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27章 午夜鸡鸣

     因为案子没有进展,所以我们这一天过的都很郁闷,晚上吃了饭聚到一起继续碰这些案子的线索,分析来分析去,我们几乎都是原地绕圈子。

     而岑思娴那边要调查失踪十年的人,这十年里做过的事儿。也是十分不易,肯定不是短时间能够查到的。

     所以我这个晚上我就显得有些烦躁了,王俊辉只是静静地想事情,而岑思娴却是直接对我说:“初一,你的心也太浮躁了,这才两天而已,我之前解决一个案子,跟了足足半年之久才解决,看来你来西南办的这几个案子太顺利了,让你变得没有耐心了。”

     王俊辉此时也是笑了笑说:“何止是在西南的时候,在北方的时候我和初一两个人组合办案效率也是高的很,像今天这样毫无进展的案子。我们两个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呢。”

     这么把话题一扯开,我心里也是真的轻松了不少,的确并不是所有的案子都可以一蹴而就的,有些案子要破需要的还是时机。

     此时方均浦就问我:“初一,你能不能给昨天晚上的香味起一卦,看看是不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

     听了方均浦这话,我就有些哭笑不得了,我爷爷教了我很多起卦的方式,可还真没有用气味起卦这一项。

     不过我倒是可以利用其他方式的起卦,比如给岑思娴起一卦,通过她看看这个案子的进展。

     有了这个打算,我就提出我的建议,岑思娴却摇头说:“算了。你还是给老方起卦吧,我的命也不厚,经不起乱算,老方的命好。”

     岑思娴这么一说,方均浦也是笑着道了一句:“我们分局的相师也说我命好。”

     反正都是参与这件案子的人。给谁算都一样,所以我就采集了一些他的命气,然后将其放入我的命理罗盘中,开始以这个案子为引给他起卦。

     这一卦排的很快,一会儿的功夫,本卦和变爻都出来了。

     是风行地上的观卦,变爻为六二的阴爻。

     象曰:窥观女贞,亦可丑也。

     意思是告知方均浦需要退守,静等机会。从方均浦的卦象来看,他身边的女性将会帮他的大忙,是破这个案子的关键。

     分析到这里。我就看向了岑思娴,她听了我的分析,不由笑笑说:“靠我?我现在也是毫无头绪,你这么一说,搞的我压力又增加了不少。”

     王俊辉则是旁边道:“卦为辅,人为主,我们不能因为初一的这一卦就把所有事儿都交给你们办,我们还是要各司其职,只要卦象上显示这件案子我们可以解开,那我们一定就能破了这个案子,我相信初一的相卜能力。”

     岑思娴也是点头说:“这一点我也是相信的,毕竟你是李前辈的后人。”

     唉,看来岑思娴信任我,也是因为我的爷爷和父母。如果抛开我的身世,单靠我这个黄阶段小相师放在她面前,她多不会那么利索地说出相信我的话来。

     这一晚上讨论没啥进展,我补了一卦,算是给了大家一个安慰,然后就各自睡下了。

     这一晚我都没有之前有人监视我的感觉了,加上前一天没休息好,所以很快我就睡着了。

     可到了深夜十二点的时候,我就忽然冷不丁地听到一声公鸡打鸣的声音。

     “喔喔喔……”

     听到这声音,我就以为是天要亮了,昏昏沉沉地拿气衣服就准备起来做功课,可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发现还是晚上十二点,不由小声喃喃了一句:“公鸡还有上夜班的吗?”

     我扔下衣服准备倒头继续睡下的时候,就忽然听到隔壁房门“咯吱”一声打开了,王俊辉在我隔壁,我就小声对着窗户那边喊了一声:“王道长,你要去干嘛?”

     王俊辉也是:“今夜的情况不对,穿好衣服,收拾好家伙事儿准备跟我走。”

     我也不多问,赶紧照做。

     穿好衣服,把该拿的东西都拿全了,我就开门出了屋子,拿手电照了一下,就发现王俊辉已经穿好一身的道袍,桃木剑背在身后,仰头看着黑漆漆的天空。

     今天的天空黑的厉害,星星月亮全没有。

     此时其他屋子的灯也是纷纷亮起。

     这村委会有四个屋,我、王俊辉和方均浦三个男人一人一间,岑思娴、李雅静和徐若卉三个女人比较胆小,三个人一间。

     所有人都出了屋,都向王俊辉询问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王俊辉指着天空说:“今晚空中煞气很重,怕是要出事儿,刚才公鸡午夜打鸣也不是什么好兆头。”

     王俊辉这么一说,岑思娴就往前走了几步,然后伸手闪动了一下周围的气流,接着仔细感知了一会儿就说:“这周围的气也是有些乱,好像被什么压迫着似的……”

     我此时还什么也感觉不到,而且我的监察官和采听官也都没有开启,不过为了安全期间我还是把大家的相门都封了一下。

     “喔--喔--喔!”

     又是一声嘹亮的公鸡打鸣的声。

     这一次王俊辉也没有闲着,而是原地踏了几下诡异的步子,在公鸡打鸣结束的时候,他的步子也是刚好停下,他双脚交叉站立,样子看起来有些滑稽。

     这让我想起了闻鸡起舞的成语。

     不过王俊辉要做的事儿绝对不是跳舞,我也不敢去打断他,而是仔细去感知周围的气,试着自己能不能也有所发现。

     我这么仔细一感知,就真的在周围的空气中发现了一些不一般。

     我似乎感觉到四个熟悉的命气在游走晃动,不对,是五个,还有一股很弱、很弱,如果不仔细去感知,完全会被忽略的命气存在。

     而那股很弱的命气,我也是倍感熟悉。

     好像是王满生等四个人伤口上残留下的那股命气,想到这我就忽然又想起了王满生等四个尸体上属于他们自己的命气。

     这周围空气的命气好像跟他们尸体上的命气完全相同。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他们四个人的尸体被盗,然后又被送回到了这个村子来?

     还是说,那几个人的尸体是自己跑回来的,不对,他们没有尸变之相,也没有成鬼的迹象,也就是说他们不可能自己跑掉,就算是他们尸变了,也不可能一夜时间就从县城跑到这深山里来。

     新成的尸,行动速度可是很慢的。

     可周围这些他们尸体的命气又怎么解释呢?

     我虽然没有办法解释这些,可还是我把能感知到的东西一一说给了大家听。

     听了我的话,王俊辉交叉的双腿又动了步子,恢复到正常站立的姿势说:“初一,做的不错!”

     很快王俊辉又道了一句:“这周围的煞气很奇怪,我用七星步试探了一下,我强它避,我弱它入,聪明的很,操控这股煞气的正主绝对是一个聪明至极的家伙。”

     而岑思娴在听到我的分析后,却是一直没有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等着王俊辉说完了,我就问岑思娴是不是又感知到了什么。

     她摇头说:“我在想你刚才说的那些话,你说你感觉到王满生等四个人的命气。”上纵岛亡。

     我点头说,是。

     岑思娴就道:“他们四个人的内脏和眼珠子不是不见了吗,你说他们内脏会不会单独活过来,然后在这里乱跑,虽然这个解释听起来有些荒唐。”

     这个说法的确是荒唐,可我和王俊辉却是同时怔住了。

     不等我说话,王俊辉就道:“不是没这个可能,他们四个人的尸跑到这里绝对不可能,那四具尸体被你们的人封了尸体,就算神仙来了,也没办法让他们再尸变。”

     “而他们被挖出来的内脏,眼珠子,也是他们尸的一部分,应该会跟他们的散发出相同的命气,我说的对吧,初一!”

     我点点头说:“按理说是这样的,内脏也是尸体的一部分,应该跟那尸有着同样的命气。”

     我说到这里,我们所有人都不说话了,而是不停地四处查看,看看有没有飞在空中的内脏或者眼珠子之类的东西。

     虽然还没有看到实物,可在深夜这么一想,还是觉得有些怕,如果真要看到那样一个玩意儿,我估计会先尖叫,然而恶心的想吐。

     甚至如果真看到那些东西出现,我会觉得自己是一个疯子了!

     很快王俊辉又道:“初一,你说那股很弱的命气,确定是四个人伤口的那股吗?”

     我点头说:“应该错不了!”

     王俊辉“嗯”了一声说:“看来正主来找我们了,你补那一卦还真是很准啊,静等时机,退守方可,看来我们不去找那玩意儿,它也会主动找上我们啊。”

     “只不过它找我们的原因是什么,却是要弄弄清楚的。”

     其实它找我们的原因我并不是很感兴趣,我更想知道,今晚的正主儿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它的命气如此之薄,薄到经不起一卦的程度,我真的很好奇,这么薄的命,它是怎么活下来的。

     而此时徐若卉怀里的兔子魑也是忽然兴奋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了它的感知范围内。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