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76章 内阳燃烧下的请神术

     “老林!”

     林森一口血喷在我胸口上,我当时一下就懵了,难不成“东北丧朋”,我所丧之朋就是林森吗?

     我心里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涌上来,眼睛最先热了一下,两行泪水流出。看到一个朋友宁愿用身躯为自己挡死,我的心又如何能不动容。

     而此时古魅趁着林森挡下青影一击的时候,也是飞身落下,长袖一卷,就把那团青影从林森的背后给卷走了。

     林森一个没站稳就冲着我爬了过来,我赶紧接着他,他“哇”的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来,然后很弱的声音说了句:“那玩意儿力气可真大!”

     林森的疾厄宫命气开始蔓延,并有去摧毁保寿官命气之嫌。

     我绝对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出现,我想要为林森改命,以我目前的相气阶段来看。我必须依仗阴阳手,可我现在阴阳手还为完全开启,根本无法采取命气为林森改命。

     偏偏在这个我看到林森身体里蹿出一道虚影,是林森的魂魄,他的魂魄离体,说明他要死了。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一阵愤怒,怒吼一声:“林森,你给我滚回你的身体里面去!”

     我这充满愤怒的一吼,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真的把林森那快要飘出的身体的虚影给骂了回去。

     林森原本有些呆滞的眼神一下又恢复了精神,“哇”的又吐口了一滩鲜血,不过这口鲜血后,他的呼吸顺畅了很多。

     面色也稍微舒展了一些。更奇怪的是那伸向保寿官的疾厄宫黑色命气。又被逼了回去。

     我正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时候,林森开口又说了句话:“刚才胸口有口淤血,压的我喘不过气,被你小子一吼,吓的我心脏一紧,竟然把那口淤血吐出来了,我是不是该谢谢你小子骂我那一嗓子啊?”

     见林森说话顺畅了很多,我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问林森感觉怎样?他说,死不了,只不过那条右臂可能废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去安慰林森了。

     而此时这个金黄色的幕布里,无数黑影乱窜,这百鬼袭夜的情景看起来还真是壮观呐。

     这些鬼偶尔有几只靠近我的,都被守在我旁边的兔子魑给挡开了。

     而刚才我并没有注意到,兔子魑已经把那只红厉鬼蛊惑住了。是一个中年妇女的样子,她不但不攻击我们,还在旁边替我们护卫。

     我再看兔子魑,它一条腿看着有些瘸了,而它的双眼更是通红,猛一下看去。仿若两盏红灯似的。

     这兔子魑怎么做到的?这是它第一次能蛊惑到一只红厉鬼吧?

     兔子魑一边帮着我挡开接近我们的黑影鬼,一边瘸着腿在我面前炫耀,我笑着对它说了句:“回去奖励你大苹果。”

     在确定林森真的不会有生命危险后,我心里那口气也是彻底松了下去,而此时幕布的一旁走过来三个身影,正是王俊辉、李雅静和徐若卉。

     王俊辉那手电照了一下我们这边,发现林森受伤了,就让我把林森拖出幕布的圈,还说剩下的事儿交给他自己来应付。

     看的出,对于林森重伤,王俊辉很生气。

     我点点头,立刻在兔子魑和被它蛊惑的那只红厉鬼的帮助下,把林森扶出了幕布圈,同时也是简单给王俊辉说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一切,还专门给王俊辉强调,赵春发的鬼人之体是林森用自己一条胳膊的代价,用凶刀给打败的。

     我们退出来,我的那只古魅压力就显得有些大,我怕她有个好歹,就让她也退到到我们这边来。

     只是古魅也是鬼,出了这幕布,只能退到这幕布边上,跟兔子魑和红厉鬼一样,身为鬼物的他们都是走不出这个圈子的。

     那青影要追过来继续与古魅争斗,却被一个大步迈入幕布圈子的王俊辉给逼退了。

     其实不光是青影,那一同追过来的数鬼皆是的被逼退数步,王俊辉身上的气势每秒以数倍之势增加,我看到了,他是在燃烧自己的内阳,也只有内阳之火足以宣泄他心中的愤怒。

     林森之前是王俊辉师父的搭档,看着王俊辉长大,后又跟着王俊辉,是王俊辉的助手,更是王俊辉的长辈,他看到林森受伤,心中怒火自然难以抑制。

     我没有去劝王俊辉,因为我此时心中怒火和亏欠并不比王俊辉少,林森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和我相处半年之久的生死之交!

     更何况以王俊辉的道行来说,这内阳消耗,十分钟之内应该问题不大。

     林森先被送出了圈子,暂时就是安全的了,李雅静和徐若卉立刻开始处理他的伤势,徐若卉也是问了句我怎么了,我摇头说没事儿,然后用愧疚的眼神看了看林森。

     如果不是林森替我挡下了刚才那一击,此时躺在那里接受治疗的应该就是我了吧。

     所以在确定林森是安全的后,我也是跟着王俊辉一同迈步进了幕布的圈子。宏扔叨技。

     王俊辉看了看我,不等他说话,我就说:“放心,我的阴阳手会随着你的神通施展而开启,你燃烧了内阳,我体内的相气和你给我的那一分道气也跟着开始躁动起来,很快我就会开阴阳手,加上我旁边还有兔子魑和古魅,以及兔子魑蛊惑的那只红厉鬼,我自保问题不大。”

     王俊辉点点头,大步往那数百只剐央走去,他身上道袍“呼”的一下在阴风中摇曳,那吹过他身体的阴风全部“嘶嘶”的被他身上散出的内阳之火给烧尽了。

     包括青影在内的百鬼,没有一个敢靠近王俊辉。

     不过那青影毕竟是一只慑青鬼,他和王俊辉僵持了一会儿,也就落在王俊辉的面前化为了一个年轻人的模样,他穿着一身青色的西装,看起来彬彬有礼,还留着一个偏分,怎么也算是一表人才了。

     这模样去演偶像剧都够了,偏偏做什么凶鬼,简直是浪费。

     青影看了看王俊辉,又看了看我,然后慢慢伸出的自己的右手道:“叛徒的下场只有一个!”

     说完他的手一拧,之前被兔子魑蛊惑的红厉鬼“唰”的一下就在我身后化为星点消失了。

     我明白了,这个男子是主导赵春发鬼体所有的领头者,虽然鬼体已灭,可他领头的身份还在,其他的鬼,还是要受到他的制约。

     绞杀了我身后的那只红厉鬼,他看了看王俊辉就笑道:“燃烧内阳,我真是很久没见你这么不要命的道者了,只是不管怎样,你都不可能打败我,我只要躲你十分钟就可以不战而胜。”

     说完他往后一跳,不少黑影就挡在他面前形成抵御王俊辉的鬼墙。

     王俊辉笑了笑道:“天真!”

     说罢,他高举桃木剑,原地踏了一个罡步,然后嘴中念念有词。

     而此时之际黑影鬼试图靠近他,可不等近身,就被王俊辉的身上的内阳之火给烧退了,王俊辉根本无需做出任何防备的架势来。

     一阵念念有词,王俊辉右脚猛在的地上一躲道:“急急如律令,仙灵鬼王,闻讯者前来相助弟子,上身!”

     瞬间我就看到王俊辉的印堂处闪过一道浓重的黑煞之气,接着他双眼也是变得乌黑,他燃烧的内阳也是由阳火变成了阴火,他身上极阳气势已去,转而变成了极阴厉鬼模样!

     我一下明白了,王俊辉燃烧内阳不是想着以内阳状体与那百鬼相斗,而是为了施展更高神通的请神术,他这次请来的家伙,比他以往请来任何的一个神通都要大。

     只不过,这次的神通者,用不的是阳气,而是阴气,换句话说,王俊辉这次请来的不是道或者仙,而是一只鬼,一只拥有莫大神通的鬼。

     王俊辉这一神通施展完毕,那数百只鬼在那里全部吓得瑟瑟发抖起来,包括那只青影也是又后退数步,同时道了一句:“你,你,你竟然能请到鬼王!”

     王俊辉看了看那青影和面前的数百黑影鬼,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道:“小小的入门天师竟然能请的动本王,你小子不赖啊!”

     道者的天师划分,我曾经听爷爷说过,分为“入门、神通、立宗和渡劫”四阶,每一阶段的实力都相差甚远。

     入门自然就是最差的天师了,只不过在道家能修到天师的人也不多,即便是入门天师,在道派中也是吃香的。

     更何况王俊辉这样的只有二十七八岁的天师。

     我看王俊辉的时候,才发现我身后的古魅也是吓了一跳,不等我命令就自己缩回了金牌之中,兔子魑更是第一次被鬼吓到,藏在我的腿后面不敢显身了。

     魑不是鬼物之首吗?现在被鬼吓到,还真是有些讽刺。

     当然也是足以见得王俊辉请来的这只鬼王神通了得。

     王俊辉此时开口道:“前辈,我请你来是要收了面前这一众孽畜,我的时间不多,还请前辈体谅。”

     王俊辉身体的鬼王笑了笑道:“放心好了,面前这群蝼蚁,本王只要一夕之间皆可灭之,咦,我好像有些明白了,怪不得你能请到我,因为你身上有那个家伙的道印,哈哈,原来是他,哈哈,我与他也多年不见了。”

     我和王俊辉都明白,这鬼王说的“他”是青衣邪道。

     这两个老怪物之间到底又有什么联系呢?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