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53章 黑夜下的死亡

     我还在想三死金由来的时候,钱乐和杜亮两个人带着那些工人就离开了,看样子,他是急着向李滋花汇报这里的情况。

     看着钱乐等人离开的背影,高俭良就问我:“初一,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我毕竟经验有限。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样的事儿,就问王俊辉,他想了想说:“初一,我们先处理了这些尸体吧。”

     我点头,然后让林森去寨子里找了一些汽油来,接着我们就在这坑边就地把那些尸体给烧了。

     这一把火烧下去,我心里才觉得稍微踏实了一些。

     只是坑中那只“夺命手”到底是个怎么情况,我却没有半点的头绪,我问经验丰富的王俊辉和高俭良有没有听说过类似的事情。

     俩人都是摇头说,没有。

     我再问王俊辉能不能感觉到坑下有东西,他再次摇头说。感觉不到有什么了。

     一时间,这案子陷入了僵局。

     我毕竟是这次入川的主体,高俭良和陈婷婷所有的事儿都是问我,搞的我有些手足无措,我虽然也有不少处理案子的经验。可那些案子基本上都是以王俊辉为主体,我自己处理的案子只有个别的那一两个而已。

     见我不说话,高俭良便催问我:“初一,有了主意了吗?”

     我深吸一口气说:“这样,这坑也挖了不少时间了。可仍旧没有挖出第九具尸体来,想来,我再想在这坑里找出线索来,有些困难,这样我们还是把精力放到那三死金上吧。”

     高俭良皱皱眉头说:“你的意思是,我们去监视李滋花?”

     我摇头说:“不是监视,是保护,我刚才看了那个工人,以及钱乐和杜亮的面相,他们三个人怕是要有遭难了,钱乐应该会把三死金交给李滋花,那李滋花也会布他们的后尘。再所以只要我们看好这些人,来个守株待兔就好了。”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陈婷婷在旁边问我:“初一,你算命的本事不是很厉害吗,不能算算那手到底在哪里吗?”

     我摇头说:“暂时算不了。我掌握线索太少,就算勉强起卦,也不会太准,一个不太准的卦象,和可能会把我们调查的方向给带错了。”

     陈婷婷小声“喃喃”了一句:“原来你也是门外汉啊。”

     我了解陈婷婷的为人,所以她的这番话,我也懒得和她计较。

     商量妥当了,我们也是离开河边,回到寨子里去找李滋花。

     我们见到李滋花的时候,钱乐和杜亮都在身边,而他们三个人看起来都很兴奋,特别是李滋花就差“哈哈”大笑,没有半点刚才那样的稳重。

     显然那三死金已经到了李滋花的手中。

     当然他的额头上也黑气萦绕,也是被那个脏东西做了标记,可我的监察官和采听官均未有开启的迹象,这说明,无论是刚才水坑那边,还是这里,附近都没有脏东西。

     见到我们的时候,李滋花就对我们说:“谢谢你们了,来这儿的第一天就帮我发了一笔,哈哈……”

     我上前把他、钱乐和杜亮三个人的面相说了一遍,然后又补充道:“你们这些难,怕是你们手中的三死金引起的,我也知道你们不会交出三死金,这样,你们三个人,包括刚才挖出三死金的工人,都不能离我们太远。”

     李滋花笑了笑,好像不相信我说的话。

     不等我再细说,他就打断我说:“不过是一只能动的手而已,只要不在那坑里,它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放心,我们能保护好自己。”

     我还准备说些什么,李滋花已经让人送我们出去。

     他给我们安排的房间就在他住的楼一层,我们每个人一个房间,不过入住的时候,我们却没有全部分开住。宏杂夹扛。

     我和王俊辉一个屋,高俭良和林森一个屋,其他三个女人一个屋。

     为了保护那个挖出金块的工人安全,我让林森去把那个工人找了过来,再让那个工人在我们这些人空下的房间住下,这样他离我们近,就算他出了事儿,我们也可以第一时间觉察到,然后赶去救他。

     另外我和王俊辉也是看过三死金的人,我们应该也被盯上了,只不过王俊辉印堂位置道气很重,那股黑色的命气被他冲散了不少,所以他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至于我,我是看不出自己相门情况的。

     现在天已经黑了,加上白天出了那事儿,并没有再趁着月色的淘金人了。

     这山沟里没有通电,不过却是有一台大型柴油发电机,所以一到了晚上,我们就能听到“嘭嘭”的机器工作声音,再接着我们这儿所有的屋子都通了电。

     这个夜一下显得明亮了起来,有了亮光,也就有了些许的安全感。

     晚饭是李滋花让人给我们送来的,是这寨子里的厨子做的,因为是大锅饭,味道上自然要差了许多,所以吃饭的时候陈婷婷在那里抱怨了半天。

     吃了饭,我们就各自回屋休息。

     我和王俊辉也就说起了那只怪手和三死金的事儿。

     我说,那三死金不像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还说了我这么说的相门推理依据。

     王俊辉点点头说:“初一,那个三死金上有一个字,你看到了没?”

     我说字看到了,不过具体什么样没看清楚,而且可能还是一个繁体字。

     王俊辉摇头说:“不是繁体字,而是一个秦时小篆文字,我虽然也没看的太清楚,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小篆的‘魅’字。”

     “魅?”难不成这次的事儿跟一只“魅”有关联?

     魅在魑魅魍魉魈中排第二位,是由鬼魂自行变异而成,而不是与旁物结合。

     魅者,以惑而乱天下。

     魅者,可以根据每个人的喜好变换出其喜好的模样来,它本身没有固定的容颜。

     它变换自己容貌的模样就想变色龙一样,只不过变色龙是根据周边的幻境改变自己身体的颜色,而魅却是依旧周围众人的心,改变自己的容貌,然后渐渐变成一个人见人爱的倾城模样。

     魅者可男可女,不过以女性居多。

     魅诱惑人类,然后吸取他们的阳气,供自己使用。

     而且魅到了一定的阶段,可以占据别人的身体,改变那个人的容貌成为它自己的模样,不过那样的魅就会变成一个普通人,从而失去了魅的原有的本事。

     魅所化的人,因为吸食了众多人类的阳气,是上好的婚配东西,如果能娶到魅所化的人,那与之交合的人便可以延年益寿,甚至达到驻颜不老的奇效。

     我问王俊辉,那只手是不是魅搞的鬼,王俊辉摇头道:“暂时还不能确定,魅这种东西,是古代帝王最喜欢的,他们往往驯养魅来供自己宠幸,所以历朝历代都有专门的人捕捉魅,那玩意在两汉时期差不多就绝迹了。”

     我和王俊辉的讨论还没什么进展,忽然远处的发电机的“嘭嘭”声就停止了,接着我们屋里的灯也是一下黑了下去。

     我们赶紧冲出去看情况,就发现整个寨子都黑了下来,不少人跟我们一样,也都拿着手电出来看情况。

     看到大家都没事儿,我心里也是放心了。

     就在我准备说,可能是机器故障的时候,“啪”一声二楼掉下一个什么东西来。

     我们的手电顺着声音落下照了一下,就发现从二楼落下来的是一个人。

     他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们几个人靠过去,就发现这人的身下已经流出了一股红色的液体,显然是鲜血。

     而从这个人的背影来看,是杜亮!

     我赶紧往二楼照了一下,那一块没有人,整个二楼的灯都是黑着的,也没有人出来看情况,就好像二楼已经没有人住了一样。

     李雅静胆子很大,直接拿出药箱,去看杜亮的情况,林森也过去帮忙,等着把杜亮身子反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在杜亮的胸口有刺着一把匕首。

     此时被我们叫过来住的那个工人就惊慌道:“那刀是花哥的,我认得。”

     人是李滋花杀的?

     我们一来的时候,我就算出杜亮要倒霉,有血光之灾,现在果然是应了。

     杜亮眼睛瞪的很大,显得十分惊恐,相门印堂的相气凶之命气与李滋花身上的命气相吻合,也就是捅那一刀的人就是李滋花。

     可李滋花就算要杀杜亮,也不会蠢到自己动手,还用自己的刀的地步吧?

     还有,杜亮的尸体是刚掉下来,可二楼现在却空无一人似的,如果真是李滋花干的,那他人呢?

     王俊辉忽然道了一句“不好”,然后往二楼去,我本来也要上去,他让我留在楼下保护其他人。

     王俊辉上二楼挨个房间找了,然后对着我们无奈道了一句:“人都不见了!”

     这事儿太怪了。

     人是李滋花杀的无疑,杜亮刚才二楼跌落下来,上面就一个人都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高俭良在我旁边道了一句:“看来李滋花是带着那不死金逃掉了,临走之前,他还杀了一个分钱的。”

     这件事儿并不是那么简单!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