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46章 要灭队

     王俊辉燃烧了自己身上的内阳之后,气势猛增,就连鬼王也是“咦”了一声道:“好小子,仗着有始源尊的道气竟然如此使用道气,本王开眼界了。”

     王俊辉没有去搭鬼王的话,而是原地踏起了七星罡步。几步落成,他手中桃木剑遥指天际,瞬间他桃木剑的剑身金光大亮,接着那封印在剑身里面的火麟蟒残魂就呼啸而出。

     “嗷!”

     火麟蟒在王俊辉身边落下,摇摇脑袋对着鬼王就是一声巨吼。

     火麟蟒大概也是知道这是决死一战了,虽知不敌,可依旧奋力一吼,毫不退缩。

     这一吼震的山摇地动,树叶上的雨水也是“哗”的一下全部落下,浇灌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

     王俊辉屹立在树下,犹如擎天一柱,这就是他入门天师神通全开的状态,比我以往任何一个时候见过的王俊辉都要强。

     他身上的威势甚至强过了我们在西樾村见过的那个赵家的神通天师老者。

     见状鬼王那边也是不敢太过大意。挥了一下手中的拂尘,一道黑金之光打出。同时左手也是开始捏起了指诀,这是鬼王对付我们这些人来,第一次双手并用。

     面对那黑金之光,王俊辉没有做出任何防御的动作,而是继续挥舞着桃木剑施展下一套的大神通。

     不等那黑金之光靠近,王俊辉身边的火麟蟒“吼”的一声就窜了出去,张开大嘴吐出一团火球,竟然直接把鬼王的那一击给挡了下来。

     不过我也清楚看到,在挡下那一击后,王俊辉和火麟蟒身体同时抖了一下,看来两者强行接下鬼王一击还是有些勉强。

     而且我也是能感觉到,火麟蟒和王俊辉身上的气势相通的。那火麟蟒消耗的也是王俊辉的灵气。

     鬼王那边此时也不再说多余的话◇手在捏好指诀后对着王俊辉一点。一团巨大的黑色阴气团就对着王俊辉飘了过去。

     王俊辉那边依旧不躲不避,桃木剑遥指天际,接着一剑猛地往前一砍道:“落!”

     “咔嚓!”

     瞬间一道天雷从天而降,径直把那飞快飘向王俊辉的阴气团给轰了一个粉碎。

     那阴气团阴气被炸开,“呼呼”的阴风大作,将地上无数沾满了泥水的落叶都糊在了我们的脸上,身体上。

     我感觉自己就要被这“腐朽”埋葬了。

     阿魏魍爬在我的肩头,依旧努力用香气再给我疗伤,我感觉身体也终于开始一点一点恢复,我体内那些涣散的气也开始一点一点的凝聚。

     徐若卉那边几个女人和小和尚贠婺也是都凑在了一起,贠婺和李雅静挡在两个受伤女人的身前。

     徐若卉那边时不时会喊我一声,我则是只能有气无力地喊我没事儿。

     他们中间也试着往我这边走,可鬼王稍微施展神通,他们就被阻隔了回去,而且身上的伤势也会加重几分,如此一来我就赶紧喝止他们,让他们不要再过来了,我这里有阿魏魍照顾,好的很。

     雨没有停止的迹象,王俊辉那边和鬼王的斗法仍在继续,王俊辉燃烧内阳,召唤一道又一道天雷从天而降,就算对方是鬼王,可也不敢冒着那些天雷靠近王俊辉,一时间王俊辉以入门天师实力竟然和鬼王打了个不分上下。

     不过从两个的使用术法的情况来看,王俊辉已经是倾尽全力,而鬼王则还是在热身阶段,而王俊辉能阻止这鬼王的术法也只有那一道又一道的天雷了。

     可以王俊辉身上的灵力来看,他又能坚持多久呢,而且他还燃烧着内阳,他这基本上等于是慢性自杀啊。上土介弟。

     鬼王现在也是有些烦躁了,王俊辉明明只是一个入门天师,可拼起命来,他这个高了好几级的鬼王,竟然一时没有办法近王俊辉的身了,这对鬼王来说简直是耻辱。

     所以那鬼王在躲过一道天雷后,忍不住怒道:“小子,你这内阳烧的差不多了,再烧下去,你也是死,到时候你们这些人的命运还是一样的。”

     王俊辉此时终于也是开口道了一句:“哼,能在你这大神通的孽畜下多撑一分钟,我们这些人就可以多活一分钟,能多活一分钟,我们就多一分钟的希望。”

     鬼王看着王俊辉大笑:“哈哈,希望,你竟然觉得你们还有希望,真是愚蠢!”

     说完鬼王忽然放弃王俊辉,而是对着李雅静和贠婺小和尚那边冲了过去。

     “卑鄙!”

     我和王俊辉同时怒吼。

     我想要起身,可无奈我身上那些涣散的气刚聚集到一起,我好不容易站起来,一个跄踉又结结实实爬了下去。

     王俊辉那边则是停止召唤天雷,迈着大步子往那边护了过去,可王俊辉前脚刚停下来,鬼王一转身对着王俊辉又反扑了过去。

     鬼王这个回马枪杀了王俊辉一个措手不及,他来不及施展天雷,只能挥着桃木剑和火麟蟒一起对着鬼王硬撞了上去。

     “轰!”

     瞬间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开,王俊辉、火麟蟒和鬼王碰撞位置附近的几棵大树都被炸的“咯吱”一声轰然倒地。

     “嘭!嘭!”

     随着几颗树倒了下去,地上的泥水和落叶也是“哗”的一声飞了起来,把我们所有人的视线遮住。

     王俊辉和火麟蟒那边情况到底如何了。

     “嗖嗖!”

     片刻两道身影从那些落叶中倒飞了出来,正是王俊辉和火麟蟒,而且王俊辉手中的桃木剑已经折成了两截,他身边的火麟蟒身上的气势更是急速大减。

     “嘭嘭!”

     两道身影不偏不倚正好落到我身边,王俊辉身上的内阳已经停止了燃烧,嘴角一直往外流血,身体不停抽动,手中握着半把桃木剑,已经再也站不起身。

     而那气势正在涣散的火麟蟒忽然仰天哀嚎一声--“吼!”

     接着它又化为一团火蟒对着鬼王那边冲了过去,而那些飞舞的树叶中此时也是杀出一个身影来,正是那鬼王。

     不过那鬼王身上的金色道袍已经烧了个干净,一身乌七八黑的,不过他身上的气势却未曾减少,王俊辉差不多搭进去一条命,只能毁了那鬼王的一件衣服吗?

     这就是鬼王的实力吗?

     那火麟蟒就要冲到鬼王跟前的时候,它身上的气势却涣散了一个干净,它的血盆巨口在离鬼王只有几公分就能发起最后一击的时候,它的身体却在空气中化为星点消失了。

     王俊辉那把武器中的火麟蟒残魂散掉了。

     鬼王刚从那一堆树叶出来,也是被火麟蟒这一下吓的不轻,那火麟蟒只要再坚持零点一秒就可以再攻击鬼王一次,只可惜……

     想到这里我不禁为那火麟蟒懊恼和伤感。

     至此我们所有人差不多都丧失了战斗力。

     鬼王一步一步向我们走过来,此时吴教授却忽然跑出来道:“恶鬼,我跟你拼了。”

     说着吴教授竟然抄起一块棺材板对着鬼王扔了过去,那鬼王不闪不躲,棺材板穿过了他的身体,却是伤不到他分毫。

     于此同时卓越也是跑了出来,然后抄起一根长长的树枝去打那鬼王,可那树枝却只是穿过鬼王的身体,伤不了他分毫。

     那鬼王懒得理吴教授和卓越,只是用力“哼”了一声,两个人被声音一震,竟然魂魄离体身子一下瘫软了下去。

     吴教授和卓越的魂漂浮在尸体的附近一下就傻住了。

     鬼王此时已经走向了我和王俊辉的跟前,不过我能看到他主要看的是王俊辉。

     “你很厉害,给你充足的时间,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只可惜你遇到了我,所以你只有死路一条,现在你乖乖地贴上聚阴符,然后鬼化,把你体内的两分始源尊道气给我吧。”

     说着鬼王就又捏出一道聚阴符对着王俊辉就贴了下去。

     而此时我的身体还是不能动弹,我们就要完了吗?

     此时贠婺小和尚忽然喊了一嗓子:“住手!”

     说着他就盘腿坐下,然后开始大声地朗诵经文,那梵音嗡嗡直响,震动把本来很大的雨滴震的在半空中化为毛毛雨一般,等下的时候已经由雨滴化为了雨雾。

     再接着天空中乌云散开一条缝隙来,一道金色的阳光从天而降正好洒在我和王俊辉的面前,把我们和鬼王隔开。

     那鬼王下意识站住脚步,回头去看贠婺小和尚,同时冷哼一声道:“你觉得这阳光可以阻止我吗,你们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的蝼蚁想要挑战我,我要杀了你。”

     说着鬼王对着贠婺小和尚挥了一下拂尘,这次没有金光护着贠婺,贠婺的身体被一道黑金光打翻在地上,那本来露出的一道阳光,也是重新被乌云遮住了。

     看到贠婺被打翻,我心中更是愤怒。

     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调动体内的精灵之气以最快的速度撞击我体内的各个相门,不到一秒钟我的阴阳手便彻底开启,我这是开启最快的一次阴阳手。

     于此散落在周围空中的阴气、阳气、佛气、道气,通过我双掌的掌心阴阳相互调和一下吸进了我的身体里,来补充我体内的空缺。

     我感觉我的整个身体都要炸开了。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