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39章 空营地

     那脏东西如果精通道、巫之术,而且还是没有演化之前的古道、古巫之术,那整件事儿的确就是变得非常棘手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苦笑一声道:“怪不得白家非要把这事儿推给我们,唯一可惜的是你们这边没有鹭大师的消息。”

     秋天那边也是又道了一句抱歉道:“我们是真不知道,实在是抱歉了。”

     鹭大师和田士千在一起的事儿除了我们这些人其他人应该不知道,包括赵、白两家更没有可能知道。他们既然拿鹭大师的事儿威胁我,还说的言之凿凿,想必白坤也不是在诓我们。上来匠弟。

     此一路去北川,进山之前的路还比较好走,一旦进了山秋天就不怎么跟我们说话,开车也是变得谨慎了很多,甚至有些紧张。

     我怕我们到不了目的地先出了车祸,就让王俊辉代替了秋天开车,由秋天在副驾驶上给王俊辉指路。

     换成王俊辉开车我们也是放心了不少。

     秋天接着就开始跟我们讲了很多的趣闻,不过都是关于杜立巴族的。

     秋天说:“杜立巴族根本不是什么外星人,他们也是人类的一种,杜立巴族人、巨人、矮人这些都是曾经存在的人类,他们灭绝的原因不明。不过已经有考古依据证明,那些人不但存在过,而且同样创建过文明,人在很久之前也是分着很多种类的。”

     秋天懂的很多,总是能给我们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人。

     对很多事儿,她也有着自己古怪的理解,比如道术,她说这只是一种能量的表现形式罢了,表现形式不同的能量规则也不同,所以科学的规则解释不了道术的能量,再所以科学不承认术法,因为他们的规则不同。

     这就好比正方形和圆形,因为它们的规则不同,正方形必须有四条边,而圆形没有,所以在正方形的世界里绝对不会承认圆形是正方形。

     可正方形和圆形都是两种图形。

     只不过它们规则不同而已。

     秋天给我讲了这么一个简单的比喻。我忽然间就茅塞顿开了,原来有些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还可以这么解释。

     而且秋天总是在给我们讲这些趣事儿的时候,冷不丁植入一个冷笑话,她笑半天后总是问我:“不好笑,很冷对不对?”

     所以她是一个笑点很低的人。

     到北川,我们就从省道转到了县道,可县道没走一会儿。就转到了偏僻的乡道,又走了一会儿到了一个村子,乡道都没得走了,我们还要在藏民的村子里换乘几匹马继续赶路。

     在西川、北川、青海很多地方,其实马匹还是很重要的交通的工具。

     据秋天说,考古队的人也是这个村子租了马匹进山的,不过这村子也没有多少马匹。我们要换乘的那些马还是从别的地方临时调过来的。

     而且我们到了这个村子。还有专门的考古队的工作人员接我们,他们说考古队的大部分都已经撤出来,离墓群很远的营地只留了几个看守现场的人。

     显然是墓地出了事儿之后,考古人员已经停下了所有的工作。

     接我们的人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看来应该是专家学者之类的,他姓吴,秋天叫他吴教授。

     见到我们几个人,可能是因为普遍看起来比较年轻,而且还有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和尚,他就有些疑惑地问秋天:“这就是请来科仪的高人?”

     秋天道:“是的,吴教授,他们虽然看起来年轻,可办案经验丰富,可是享誉西南的名家呢。”

     吴教授“哦”了一声说:“看来是老夫眼拙了!”

     听吴教授的语气,他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在这村子没有聊多久,吴教授也没说让我们休息,直接让人牵来了我们换乘的马匹,催促着我们往墓地那边的营地进发。

     此时已经下午四五点钟,如果我们现在进山,按照秋天跟我们说的,我们骑马进山要走四个小时的路,如此一来,我们到考古队在山里的营地就晚上**点了,到了晚上可不是好的驱鬼时间。

     秋天自然也知道这些,就想着问吴教授明天进山可以不,吴教授焦急地摇头说:“秋小姐,实不相瞒,我们在山里营地的人,已经跟我们失去联系一天多了,卫星电话打不通,我们派进去的人也有去无回,我真怕他们出事儿啊。”

     “啊!”秋天也是吓了一跳道:“怎么会这样,之前不是都好好的吗,那个脏东西不是不害人的吗?”

     吴教授耸了一下肩膀,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考古队在山里的营地出了事儿,我们自然也不想着休息了,就立刻换乘了马匹往山里走。

     我们这边有很多人都是第一次骑马,速度自然快不了,加上山路本来就难走,所以我们着急也没办法。

     而这次吴教授和他的助手也要跟着我们一起去,用吴教授的话说,里面很多工作人员都是他的手下和学生,他不能不管。

     本来能少带普通人就要少带的,可秋天却不以为然,直接同意了吴教授和那个年轻助手的加入。

     吴教授的名字我们在路上没有去问,只问了他助手的名字,说是叫卓越,很好记,且很响亮的一个名字。

     在进山之前我自然也是看了看这两个人面相,全部是黑雾缩眉,大灾大难之相。

     所以往山里走了一会儿,我就把从命理上看出的这些跟吴教授和卓越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吴教授就道:“小伙子,比你厉害的科仪行家我见多了,其中有一个说我能活到九十,放心,我离死早的很。”

     旁边的卓越则是半开玩笑说了一句:“老师,我没找人算过,那我是不是能先撤了?”

     卓越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他的表情却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

     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坚毅,很熟悉的感觉,很快我就想到,那种坚毅我在之前爬贡嘎山的时候,从霍尔的脸上看到过,为了梦想不顾一切的坚毅。

     见实在说服不了吴教授和卓越,我只能轻声道了一句:“我会想尽办法保护你们安全的。”

     我承认我把对霍尔的遗憾,转接到了吴教授和卓越的身上。

     这刚骑在马上的时候,晃晃悠悠的,我心里还是有些害怕,可晃了一会儿我也就渐渐习惯了,只不过这骑马并不舒服,特别是那马鞍很硬,磨的我大腿内侧有些难受。

     很难想象自己一会儿下马后罗圈腿站立的样子……

     走了一会儿山路就越来越模糊了,我就不禁问骑马走在最前面的吴教授,路走错了没有。

     吴教授道:“放心吧,这路,我骑着这匹马走过好几次了,错不了。”

     天越来越黑,到了贠婺做晚间功课的时候,我就喊大家停了下来,因为贠婺不做功课,他会很不开心的。

     而且我们连续走了两个小时的路,无论是人还是马匹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了。

     趁着休息的时候,我和贠婺就一起做了晚间的功课,只不过吴教授一直催促着赶路,我只好把贠婺玩儿玩具的时间给剥夺了。

     对于这个贠婺倒是不会耍小脾气的。

     越走山越深,我的方向感也是越来越弱,到最后我要不是不拿出命理罗盘来,都要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

     好在路上一切都很顺利,差不多到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就到了考古队在墓群一千米外的营地。

     拿手电照了一下,我们就看到,有十几个帐篷,在帐篷中还有一个临时的灶火台,上面放着一个大锅,大锅的盖子只盖了一半。

     吴教授和卓越在营地外面喊了几个人的名字,没有任何人应声,于是吴教授就着急道:“这大半夜,都没在营地,他们会去那里呢?”

     说着吴教授就往营地里走,丝毫不害怕有脏东西。

     我和王俊辉也是赶紧跟上,这营地的阴气很重,不过我的监察官和采听官却没有自动开启,也就是说,这附近暂时没有脏东西。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一边走,我就给每个人封了一下相门。

     面对我的手法吴教授和卓越两个人倒是很配合,没有排斥,更没有嘲笑我封建迷信之类的。

     也是,他们既然请我们来,那就说明他们考古肯定经常遇到怪事儿,也就比普通人更信这一套了。

     进了营地,我们每个帐篷都搜了一下,没有看到任何人,也没有看到任何搏斗,或者这里被袭击过的痕迹。

     还有营地里那口锅,锅里还有满满的一锅饭,可见这饭刚做好,这里的人都没来得及吃饭,就离开了营地。

     又或者说,他们是被带离了营地。

     我看了看王俊辉,问他有什么看法,他说:“这里阴气很重,而且很杂,怕不是一只脏东西留下的,这营地里的人,应该都是被那些脏东西带走的。”

     “只是他们的生死暂时还不清楚,初一,你看看能不能通过他们残留在这里的命气替他们算一算。”

     我点了下头,不用王俊辉说,我也早就取出了命理罗盘,准备为这个营地消失的那些人起卦,测测他们的去向和安危。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