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47章 鬼王摊上大事儿了

     这一次算是我强行开启阴阳手,所以这阴阳手一开启,我就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我体内所有的气,包括我所有吸收来的气,都不听我的控制了。

     我感觉我鼻子。耳朵,甚至眼睛都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往外留,我用手抹了一下,竟然是血,这是怎么回事儿。

     不等我想明白,我嗓子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

     就算是吐血也不能浪费,所以我就对着鬼王猛吐了过去。

     鬼王身子往后一飘轻易躲开了我。

     他看着我一脸愤怒道:“你竟然毁掉了自己的身体,也罢,既然那阴阳手不能为我所用,那我现在就宰了你。”

     说完鬼王就一道黑金光对着我打了过来。

     不用我控制,我的双手抬起,结果那一团黑金之光也是“呼”的一下被我吸进了体内。

     而此时我肩膀上的阿魏魍也是有些慌了:“快点收住你的阴阳手。再这么吸下去,你会死的!”

     我结结巴巴道了一句:“我。我,我控制不住!”

     那鬼王见他的一记攻击就那么被我的阴阳手给吸收了,当下吓了一跳道:“好厉害的阴阳手,被你这小子给毁掉了,可真是可惜啊……”

     他话说到一半忽然汀了。

     同时一道青光“啪”的一下打在了我的灵台之上,我体内那些胡乱冲撞的气一下就被压了下去,不但被压了一下,我发现体内还忽然出现了一股意识,然后那股意识渐渐接管了我的身体。

     “哈哈!”那股意识控制着我的身体笑了笑道:“拥有阴阳手的身体,哈哈,我可是很久没有上过这样的身体了,不过这小子似乎惨了一点。”

     鬼王那边对着我看了看。忍不住惊讶道:“你是何人。竟敢来坏我的好事。”

     我身体里的那意识活动了一下我的阴阳手道:“我是谁?我就是刚才被你挡了一下吃了闭门羹的那位。老子好不容易有空出来透透气,你却一道封印给老子打了回去,告诉你,老子也是有脾气的人,所以老子废了半天的劲本体找过来了。”上土纵号。

     我不由愣了一下就明白了,这个是刚才王俊辉请的那个鬼王,它被打回去不甘心,干脆本体亲自找了过来。

     这日覃城鬼王这下更加吃惊:“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这么快找过来?”

     我体内的这个鬼王笑道:“很难吗?”

     说着他掀起王俊辉衣服,露出那一道乾坤颠倒的道印给日覃城的鬼王看:“这里有记号,我找过来自然简单的很,只不过落下的时候有点找错了位置,上了这小子的身,不过不打紧,既然老子的本体过来了,这小相师的身子,足够收拾你这个三流鬼王了。”

     说着我的身体一抖,身上忽然闪了一道蓝光,接着我身上就披了一件青色的道袍,而我的模样也是飞快发生变化,我的手,我的头发,竟然全部鬼化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鬼王要杀我吗?

     觉察到我心里的害怕,上了我身的鬼王就道:“小子别怕,这些都是暂时的,等一会儿我收拾那个三流鬼王,身体自然会还给你,而且我上次说过,下次见面我会教你一样阴阳手的神通,你可看好了,我不会教你第二遍。”

     日覃城的鬼王吓了一跳,不禁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猛的在地上踩了一脚,接着无数的红色影子就从地下蹿了出来,不用说这些都是百鬼夜行的那些红厉鬼们。

     此时阿魏魍没有再在我身上,而是跳到王俊辉的身边,把王俊辉救了起来,王俊辉靠在一棵树上对着我身上的鬼王道了一句:“前辈,我看你不是没找对身体,而是故意找错了身体吧,你是想试试阴阳手的神通吧。”

     我身上的鬼王听到王俊辉的话,忽然地笑了笑说:“真是个没趣的小子,真不明白我弟弟怎么选上的你。”

     弟弟?这个鬼王是青衣邪道的哥哥!?

     王俊辉此时在后面说了一句:“初一,你若是看看自己的模样怕是会把你吓上一跳,你现在的模样,俨然就是给我留下记号的那位青衣前辈,他们应该是孪生的双胞兄弟。”

     双胞胎?一个是鬼修成了鬼王,一个是世间少有对手的青衣邪道,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面对忽然出来的无数红厉鬼,我身体上的鬼王不慌不忙,忽然在意识里问我有没有什么趁手的兵器。

     我想了一下说小罗盘,青衣鬼王从我兜里摸出来摇摇头又给塞了回去。

     “还有没?”他继续问我。

     我说:“还有一把凶刀,冤戮!”

     青衣鬼王继续去摸,然后把林森送给我暂为保管的凶刀冤戮摸了出来,把冤戮握在手里,瞬间就变成了一把阴刀,鬼王笑了笑道:“还有一把有灵性的家伙,这冤戮的名字是谁起的,有水准。”

     日覃城的鬼王已经完全沉溺在震惊之中,他没想到一个被他阻隔了请神术的家伙,竟然真身找了过来,还上了我这个拥有阴阳手的人身上。

     握住冤戮之后,不等我说话,我的身子竟然直接化为一道残影“嗖”的就飞了出去,这速度让我有些受不了,忍不住“啊”的尖叫了一声。

     青衣鬼王则是怒道:“小子,闭嘴,放松意识,把身体完全交给我控制。”

     我深吸一口气赶紧照做。

     这第一击因为我的干扰,青衣邪道速度大减,自然也就没有奏效,日覃城的鬼王“呼”的一声就躲开了。

     我们这么一攻击,日覃城的鬼王也是反应过来,连忙命令自己的手下对我们的人出手。

     不等我着急,青衣鬼王就怒道:“别说话,放松意识,给我安静地看着!”

     说着他控制着我的身体猛的一跺脚,周围的大地“轰轰”地就颤抖了一下,那些想要靠近我们的红厉鬼,双脚全部都陷进了泥里面,然后再也拔不出来了。

     鬼王笑了笑道:“这里的泥土有不少是和成泥的老坟地土吧,这些活了快两千年的厉鬼,你们在这里抢掠其他的阴魂,危害一方的运势,早就该死了!”

     说着鬼王就捏了一个我熟悉的指诀仰盂震诀,然后左手太阳诀,对着地面猛插了下去。

     顿时一道电网就从地面上散开,那些陷进泥土里的红厉鬼全部电了一个魂飞魄散。

     而剩下那些没有陷进泥土里的红厉鬼,那里还敢再战,纷纷四散逃开了。

     日覃城的鬼王喊他们回来,那些鬼这次有了主心骨一样,全部绕了一个大圈子聚集到了日覃城的鬼王身后。

     而我们这边的人,也是全部聚集到了一起,都到了王俊辉的那边,包括吴教授和卓越的魂魄,也是被秋天打回了身体里,虽然两个人都在昏迷,可看起来至少没有生命危险了。

     青衣鬼王看着那些人道:“想用数量取胜,你这只三流的鬼王,本鬼王就来告诉你,什么实力才是鬼王应该有的实力。”

     说着鬼王就控制着我的身体开始使用阴阳手,同时也在意识里跟我说了一句:“看好了,这一招交给你以后保命用的。”

     我左手平于胸前,右手掌心向上,缓缓放过去和左手重叠,然后两掌十字交叉,双手仿若蝴蝶一样轻轻拍打周围极阴和极阳之气。

     很快我周围的气就陷入了一个平衡之中,然后我就仿佛感觉周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立体太极八卦,它的范围开始飞快地向四周蔓延。

     鬼王也是在我意识里说道:“阴阳手是命理圣手,这乾坤诀一开,这一个区域的乾坤胜负就有你自己来定,看到那些红历小鬼身上的命气了没?”

     我在意识里“嗯”了一声,鬼王就道:“摘下来!”

     那些红厉鬼周围的阴阳之气就在我双手有节奏的拍打下变成一只只无形的命气之手,然后飞快地将那些红厉鬼身上的阴鬼命气摘了下来,接着那些红厉鬼一个又一个在我所能感知到的立体太极八卦里化为无有。

     这一招好强!

     不过我心里也是清楚,如果鬼王离开了我的身体,这一手我怕是就用不了,因为我本身的相气能制造的乾坤诀范围估计也就篮球那么大,除非对付把脑袋伸进那个篮球大范围,不然这个大神通对现在的我来说,半点用没有。

     那命气之手也试着去抓日覃城的鬼王,可他毕竟是鬼王,自然没有那么容易中招,轻甩了几下拂尘,就把那些靠近他的命手给扫了一个干净。

     鬼王也不急,在把所有的红厉鬼都收拾了,就收起了乾坤诀道:“好了,我教你的本事,你记好了,以后会有大用,接下来就是我跟他的私人恩怨了。”

     我心里不由问啥私人恩怨。

     鬼王就道:“刚才他一拂尘把我打了回去,我也要他尝尝被打脑袋的滋味。”

     说着青衣鬼王就控制着我的身体对着日覃城的鬼王扑了过去,那日覃城的鬼王早就吓坏了,那里还敢再战,扭头就想着跑,可不等他迈开腿,天空中“嗖”的又降下了一道金光,一下就拦住了那日覃城鬼王的去路。

     看到那鬼王秋天“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然后一边哭一边道:“老祖宗,他欺负我!”

     我知道这次是那个日覃城的鬼王摊上大事儿了。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