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22章 打了赵家的脸

     回去的路上,我脑子里还是今晚案子的事儿,我还是有些不相信,那个老太太就这么放过那个老大了。

     而在回住处的路上,我也是问起王俊辉有关那个制作藏鬼木偶的鬼的事儿,他坐在副驾驶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那老太太不愿意说,我们根本查无可查,只要它不再出来害人,我们就放它一马好了。”

     它在马珊珊的家里可是差点把马珊珊和她母亲侯玉兰杀掉的,就这么放过它了?

     我觉得不可思议,又多问了王俊辉几句,他笑了笑说:“如果他诚心要害人,不用等到我们去,它多半就已经把马珊珊和侯玉兰杀掉了。从昨天到现在我想了很多,我总觉得那只鬼是故意演戏给我们看,不信你可以问问岑思娴,她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我好奇的问王俊辉什么意思。他说:“岑思娴这个人深不可测,特别是她对气息的感知,远在我之上,特别是对杀气有危险之类的气息,还记得那天咱们出手救侯玉兰的时候,岑思娴的反应吗?”

     我仔细想了一下说:“她好像很镇定。一点也不担心出事儿……”

     王俊辉在副驾驶上点点头说:“那是因为她根本没有感觉到屋里那只鬼的杀气。只有我们两个傻乎乎的相信了。”

     我问王俊辉那岑思娴是不是知道那只鬼的来历,王俊辉摇头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们的任务是处理那条街上的排水口附近的鬼事,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至于这案子里剩下的枝叶,就不属于我们的工作范畴的事儿,明天我们去跟赵家复命,领了佣金,一切就再与我们无干了。”

     我点点头也是不追问了。

     通过王俊辉的这句话,我也是隐隐感觉那个只有黑影的黑影鬼。肯定来头不小。

     我心里还觉得,我们以后肯定还会跟它再见面。

     回到住处,我没有想太多的事儿,很快便睡下了。

     转眼到了第二天中午,我们和赵翰渊又在之前见过面的茶楼见了面,这次已经不再是赵翰渊一个人,他身边还跟着两个人,而这两个人我还都认识。

     都是我在海懿寿宴见过的。

     一个是说话被我们呛着的赵家少主之类角色的人,另一个就是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地阶的相师。

     还在那间包厢见面,见面之后赵翰渊就给我们相互介绍了一下。那个赵家的少主叫赵文熙,旁边的那个相师叫上官炢(zhu)。

     在介绍到上官炢的名字的时候,他本人还专门出来给我们解释了一下那“炢”字的结构。

     估计是害怕我们理解成上官猪了吧。

     这么一想,我就不由把自己逗笑了。上名巨扛。

     这几个人一个个都把自己的面相遮盖的很严实,我依旧无法察觉到他们的命气,自然也断不出他们的命。

     我知道自己本事不如他们,也没有硬着头皮去试,那样的话,只能是自讨苦吃。

     上了一壶茶,我和王俊辉就交替着,把我们完成的案子跟赵家说了一遍,说完之后,赵翰渊、赵文熙和上官炢三个人,没有一个脸色好看的。

     本来他们是想着借这件案子来试探我们实力深浅的,可没想到我们整个的办案过程基本上没用什么道术,这便让他们的计划彻底落空。

     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赵翰渊就道了一句:“各位好手段啊,竟然兵不血刃的就解决了这个困扰了赵家许久的案子,我对各位还真是刮目相看了啊。”

     王俊辉挥挥手道:“过奖了!”

     我更是直接站起身说了一句:“事情我们都交代完了,如果没什么事儿,把钱给我们结算了,我们回去还有事儿。”

     赵翰渊笑了笑说:“你们的钱,我会安排人给你们打到卡上去的,既然你们来了,何必着急着走呢,你看,上官炢和你同为相师,不如这样,你们两个切磋一下相术如何?”

     我直接笑了笑说:“赵前辈,你说笑了吧,我不过是一个黄阶五段的相师而已,而上官炢却是地界的相师,相差这么远,跟我比相术,你不怕别人说你们赵家以大欺小吗?”

     我实力的深浅,心里自然有数,定不会去做那些自取其辱的事儿。

     而赵翰渊在案子上没有探到我们的虚实,反而被我们快速结案给“打了脸”,他是觉得脸上无光,这才想着快速地找回一些颜面来,我是不可能会上当。

     当时我心里想了那么多,让我自己都不由佩服自己,如果这要放在以前,我肯定心高气傲地应了下来。

     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李初一了,和王俊辉在一起这么久,他考虑事情的缜密,我多多少少也学到了一些。

     见我不上当,还反过来讥讽了他两句,赵翰渊脸上的表情就不好看了,不过很快他又笑了笑说:“既然你不敢比,就算了。”

     我自然不会被他激怒,笑了笑没说话。

     又说了一会儿话,赵翰渊和赵文熙两个人话里带着刺不停地挑衅我们,可我们却是软硬不吃,根本不搭理他们的话茬,过了许久,他们觉得无趣,也就放我们走了。

     回到住处不久,我就接到一个自称是找赵家的人打来的电话,说是钱打给我们了,让我们查一下。

     我们离开那茶楼后,赵翰渊竟然连电话都不愿意亲自给我打了,可见我们这一次是把赵家的脸给打疼了。

     回到住处后,秦广也就离开了,说是之后有案子的时候再来找我们。

     我觉得秦广一定很愿意和我们合作,因为跟着我们,他只要站后面保护李雅静和徐若卉就好了,基本没有出手的机会,而且钱还不少赚。

     秦广走后不久,我就接到了岑思娴打来的电话,聊了一会儿她就告诉我说,李大庆的案子彻底了结了,我问她什么情况,她就说:“李大庆那天跟着我们回去,就跟我们要了一张纸,说要写自己的罪状。”

     “他写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我们见到了他的时候,我同事说李大庆整个人头发都白了,人好像一下瘦了一圈。”

     “而就在刚才,李大庆在房间里咬舌自尽了,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死透了。”

     李大庆在写了供罪状后自杀了?

     这件事儿有些超出我们的意料,不过那对李大庆来说,可能也算是一个解脱吧。

     又聊了一会儿李大庆的事儿,岑思娴就说了一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我们可以继续合作,初一,我也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加入我们,那样的话,你或许会有机会了解更多关于你父亲的事儿。”

     我有些明白了,岑思娴是想借着跟我说李大庆案子的事儿,拉我加入他们,可一旦加入他们,我也就是公职人员了,以后办案肯定会受到诸多的限制,像岑思娴那样一板一眼地去做事,好像不符合我的个性。

     可是了解更多关于我父亲的事儿,这本身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不小的诱惑,所以一时间我难以做出抉择来。

     没听到我的回答,岑思娴就说了一句:“初一,这样吧,你考虑一下,多长时间都行,只要你想通了,要加入我们了,就给我打一个电话,我们这儿的大门随时为你和王道长开着。”

     我自然也是对岑思娴说了声谢谢。

     时间转眼就到了二月中旬,岑思娴让我考虑的事儿,我依旧没有给她答复。

     而这段时间,蔡邧也没有再给我们什么案子,他中间找我们喝了几次茶,说的都是他那个堂口的事儿,他一直跟我们强调他的那个堂口欠缺一个堂主的位置。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我考虑一下加入明净派,可一旦我加入了明净派,那我们等于受制于蔡邧和他父亲的管制了,很多事情上我说话的份量就不像现在这么足了。

     更不会像现在这么自由,而和蔡邧之间的朋友关系也不会再那么纯粹了。

     所以蔡邧这么说,我想来想去就委婉地回绝了他。

     再后来一次我们和蔡邧一起喝茶,他就直接告诉,他已经让秦广做了他新堂口的堂主,秦广本事不弱,而且对蔡邧也衷心,让他做合适。

     当然最主要的是,秦广和我们合作了几次,俨然也是我们的朋友了,如果秦广成了那个堂口的堂主,那我们以后和那个堂口的关系就会更近一步。

     到了二月中旬,蔡邧再次约我们去喝茶,到了地方后,我们就发现,这次除了蔡邧、陈婷婷和秦广外,还多了一个我们许久不见的岑思娴。

     多了一个人,那这次怕就不是单纯的喝茶了,而可能是有案子了。

     打了招呼,岑思娴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对我说:“初一,这次通过蔡邧来找你,是因为我们又有案子要跟你合作了,如果我们这边直接托案子给你的话,显得有些唐突,所以我们就通过蔡邧转托给你,你和他有两年的合作约定,这样我们的合作也就不那么生硬了,对吧。”

     说白了岑思娴是怕我拒绝和她合作,毕竟上次她让我考虑加入他们的事儿,我还一直没有给她回应。

     我笑了笑问岑思娴是什么案子,岑思娴道:“这次的案子在贵州,是一片荒废的校舍出了事儿,里面发现了好几具奇怪的尸体。”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