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61章 无地自容

     我心里盘算了一遍,所有的事情大致都顺下来了,我也能够稍微理解一些我爷爷的怪异举动了,他做的每一件事儿的的确确都是为了我好啊。

     见我一番盘算不说话,蔡邧继续说:“初一,我想说。我们是朋友,不是敌人,无论你现在是神相前辈的孙子,还是将来的海家执掌者,我们朋友的关系都不会变,我们没有利益上的冲突,至于那魅的事儿,都是我父亲的主意,其实我是反对的,只是我现在只是一个少主,很多事情上说话的份量还很轻。”

     我深吸了一口气问蔡邧:“要伤害若卉的那个蛊师已经盯上我们了吗?”

     蔡邧点头说:“是。不过海家也已经知道你们入川了,肯定也会在暗中保护你们,所以赵家的那个蛊师肯定也被海家的高手给拖住了,你们现在是安全的。”

     接下来的饭局我们并没有吃多少,简单吃了几口就又分开了。绵阳离成都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已经赶了一天的路,所以就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次日再出发。

     我们晚上住的地方也是蔡邧给我们安排的,在大学附近一个日租房里。虽然房间很简陋,可蔡邧保证没有人能找到我们。

     给我们安排了房间,蔡邧和陈婷婷就离开了。

     这一晚徐若卉依旧跟我睡一个房间,睡觉之前,她还给我换了一下药。

     晚上的时候徐若卉跟我说了许多的抱歉话,她说没想到最后是她拖累了我,是她的家室给我惹来的大麻烦。

     我则是笑着告诉她:“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你的命就是我的命,没有谁拖累谁一说。”

     次日我们从绵阳出发赶往成都,用了一个多小时便进了成都市区。

     到了这边徐若卉就给她家人打了一个电话,他们让我们说了下位置,然后说会派车来接我们。

     我们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就有一辆黑色的轿车过来,开车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自我介绍说他叫梁锦辉,是海家下属两个明净派堂口之一的副堂主。

     相互介绍了之后,他就想让徐若卉坐他车上。徐若卉摇头不肯,他也没强求,就在前面带领,领着我们往成都的西面去了。

     成都呈放射型,所有的环路都是圆形的,所以初次来这里的在街上走一会儿很容易就会迷失方向。

     不过我们并未深入市区,而是绕着外面的环路转了一圈,我就感觉我们差不多到了成都的南面。

     而后我们便驶入一个类似森林公园的地方。

     这里道路两旁都是树,只不过在进入这条路的时候要经过经过一道铁门,在这边看门的有四个人,都是年轻人。

     我们在这边登记的时候,林森就说了一句:“这几个都是当兵出来的,而且还可能是特种兵,拉出去单练的话,每一个都是高手。”

     当然我们来的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军事单位,因为门口一个牌子上已经表明这里是什么地方“海氏府邸”,乍一听给人的感觉是,这里是某个房地产商开发的楼盘,可这里实际上是海家的私人别墅区。

     沿着这片森林行进了五六分钟,我们就在这路的尽头看到了一片中国风的建筑群。

     朱红的围墙,高高的院门,猛一看还以为是寺庙、道观之类的地方。

     在门口有几个人迎我们,其中一男一女站在最前面,男的穿着一身唐装,女的穿着旗袍,其他人也都是穿着很中国风的衣服,猛一看我都觉得自己是进了一个“民国戏”片场。

     不过很快我就看到那两个人脸上的男女宫的命气有和徐若卉脸上父母宫相同的命气。

     也就说,那两个人就是徐若卉的父母。

     只是那两个人跟徐若卉一样,脸上的面相都藏的很深,除了简单的这些外,我暂时看不清楚太多的东西。

     我们这边下了车,那边立刻有人就迎了过来,那个穿着旗袍的女人一把过来就抱住了徐若卉道:“若卉,你受苦了。”

     徐若卉有些触动,可依旧冷冰冰地说了句:“那是我的事儿。”宏协尤划。

     接着那个男人也是过来,他先跟徐若卉说了句话,徐若卉同样没有好脸色给他,他摇摇头道:“好了,先不说这些了,今天正好是你外公的寿辰,一会儿进去后,说话可不能这样了。”

     说着他又看了看我说:“你是李神相的孙子吧。”

     不等我回答,徐若卉就挽着我的胳膊说:“他是我男朋友,叫李初一。”

     我冲着那个男人点了点头,他就说:“我叫徐景阳,你是李神相的孙子,那做若卉男朋友自然是合适的。”

     接着我又把我们这边的人简单介绍了一下。

     徐景阳也是修道中人,所以当我介绍到王俊辉的时候,他就多看了几眼,显然他已经认出王俊辉是一个高手。

     有王俊辉这个高手给我撑门面,徐景阳也是又高看了我几分。

     进了这海家的宅子,我就觉得这里跟电视上演的那些宫廷戏的皇宫差不多,只不过很多地方撞上了现代化的设备而已。

     一路走着徐景阳就给我们介绍说,这海富也不是每天都是这个装扮的,只是今天是海老爷子生日,所以每个人都要身着老爷子喜欢的中国风衣服。

     平时的话,海府的人穿着都是很随便的。

     我点点头也是明白了,此间我也是知道徐若卉母亲的叫海慧。

     越往里走就越热闹,进了一间大厅,我发现这宅子里给海老爷来祝寿的人还真不少,从面相上有不少权贵。

     同样我还在这个寿宴上看到了蔡妍和陈婷婷,他们坐在靠近主坐的上位上,而寿星,也就是徐若卉的外公还没出现。

     我们几个人进来后,徐景阳就迫不及待地让大家安静,然后给大家介绍徐若卉的身份,而且徐景阳又很大的声音强调,徐若卉是她的大女儿。

     我知道,徐景阳也是在宣布海家找到了第三代的继承者。

     此时不少人站起来表示恭喜,不过也有几个在恭喜的时候,少不了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比如徐若卉为什么姓徐不姓海,是不是说明她没资格做海家继承者。

     说这话的人一看就是海家的死对头,明面上来祝寿,其实是想着找海家的一些不痛快,总之这寿辰过的越糟糕,他心里就高兴。

     徐景阳看了看那个人便说:“赵兄,若卉做不做海家的继承者,似乎不劳你费心吧?”

     那人姓赵,徐景阳又尊称他为兄,看样子应该是赵家的人了。

     说实话,我没想到今天会赶上海老爷子的寿辰,也没想到会在这里一下见到这么多明净派的权贵,所以心中难免还是有些起伏的。

     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阵仗,要说心里不紧张,没有丝毫的反应,那简直是骗鬼,好吧,就算拿去骗鬼,鬼也不一定相信。

     徐景阳和姓赵的那个人斗了两句嘴,姓赵的又指着徐若卉旁边的我说:“徐老弟,旁边几位是什么人,怎么不给我们介绍下呢?”

     徐景阳“哼”一声说:“若不是赵兄多嘴,我早就介绍完了。”

     接着徐景阳便把我们几个人都介绍了一下,而在介绍我们的时候,徐景阳故意把我放到最后,然后特别强调了我是神相的孙子。

     好吧,只有站在爷爷的光环下,其他人才会正视我,如果直接介绍我,我是一个黄阶四段气的小相师,怕是这里没人会正眼看我。

     听到徐景阳的介绍,不少人都露出惊讶之色,可那姓赵的还有其他几位中年男人却没什么触动,显然他们在我一进来的时候,就知道我的身份了,换句话说,我的资料他们早就看过了。

     姓赵的中年男人看了看我笑道:“神仙前辈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地阶九段的相师了,而我们面前这后生,身上的气看的有些单薄,黄阶四段气,呵呵,不知道是因为愚钝,还是因为他没有相学方面的天赋呢?”

     我很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然后反驳回去,可无奈那人本事太高,他用道术把相门之气盖的死死的,以我的本事根本无法窥知一二,就算偶尔有露出来的,也都是无关紧要的出来,那我的水平在众人眼里也就是一个街边的算卦的。

     所以我皱了皱眉头没有轻易开口。

     姓赵的这番话让徐景阳脸上十分无光,看到我们这边不说话,姓赵的站起来往我们这边走了几步继续说:“我还听说,徐老弟的千金找了一个小相师做男朋友,不知道是不是李神相的孙子啊?如果是的话,那还真是门当户对啊。”

     说完姓赵的就“哈哈”大笑起来。

     而就在此时,内廷忽然传来一个老者“哼”声。

     那声音如洪钟一样响亮,整个空气仿佛都为之一振,接着那姓赵的跄踉几步险些没站稳,退回到了自己座位旁。

     接着内厅就出来一个老者,他的气势之强,犹在唐二爷之上,应该和江水寒那样的前辈不相上下。

     这老者一头白发,胡子垂到领口,面色看起里很好,印堂光亮,一看就是今天的寿星,也就是徐若卉的外公,海家的族长——海懿。

     海懿从内厅走出来,身边没有跟着任何人,他坐到正坐上,看了看姓赵的说:“刚才是谁在这里舌燥大笑呢,能否说下是什么事儿,让老夫这个寿星也高兴一下呢?”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