码,可我听到的提示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听到这声音我就有些想骂人了。我这爷爷怎么如此的不着调呢?叼亩吗扛。

     打不通电话,我只能发了几条短信抱怨,可又想起来爷爷不会短信,只能把手机扔一边,自己又生起了闷气。

     我感觉我今天好像有些点儿背啊。

     我在王俊辉家里,一等就到了晚上,晚饭的时间都过了,王俊辉那边还没信,我再一想,会不会他们陪着唐二爷吃饭去了?

     这么一想我就又开始生闷气了。

     我自己出门吃了饭,然后回来继续等,大概到了晚上十点多林森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让我在王俊辉家里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来接我出发。

     听到这里我就更生气了,既然今天出发。把我接到市里干嘛,我在县城还能陪陪徐若卉,我这走的时候徐若卉已经显得不是那么高兴了。

     所有的气加在一起,让我觉得无比的郁闷。

     躺到屋里,我闲着没事儿,就给徐若卉发短信,问她睡了没。

     她直接电话回了过来,开始和我聊天。

     不过我俩都是聊的兔子魑的事儿,从她的语调里没有听出什么埋怨的话,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第二天一早六点多钟的时候王俊辉就打了电话,让我收拾下楼,他们就要过来了,我也没废话,简单收拾一下就下楼等他们。

     这次我比较幸运,下楼出了小区,正好看到他们的车过来。

     上了车,我们这次行动的四个人就到齐了。

     林森开车,王俊辉坐副驾驶,我和唐二爷坐在后排。

     车子开出后,我就问王俊辉,我们这次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王俊辉就道:“是江苏洪泽湖地区的一个村子,在那个村子的附近有一个水塘,里面常年有水,不过水不太深,大概淹到成年人膝盖的位置,可就是这么一个坑,每年都会有人莫名溺亡,所以当地人管它叫吃人坑。”

     只有膝盖深的水?我觉得应该只有傻子和醉鬼,或者刚会走路的且没人看管的小孩儿才会溺亡吧?

     我问王俊辉知不知道那些人溺亡的原因,王俊辉摇头说:“暂时不知道,因为我们派去调查的人被邪老道给赶走了,所以并没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我好奇问:“那个坑难道之前没引起你的注意吗?”

     王俊辉摇头说:“那里虽然每隔几年淹死人,可十多年下来也才不到十个人,而且每一个都是正常的溺亡,没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还有,平时附近的村民还会去那里洗衣服,也没看着坑里有啥东西,自然不会有人把那坑和什么怪事联系到一起。”

     我问王俊辉,那这次是出了什么事儿,才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王俊辉就给我们讲了这么一小段故事。

     说是有一个女人领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去那坑边洗衣服,因为这坑里淹死过人,所以她一直注意着自己孩子的动向,可就是这样,她在一晃神的功夫,自己的孩子就没了。

     她晃神的功夫也就半分钟不到。

     找不着孩子了,她就赶紧起身了看了看,就发现离她不远处扔着一只她孩子的鞋,再往水里看,刚才明明还什么也没有,现在忽然从坑地飘起一个孩子的尸体来。

     而那孩子正是那女人的。

     听到这里我不禁好奇,不应该啊,不能半分钟就淹死了,还飘起来了?还有如果那个孩子掉进坑里不可能没有任何的声响,那个女人怎么会听不到呢?

     毕竟距离她只有十几米。

     果然那吃人坑有问题。

     王俊辉也是继续说:“后来那女人就请了当地的一个阴阳给看了看,说是水鬼索命,再后来这案子经了好几道的手传到我们组织的手里。”

     洪泽湖是淮河流域的一个大湖,是江苏境内的第二大湖,而且这里盛产鱼、蟹,盛夏时分来这里还能看到成片的荷花,还能采莲藕。

     而我们这次去,已经是深秋,临近初冬,算是来的比较不巧的了。

     我们一清早出发,沿路休息了几次,差不多晚上十点多钟我们才到洪泽湖东边的洪泽县城,县城西边紧靠这洪泽湖,还有一个很大湖港,那里停靠的船只,比我活了二十年见到的船都多。

     在县城找了一家酒店住下,王俊辉就说,现在天太晚了,进村也调查不了,我们明天一早再去那村子。

     从洪泽县城到那个村子差不多四十多分钟就到了。

     在这边住下后我们四个人还一起上街吃了顿饭,王俊辉请客,虽然我们来的时节不对,可饭菜里照样有鱼有蟹。

     吃饱喝足我们就回到酒店休息。

     我在房间里刚准备睡下,就听着有人敲我的房门,我问谁,就听唐二爷在门外道:“我!”

     我赶紧给他开了门,不等我请他进来,他就倒背着手直接往里走。

     进到房间里面后,他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朱红色的红盒子,大概手掌大小。

     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笑笑说:“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二爷爷,第一次共事总不能不送点东西,不然我那老李师兄肯定会追着我念叨,这盒子里的东西,你收下吧。”

     我好奇地拿过盒子,然后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袖珍的青铜小罗盘,虽然字迹很小,依着我对那些东西的认知,还是能清晰辨认出。

     而且我还能感觉到,这罗盘上隐隐有一股难以琢磨的气流动,小罗盘好像是个宝贝。

     唐二爷继续说:“这宝贝是当年你爷爷送过我做留念的,不过,我觉得他现在送给你用处更大,这罗盘主星象、命理,不同于一般的风水罗盘,具体功效你自己研究吧,我也不太懂。”

     我把拿朱红的盒子捧在手里已经有些不愿放下了。

     有了这小宝贝,以后我给人排挂,只要收集他的命气注入这罗盘中,然后以我命气推动罗盘指针转动,我便能通过命气在罗盘上的游动快速的排出卦来。

     以前我爷爷有个大个的命理罗盘,只可惜他在离开的时候,一下都带走了,他算命的那些工具,没有一件留给我,如此想来,我这二爷爷好像比较大气一些。

     所以我看着唐二爷就问:“你还有其他的宝贝吗,再送我两件?”

     听到我这话,唐二爷愣了一下,然后被我的话给气乐了:“你这小子,学了你爷爷算命的本事不说,你爷爷那无赖的性子也学去不少,我送了你宝贝,你非但不道谢,还想着要第二件?”

     我这才向他道了声谢,问他有没有第二件,他站起身说:“有也不给你了,好了,你二爷爷我能给你的就这么多了,回去休息了。”

     送唐二爷离开了,我回到房里便开始研究起这小罗盘来,爷爷之前教过我一些命理、星象罗盘的用法,所以我就在房间里稍微熟悉一下。

     同时我还拿着这罗盘到窗户边儿上,想看下它对星辰的感知能力如何,可我刚到窗边,就发现一个巨大三角蛇头停留在窗户外面,正隔着玻璃对我缓慢地吐着粗壮蛇信子……
最近更新:紫阳帝尊 民国谍影 雷霆之主 钱探吴乾 大清隐龙 白银霸主 神藏 主神逍遥 女帝家的小白脸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武炼巅峰
热门小说: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将夜 至尊兵王 神道丹尊 美利坚财富人生 美女的超级保镖 求魔 明星潜规则之皇 原来我是妖二代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