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58章 入川不入门

     高俭良用命令的口吻跟我说话,我当下就更加愤怒了,给他三死金?我现在不给他一巴掌就是好的了。

     “哈哈!”

     我怒极反笑,冷着嗓子笑了一声后我就道:“高俭良,你真当我年纪轻,就可以任由你们摆布了吗?以你们明净派的为人。我还能信你们吗?”

     说着我看了看林森道:“老林,把那皮囊烧了。”

     “不要!”魅那边怒吼一声,想要对着我们这边扑来,可却被王俊辉用桃木剑给打了回去。

     有王俊辉在那里阻拦,这魅基本上没什么机会靠近我们。

     林森那边也没有迟疑,直接拿出打火机就要去点,高俭良怒道:“初一,你初到西南就要与我们明净派为敌吗?”

     我没理会他,直接对林森说了一句:“烧!”

     林森弯腰,直接把那皮囊给点了起来,高俭良想要冲过来阻止。我直接横在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我身后那魅的皮囊已经“轰”的一声烧起了,上面浇了汽油,不过一会儿应该就烧没了。

     魅那边已经完全疯了似的,想要往这边扑。可她每次突进都被王俊辉挥剑、行符之类的动作挡下。

     高俭良怒道:“初一,你疯了吗?”

     我没说话,死死挡住他,不给他前进的机会,高俭良转身对陈婷婷说:“大小姐。快来帮忙啊?”

     陈婷婷摇头说:“我觉得初一说的对,我们这么对人家的确不好,再说,还有你们那个养魅的法子虽然不是直接害了人命,可也会让不少人折寿早死,所以我不能帮你们。”

     我忽然对陈婷婷有些好感了,她还是有些正义感的啊。

     高俭良更加生气了:“你难道不想嫁给我们少主了吗?”宏东帅技。

     陈婷婷说:“想啊,可我嫁给的是你们少主,又不是你们门主,我不必讨好他吧?”

     陈婷婷地位尊贵,高俭良拿她也没办法,当下直接捏了一个指诀。竟然对着我胸口点了过来,我没想到他会真的出手,所以并无防备。

     被他点中之后,我就感觉身子一软,仿佛力气被抽干了一样。接着我就瘫倒在了地上,可我的意识还是清醒的。

     见状林森挥着匕首对着高俭良就猛刺过来,林森动作极快,高俭良还没来得及从我身上搜出三死金,就被逼退了数步。

     逼退了高俭良,林森忙检查我的情况,此时徐若卉和李雅静也是赶了过来。

     看着徐若卉一脸担心,我勉强说了句:“放心,我没事儿。”

     林森转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匕首,把我交给徐若卉和李雅静二人,然后开始慢步向高俭良逼近。

     高俭良也是意识到林森是一个难缠的角色,便摆手道:“等一下,我并没有伤到初一,我只是用诅咒术乱了他体内的气,让他气血不畅,暂时失去行动能力而已,我并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我只想完成门主交的任务,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要杀了高俭良也是有些麻烦,所以我也是喊住林森说:“老林,算了,要是真动了他,我们会更麻烦,烧了那魅的皮囊,也算是断了他一部分念想了,现在就等王道长收了那魅了,只要姓高的不去打扰王道长施法就放他一马,反之你就想办法制服他。”

     林森点头。

     我话刚说完,本来准备再问高俭良一些问题,可还没张嘴,我的后背忽然一阵尖痛传来,我知道是李雅静给我打的那一针药的药效过了,现在我背后伤口以加倍的疼痛持续一段时间。

     因为疼的太厉害,我忍不住“啊”的轻叫了一声。

     徐若卉忙问我怎么了,我道:“后背伤发作了!”

     徐若卉忙去看李雅静,李雅静摇头说:“药效到了后半部分,我也没办法,这疼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消炎,只能让初一自己忍过去了。”

     而此时兔子魑也是跳到我的身边,它不知道我怎么了,还跳到我的肚子上打滚撒欢,可却是被徐若卉快速的抱走了。

     因为王俊辉那边又开始和魅斗法,所以我体内的相气再次开始乱窜,而且因为我中了高俭良那个什么“诅咒术”的缘故,体内气息本来就够乱了,加上相气乱撞,就让我体内的气更是乱的不可开交。

     我胸口不由一闷,一口黑色“浊气”就吐了出来。

     与此同时,我还能感觉到那些杂乱的气,在被相气冲撞的时候,好像还被它吞噬了一部分,再接着我那相气又大了一截。

     难不成我因祸得福要进阶四段气了?

     随着我那一口浊气吐出,以及我体内相气流变大,我不禁身体抖了一下,接着我的胳膊和腿就恢复了行动能力,所以我就在徐若卉和李雅静的搀扶下勉强站了起来。

     高俭良一脸惊骇看着我说:“你,你竟然自己解了我的诅咒术,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当下就明白了,我吐出的那一口黑色浊气,就是高俭良打入我体内的那股所谓的“诅咒术”的气,正是那股气扰乱了我体内其他的气。

     它之所以被挤出,自然全是我体内相气的缘故,它在觉察到那股气不属于我后,就硬生生将其挤到我的出纳官相门。

     我自然不会给高俭良解释这些,就道:“姓高的,你伤我的事儿,我暂时不予追究,可我在这里也跟你说明白了,我这次入川不会加入你们明净派,更不会再为你们明净派做任何的事儿。”

     高俭良知道自己把事情办砸了就道:“可是,你爷爷说过让你入川的,他说……”

     我打断高俭良说:“我爷爷说我入川的首要任务是成亲,是结婚,根本没提你们明净派的事儿,你们不用自作多情了。”

     高俭良瞬间呆住了。

     再看王俊辉那边,在没有了那只打不坏的手捣乱后,他扔出符箓每一张都能起到作用,不一会儿那魅就被打的想要钻回水坑里,可那水面上早就漂浮了数张符箓,她每次想要往下钻了,就会被符箓给挡开。

     王俊辉桃木剑轻点,就从水面上点起一张符箓来,那张符箓也是很快粘在他的剑上。

     接着王俊辉捏了一个指诀对着符箓点了几下,然后将桃木剑一甩,顿时那符箓就“嗖”的一声飞出。

     魅的身子一弯腰就躲了过去,可那飞出的符箓在错过之后,王俊辉手里的桃木剑一收,顿时那符箓又倒飞了回来。

     魅在躲过符箓之后,惯性站直了身体,可她身子刚站直,那倒飞回来的符箓就贴在了她的后背上。

     顿时那魅“呜”的惊叫了一声,就开始往水面上跌。

     王俊辉桃木剑往水上一点,水面上那些符箓就同时聚到一起,正好挡在那魅落下的位置。

     等那魅落到符箓上之后,她再次“呜”的大叫一声化为一团青色的薄雾,接着那几张符箓在水面上忽然卷成一个团,然后再压缩就成了一个鸽子蛋大小的黄纸球。

     王俊辉再用桃木剑做牵引,那纸球就向他这边飘了过去。

     再接着,桃木剑一点水面,纸球就飞入了他手中。

     而此时我体内相气只是增大,并没有触发我阴阳手的神通,也是让我微微松了口气。

     等着王俊辉收了身上的术法,我就发现我体内的相气也是稳定在了黄阶四段相气,如此一来我驱邪打鬼的法子也就又多出了一些,比如相门的“打逛”我也可以试着施展一些了。

     而高俭良见到王俊辉也只是收了魅,并没有打死,就上前向王俊辉索要,王俊辉没有搭理他,而是直接走到我身边说:“初一,你身上有金牌,现在我再把这魅交给你保管。”

     我问王俊辉为什么不直接除掉这魅,他摇头说:“不是我不想除掉她,而是除不掉,我的天雷都劈不散她。”

     杀不死这魅?

     王俊辉的话也是让我有些惊讶。

     王俊辉继续说:“而且这魅现在好像有些虚弱,法力和神通都不像有千年的样子,好像是之前受过重伤似的,不然我怕很难是她的对手。”

     王俊辉的话越来越让我惊讶。

     接着他凑到我耳边轻声说“她青纱之下的腰部位置,有乾坤颠倒的道印。”

     乾坤颠倒的道印,难不成这只魅是青衣邪道放到这里来的,他放到这里杀的这些人,也都是该死之人?

     这么一想,我倒是觉得极有可能了,这里是黑金作坊,被害的那些人怕都是做过什么不可原谅的坏事儿的。

     还有今晚被我们救下的李滋花等人,他们掌控黑作坊多年,而且面相上我也能看得出他沾过血,也就是说他害过命,他就算是死了,应该也算是罪有应得吧。

     如果真是青衣邪道介入了这件事儿,那事情就更加复杂了。

     高俭良见王俊辉和我窃窃私语,就在那边说:“可以把魅交给我吗,初一,我们明净派给会给你一个堂主之位。”

     我直接告诉高俭良说:“休想!这魅身上还有很多疑团没有解开,我还想留她在身边多研究一下呢。”

     高俭良反问我:“你要养这魅?”

     我摇头说:“不是养,是收!还有我这次入川是来和你们明净派合作的,所以我不会加入你们明净派,更不会要你们一官半职!”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