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62章 阴兵勾魂

     高俭良是苗人?这倒是出乎我们的意料。

     所以我和王俊辉相互看了一眼,同意了高俭良的入伙,同时也是让高俭良对那个早就不存在的苗寨做一些介绍。

     高俭良坐下后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我是一个七六年出生的苗人,我们的那个寨子是八五年迁出的,那一年我正好十岁,我们寨子里发生的事儿我也记得一些。”

     我们让高俭良细说。他就道:“我们的那个寨子虽然处于深山,却是一个熟苗的寨子,汉化也很厉害,就连我们寨子的苗王也都改了头衔,我们直接称呼他村长。”

     听到高俭良说苗王,我当时下了一跳,就问他寨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还有个苗王嘞。

     高俭良就给我们解释说:“其实苗王就是寨子首领的意思,一般苗寨的三大权利中心,苗王、大巫师和圣女,不过只有大的寨子才有大巫师或者圣女,像我们这种独立的小寨子是不会有大巫师和圣女居住的。”

     “另外也不是所有的寨子都有苗王,比如有些苗王控制着五六个相近的寨子。那苗王就只有一个,其他寨子的首领就是长老,有的土一点的,就叫母的,当母的,或者老的,这些都是直接苗话翻译过来的。说的文雅些就是直接称呼首领的也有。”

     听高俭良这么说。我似乎是懂了很多,然后让他继续说他们寨子的事儿。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那一年高俭良十岁,从严格意义上他才九岁不到,因为他的生月小。

     那是一年的夏天。村里传来消息,说是外面还修大公路进来,寨子的人都很开心,每天寨子里的人都会走几十里的山路去给修路人送水,送吃的。

     修路的人也是感觉到那个寨子的人对路的渴望。也都是加班加点干劲十足,一时间还成了那一块的美谈。

     可好景不长,据说修路的人挖了几段路后,就开始挖出人骨头,其中还有一些穿着盔甲,后来文物部门介入,判定那里可能是一个古战场,而非古墓或者其他遗迹之类的。

     所以人们就把那些骸骨处理掉继续往前挖。

     据说他们在那一块儿总共发现了一百多具骸骨,从衣服盔甲颜色和构成上看,不是汉人的,都是古代苗人的。

     在发现那些骸骨的第三天,修路这边开始出现怪事,有十多个工人一晚上莫名暴毙,而没有出事儿的人就说他们夜里睡的迷迷糊糊,还听到古时候行军途中才有的那种盔甲摩擦的“哗哗”声,所以就有人说,是阴兵勾魂。

     说是修路搅扰了阴兵的营地,人家开始报复,晚上出来抓壮丁了。

     这件事儿自然惊动了灵异部门,所以西南分局和明净派就一同参与了进去,当时负责这件案子的就是已经被灭门的白家,他们调查之后说是没有任何线索,可那条路却是不建议继续修下去了。

     路修到一半,扔掉怪可惜的,所以灵异部门就单独派出两个大能去处理那件事儿,结果疯了一个,死了一个,后来灵异部门给出的建议也是暂停修那条路,等着问题解决了再行动工。

     所以那条路就以资金不充足的名义暂时停工了。

     这就让高俭良那个寨子的人有些失望,本来他们认为那条公路会穿过他们的寨子,贯穿大山,可没想到路还没修到他们寨子就没钱了,所以他们就决定组织寨子里的人继续去修。

     可寨子里那些人修了一天不到,被派去修路的人在晚上回寨子休息的时候,就全部死在了自己的家里,同样寨子里的人也是都听到了类似盔甲摩擦的“哗哗”声。

     说到这里的时候高俭良深吸了一口道:“我父亲和母亲也是那个时候死掉的!”

     啊!

     听到这里我和王俊辉不由都惊叹了一声,我们谁也没想到高俭良和这件案子的关系如此紧密,他竟然是这个案子的直接受害者。

     我安慰了高俭良两句,然后就问他,有没有亲眼看到阴兵勾魂的情况。

     高俭良点头说:“我是真的看到了,后来明净派的人去调查,因为我看到了阴兵勾魂的全部过程,就把我领回了明净派,然后进了蔡家做下人,一直到今天算是有了一些地位。”

     高俭良的过去也是充满了波折啊。

     不过我还是更关心阴兵勾魂的经过,就让他细讲一下,高俭良就道:“我记得很清楚,那还是夏天,父亲和母亲一起去修路,晚上回来后累的很,所以他们吃的饭还是我给做的呢。”

     “吃了饭,我们一家人就坐在屋子里聊天,说的还是修路的事儿,说再修上几年,寨子里就可以通汽车了,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我对汽车很向往,我甚至想着自己长大以后能当一个司机。”

     高俭良回忆那些事儿的时候,加入了很多自己的情感,我们也没有打断他,毕竟那段回忆对他来说肯定是一个噩梦,他讲的越详细说明他的记忆越深刻,一会儿说到正事儿上,我们能听到的情报也就越多。上丸大亡。

     可高俭良却是觉得有些啰嗦,就苦笑一声说道:“抱歉,每次提到这些事儿,我总是忍不住想起我的父母,顺口也就说了出来。”

     我和王俊辉同时摇头,然后让高俭良按照自己的意思就好了,不用考虑太多。

     高俭良点头继续说:“我记得聊了很久,我母亲就给唱了一首我们苗话的曲子,很委婉,唱的我昏昏欲睡,只可惜现在的我已经完全记不起那个调子了,我很想再听一遍,可却没人再唱给我了,我也找人打听过了类似的曲子,可没有一首是母亲唱的。”

     高俭良又说偏了,于是他停了一下立刻把话题拉回来:“就在我感觉自己要睡着的时候,我就听着我们家附近传来一阵整齐的行军的脚步生,‘轰轰轰’仿佛千军万马从我家门前经过一般。”

     “被那声音吵醒,我就发现我们屋子里的油灯已经被吹灭了,父亲扒在门口往外看,母亲把我紧紧抱在怀里。”

     “本来我以为我听到的那些声音是我在做梦,可看到父亲和母亲紧张的样子,我就知道门外有东西,我就小声问我母亲怎么了,她捂着我的嘴,然后让我不要说话。”

     “那还是夏天,我忽然感觉很冷,身体不停地哆嗦,我母亲就抱住我说,让我不要怕,她和父亲会保护我。”

     “又过了一会儿,我就在昏暗的光线下,看到一个人穿过我家的门,然后再穿过我父亲的身体,进到了屋子里,我当时吓坏了。”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兽皮盔甲,手里握着一把一尺来长的铜剑,他穿过我父亲的身体后,我父亲就瘫软在地上不动弹了,我母亲很害怕,就捂住我的眼睛,让我不要看,同是在耳边不停说,不要,不要怕,会没事儿的。”

     “母亲的手有一条缝隙,我通过那条缝隙就看到,又有两个人穿着黑色兽皮盔甲的人进来,他们俯下身从我父亲的身体里拉起一个跟我父亲一模一样的人来,我当时还不知道那就是我父亲的魂魄。”

     “接着那个握着铜剑的人就向我母亲这边走了过来,他还带着一个兽脸的面具,我看不清楚样子,他是踮着脚尖走路的,走到我母亲的身边,它就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后来到了明净派我才知道,那是古苗话,跟现在的苗话大不相同。”

     “说了几句话,他就俯身拉我母亲的胳膊,然后一个跟我母亲一模一样的影子就从我母亲的身体里被拉了出来。”

     “因为那会儿我母亲的手还在我的眼睛上,我也没敢乱动,等着那个穿着盔甲的人拉着我母亲穿过我家的门出了屋子,我母亲的手才从我的眼睛上滑落下去。”

     “我这才发现我母亲不动弹了,我使劲摇晃她的身子,后来去探她的鼻息,才发现她已经停止呼吸了。”

     “我又看我的父亲,他也是一样,我害怕,着急,大哭,我大声的喊,冲出去,找那些穿盔甲的人,可是整个寨子都空了似的,任凭我怎么喊也没人答应我。”

     “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就在我家的门口晕了过去,直到第二天被村里的人叫醒,我才知道我们寨子里昨晚死了很多人,其中就包括我的父母。”

     “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样,见到了那个穿着盔甲,拿着青铜剑的‘人’,寨子里大人说,那是阴兵勾魂,我也是第一次听到阴兵勾魂这个词。”

     “再后来明净派的人去我们村子调查,然后说我们寨子不能住人了,于是上头给我们提供地方,我们就从深山里迁徙了出来,而那条修了一半的路,前半段后来修别的路用上了,靠近我们寨子的那段就一直荒废着。”

     高俭良说完,我们也是一同陷入了一股悲伤的气氛中。

     我们谁也没想到高俭良还有这样的过去,当然高俭良的这些话对我们破案有极大的帮助,因为这让我们极大的了解到了当年阴兵勾魂出现的契机和情景。

     对我们调查大有帮助!

     了解了这些,我心里也是忽然对这个案子产生了一丝的向往,阴兵勾魂,我是真的很想亲眼看看啊。
最近更新:天帝传 至尊剑皇 怎么又是天谴圈 一世兵王 重生野性时代 劈天斩神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女帝家的小白脸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天神诀
热门小说: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我欲封天 美利坚财富人生 将夜 美女的超级保镖 神道丹尊 至尊兵王 求魔 网游之纵横天下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天下第九 终极教官 奶爸的异界餐厅 仙逆 红楼之庶子风流 最强小农民 最强医圣 民国谍影 通天武尊 重生之光辉人生 超级仙学院 雷武 仙武世界大反派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逍遥派 他身上有条龙 龙血武帝 神级大魔头 偷香高手 美国之大牧场主 远东王庭 乱清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真武世界 抗日之将胆传奇 高官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逆袭 道君 神宠进化 这个游戏不简单 非常家庭 重生之最强人生 逍遥军医 极品掠夺系统 妖孽霸主 宝瞳 五行天 都市全能系统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