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96章 种蛊

     田士千给海若颖拔蛊的过程不允许我们看,我们一众人只能在房间外面焦急的等待,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

     起初我们还相互说上几句话,到了后来,我们除了往屋子里张望就再没有其他的言语了。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屋里没有一点动静。海懿不停捏着自己的胡子一语不发,徐景阳爱女心切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便去问海懿:“父亲,屋子里……”

     不等徐景阳说完,海懿便道:“不急,拔蛊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我年轻的时候曾见过一个高人拔蛊,用了差不多一天一夜的时间才完成,我们这才等了一个小时而已。”

     徐景阳点点头,然后又退了回去,跟海慧站到了一起,接着他挽住海慧的手。对她了几句安慰的话。

     此时我转头也是看了看徐若卉,她拿着我送给她的念珠,双手合十不停祈祷。

     我过去搂住她的肩膀说了一句:“田前辈是一个能养出四只蛊王的人。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徐若卉对我点点头,不过还是继续祈祷。

     差不多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才听房间里的田士千道了两个字:“好了!”

     听到这两个字。海懿第一个推开门,大步进了房间,我们剩下的人也是跟着拥了进去。

     田士千回头看看我们说:“你们轻一点,这丫头刚被我拔了毒蛊,简单解了一下毒,身子和心神都是处于极弱的状态,被你们这一咋呼吓到了怎么办?”

     我们这些人自然是一脸的抱歉。

     此时我就看到地面上放着一个脸盆,里面有一盆底的黑血,而在那黑血里还有指甲盖大小的块状的东西。

     我又仔细看了看,才发现那东西原来就是一只蜘蛛,如果不出所料,那么它就是被拔出海若颖体外的那只蛊--血蛛。

     海若颖的一只手臂放在被子外面,胳膊上有一道口子,大概一公分长短。看样子差不多正好能挤出那只血蜘来,不过田士千的那只金鼠妇想要从那口子进去或者出来的话,就有些不够了。

     而且那口子已经不再流血,旁边还有一些白色的药粉。

     海懿第一个开口问田士千海若颖的情况,田士千把自己手里的竹筒挂回腰间说:“放心好了,血蛛已经被我拔除了,那丫头体内的毒,我也是让我的金鼠妇给她吸的七七八八了,你们只要让她静养,三日之内,她方可清醒,一星期之内便可下地走路,半月之内身体基本无碍,一月之内彻底康复,且余毒尽消。”

     听田士千这么说。海懿就说,要给田士千重礼做报酬,田士千摆摆手说:“不用了,已经有人答应给我报酬了。”

     说完他看了看我和徐若卉。

     我下意识拉了拉徐若卉的手。

     田士千养出四只蛊王,本事的厉害程度可想而知,所以海懿此时的态度大转变,就想着把田士千留在海府,然后再做拉拢。

     可田士千却不吃那一套,只道了一句自己还有事儿,便和我们一起离开了海府。

     离开的时候徐若卉去看了一下海若颖,然后对她道了一句:“妹妹,等着你醒了的时候,我再来看你。”

     田士千要跟我们走,海懿有些意外,不过他也清楚,像田士千这样的高人,他是强留不得的,就让徐景阳和海慧送我们出了门。

     离开海府的时候,徐景阳和海慧也是郑重向我们一众人和田士千道了谢,然后又对我和徐若卉说,他们会尽快向海懿提我和徐若卉的婚事,然后让我们两个尽快完婚。宏爪页圾。

     听到徐景阳和海慧的这个承诺,我就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徐若卉那边也是有些害羞,不过很快她就说了一句:“我和初一的事儿,我们自己决定,我们想结婚就结婚,用不到你们帮我们操办。”

     徐若卉的这句话把徐景阳夫妇堵的有些说不出话来,我则是拉起徐若卉对着他们俩道了一句:“希望你们说话算话。”

     徐景阳和海慧俩人这才点头目送我们一众人离开。

     上了车,徐若卉就对我说:“初一,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很憋屈?我们总是要受制于人,。”

     我摇头说:“没有的事儿,我其实也希望我们的婚礼得到很多亲人的祝福,特别是你的父母,外公,妹妹,另外还有我爷爷!如果我们结婚的时候,他们都能在,婚礼才热闹,你说对吧?”

     徐若卉点点头,她刚才虽然凶了徐景阳和海慧,可她心里还是期望他们可以参加我们婚礼的。

     很快我们就回到了住处,田士千也不废话,就说该我们兑现承诺的时候了,我提出我要替徐若卉接受养蛊,不等徐若卉说话,田士千便摇头说:“可惜,我今天带来的这只蛊,只适合在女人的身体里种,种你身上会产生毒性,害了你。”

     啊?不等他提出疑问,田士千就道:“本来有两只那样的蛊,一只公、一只母,公的适合种到男人的身上,母的适合种到女人的身上,十天前是那丫头答应我养蛊,所以我就把公的喂给了那只母的,所以我剩下的蛊,只能种到女人身上了。”

     只能女人?

     这屋子里的女人只有徐若卉和李雅静两个,我和徐若卉自然不会让李雅静替我们养蛊。

     不等我说话,徐若卉就直接开口道:“好了初一,田前辈不是说了,那只蛊对我没有伤害的,你放心吧。”

     我现在也只能点头了。

     田士千笑了笑说:“放心好了,种蛊的过程很快的。”

     接着我就看到他从自己的破布袋里取出一个黑色的木盒子,大概铅笔盒大小。

     打开木盒子,他从里面取出一只大概拇指大小透明的水晶瓶子,这瓶子里乍一看空空的,根本没有什么东西。

     不过再仔细一看,就发现好像是有一个透明的东西在瓶底慢慢地蠕动。

     徐若卉看着那瓶子问:“田前辈,既然决定要给我种蛊了,能否告诉我,你给我种的这个蛊到底叫什么?”

     田士千摇了一下手中的瓶子道:“这只蛊叫血母,形状和水母差不多,只不过却要比水母小上数倍,它估计也就能长成小拇指的指甲盖大小,水母生活在水里,而我这血母自然就生活在血里了。”

     说着他看了徐若卉说:“我这血母虽然吃了不少的毒蛊,本身毒性很大,可它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不会攻击宿主,你先把这颗药丸吃下去,十分钟后,你身上散出的气味就会让这只血母认为,你是它的宿主。”

     田士千给徐若卉的药丸是一颗红色的小球,大概糖豆大小。

     徐若卉接到手里看了看,不等我说话,就一下放到嘴里咽下了,我现在再说什么都迟了。

     而在等待的十五分钟里,田士千给我们介绍了一下那所谓的血母,据他所说,这血母以后生活在徐若卉的血液里,不但不会伤害她的身体,还会以徐若卉身体里的毒素为食物。

     清除了徐若卉体内的毒素,那在一定程度对美容养颜,甚至抗衰老都有明显的效果。

     经过田士千那么一介绍,我相信不少女人怕是都愿意在身体里养一只血母了。

     而这还不是最神奇的,据田士千所说,他的那只血母吞噬过他本命蛊王的虫卵,所以身上俨然有一股蛊王的气势,所以一般的蛊一靠近它就会自动避开。

     所以除非是大能的高手,其他人根本在她身上中不了蛊。

     而且就算徐若卉不小心中了别的蛊毒,她体内的血母也会快速的把血液里的毒素吃个干净,再换句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徐若卉将会百毒不侵。

     听了田士千的话,我总觉得好像是徐若卉赚了很多。

     我问田士千,难道这养血蛊就没有半点的危害吗?

     田士千想了一下说:“那倒是有一个!”

     我赶紧问他是什么,他笑笑说:“那就是你们一定要保密,不要让这件事儿被别人知道,否则的话,怕是会有不少的用蛊高手来找你们抢夺,那时候你们自然就会有危险了。”

     目前知道徐若卉身上要中血蛊的人,只有我们几个,我们自然不会告诉其他人,所以这个危险,我们暂时还不需要太过担心。

     一番话谈下来十五分钟就过了,田士千让徐若卉伸出手,徐若卉犹豫了一下就把手伸向了田士千,而我的心里也是跟着紧张了起来。

     田士千捏开水晶瓶子的盖子,那血母就黏在瓶子的壁上从里开始往外爬,田士千把瓶口往徐若卉的掌心一倾斜,那血母“啪”一声轻响,就掉在徐若卉的掌心上。

     那血母的透明褶子粘附在徐若卉的皮肤上,很块从透明就变成了红色,它在吸徐若卉的血,而徐若卉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我刚准备说话,田士千就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让我不要打扰他中蛊的过程。

     又过了一会儿那血母半截身体就钻进徐若卉的掌心,再一会儿它就在徐若卉掌心消失,而徐若卉的掌心只留下比针尖大不了多少的红点。

     而且那红点也没有再往外流血,我一下就明白了,那血母的身体可以自由伸缩成任何的形状,这样一条怪虫钻进徐若卉的身体里,真的没有问题吗?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