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17章 流浪的阿帆

     这次回来,我觉得我应该能常住一段时间,李雅静有了蛇魑的魑元,已经不需要在依靠王俊辉组织那些维持生命的药,已经可以自行康复了。那组织对王俊辉的约束力也就小了。

     所谓的三年合约可能也要缓上一缓,不会再那么频繁地给他发任务了。

     这方面王俊辉也是打电话给我通了信,所以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做的我,就又把我那个小店开了起来。

     我这小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已经没了啥人气,加上之前找我求卦的人被我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估计那事儿也是传开了,所以那些有钱,有势的人也就不打电话联系了。

     这一个星期下来,我也就帮人测了两回字。不过也没挣到啥钱,一个收了二十,一个收了十五,加起来还不够我和徐若卉一天的伙食费。

     又到了周末,徐若卉见我店里没什么生意,就说让和她一起去逛街,我也是很爽快地答应了,可就在我关店门的时候,一个穿着破烂,背着破布袋的人就挡在我门口。

     我下意识看了下他身后的袋子。里面装的全是空瓶子,而且他身上恶臭味很大,他往门口一挡,我下意识就捂住鼻子问:“你干嘛?”

     这人大概知道自己有些唐突了,便又退到门外对着我鞠了躬道:“你好,我想算命,可以吗,不过我没有钱,这些瓶子我还没来得及卖,能值个十几块钱,帮我算下可以吗?”

     从他主动退到门外,到他说出这一番话,我能听出他是一个有涵养的人,这样的人沦为流浪汉,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故事。而不是单纯的好吃懒做。

     同时我也看了一下他那张又黑又脏的脸,田宅宫命气稀薄,不过有聚集之相,说明他虽然此时在流浪,可他的流浪生活就要结束了,而他的鼻梁谈不上饱满,可也绝对没有干瘪,他早期虽然很贫穷,进而日后成家立业却是没问题的。叼妖大血。

     至于他的妻妾宫,命气有两股,第一股是以死之气,说明他有一个亡妻。

     第二股围绕在妻妾宫之外,说明他的那一份缘分还没到,可绝对不会太远了。

     他疾厄宫无病症。说明他虽然流浪,可却能靠自己双手吃饱喝足,没有把身体流浪夸掉。

     而耳朵采听官的命气隐隐和他妻妾宫第一股已经死掉的妻子的命气相连,也就是说,这个人一直在探听他那妻子的消息,换句话说,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已经死了。

     他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我也是差不多知道了他这次来我这里的所求之事。

     所以他在对我鞠了一躬后我便对他说了一句:“苦命鸳鸯终飞去,隔岸桃花那般红,劝君咽下一腔相思愁,伊人已去,不道离别,更似离别痛。”

     那人听我说完这一番话,也不进门,直接在门口流下了眼泪,他听懂了我话的意思。果然他是一个有涵养,而且程度还不低的人。

     他抹了一下眼泪说:“谢谢神仙,我没想到我往这门口一站,你竟然就能看透我要的求的事是什么,还能看透我这身装扮的人能听懂你说的那些话,谢谢你神仙。”

     我摇头道:“我不是什么神仙。”

     他继续问我:“其实找了这么多年,我早就知道我没什么希望,可就算是她的尸体,我也想要找回去,我不能让她死了,连个家都没有,神仙,你能看到她在哪个方位吗,就算只剩下骨头,我也想要背她回去。”

     这份情值得让人尊敬,所以我就请他进来,然后取出唐二爷送给我的命理罗盘,再从他的妻妾宫上取下一丝他亡妻的命气植入罗盘里,再以我的相气推动,很快那罗盘就有了反应。

     我推测出来的一个咸卦,变爻的话,是一个九四阴爻。

     咸卦,山上有泽,咸。君子以虚受人。

     结合命气推断,卦象上说的不是我面前此人的命,而是他的家乡和职业。

     咸卦,重在一个咸字,山上有泽,必以阳照之,无遮掩,重在一个阳字。

     也就是说,我面前这个人是咸阳人,也是陕西人。

     君子以虚受人,这里的受可以做对待讲,也可以做教授讲,我偏向与理解为后者,也就是说他是一个老师,而且可能还是一个语文老师。

     想到这里我便向他说出了我心中的猜测,听到我的话,他直接站起来,又叫了我一声神仙,还说我算的都对,什么都知道。

     我摇头说:“我并非什么都知道,比如你的名字,我就算不出来。”

     那人这次站起来恭敬地跟我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他的名字叫陈步帆,大家都叫他阿帆,是咸阳县一个山村的中学语文老师,六年前和妻子结婚,可不到半年,因为一次吵架,妻子离家出走,阿帆自然是十分后悔,就踏上了寻找妻子的路,这五年多,阿帆带着自责,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去寻找的他的妻子,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不光是寻找他的妻子,更多的是对自己妻子的一种赎罪。

     当然他肯定是希望能把自己的妻子找回去。

     只是这些年下来,他通过电视,报纸,贴寻人启事等等方法都试过了,可依旧没有半点消息,他就觉得她可能是出事儿了。

     他今天之所以来我这里,是因为他在民心河边儿跟一个算卦的人讲了他的事儿,那算卦的觉得他可怜,就让他来找我了。

     显然那个算卦的,肯定是被我说过的一个。

     阿帆介绍完,我点点头说继续给他解卦象中的变爻。

     九四变爻的卦象是这么说的:贞吉悔亡,未感害也。憧憧往来,未光大也。

     这卦象结合着阿帆的命气解出来,绝对是对他的另一个打击。

     悔亡,阿帆的妻子已经死了,未感害也,说明给他妻子带来伤害的,事儿,或者人,他根本想不到是谁,或者发生了什么事儿。

     憧憧往来,未大光明,说明做出对他妻子伤害事儿的人,是阿帆身边的人,而且是他的好朋友,只不过这个人是一个小人,做了这事儿,从来不敢承认,反而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到了阿帆一个人身上。

     再换句话说,阿帆妻子的死,是阿帆的某一个朋友所为。

     只不过我暂时却推断不出他的那个朋友是谁。

     阿帆在外面苦苦需找了五年半,而且沦落成了这般模样,实在让人不忍心看他继续寻找下去,我便把我所解出的卦象全都说了一遍,同时又补充一句:“根据卦象所说,你的妻子离家出走的时候,并未走太远,就遭了害,她的骸骨就在你们家乡附近。”

     听我说完,阿帆眼睛红了起来,眼泪不停冲刷着他脸上黑垢,他同时也把沿途污浊命气冲洗掉。

     这说明阿帆的心是干净的,只有干净的心才能流出干净的眼泪,才能冲去面部的污浊命气。

     爷爷曾经说过,人在倒霉和委屈的时候哭,不光是一种发泄,更是一种命理上的自我保护,因为眼泪能冲走脸上的霉运,所以偶尔哭一下也是转运的方式,当然前提是心地要足够的善良。

     徐若卉在旁边听的也是入迷,更是有些同情阿帆,便问我能不能算出那个杀人凶手到底是谁。

     我想了一下就说:“如果见到那个人,我肯定能认出来,杀人者身上一辈子都会留下被害者的命气。”

     听我这么说,阿帆噗通就给我跪了下去,他说希望我能为他的妻子昭雪。

     如果我答应了阿帆,那我就要跟着他去一趟咸阳。

     我有心不去,可徐若卉在旁边推了我一下说:“初一,我跟你一起去,带上兔子魑,你也知道我有不少同学是艺校的,她们认识一些记者,我们把这事儿让记者报道出去,肯定能引起社会的关注,那样对阿帆也有帮助,我觉得阿帆的这份情谊,应该受到全社会的尊重。”

     徐若卉要做的事儿,我自然不会拒绝,也就点头同意,我看了看阿帆,他就说:“只要能为我亡妻昭雪,我什么都愿意做。”

     我想了想就说:“如果只是记者和相师,这个没什么说服力,这样,我认识咱们县城的一个警察,上次我帮他抓过人贩子,我觉得我能说服他,让他帮咱们。”

     我说的那个警察,自然是林志能。

     听我这么说,徐若卉就道:“好,就这么着,这样,让阿帆就在这里住下,我先联系我的同学,让她们找记者过来,然后咱俩再一起去找那个警察。”

     看着徐若卉干劲儿满满,我也只能点头同意。

     阿帆那边则是不停地冲着我们道谢。

     徐若卉电话只打了三四分钟就搞定了,还说明天就会记者过来跟我们会面。

     徐若卉那边都说通了,剩下就是林志能那边了,看来我需要再露一手相门的本事才能说服他了,好吧,我这就过去把他算个稀烂吧。

     在路上徐若卉就告诉我,明天跟着记者一起过来的她的那个同学,我认识,就是被我算过命,我说人家十年后才会结婚的方骆琳。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