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25章 枯草中的花香

     我们出了村子往北走,是一条能过农用车的山路,按照余忠国所述,我们往北走上两里多路,然后就能看到一个岔路口,顺着那个岔路往里一拐就能看到那所废弃的中学了。

     两里多的路。我们走了十多分钟。

     从我们走的时间和速度来看,这一段路肯定不止两里,到了岔路口我们往里面一拐,走了没几步,心里就觉得怪怪的。

     拐进来的路口是从一个小山峰中间打断的,就好像是一道门,而过了那山峰里面就是一片很广阔的空地,只不过这些空地上已经长满了杂草。

     而在杂草丛中挺拔着一座校舍,在这深夜里看着气氛格外的诡异。

     就算那校舍不闹鬼,被这气氛一衬托,就跟这有鬼差不多了。

     我们在荒舍附近站了一会儿,相互对视一眼便继续往里走。方均浦个头最大,他走最前面,警察曾经来过这里,所以杂草中已经清理出一条路来,我们也是沿着那条路往里走。

     一边往里走的时候,我就忽然想起一件事儿,便问岑思娴:“对了,你们的人带走那些尸体的时候,有没有他们的行礼,检查过里面带着什么东西没有?”

     岑思娴说:“自然是检查过的,都是一些平常的生活用品,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所以我就没说。”

     好吧。我灵光一现想到的这一点,办案丰富的岑思娴他们肯定早就想到了,他们不提,肯定就是没发现了,我算是白问了。

     这校舍的门口拉着隔离带。大门上贴着封条,自然是用来保护现场用的,我们钻进隔离带,方均浦毫不客气地撕下封条,然后一把就把那生锈的大铁栅栏门给推开了。

     院子里的情况,比外面好不到哪里去。

     我忍不住道了一句:“当初建学校的时候,怎么弄这么偏僻的一个地儿,这要上个晚自习啥的,不得吓死了?”

     方均浦在最前面道:“很多地方的学校都是这么建的,讲究选的位置要高,而且要僻静。利于学习,所以这边有很多学校都是建在山上,或者半山腰的,最次也要比村子的地势要高一些的地方,很少有在低洼地方建学校的。”

     这些应该是风水上讲究的东西,我不太懂,也就没细问。

     进了这校舍,我就忽然感觉一阵阴风呼呼从那栋宿舍楼缓缓吹了出来,不过我的监察官、采听官都没有开启,也就是说这校舍其实是很干净的,至少今晚没有脏东西。

     方均浦拿着手电对照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资料,然后指着一楼最西头的一个房间说:“那就是校长室,出事儿的屋子。”

     校长室的门上也是贴着一张封条,方均浦还是想都不想就撕了下去。接着他偌大的手掌直接抓着那门锁,咔嚓一声就给揪了下来,他这大块头总算没白长,这一膀子力气至少我是没有的。

     推门进去,我们就发现这里其实很整齐,就算曾经有过四具尸体,可里面的布局依旧很有调理,门口还有一个做饭的灶台,旁边有一个电灯的开关,我有强迫症的上去按了一下。

     “咔嚓!”

     一声开关的声音过后,灯没有亮,听到这声音,岑思娴就笑着跟我说:“这里的电早就停了,就算王满生四个人来这里,也没有要求村里恢复供电。”

     我点点头继续看这屋子里的布局,一间办公室没多大,也就十几平的样子,南北长,东西宽,所以东西两侧就各放了一张单人床,床上的被褥扑的很整齐。

     方均浦指着那两张床说:“尸体就是在这两张床上发现的,三个男人挤在一张床上,剩下那个女人自己一张床。”

     在其中一张床的旁边,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纸笔和一些书籍。

     我过去简单看了一下,笔和纸肯定是用过的,只不过写过字的纸都不见了,我问岑思娴,是不是警方收走了,岑思娴摇头说:“没有,我们搜集证据的时候,就没有发现任何一张写过字的纸,不过那些纸下面有写字的时候凹下去的痕迹。”

     我赶紧问让她能不能通过那些凹陷推测出他们用那些纸写过什么。

     岑思娴摇头说:“他们肯定不止写了一页,所有的字重复到一起,形成的凹陷的痕迹十分特殊,很难完全推测出他们所写内容的,不过有些字、词,甚至是短句,还能凑出一些来,至于其中的意思,就差强人意了。”

     我让岑思娴赶紧说说,她说:“这个要等明天上午才行,结果是今天晚上出,明天才能发到老方(方均浦)的手机上。”

     这让我心里觉得痒痒的。

     我拿起那个白本看了看,显然那些有凹陷的本子已经都被拿走了,剩下的虽然有撕扯过纸的痕迹,可却看不出凹陷来了。

     接着我们又检查了一下桌上的那些书,清一色药书,还有两本享誉国内外的名著,《黄帝内经》和《本草纲目》,还有除此之外我听过的,没听过的书籍还有十几本,其中还有一本世界植物大全类别的汇编书籍。

     难不成这些人都是学中医的?

     不对啊,十年前的王满生可是一个老师,然后是以神经病的身份走失的,这十年后回来怎么会变成一个研究中医的人呢?

     他们带着这么多有关中医的书回到这个废弃的校舍,又是为何呢?

     想了一会儿我脑子就有些炸了。

     这些书岑思娴肯定从案子的资料也是掌握了,在旁边等着我们翻书,也不说话,更不问我们翻的是什么书。

     在这房间又翻了一会儿,没有其他发现,我们就去其他的校舍房间挨个找了找线索。

     有一些是被打扫过,不过里面很空,除了一些废旧的课桌,没有其他什么东西。

     还有一些干脆是没有开过门的,我们进去看了看,尘土满天飞,顿时把自己弄了一个灰头土脸。

     就在我们觉得好像没啥发现的时候,一股淡淡地香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进了这校舍里。

     闻到这股香味,仿佛整个人都清爽了很多,接着我的脚下感觉软绵绵的,好像这个人都要飞起来似的。

     不好!这香气难不成有毒?

     我赶紧去捂自己的鼻子,王俊辉也是飞快捏了指诀分别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拍了一下。

     被王俊辉拍了一下,脚下那股飞起来的感觉就消失了,那站在地上的踏实感觉又让我放心了不少。

     只是那股香气还在,我依旧能清晰闻到,不是食物的香味,而像是某种花香,可这个季节野外会开出什么花来,而且还这么香?

     看着这满院子枯黄的杂草,那股香气便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而此时徐若卉怀里抱着兔子魑忽然小鼻子“呼呼”地动了起来,接着它就变得很兴奋,这种感觉好像是在表示,它发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似的。

     我赶紧让徐若卉把兔子魑放下,接着对它说:“帮我们找找是什么东西发出的香味,找到了分一半给你吃。”

     那兔子魑点点头,扭头就往学校外面跑,我们也是赶紧跟上去,我这边也是让它稍微把速度放慢一些。

     这兔子魑要是跑起来,我们的速度很难跟的上。

     那兔子魑跑几步就停下来用鼻子闻一闻,然后回头看看我们,接着焦急地对着我们“呼呼”几声,像是在催促我们。

     就在我们走出这荒废校舍的时候,我心里忽然感觉一阵说不出的漣意袭来,接着我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后面那漆黑的校舍中一直看着我们,我猛一回头,那校舍还是漆黑的屹立在那里,没有丝毫的异常。

     王俊辉问我怎么了,我好奇反问他:“你没有感觉到,我们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

     王俊辉回头看了看,然后对着我摇头,我去问岑思娴,她对周围气息感觉敏感,总该有什么发现吧,可没想到她也是摇头说:“我只能感觉到你心跳忽然加速,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其他的,我感觉不到,你是因为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才会被吓到的吗?”

     我说:“是!”

     我们三个出了校舍就停下来说话,兔子魑在前面就有些不满意了,它不停回头催促我们,从它的样子,好像也没有发现我们身后有什么东西。

     难不成这些真是我的错觉,是因为这里幻境太过诡异,我心里想太多了吗?

     我们继续往前走,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就好像又彻底不见了,我摇摇头只当自己刚才心里是产生了错觉。

     兔子魑领着我们往学校的北面走,正好是余忠国说的,王满生发病之前,去的那个北山沟的方向。上贞肠技。

     难不成十年前的王满生也是被那股香气吸引过去的吗?

     不对,如果十年前也有那股香味,那闻到的人,肯定不止他一个,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去了后山了呢?这里面还有猫腻。

     不管如何,我们现在只有跟着兔子魑,找到那香味的来源才好做下一步的思考和打算。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