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23章 阴阳手

     王俊辉这次虽然也是请神,可气势上明显与上次大不相同,说明他这次请的应该不是他师父。

     我对请神术了解不多,而且我们相门也没有请神之术,所以到底能不能把这个当成判别王俊辉所请之神的依据。我也就不知道了。

     王俊辉走出后院,往我和林森这边看了一眼便道:“你二人带着那老夫妻俩退下吧,无论发生了什么,切莫上前添乱。”

     我和林森点头,便分别扶起宋老伯夫妇俩进了屋。

     将二人放到床上,我俩又快速回到门口,这精彩一战,我们自然谁也不想错过。

     “叮铃铃……”

     我的手机又响了,王俊辉和慑青鬼同时看向了我,打扰了这两个厉害家伙的较量,我自然有些心虚。就赶紧掏出手机接了电话,正是徐若卉打过来。

     她先问我是不是出事儿,我赶紧告诉她:“没事儿。别担心,只是有些麻烦,你和方骆琳他们先找个地方吃饭,不用管我,今晚我就回去,不说了,先挂了。”

     挂电话之前,我听到徐若卉“哦”了一声,好像是有些生气了。

     可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我面前一个是王俊辉请神而来的厉害神通者,一个是新晋的慑青鬼,他们那么直勾勾地盯着我,我那里还有什么心思继续讲电话。

     挂了电话,我心里毛毛地说了一句:“你们继续。”

     我话音刚落。那慑青鬼便对着我和林森这边扑了过来,我心中不由叫苦,我不是就接了个电话,至于先拿我开刀吗?

     此时我也顾不上那么多,赶紧运气捏了个指诀去猛对着那慑青鬼的印堂位置点去。我现在打鬼就只有这一招,虽然看起来千篇一律,可好在效用还是有的。

     不等那慑青鬼靠近我,王俊辉迈了几大步就到了我跟前,他的速度不亚于那慑青鬼宋鹏明。

     王俊辉挡在我面前,挥舞手中桃木剑,对着宋鹏明的脑袋径直劈了下去。

     宋鹏明自然知道王俊辉手中法器的厉害,“呼”的一声留下一阵阴风就倒飞了回去。

     那股阴风绕过王俊辉对着我和林森吹来,王俊辉衣襟静浮不动。而我和林森却是被那阵风吹的忍不住后退两步。

     王俊辉对着宋鹏明“哼”了一声道:“孽畜,当着本尊的面,竟然还敢做出伤人之事,当真是不要命了。”

     本尊?我记得那青衣邪道也是称呼自己本道而已,难不成他比那青衣邪道还厉害,不对,王俊辉身上的气势相差甚远,就算再放大几倍也是比不过那邪道。

     说完王俊辉从怀中掏出四张符箓,不过他没有对着那慑青鬼扔去,而是给了我和林森说:“拿去防身。”

     我和林森赶紧去接,然后把符箓分别贴在胸口,当然也是给宋老伯夫妻俩贴上了。

     王俊辉回到院子里,那宋鹏明便“呜呜”乱叫,身上那青色的戾气越来越重,这应该是天渐渐变晚,阴气越来越重有关吧。

     不过宋鹏明没有再攻击,而是对着王俊辉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来为难我?”

     王俊辉抖了一下桃木剑道:“人鬼殊途,你身为鬼,应该到地府服罪,或者隐世修炼,本尊都不会管你,可偏偏以鬼的身份在人间行盗窃之事,还回来迷惑你的父母,和他们一起继续生活,你说,你这是何故?”

     宋鹏明不由一愣说:“因为我后悔!”

     后悔?

     宋鹏明看了看我们这边继续说:“我生前做了很多错事,拖累我的爸妈,在我死的那一刻我全想明白了,我发现我最放不下的不是赌钱,而是我的爸妈,我是他们唯一的孩子,所以我想着悔改,我想着挣钱养活他们,我每天只回来吃过饭就走,怕的就是我身上的气伤到他们,我迷惑他们,只是不想看到他们见着我的时候露出那恐惧的眼神和表情,我是他们的儿子,我死了也还是他们的儿子……”

     王俊辉那边身上的威势也是减弱了一些,显然他是觉得宋鹏明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的邪恶。

     “可是你并不知道,你父母因为受到你阴气的侵蚀,身体状况已经一日不如一日了,你再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他们怕是要双双变成鬼魂去陪你了。”王俊辉看了看宋鹏明说道。

     此时宋鹏明已经不再是那副摔死时候的恐怖模样了,而是恢复了一个正常人的模样。

     宋鹏明看了我们这边继续说:“我每次吃剩下的饭,只要他们吃了,身上的阴气自然会消除,我告诉过他们让他们吃,可他们每次却全部都倒掉了,我,我也没办法……”

     王俊辉冷笑一声说:“偶尔吃一些贡品是可以祛病消灾,可长时间食用没有阴气的食物,就会造成体内的内阴和内阳失调,照样会生大病。”

     宋鹏明没再说话。

     王俊辉继续说:“既然你是无心之过,那本尊再给你一个悔过的机会。”

     说着王俊辉取出一个乾坤袋,然后把口张开说:“你自己到这袋子里,我上身的这小子日后定想办法会送你入轮回,至于你的父母,放心,没有你他们还能活上好些年。”

     宋鹏明还在犹豫。

     王俊辉就显得有些不耐烦了,抖了一下桃木剑继续说:“本尊可没什么耐心,我的本事你也感觉到了,要收拾你这只羽翼未丰的慑青鬼,虽然耗费些时间,可灭掉你,还不是什么难事儿!”

     听了王俊辉的话,宋鹏明身子不由一抖,不过很快他又“呜呜”叫了一声后说:“逼我,你在逼我?”

     说着这宋鹏明竟然又变回了他摔死时的那般模样,七窍流血,眼珠子往外掉,怎么看怎么面目可憎。

     他脸的阴邪之气也是变得更重:“我不就是赌钱输掉,偷个车而已,你们就逼我,所有人都逼我,捉我进监狱,哈哈,来啊,现在又想把我关起来,哈哈,有本事你们就来了?”

     说着宋鹏明身上力气暴增,“呼”的一下就对着王俊辉猛扑了过去。

     王俊辉也是没想到宋鹏明会忽然发难,施展神通抵挡的时候,并没有及时用出全力来,顿时整个身子就往后退了两步。

     可即便是如此,宋鹏明也是被王俊辉挡下的一击,打退了七八步远。

     王俊辉退了两步站稳身子,怒道:“孽畜,你不想被抓是吧,好,那今日本尊偏不灭你,非要捉了你,将你送入地府大狱不可。”

     说完王俊辉就挥了一下道袍,往前猛走两步,挥着桃木剑就对着宋鹏明砍了下去。

     宋鹏明此时戾气暴增,速度也是快了几分,很轻易地就躲开了王俊辉的攻击,王俊辉也不急,挥了一下桃木剑,然后取出一张黄符往空中一扔道:“朗朗乾坤,鬼邪作乱,以此符灵,通招城隍,城隍差役,速来擒拿,急急如律令——去!”

     只见王俊辉手中的符箓化为一团火球飞入空中,然后再化为星点在空中消失,于此同时并未有半点的符灰落下。

     看着王俊辉的动作,我不由惊呆了,他这是请的城隍兵。

     城隍是每一个城市的专门管理阴物机构,下设城隍差役的职责就是缉拿各种阴邪鬼物,这些再有城隍送入地府关押。

     可并非所有的道者都能请的动城隍兵,我师父说过,若是要请的动城隍兵,非天师以上的道者不能为之。

     见王俊辉动了这一手,宋鹏明怒道:“又想捉我,好好,我跟你们拼了。”

     说着宋鹏明就向王俊辉扑了过去,可王俊辉却是简单地挥几下桃木剑,就把宋鹏明给打开了。

     在看王俊辉和宋鹏明斗法的时候,我体内的相气也是不断的流窜,很快我就有些明白了,我体内相气流窜,更多是原因来自王俊辉每次施法。低每住才。

     我这相气吸收了他的一分道元之气,他若是用道术,便会引起我体内相气的共鸣。

     而这种共鸣好像还在向我的脑子传递着某种信息。

     这种信息到底是什么呢?

     我仔细去感知,可却又完全感知不清楚。

     我想着压住相气的蹿动,可这相气却总能够在我快要完全将其压制下去的时候,从我的控制下逃到另一个相门去。

     这种感觉让我有些束手无策。

     再接着我就感觉自己双手有些发烫,只不过两只手的烫又有一些不一样。

     左手是热火炙烤之烫,右手是冻伤疼痛的内烫。

     而这两种烫分别集中在左右手的大拇指上。

     这是……

     阴阳两极!

     左手极阳,右手极阴,而是剩下的八根手指,从左向右依次对应,乾、兑、离、震、巽、坎、艮、坤,这基本八卦。

     同时我左手掌心出现黑色的极阴命气,右手掌心出现白色极阳命气,阴中有阳,阳中带阴,这手竟然成了阴阳八卦手!

     这是相门中采取命气的至高圣手,有了开起阴阳手神通的人,便可以采取别人的命气,把这神通练到一定境界,运用得当的话,甚至可以帮人强行改命!

     看着这些变化,我心里忽然变得有些兴奋了,这是怎么回事儿,我为什么会开了阴阳手的神通呢?

     爷爷说过,那是地阶相师才可能拥有的神通!
最近更新:天帝传 至尊剑皇 怎么又是天谴圈 一世兵王 重生野性时代 劈天斩神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女帝家的小白脸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天神诀
热门小说: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我欲封天 美利坚财富人生 将夜 美女的超级保镖 神道丹尊 至尊兵王 求魔 网游之纵横天下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天下第九 终极教官 奶爸的异界餐厅 仙逆 红楼之庶子风流 最强小农民 最强医圣 民国谍影 通天武尊 重生之光辉人生 超级仙学院 雷武 仙武世界大反派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逍遥派 他身上有条龙 龙血武帝 神级大魔头 偷香高手 美国之大牧场主 远东王庭 乱清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真武世界 抗日之将胆传奇 高官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逆袭 道君 神宠进化 这个游戏不简单 非常家庭 重生之最强人生 逍遥军医 极品掠夺系统 妖孽霸主 宝瞳 五行天 都市全能系统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