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51章 多出来一只手

     本来我觉得因为高俭良的话,李滋花会和我们这些人动手,没想到他却只是笑了笑,然后和高俭良握下手说:“够胆色!”

     夸了一句高俭良,李滋花又让他介绍了一下我们这些人。

     同时李滋花也是给我们介绍了两个人,一个就是接我们的过来的光头。叫杜亮。

     另一个是站在他身后,看起来有些单薄,还戴着一副厚厚的眼睛,大概也有四五十岁的男人,叫钱乐(yue)。

     光头杜亮的面相我已经看过,钱乐的面相,此时我也是了解于心中。

     他下颚奴仆宫命气主“仆”,副“主”,说明他“位极人臣”,在李滋花手下是数一数二的人。

     而他财帛宫生的很厚,只可惜那命气中的财气却不是他的。而是李滋花的。说明钱乐可能是李滋花手下管钱的帐房先生之类的角色。

     李滋花给我们介绍钱乐和杜亮两个人,只说,他们是协助我们调查的,并未说这俩人在这寨子里具体负责啥工作。

     相互介绍了之后,高俭良就问我的意思,我对着杜亮和钱乐说:“带我们去事发地点看看吧。”

     两个人看了看李滋花,见其点头,也才同意带我们去。

     临出门的时候,李滋花忽然对杜亮又说了一句:“小杜啊,做人莫要太贪,想想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儿,想明白了,告诉我。不过要在今彤前,否则下场你知道的。”

     听了李滋花的花。杜亮下了一跳,同时往我这边看了看,我耸肩摇头,示意跟我无关。

     杜亮犹豫了一下,没有拖到晚上,直接跪下从怀里摸出一个沉甸甸的:“花哥,我错了,原谅我一时糊涂,我这么做……”

     李滋花打断杜亮:“小杜,你跟我时间不久了。脑门上的疤也是为我留下的,只要你承认了,那就没什么不能原谅的,放心,这件事儿,我不予追究。”

     我看了看李滋花,他虽然说不予追究,可面相下隐藏的那股杀气却是没能抑制住,而杜亮印堂相门上的黑气未消,而且隐隐出现一些暗红之光,这是血光之灾。

     李滋花的面相我刚才也看了,一般人的面相,并未出众之处,他能做到这个宅子老大的位置实属不易,只不过他的印堂也是黑雾缭绕,而且透着一股阴邪之气,怕是被什么脏东西缠住了。

     我没有当着他的面说出来,是因为我在他的面相上看到了很多的凶光,这说明他身上可能牵扯到人命案,一个手上沾过血的人,我实在没有必要同情他,甚至在我心里,还有点期盼那个缠着他的脏东西早点把他给弄死了。

     那样一来,说不定我们在这个寨子就彻底安全了。

     杜亮的事儿,李滋花没有追究,所以他和钱乐就一起领着我们去了这寨子里人工作的河段。

     那些人站在河里,淘水,筛沙,挑拣,不过往往数次下来都没有什么收获,淘金就是这样,运气差了说不定一天下来都没什么收获。

     站在河边,钱乐指着一个没有人的水坑说:“出事儿的地方就在那边的那个坑,本来那一块儿,是我们这里近两个月出货最多的地方,可接连没了八个人后,就没人敢去那个坑淘货了,挣钱再多,把命搭进去也就不值了,大家虽然都是求财而来,也却还不至于到把命搭上的程度。”

     这条河是白龙江的小支流,所以河道不宽,水流也不快,加上河面被分成一块一块的水坑,看起来不像是河,有些像是池塘了。

     坑与坑之间铺着简易的木板作桥,通过这些木板桥,也可以走到对面去。

     我们这些人从半山腰上下来,自然引起了不少淘金人的注意。

     下到了河岸边儿,我就更清楚的看到了这些淘金人,他们穿着防水衣,有男有女,甚至还有一些孩子。

     现在已经是冬季,我看到不少人在河里冻的直哆嗦,可他们却依旧丝毫不肯停下手里的活儿,我好奇问钱乐:“这些人都是自愿的?”

     钱乐说:“当然是自愿的,我们只管着他们不把淘来的金卖给别人,其他的我们不太管,比如他们什么时候淘金,每天淘金多长时间,都有这些人自己决定,他们不是我们的奴隶。”

     好吧,看来我下意识里把这里的生活想的太过残酷了。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这里正是我想的那样的话,怕是早就被查封了,正因为这里有一些“自由”,所以看起来倒像是一个正规的作坊了,所以才不会一下被查封。

     当然有人来这里查的时候,怕是这些人早就逃完了,我们进山的时候,进山的路口发现了几处这寨子的暗岗,只要有可疑的人进山,他们往里面打上一个电话,这些人往深山里一躲,或者从深山里逃出,那警方的这次行动基本就宣告失败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我们就到了那个出事儿坑旁边,其他的坑水都是混的,唯独这个坑没人劳作,变的很清凉,可这清凉地水中却透着一股的邪气。

     把我们领到这里,高俭良就不再说话,显然查案这些事儿,还是要靠我们自己。

     王俊辉此时已经在水坑边蹲下,用手轻轻拨了拨水面道:“这坑是有问题,人丢了之后,你们找人挖过这池底吗?”

     钱乐说,这坑就没了膝盖的深度,自然是派人下去趟水找过的,不过那泥沙都是实的,不会下陷,他们并没有深挖。

     王俊辉指着坑底说:“找人把这坑底挖了吧,坑下面有东西。”

     钱乐问:“难不成失踪的八个人,都埋在坑底?”

     王俊辉点头说:“应该是这样。”

     钱乐虽然有些怀疑,可还是照做了,喊了几个人,说给他们工钱,让他们下坑去挖人。

     那几个人本来是不愿意的,可被杜亮吼了几声,也就极不情愿地拿着铲子之类的东西下坑了,不过他们还是跟钱乐讨价还价了一番价钱的事儿。

     钱乐最后也是依了那些人。

     那些人下坑之后,没一会儿这坑的水就被踩的浑了起来,我们再也看不到坑底有什么。

     这些人挖了大概半个小时,有人一铲子忽然缠出一只快要泡烂的手来。

     那手是埋在泥沙里,我们没注意,可这些淘金的人,眼都尖锐的很,泥沙里多出了什么东西,他们一眼就看到了。

     所以他们喊了一嗓子,我们这些人才发现。

     那手被泡的发胀,看起来烂乎乎的,让人只觉得反胃。

     看到那手后,坑里的人本来不想挖了,想要上岸,钱乐说再给他们加工钱,那些人才答应继续挖。

     没一会儿第一具尸体就被挖了上来。

     这尸体已经被泡的没有人形,那些抬他上来的人,稍微碰他一下,他身上都往下掉那些烂乎乎的肉。

     他的皮肤更是一捅一个窟窿,然后往外“啾啾”的流水。

     所以挖出第一具尸体后,就有人开始去一边狂吐不止。

     也因为这边挖出了尸体,不少人都停下了工作过来围观,不过这些人却是被杜亮给驱散了,最后以这钱乐的意思,把这些人全部赶回了寨子里,今天一天禁止他们下河淘金。

     那些人即便是回了寨子里,依旧扒着头往河里看。

     看着那第一具被捞上来的尸体,我的胃里也是翻腾不止,走到那尸体旁边,忍着各种恶心,勉强看了看他的面相。

     我发现他的面目全非,因为尸体被泥沙下的水泡烂了,所以他身上多处皮肤都陷进去了沙石,特别是那具尸体的眼睛部位,两个眼珠子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厚厚的泥沙。

     还有他的鼻子,也是磨平了,两个朝上的鼻孔,也是堵满了泥沙。

     徐若卉那边已经扭过头,显然这尸体太过恐怖,她已经不敢再看了,反倒是她手里的兔子魑一直很兴奋,想要跳下来去靠近那尸体。

     当然徐若卉是不给它这个机会的。

     陈婷婷脸色苍白,心里肯定也不好受,可是她却死活不肯转头,过了一会儿她实在忍不住了,就侧头狂吐了起来。

     李雅静是三个女人里面最镇定的,她深吸一口气,从随身的药箱里取出口罩和手套,就准备去验尸。

     不过却被王俊辉给拉住了:“先让初一看看再说。”

     虽然这尸体面目全非,可好在各个相门上还有命气环绕,当然这些都是“尸”的命气,这些气绕着主要集中在四渎相门之上,左环右进,说明这些尸体不得安息,是四渎水尸相中的起尸之相!

     再换句话说,如果我们晚些发现这些尸体,他们可能会变成水僵之尸。

     看到这里,我就让那些人赶紧挖,把所有的尸体都挖出来,这些尸体必须要快些处理掉。

     很快接二连三类似的尸体被挖出来,足足挖了八具。低乐记弟。

     看着这些尸体,每一个都是四渎水尸相。

     可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些不对,我问钱乐:“这里失踪了几个人?”

     钱乐说:“八个啊,人都在这里了?”

     我指着那些尸体说:“看看这些尸体,每一个人双手都是健全的,那刚才被挖出的第一只手又是谁的?”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