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36章 是谁在挑水

     秋后进山,最要紧的是防火,因为这太行山区的山林猛兽不多,我们这次人又这么多,就算遇到狼、野之类的也不用怕的。

     可如果不小心失了火。这满山枯草,树木,烧起来,我们怕是就要遭殃了。

     所以我们进山没多久,林森就开始提醒我们要注意防火的事儿。

     好在我们这些人中没有人抽烟,只要做饭煮水的时候注意一些就好了。

     说起这水,也是我们这次行动的一个麻烦事儿,这百鸟寨之前是有名的旱村,周围溪流,十条干了九条半,所以我们各自背着的水就要省着用。

     这些天我们甚至连刷牙洗脸的水都没有。刷牙的话就靠口香糖,洗脸的话,照着镜子把黑的地方用手搓掉就行了,当然不搓也没事儿,反正我们这些人,谁也不会比谁好到哪里去。

     也就谁也笑话不到谁了。

     这次比我和王俊辉第一次去那个什么小西天要好走的多,毕竟这边在二十年前曾经有过村子,所以这边的山路还有一些,虽然二十年没走,已经荒芜了不少,可稍加修正,供我们通行还是问题不大的。

     因为我们背的水很多。所以一路上的速度快不了,时不时还要停下休整。

     虽然我们队伍里有几个长辈,可整个队伍还是王俊辉说的算,他说停,我们就停,说走我们就走,一天的路赶下来,我们已经到了深山之中。

     四下看去,没有人烟,这种感觉仿若又回到了第一次和王俊辉合作的时候去小西天的情景。

     那会儿只是初夏,现在已经是初冬。转眼半年时间就过去了。

     这一路上,我自然少不了去照顾徐若卉,她虽然自立,可却没有这爬山涉水的经历,虽然她咬牙坚持着,可我还是能看出来她累的很。

     趁着吃晚饭的间隙,我和她在附近的一个了一会儿话,问起她的情况,她告诉我说,让我不用担心,她挺得住。

     吃过饭,分配了值夜的人,我们便早早地睡下了。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这次没有去小西天那次诡异,就好像我们这些人出来野营,只是我们来的时节不对而已。

     如此赶路。我们用了三天便深陷深山之中,我们也是终于开始有所发现了。

     这是一座大山的山根处,我们抬头就能看到山,看着也没什么,可王俊辉却让我们停下说:“我们就在这里扎帐篷,村子就在我们眼前了。”

     我抬头看了看,依旧只有大山和不算茂密的树林,哪有半点破旧村庄的模样?

     王俊辉一边卸下背上的行礼,一边道:“肉眼是看不到的,要用这里看。”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他不会说我没心眼儿吧?低亚私亡。

     一路上那几个前辈一个比一个精神,偶尔斗斗嘴,好不悠哉,可到了这大山之前,他们的表情一下就严肃了起来,鹭大师更是直接撑着单掌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贠婺小和尚也是学着师父的模样念了一句。

     我们先是在这里清理出一处平坦的地方扎下帐篷,然后又找了干柴木棍,架起一个临时的篱笆院落来。

     王俊辉说,解决这百鸟寨的怨井,弄下这篱笆,也显得稍微安全一些。

     此时我们的用水已经见底了,所以布置好这里的一切后,王俊辉就提出要进百鸟寨去那口百灵井去取水。

     现在的时间差不多已经到傍晚了,如果山上真有那个村子,现在去绝对不是一个好时机,所以我就想反对一下,可唐二爷却主动站出来说:“这样,老江,你留下来保护其他人,我、老鹭和俊辉三个人进村取水,如果只是取水,不与那怨井起冲突,按照之前来过这里的那几位神通者所述,我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王俊辉也是点头,表示同意唐二爷的提议。

     江水寒想了一下,也没推辞就道:“有什么事儿,及时发信号,我们会救你们。”

     唐二爷摆摆手说:“我们几个人自保有余。”

     在出发之前,王俊辉走到我身边问我:“初一,你给我卜算一下吧,算一下我们这次去取水,会不会遇到那个怨井鬼灵显身。”

     王俊辉眉心有浊气,可都是轻浊,暂时看来都是小麻烦,既然是明他不会遇到林百灵显身。

     所以我就摇头说:“不会。”

     王俊辉拍拍我的肩膀说:“这我就放心了。”

     王俊辉之所以接这么危险的案子,完全是为了陪着我一起入川,所以想了一会儿就对他说:“我跟着你们去吧,这样咱们道、僧、相就都有了,遇到什么事儿应对的法子也多一些,这里是山外,在百鸟寨的怨气之外,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说着我也是看了看留守几个人的面相,均无灾难之相。

     王俊辉犹豫了一下,也是点头同意了。

     见我要去,唐二爷带来的那个张少杰便说自己也要去,二爷想了想说:“你这次不用跟着了,留下来帮着你江爷爷照看其他人吧,记住收收你的心,别给我捅出什么篓子,你江爷爷可不像我这么心慈手软。”

     张少杰点头。

     捅娄子?什么篓子?

     我不明白唐二爷那话的意思,就问他,他摇头说:“不说了,我们师门的事儿,那孩子命有些苦。”

     见我跟着进百鸟寨,徐若卉就把兔子魑递过来,让我抱着,我还要背水壶,抱着兔子有些不方便,就对徐若卉说:“我们这次去不会有危险,我都料到了,放心吧,兔子魑留下。”

     王俊辉和李雅静那边也是简单了说了一句。

     我们一行四人各自背了一个水壶上山,王俊辉手里还拿了一条绳子,说是一会儿打水用的井绳。

     一边走,我就问王俊辉,之前百鸟寨的人,不是会到离他们村子几里外的地方打水吗,我们为什么不选择去那些地方,至少安全点。

     王俊辉说:“知道那些村子为什么在怨井事件后,人都被转移了吗?”

     我摇头,王俊辉说:“这里是水脉是通着的,这附近凡是有水的井,都是怨井,那些村子的人,没搬走之前,有好多人,在自己村口的井边看到了坐着守井的百灵,上面知道这件事儿后,就把人都转移走,若是晚一些时间,那些人迟早会被百灵的怨气给害死。”

     说着王俊辉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幸好山里的这条水脉范围并不大,不然那麻烦就更大了。”

     唐二爷也是在旁边说了句:“俊辉说的既是。”

     我们越是靠近那山,我就发现那山越模糊,最后干脆看不到了,这倒不是天太黑了,而是因为这附近的雾气太浓了,什么时候起的雾,我们在山下的时候怎么没看到。

     进了这雾气的范围,王俊辉把绳子展开,让我们拉住身子的一段,这样我们在浓涡就不会走散了。

     这雾实在太浓了,我估计这能见度也就四五米的样子。

     这么大的雾,我还是第一次见。

     抓好身子进到这团雾气之中,王俊辉便提醒我说,这些不是普通的雾气,而是百灵和这里村民们的怨气。

     我们刚才看不到这雾气,是因为百灵用自己的能力把附近的几个村子藏了起来,所以我们只能看到山,而这些“怒气”是百灵隐藏那几个村子的第二道屏障,有很多人进了这雾气,就会迷失方向,遭遇鬼打墙,然后再从原路返回,根本进不到村子里。

     若是偶尔有进去的,那他基本上很难再出来了。

     这一层雾并不是很厚,大概只走了一百多米,我们就穿过那层厚厚的雾气,看到了这村子的原本的模样。

     无数破旧的房屋,长满杂草的街道,还有随处可见的残破后倒塌的围墙。

     而在我们进入这村子一瞬间,我的监察官和采听官自动开启,显然有脏东西在我们附近活动。

     我四下看了看,却什么也没看到。

     王俊辉说:“这应该就是百鸟寨吧,若是其他被百灵占据的村子,那应该不会有这么重的怨气。”

     王俊辉说话的时候,鹭大师指了指村口一块倒地的石碑。

     我们过去就看到了百鸟寨的村碑。

     简单叙述了四凰仙故事,当然光绪年间的事儿,上面没有记载,毕竟那是这村子的一个污点。

     确定这是百鸟寨后,王俊辉就说:“按照我师父讲的那个故事,怨井应该在半山腰上,我们进村找找看。”

     这天按理说已经黑透了,加上这村子又被厚厚的雾气笼罩,这里应该是伸手不见五指才对,可我们在这里却能看到这里的每一件东西。

     这里的光不亮,却又能让人看的真切,这种感觉很奇怪。

     走了一会儿王俊辉就“咦”了一声停了下来,我问他咋了,他说,你们看这地上。

     我们同时低头,就发现地上有一些水滴打湿泥土的痕迹,而且恰好形成一条一条的线,就好像有很多人挑水从这里经过一样。

     这些被打湿的泥土,还新鲜的很,也就是说,跳水走过这里的人还没走远。

     再换句话说,这村子里难不成还有活人吗?

     也或者说,是鬼在挑水!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