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11章 缺一魂

     看到赵翰渊嘴角的一系列动作,我已经知道,我们是中了他的圈套了,不光是我,以王俊辉的心智肯定也是知道的。

     可在为了捍卫道者的荣誉,给赵家一个下马威。他却义无反顾地选择往赵翰渊的圈套里钻,作为王俊辉的朋友我能做的就只有相信他,陪着他一起去钻那个圈套。

     所以我就让赵翰渊把那件案子的详细事宜再给我们讲讲。

     可赵翰渊却是摇头道:“再详细的资料就没了,需要你们自己去调查,我这里有几个中邪之人的地址,你们可以去找他们了解情况。”

     说完赵翰渊喊了一个服务员进来,然后从那服务员手里接过一个牛皮袋子递给我们说:“我能告诉你们的所有东西都在这个袋子里。”

     我虽然还没去接那个袋子,可单从袋子的厚度我也能辨别出,里面怕是只有几页纸而已。

     可王俊辉接过袋子,把袋子打口后我险些直接对着赵翰渊爆粗口,里面根本就只有一页纸,上面记载了一些人的名字、职业和地址。其他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强忍住爆粗口,阴阳怪气地道了一句:“赵家的办案效率可真是高啊,竟然查到了这么多资料,佩服,佩服!”

     赵翰渊笑了笑不答话,而是继续若无其事的喝茶。

     我应该说他涵养高呢。还是脸皮厚呢?

     初次见面的时候。我对这赵翰渊还有些好感,觉得他有些高人风范,和赵家其他的人有些不同,可现在看来,人以群分那句话还是对的,做为赵家人的族长,他的做事风格还真是能够代表赵家的。

     王俊辉把资料认真看了一遍,把杯中的灵茶喝完说:“茶不错!”

     说完王俊辉就把资料装起来对我说:“初一,我们该走了。”

     我点点头起身和赵翰渊告辞,蔡邧和陈婷婷也是和赵翰渊道了再见。跟着我们出来。

     出了茶楼走到我们停车的地方,蔡邧就说了一句:“我还以为赵家是要拉拢你们,搞的我挺紧张的,可没想到到头来他们却选择走了这一步的‘坏棋’,他们真是在西南嚣张惯了,有些太自以为是了。”

     我笑了笑对蔡邧说:“这个你就放心吧,以赵家的秉性,就算再拉拢我们,我们的王道长也是不会就范的。”上找丰弟。

     王俊辉也是道了一句:“的确,我不屑与那些人为伍。”

     简单说了几句。我们就和蔡邧在这里告别了,临走的时候蔡邧说,他会让秦广来帮我们,毕竟秦广是明净派的人,又是蔡邧的心腹,能够调动很多明净派的关系,对我们查案帮助很大。

     我们也是再一次感谢了蔡邧。

     和蔡邧道别之后,我们就准备去那个卖臭豆腐的家里先看看,看看他中邪的程度,会不会影响到生命。

     王俊辉从贡嘎山回来,恢复的一直不错,虽然还没有恢复到他的巅峰时期,可也恢复的七七八八的了。

     所以王俊辉选择了自己开车,而不是来茶楼时候那样,让李雅静去开。

     设了导航之后,王俊辉就跟我提了一嘴蔡邧的事儿,他问我,觉得蔡邧知道不知道我阴阳手的秘密。

     我摇头说:“看不出来,我们从贡嘎山回来这么多天了,按理说他应该是知道的,他不说,那就代表他假装不知道,应该是处于尊重我,当然也有可能是秦广根本没有告诉他,不过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毕竟秦广是蔡邧的心腹。”

     王俊辉也点头说:“我也觉得蔡邧已经知道了你手上的秘密,因为你进到茶楼后,他下意识往你手上看了七八次。”

     我苦笑说:“我就知道这个秘密瞒不住蔡邧了。”

     王俊辉再次点头道:“的确是这样,与其你不说,他假装不知道,倒不如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他,毕竟咱们在西南要仰仗蔡邧,因为这些他已经知道秘密产生了隔阂就不好了。”

     我也是“嗯”了一声,王俊辉说的很有道理。

     同时我心里也是有些理解蔡邧为什么会当众呛赵翰渊了,他越是知道我们的厉害,就越害怕我们和赵家走的近。

     很快我们的车子就到那个卖臭豆腐的人住的小区,是一个很老的小区,比上次我们去的那个秦广住的小区好不到哪里去,应该在不久后也会被拆迁了吧。

     我们到了这边后,就接到蔡邧发来的一条短信,上面有那个卖臭豆腐的的详细资料,显然蔡邧对我们还是很上心的。

     卖臭豆腐的男人叫元市启,因为在家里排行老四,所以大家都习惯叫他元四儿,他也很乐意接受这个名字。

     这小区的房子是他父母留给他的,他的三个哥哥都当兵出去了,并因为表现好,都留在了部队上,生活都比元四儿要好,加上兄弟四个关系向来都不错,所以也没人回来给元四儿抢那套房子。

     元四儿今年三十四岁,已经娶妻,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之前继承父母的职位,在某国企上班,后来国企改革下了岗,自己开了一家小饭馆,可因为位置不好赔了一些钱,再后来就改卖臭豆腐,一直卖到今天。

     而元四儿的妻子在附近的一个药房工作,不过自从元四儿生病后,她就一直请假在家里照顾元四儿。

     了解了元四儿家里的基本情况,我们就按照地址找到了他家的楼层。

     敲了几下门,就听到有个女人问我们是谁,我说是给他丈夫看病的。

     那女人愣了一会儿说:“你们到底是谁,我可没请你们来?”

     之前办案子,我好歹有个身份介入,可现在赵家人连给我们介入的身份都没给,实在让我们有些无从下手。

     王俊辉在旁边说:“你丈夫现在都已经病入膏肓了,你们也去医院看过了,没瞧出所以然来吧,你也大概知道你丈夫是怎么回事儿了吧,我们是解决那方面事情的专家。”

     那女人还是很谨慎,直到李雅静和徐若卉也都给她说了几句话,她才稍微放松一些警惕。

     而后我们又保证不会找她要钱后,她才勉强给我们开了门。

     当然在开门之前她已经从猫眼看了我们半天了,多半觉得我们不像是坏人,才给我们开门的。

     开门之后我们就简单自我介绍了一下,同时王俊辉把自己手中那个牛皮袋子给那个女人看了一下说:“这里面的名单,都是跟你丈夫遇到同样情况的人,也都是中邪,我们是上头派来负责解决这件事儿的。”

     元四儿的妻子接过资料看了看,然后激动道:“你们可以救我丈夫吗,之前也来过一批人,跟你们口风差不多,只不过他们没救了我丈夫,自己还搭进去一个人。”

     我说,我跟那些人不同。

     说话的时候,我看了看元四儿妻子的面相,田宅宫凹陷的厉害,说明最近家宅不顺,主破财。

     正好应了元四儿的这场灾难,怕是已经让他们家花了不少钱了。

     同时我也是看到她的眼神有些血丝,不过都是病症的血丝,而非事祸,还有她的疾厄宫皱纹增多,且命气不齐,是重病的征兆,不过好在没有性命之忧,只是他们家从此之后怕是要一贫如洗了。

     看来这一家人还真是祸不单行啊。

     说了几句话,我好心提醒了一下她的身体情况,让她最好也去做个体检什么的,可她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接着元四儿的妻子就领着我们进屋去看了元四儿,他盖着一层很厚的被子躺在床上,屋里味道有些难闻,让我忍不住遮住鼻子。

     元四儿妻子在旁边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丈夫他,自从得了那个怪病,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所以……”

     我们点点头表示可以理解。

     元四儿的妻子继续说:“他还经常说胡话,高烧不退,之前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没有好转不说,连原因都没查出来,没办法这才给他转回到家里。后来我也请了几个先生回来看,花了不少钱,可没有一个能把我丈夫给瞧好的。”

     我看了一下元四儿的面相,命气混乱,而且这个脸形看起来明显消瘦的异常,颧骨位置,更是跟只裹了一层薄薄地肉皮一样。

     这种面相假死之相,是相门中常见的鬼勾魂后的反应。

     鬼勾魂,如果勾走的是命魂,那几柱香之内,如果命魂不回来,那这个人基本上就死了。

     可如果勾走的是地魂,那这个人至少还能活个把月,因为地魂主阴司,命魂主阳寿,阴司不见,阳寿尚存,人可以活着,可却会昏迷不醒。

     而且一般地魂被勾走之后,地魂和主体的联系不会像命魂那样容易断掉,所以只要稍微指引,那地魂还是很容易回来的,当然这也跟时间有关系,时间越久,地魂和主体的联系越弱,也就越难招回来。

     也是因为地魂可以脱离本体时间较长,而却属于阴司之魂,所以很多厉害的巫师、巫婆走阴,也都是用的自己地魂去走阴,因为只有地魂离体才能走的时间更长,更远,也更安全。

     至于天魂,勾魂是勾不走的,只有人死后,天道可以收走。

     我们面前的元四儿就是被某个东西勾了地魂,让他处于假死之相,只是如果他这假死之相如果不尽快了解的话,那假死就会变成真死了。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