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14章 坑里的新郎

     拎着蛇魑上到三楼,我发现唐二爷和王俊辉依旧没有觉察,便想先回房间再想对策。

     可我刚走到房门口,两个人的门忽然同时打开了,接着就看到王俊辉和唐二爷都直愣愣地看向我这边。王俊辉手里甚至还握着他的那把桃木剑。

     林森那边听到动静,起的也是很快,在王俊辉和唐二爷出来几秒后,他的房门也是推开,一只手在后面背着,我知道他背在身后那只手肯定是握着他的那把匕首。

     三个人同时看着我,不由觉得背后起了一阵寒气。

     “初一,你手里提着的是什么东西?”王俊辉先开口问我。

     我这才反应过来,他和唐二爷是觉察到我手中蛇魑的气息才慌忙出来查探的。

     我晃了晃手里的黄袋子道:“蛇魑。”

     “蛇魑!?”

     王俊辉和唐二爷同时惊讶不已。

     很快他俩就围了上来,林森也是背着手紧跟着过来。

     我直接打开房门。让所有人到屋里说话,同时我的脑子急转,想着编一个什么理由来说明一下蛇魑的由来。

     进了房间,不等我说话,王俊辉、唐二爷便开始追问我蛇魑的由来,问我刚才去了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叼边妖血。

     总之这一连串的问题,我根本没想好怎么回答。

     他们问的急了我就直接道了一句:“我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迷迷糊糊下楼,然后在楼下就捡到这么一个袋子。我发现这是蛇魑后,就又稀里糊涂上楼,然后就碰到了你们,到底发生了啥,我也说不清楚,因为在见到你们之前,我的意识都是糊里糊涂的。”

     我这么说,王俊辉就立刻捏了一个指诀点在我的额头上,片刻我就感觉脑子清爽了很多,之前那些影响我的负面情绪也是一扫而光。

     等我好受了一些,王俊辉才收回指诀说:“你的意识好像真的受到了一股邪气的的干扰,不过从那程度来说,好像不至于让你陷入迷糊的状态……”

     王俊辉这就把我的谎言揭开了吗?

     唐二爷此时在旁边说了一句:“可能是那些气已经散了一部分了,不管怎么说,蛇魑到手。初一没事儿,这就是万幸,不管对方耍什么花样,我们小心应对就好了。”

     王俊辉点点头,这才抢过我手中的蛇魑仔细检查了一遍。

     在确定是真的蛇魑后,他立刻笑着说:“这下雅静有救了,这是一只成年的蛇魑,雅静有救了……”

     王俊辉异常的兴奋,嘴里一直重复这“雅静有救了”五个字,我们也没人去打断他,林森那边也是把匕首收了起来,然后对着我点点头,像是在感谢我。

     我心里却在想,要谢的话。应该谢谢我爷爷,他可能是拿命换来的这次蛇魑,还有那青衣邪道对我们的原谅。

     想到这儿,我便有些难受了。

     我爷爷答应帮那青衣邪道算天机,可他不是发誓封卦了吗?

     见我表情有些不对,唐二爷便问我:“怎么了初一,有心事?”

     我赶紧说没有,这件事儿我还是不能乱说。

     这一夜折腾到后半夜,他们散了各自回房睡觉,当然他们又问了我不少关于蛇魑的事儿,我依旧装糊涂,一口咬定自己当时不清醒,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啥。

     为此唐二爷和王俊辉还下楼去查探了一下,自然是毫无所获。

     到了第二天,我们几个人一碰面。就又说起了有关蛇魑和青衣邪道的事儿。

     唐二爷说,既然那个邪道把蛇魑给了我们,说明他是服软了,我们无须担心,先去把吃人坑的事儿解决了再说。

     我心里就不由苦笑,青衣邪道服软?那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当然这些话我是不能说出来的。

     吃了饭,我们便向吃人坑所在的那个村子去了,一路上唐二爷和王俊辉都是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只有我显得格外轻松,我知道,那青衣邪道已经走了。

     本来说是四十分钟的路程,可林森开的比较快,我们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那个村子,因为村落是在洪泽湖边上的,所以整个村子的水渠、池塘就很多。

     那些池塘要么是养鱼贩卖,要么是种荷花,再要么就是供人钓鱼休闲用的。

     到了这村子,王俊辉先是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有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就骑着电动车来村口接了我们。

     在那个男人来之前,王俊辉已经告诉我们,来接我们的是这次的事主,也就是前不久死掉那个孩子的父亲,这一家人誓死要查清楚孩子的真正的死因。

     他们一口认定那坑里有东西,要为自己的孩子报仇。

     我们的车子跟着他的电动车往村里走,七拐八拐,就到了他们家门口,他们院子靠近村边儿,房子后面就是一片的菜地,而那个吃人坑,就在离他们房子两三百米的位置。

     平时村里人也会拿那个吃人坑的水去灌溉菜地。

     这家里看起来收拾的还算比较整齐,可即便是这样,也难以掩饰这一家人的丧子之痛。

     进到这家人的家里,房间随处可见孩子的照片,地上还有不少孩子玩过的玩具,孩子母亲的眼更是哭得红红的。

     此时我把那夫妻俩的面相都看了一下,他们并非独子之相,换句话说,他们还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而且还是男孩儿。

     看着这一家死气沉沉,不等王俊辉开始发问我便先说了一句:“我知道你们接受不了丧子之痛,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任何重来的机会,倒不如打起精神往前看,我略懂一些相卜上的事儿,所以看了一下你们二位的面相,明年春天定能再怀上一胎,而且是男孩儿相。”

     我这么一说夫妻俩就同时看向我,不等他们说话,我便继续说:“我不是骗你们,你俩男女宫虽然有丧子的丧气,可那股气有由黑转红之势头,如果我没猜错,下一世投胎来做你们孩子的,还是之前你们家的小子,他与你们的母子、父子关系未断,算是再续前缘吧。”

     “真的?”夫妻俩同时问我。

     我点头:“自然是真的。”

     我刚说完,唐二爷就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训斥我:“这轮回转生,属于命佬的大事,你怎么随随便便就说出来,不怕遭难吗?”

     我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我每次算命总是伴着灾难的事儿,其实刚才那些事儿,我本来不用说的,因为那是注定的命,我说不说都不会改变什么。

     的确我这次是给自己惹麻烦了。

     我摇摇头小声回了唐二爷一句:“我只是想安慰一下那俩人,没想那么多。”

     唐二爷道:“你跟你爷爷年轻的时候一个德行。”

     我听不出唐二爷是说我好,还是不好。

     王俊辉那边已经接过我的话题跟那夫妻俩聊起了吃人坑的事儿,我这边也是听了一些,都是我们之前了解的那样,那坑总是莫名其妙的死人,男人、女人、老人、孩子各类型的都有,这十六七年下来,死了也有快十个人了。

     说话的时候我也才知道,原来这家男主人叫张利安,女主人叫张丽萍,两人是同村人结的婚。

     吃人坑的大概情况我们都了解,所以王俊辉便细问他俩,那吃人坑死的第一个是什么时候,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死的。

     张利安想了一会儿就说:“那还是我小时候的事儿,我大概十来岁的样子,我们村儿里有一户家里结婚,摆喜宴,然后新郎被灌醉了,说出去上厕所,结果一去就没回来了,后来派人去找,就在坑里发现了新郎,当时我也看着了,水里爬着,脚还搭在岸边,半截身子在水里栽着。”

     王俊辉向张利安确认:“你确定那是那个坑淹死的第一个人吗?”

     张利安点头说:“是的,我确定,我们村儿的坑,那户人家结婚前一年挖的,用来灌溉那一块菜地用的,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爸也去挖坑了,我还在旁边玩泥巴来着。”

     王俊辉点了点头。

     我在旁边就问:“是死了的那个新郎作怪?”

     王俊辉没回答我,而是问张利安:“那个死掉的新郎官,是十多年前,是几月几号成亲的,你们村的人,近些年死的人,又都是在几月?”

     张利安想了一会儿说:“阴历八月份,具体那一天我记不清楚了,我记得是刚过完八月十五没几天,我们村儿死的那些人,好像都是集中在每年的八月份……”

     说到这里张利安愣住了,很快他反问我们:“你们的意思,是十多年前那个新郎官在那坑里勾魂害人?”

     王俊辉摇头说:“还不能确定,对了,你仔细想一下,你们村里近些年死的这些人,他们自己,或者父母,甚至爷爷辈的,当年有没有参加过那场婚礼,他们有没有在婚礼上灌那新郎官酒,鬼魂索命,除非恶鬼,一般都是有因果的。”

     张利安半天没说话。

     然后呆呆说了一句:“我父亲参加过那场婚礼,在婚礼上,敬过新郎酒……”

     王俊辉打断他问:“只是敬酒吗?”

     张利安愣了愣了一下道:“我父亲让那新郎连喝了三杯……”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