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19章 罪魁祸首

     鬼魂没有眼泪,所以伤心和痛苦只能通过模仿哭的声音来发泄。老太太声音像是在抽泣,旁边的阴气也是跟着澎湃不定。

     隔了一会儿她才继续开始往下说:“包括老大后来结婚的钱,都是老二辛辛苦苦给他挣回来的。”

     “等着老大有出息了,工作也好了,自己在外面买了房。就很少跟我们有什么交际。”

     “甚至连他弟弟结婚的时候,他都没来,只是让人送来了一个一千块的红包,一千块,他弟弟给过他多少个一千块。”

     “可这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大毕竟是我孩子,所以我也就啥也没说,只要孩子把自己的过好就行了,我也没啥盼头了,最主要的老二懂事儿也没去计较那些。”

     “老二性子弱,找的媳妇也是一个没脾气的人,两个人跟我这个老太婆住那个不大的破房子。也从来没抱怨过我,后来老二有了孙女,老二在市里的工作也稳定了,本来我们日子过的挺好,可谁承想好人的命却不好,老二的媳妇肚子里长了个瘤子■手术要花七八万。”

     “虽然数目听起来不是很大。可老二挣的钱,前面都给他哥哥花了,后来又给自己娶媳妇用了,日子好了又生了孩子,所以家里没啥钱,凑来凑去,还差两万块,所以老二就想着找他哥哥借点钱。”

     “毕竟老二从小到大为他哥做了那么多事儿,可知道老二过去后,不但没借到钱。还被老大的媳妇羞辱了一阵。”

     “老二性子就算再弱,也有容忍到极限的时候,所以他就当即在老大家里,跟老大断绝兄弟情谊,还狠狠把老大骂了一顿。”尽圾。

     老太太的那句好人总是命不好,让我心里一阵酸楚,所以她说到老二没借到的钱的时候,我就忍不住问:“钱后来筹到了吗,老二媳妇的病治好了吗?”

     老太太被我这么一问,忽然表情好了很多。大抵是太久没有人这么关心她了吧。

     她缓了一下继续说:“老二人缘好,他的同事在听说他的事儿后,主动给我们凑了钱,给老二的媳妇做了手术。”

     “老二媳妇不能上班了,老二的负担就更重了,那些钱虽然是公司的人给他凑的,都说不用他还,可老二还是坚持要还,我这个做娘的也支持他,老二媳妇也懂事儿。”

     “我们的日子就那么紧巴巴地过着,可好赖我们一家四口关系都很好。”

     “再后来房子要拆迁,我们的好日子也要来了,本来我觉得我们终于熬到头儿了,可老大这个时候却又回来搅和了,老二之前因为媳妇生病的事儿,心里对老大再就没什么情谊了,所以开始的时候两兄弟闹的很凶。”

     “后来老二看我夹在中间不好受,怕别人说我偏心,他就又主动提出了让步,可谁知道,老大却得寸进尺,非要钱和房子都要一半儿。”

     “房子就分了一套,他要一半儿,我们几个人怎么住啊?”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我们只能跟老大打官司,可就在打官司的过程中,老二因为往返律师事务所咨询一些事儿,结果却在一次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

     “撞死我家老二的人,就是被我勾魂的人之一,他撞死了人我家老二,只判了他三年,法庭让他赔给我们的钱,我们只拿到了个零头!”

     “剩下的钱,我们去要一次,他总是说没有,可他开着豪车,住那么好的房子,怎么就没钱赔给我们?”

     “我们也不懂法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也没关系跟那些有钱人斗……”

     “而我们老大那边,趁着老二没了,更是老欺负我们,最后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们的房子房产证就成了他的名字,我们的钱全都成了他的钱,我们斗不过她,老二的媳妇一气之下就领着孩子一起跳楼了!”

     “只不过我却勾不到老大的魂,因为他不会经过这附近,否则我一定会亲手除掉那个不孝子!”

     王俊辉此时也是点头道:“的确,凶宅之鬼虽然厉害,可却有一个限制,那就是不能离开这宅子太远,否则会能力大减,你能走到最远的距离也就是元四儿住的地方吧?”

     老太太点头。

     我忍不住问了一句:“那马珊珊那里又是怎么回事儿?那里可比这里远多了。”

     王俊辉打断我说:“那里的事不是她老人家干的,我们别打断她,让她把故事讲完。”

     老太太继续说:“后来这个事儿就被我们居委会的几个人知道了,她们联名写了个什么书,给我送到法院,法院查了这件事儿后,就勒令老大把房子和钱都还给我,还强制他们赡养我。”

     “他们经常明着一套,暗里一套,那房子虽然写了我名字,可还是她们住,我在家里经常受他们的气,最后我忍无可忍就开始流落街头,我宁可要饭,也不受她们的气。”

     “我这腿脚不好,走不远就只能在附近晃荡,好心的人会给我些吃的,当然也少了恶语相加的人。”

     “我有很多时候吃不上饭,就去那下水道的旁边,舔那些卖小吃的倒扔了的东西。”

     “久而久之这街上很多人都听说我的事儿,可这个时候,事实已经被彻底被他们给歪曲了。”

     “我有一次挡着了那个卖臭豆腐的倒汤渣,他就骂了我一句,我记得很清楚,他说我是活该这么惨,还说我要是早点对老大好点不就行了,何必去疼一个没出息的老二!”

     “我疼老二?没疼老大?难道他们都是瞎子吗?”

     “凡是在这条街上对我说过类似这样话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我明白了,这老太太心里是憋了一腔的委屈和愤怒啊。

     老太太继续说:“后来我在街上病死了,我的钱成了老大的钱,我的房子成了老大的房子,我去家里找过他几次,可他请了几个厉害的道士,把我从家里赶出来,然后把房子卖给了别人,然后搬走了。”

     “我成了鬼,无处可去,就只好继续在街上流浪,我想起我做人时候舔过泔水的排水道口,所以我就在那里住了下来,再后来我就把那里当成了我的家,这里没有人排挤我,没有人赶我走,我感觉这里就是我家。”

     “再后来我的本事越来越厉害,直到我杀掉那些曾经污蔑,冤枉我的人!”

     说着那老太太几乎是咆哮了起来,周围的阴气也是“呼呼”乱动,犹如一层又一层的巨浪似的。

     王俊辉捏了一个指诀,微微一点,那些靠近我的阴气巨浪就退去了。

     老太太沉了一下声音说:“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们的,只是我有些控制不住我的情绪。”

     王俊辉点点头说了一句让我很意外的话:“如果换做我,我可能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老太太对着我们笑了笑,然后问王俊辉:“那你说,他们的罪孽可以原谅吗,你现在该把他们放出来,让他们永不超生了吧?”

     王俊辉摇摇头道:“他们虽然做的不对,可罪不至死,如今他们已经丢了性命,就让他们的灵魂在我的洗罪符瓶里待着吧。”

     “而且你找人把他们制成藏鬼布偶不也是为了给他们赎罪的机会吗?虽然赎罪的方式不同,可结果是一样的,所以这几个人鬼魂的事儿,就这么算了吧。”

     不等那老太太说话,王俊辉又道:“我再问你,帮你制作那些布偶的鬼是谁,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她为什么又要帮你?”

     老太太看着我摇头道:“她是我的恩人,我不会出卖她,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有关她的任何线索。”

     王俊辉点点头说:“好吧,那我就不问了,我问你,你要如何才肯主动从这条街上散去,说实话,听了你的故事,我有些不忍对你下手,可如果你执意继续留着这里害人的话,那对不起,我还是要收了你。”

     老太太笑道:“如何?我要我那个老大的命,怎样,你能满足我吗?”

     王俊辉笑了笑说:“我不能,不过有个人或许可以。”

     我不明白王俊辉是什么意思,他忽然站起身对着老太太又说了一句:“明晚十二点,我会带着你的那个不孝子来这里见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明天十二点之前不能再害人,包括你那个帮手,你必须让她也停止出去害人。”

     老太太一脸愤恨说:“好,只要你能带来那个不孝子,我都答应你。”

     接着王俊辉就拉起我,让我跟着他一起走。

     我一边走就问王俊辉:“你准备绑架老太太的那个老大吗?”

     他有些生气,摇头说:“我们不是还有岑思娴吗,她们灵异部门可不是只有权利抓鬼的,抓人的权利他们肯定也有,就老太太那个大儿子做的那点事儿,就算是宰了他,也是死有余辜。”

     王俊辉是一个很重情谊的,特别是孝道,王俊辉的师父对他有养育之恩,所以王俊辉师父所有的话,他都会义无反顾地去做。

     包括向我们李家的人报恩,于是王俊辉现在就一直待在我身边,前前后后帮了我那么多,如此一想,王俊辉会有今晚的举动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其实不光是他,我心里也是气得厉害,恨不能把那个老大剥皮抽筋,因为他才是这个案子的罪魁祸首。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