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26章 奸门黑痣

     我被爷爷打劫了这件事儿,我让林志能替我保密,我可不想这么丢人的事儿弄的众人皆知。

     我更不想徐若卉知道我没钱了,这可是我心里的一个梗啊,我的老婆本。我又要从头开始了,而且这次比上次更困难。

     上次爷爷至少给我留了点,可这次他给我卷了一个精光,我现在又借了林志能五千块,我这要是从负数开始奋斗啊。

     出了这么郁闷的事儿,剩下的时间我都没睡觉,就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我这心里越想越恼火。

     第二天我们从西安出发去咸阳,因为一晚上没休息好,我的精神状态极差。

     我和徐若卉坐林志能的车,上了车我就开始打瞌睡。徐若卉问我怎么还犯困,我就说大概是连日赶路有些熬不住了。

     徐若卉就问我,是不是前些天的病还没恢复。我就道了一句:“不是,就是昨晚没睡好,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突然失眠了。”

     从西安到咸阳只要一个多小时,不过阿帆并不是在咸阳县城内教书,而是在咸阳西南方向,渭河南边的一个村子里做老师。

     所以我们的车也就没有进咸阳县城,直接走的别的路去了那个村子。

     渭河河畔的村子虽然也是临水,可完全没有洪泽湖畔那些村子的水乡风范。

     渭河是黄河的支流,水自然也是黄的,河边也看不到郁郁葱葱的植被,除了庄稼地就是大片的黄土。

     而且这里的空气也不是湿潮,反而被秋末冬初的寒风吹的异常干燥。

     这个季节,田里的小麦都种下了。这些深绿也算是给这黄土地穿上了一层新衣。

     很快我们的车子就到了阿帆的村子口,这个村子在当地算是一个大村子了,所以附近几个村子,也就这个村子还有一所中学,其他村子的学生都要走很远来这边上学。

     阿帆的父母走的早。没有兄弟姐妹,有一些远亲很久没联系了。

     这村子里面的路都是硬化的水泥路面,可见这个村子也是比较富裕的,我们一行人到了村口,立刻就有人认出了阿帆。

     “陈老师?”一个十**岁的男生忽然说了一下。

     陈老师自然是指的是阿帆,阿帆的全名叫陈步帆。

     阿帆听到有人喊自己,转头看了一下,然后说:“你是?”

     那个男生就道:“陈老师,我是你原来的学生。曹吉星!”

     阿帆忽然想起了什么,两个人就说了一会儿话,那个叫曹吉星的男生就跟我们一起进村儿了。

     从曹吉星对阿帆的态度来看,他原来是那种很受学生喜爱的老师。

     这村子街里人不少,我们这么一走,越来越多的人认出了阿帆,然后加入到我们中,跟着我们一起去阿帆的家。

     当然这些人加入我们,也是因为我们这一行人有俩个记者,一个是扛着摄像机的张国彬,一个是拿着录音话筒的齐昕。

     此时张国彬的摄像机已经打开,现在他们拍下的东西,都可能成为他们后期发新闻的素材。

     齐昕那边也是询问了村民一些关于阿帆的事情,不少人都抢着说,不过大家对阿帆的评价都很正面,都觉得他是一个好人,大家对阿帆的遭遇也都很同情。

     此时的阿帆早就不是当初流浪人的打扮,他穿了一身较为干净的衣服,虽然看起来还是很朴素,可总不至于丢人。

     人都是这样,凡是有些心气的人,如果在外面过的不好,谁愿意把家还呢?

     阿帆这次回家是为了给妻子昭雪,可他也不愿意村民看到他过于落魄的一面。

     其实我也一样,我的钱被我爷爷打劫了一个精光,我宁愿借林志能的钱,也不愿意这件事儿被其他人知道。

     很快我们就到了阿帆的家,他的家门还是锁着的,锁子都已经生锈,不过阿帆还保留着钥匙,他说这是他和亡妻的家,他留着钥匙,随时等着她回来,等着她回来接受他的歉意。

     只可惜锁子锈掉了,钥匙打不开,最后我们还是撬锁进去的。

     阿帆家院子只有一条路是硬化过的,其他都是土地,所以那些土地上就长满了快一人高的枯植,就连硬化过的那条路的裂缝间也是蹿了杂草。

     我们是这个时节来的,如果夏天来,这景象更吓人吧。

     看着这荒掉的家,阿帆不由有些感伤,加上想起自己的亡妻,不由又哭了起来。

     阿帆刚回来缺衣少粮,不少村民就送来了食物,对于这些阿帆本来不想接,不过我却劝他收了下来,他以后不能再去流浪了,总需要在这里再好好过生活。

     而此时院子里还进来几个人,这几个人每人给了阿帆一些钱,问过才知道,原来这几年阿帆不在家,他家的地都荒掉了,所以他们就把阿帆家的地接过来种了,而且一早就商量好了,等着阿帆回来,一起给阿帆一些钱做补偿。

     这些村民的淳朴,让流浪了许多年,饱受了人间冷暖的阿帆一下就哭了起来。

     我想此时他心中应该对家乡这一词的感念更深了吧。

     阿帆回来,我们折腾了很久,差不多到下午的时候,这院子里来的人才慢慢变少。

     我们帮着阿帆把他家里收拾了一下,至少让它看起来不是那么荒凉。

     而今天来的那些人中,我也是把所有人的面相都注意了一遍,没有任何人有害阿帆妻子的嫌疑。

     所以等人走了之后,我就问他,有没有他特别好的朋友,今天还没来看他的。

     阿帆想了一会儿说有几个,不过他们都在外面打工,不一定在村子里。

     我点点头说:“不要紧,你若是有空,现在就领着我上他们家里走一趟,如果他们中有害你妻子的人,那么他们家人的面相上多多少少也会留下罪证来。”

     阿帆立刻说他现在就有时间。

     可见他已经迫不及待要为他的亡妻昭雪了。

     我们先去的是阿帆一个邻居的家,这次去人不能太多,更不能扛着摄像机,因为调查这事情真相的过程是不能曝光的,我可不想我算命破案这事儿成了新闻头条。

     想想我爷爷躲着人跑的场景,我可不想自己以后也是那样。

     不过我却是答应齐昕和张国彬,等着这案子有眉目的时候,允许他们继续跟拍,那个时候我自然也不会再用自己相卜的神通了。

     这次就我和林志能跟着阿帆。

     我们是以拜访的名义去的,我们去的时候,就发现这一家就只有一个六十岁,且腿脚不利索的老大爷,其他人都不在家,而且我发现他的耳朵不是很好,我们三个人进院子里喊了好几声,他都没听到,是我们进了屋,他才看见我们,并认出了阿帆。

     这个人的面相上没有主子孙行凶的面相,所以这家人直接排出。

     接着我们又在村子里转了几圈,没发现任何相关的人跟阿帆妻子的事儿有关。

     我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算错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志能说了一句:“你们学校的同事呢,有没有跟你要好的?”

     阿帆点头说:“有一个,他是我们隔壁乡上的,就是不知道他还在不在我们学校教书。”

     我们跟着林志能去了学校,看门的老大爷还认识阿帆,高兴的问阿帆是不是要回来上班了,阿帆摇头说没有,然后说我们是来找崔广民的。

     看门的老大爷立刻说,崔广民就在里面。

     在门口简单聊了几句,我们就在崔广民的办公室见到了他,我们到门口的时候,他正在办公室里训斥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原因好像是这两个人早恋了。低刚东才。

     我们在办公室外只听着声音,看不到人,所以我也判别不出什么。

     在我们等里面完事儿的这段时间,又不少这个学校的老师都认出了阿帆,来给阿帆打招呼。

     更有人直接喊崔广民出来,说他最好的朋友陈步帆,阿帆回来了。

     崔广民愣了一下,然后说了声“等下”。

     我下意识就觉得这崔广民有问题。

     崔广民继续训斥那两个学生,依旧没有出来的意思,不过我在外面听着,他训斥的语句已经有些错落了,显然他是在紧张。

     林志能那边也是皱了皱眉头,以他职业的敏感度,肯定也开始怀疑崔广民了。

     而此时一个梳着马尾辫,年轻的女老师也走过来给阿帆打招呼,这女老师绝对算的上是学校里最漂亮的女老师了。

     打招呼的时候,阿帆便有些迟疑,显然是不认识这个女老师,那个女老师自我介绍了一下,原来她叫钟鑫,是阿帆走了之后才到这里任教的,而且恰好接管阿帆的那个班级。

     我们这边刚打了招呼,崔广民那边结束了训斥,放两个学生回去写检查。

     他一出来,就特别热情的跟阿帆抱到了一起,不过我从他的眉宇间看到了一股凶气,这股命气主杀戮和淫邪。

     这表明他曾经做过杀人和淫掠之事。

     而且我还看到他的妻妾宫的奸门位置有一颗浓重的黑痣,上面的黑气很重,主淫荡,是下等的坏痣。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