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69章 煞目

     半山腰的寨子里有一栋木楼轰然倒塌,扬起的灰尘格外显眼,周围一百多米的范围,全部成了土灰色的一片,这还是前一夜下过雨,不然那扬起的灰尘估计能覆盖四分之一的寨子。

     我心里还在纳闷。那寨子的木楼为什么忽然崩塌的时候,王俊辉就道了一句:“好家伙,他们竟然连炸药也用上了,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想着炸平这个寨子不成?”

     炸药?蔡生宗门的人出手果然是非同凡响啊!

     同时我不由自主地往蔡生宗门那些人的营地看了几眼,正好看到几只小鸟从帐篷上飞过,那些鸟刚飞入帐篷的范围,不等飞出去,一只箭弩就把低空掠过帐篷顶部的一只小鸟给打了下来。

     小鸟被弩箭带的飞出去老远,掉在河边的一块石头上。

     我心里吓了一跳,幸亏我听了王俊辉的话没有进蔡生宗门人的营地,不然被那弩箭射中的人就是我了。

     我心里好奇走了几步,过去看那只鸟。发现它已经断了气,本来我想去摸那只弩箭的,可一起跟着我过来徐若卉却拉住我道:“初一,别碰那弩箭,上面有蛊毒,我体内的那只血母又有反应了。”

     听到徐若卉的话,我更是惊出一头的冷汗来,返回我们营地的时候,我基本上都是绕着蔡生宗门那些人的营地走的。

     我把看到的情况给众人说了一遍。王俊辉就道:“弩箭加蛊毒,显然不是用来对付脏东西的,而是对付后到这里的人的。”

     “留下营地,布置机关,这就等于是一个陷阱,我们好奇,切太过大意的话,怕是现在已经上当了。”

     听王俊辉的分析,我不禁长长舒了一口气说:“这宗门的人办事也太过了吧,虽然大家是竞争关系,可毕竟都是明净派的人。又没什么深仇大恨,不用把彼此置于死地吧?”

     高俭良此时跑出来说了一句:“你们不懂蔡生这个人。他连自己的儿子都能当成弃子。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外人?”

     蔡邧和高俭良都提到过蔡生“弃子”这件事儿,看来这里面还有一个不小的故事,不过那些事儿跟我们今天的案子关联不大,我也没有去细问。

     就在我们几个说话的这几分钟功夫里,半山腰上随着“轰”一声巨响,又是一栋木楼轰然倒塌,顿时那尘土再次漫天的扬起。

     这蔡生的人是真的想炸平这个寨子吗?

     看到这里高俭良受不了,就怒道:“我们必须阻止宗门的人,这寨子是我的家,我的家乡,如果这里被毁了,我就没有家了!”

     高俭良一脸的愤怒和决然仿若是要拼命似的。

     我们的帐篷才扎到一半,王俊辉也是道:“我们的确是要去阻止蔡生那些人,这寨子虽然不住人了,可也不能就这么就被炸毁了。”

     说罢,王俊辉就背上行礼招呼我们上山进寨子。

     我们自然也不会迟疑,至于这帐篷搭建我们可以等事情完了再扎,或者干脆不扎帐篷,以周锦妍和甘居的关系,这次的案子应该能很快地顺利解决掉。

     这寨子的路面都铺着石头,所以路上只有石头的缝隙里钻出一些杂草来,不过也都是些矮草,不会影响我们赶路,我们往这寨子里走,很快就发现几颗烟头,多半是宗门那些人留下的。

     就在这个时候“轰”又是一声巨响,寨子中央又是一栋木楼被炸毁。

     这宗门人到底在搞什么鬼,难不成这些木楼里住着阴兵不成?

     我刚这么想的时候,监察和采听两处相门同时自动开启。

     这说明我们四周有脏东西出现,而这里最可能出现的就是古苗的阴兵了,我深吸一口气还是把八节神鞭拿了出来,虽然我们已经知道周锦妍和甘居的关系,可对方却还不清楚我们的身份,万一打起来,我们也不能干吃亏。

     不过那些脏东西既然没有伤害我们,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找他们出来,而是继续前行,先阻止宗门的人炸毁这个寨子才是最主要的。

     我们沿着石头路面走了几分钟,就听到了有人说话,意思好像是一个人在提醒另一个人,说是那木楼不大,少放点炸药就好了。

     听到有人说话,高俭良就气的大喊一声:“住手,不准再炸这里了。”

     说完他就自己先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了,我们几个也是赶紧跟上。

     可我们刚迈步,“轰”又是一声巨响传来,因为这次离的近了,我们感觉整个地面都在颤抖,旁边的木楼也是被震的“嗡嗡”直响,一些不牢靠的木板更是直接被震掉在了地上,发出“啪啪”的落地声。

     听到那声音,我们下意识都蹲了下去,用手或者自己的背包把脑袋护住。

     幸好空中没有飘来炸飞的东西。

     看来宗门的那些人中有使用炸药的行家啊。

     同时我也有些担心高俭良了,他跑的最快,会不会被炸到了呢?

     爆炸结束后,不等我们起身,一阵灰尘夹杂着火药味就沿着街道向我们扑了过来,我们赶紧背过身。

     我一把将徐若卉护住,王俊辉护着李雅静,林森则是一把搂住贠婺小和尚,摁到了怀里。

     等着那一股尘土彻底落下,我们几个人也都成了灰人。

     看着彼此狼狈的模样,我忍不住骂了几句脏话,不过好在我们都没有受伤。

     拿出一些布,用身上水壶里的水弄湿了,然后捂住口鼻,我们这才继续往前走,同时也是喊者高俭良的名字。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一个很微弱的声音:“我,我在这儿。”

     很快我们就在一栋木楼倒塌的废墟里找到了高俭良,他的一条腿被木板刺了进去,身上其他部位也有伤,不过都是擦伤,不碍事。

     我们来不及找宗门的人,就赶紧把高俭良从废墟中抬出来,李雅静和徐若卉立刻为高俭良做紧急的处理。

     而就在这个时候,废墟那头就出现了一队人,为首的几个穿着道袍,不过在这些人中有一个穿着黑西装,戴着黑墨镜的年轻男人,看起来格外的不搭调。

     这些人看到了我们,那个穿着西装的家伙就缓缓走出来道了一句:“呦,这不是高副堂主吗?不对,你现在到了蔡少主那边,已经是堂主了,你也来了,怎也不打个招呼,不然我们也不会误伤你啊。”

     那西装男子说话冷嘲热讽的,不由让人心生厌恶。

     虽然我也不是很待见高俭良,可他现在毕竟是我们这边的人,所以我就忍不住回了那西装一句:“少在这里假惺惺了,猫哭耗子的事儿就别干了,更何况还哭的这么难看,让人看了想吐。”

     等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已经把宗门的那些人大致看了一遍,十七个人,他们这次上山损失比梁家的人小的多。

     那个西装男冲着我“哼”了一声道:“你们就这几个人,都死完了吗,那你们可比梁家的那些人惨多了。”

     我再回他一句:“对不起,我们来的时候就这么些人,如果不是被你们误伤了高俭良,我们现在连个受伤的人都没了,反而是你们死了好几个了吧。”

     我这句话直接戳到了宗门那些人的痛处上,不少人相互对望,显然死的那些人,有的是他们很亲密的伙伴,所以就有几个人露出了悲痛之色。

     可那个西装男,好像不在乎那些人的死活,竟然笑着对我说:“干我们这一行,死几个人还不是常事儿,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们就这几个人,呵呵,你们凭运气到了这里,可到这里后,你们的运气可就不好使了。”

     说着西装男挥挥手,队伍就出来两个人,他们拿着几包炸药,又去另一栋木楼开始布置了。

     高俭良急的大叫:“住手,你们干嘛,你炸了这寨子有什么用?”亚东丽亡。

     西装男笑笑说:“这里每一栋木楼里都住着阴兵,可惜白天的时候他们见不得阳光,所以我们只要炸掉这些木楼,藏在这里面的阴兵就会自行散掉,总比我们冒着危险进去捉他们的强,还有……”

     说着西装男摘下自己的墨镜,然后又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块白布,再把墨镜仔细擦拭了一遍,我这就看清楚了他的整张脸。

     他长的很清秀,可那一双眼睛却极为怪异,他眼睛中的眼珠子只有鱼眼大小,整个眼睛看去只有中间黑乎乎的一个点,旁边都是眼白。

     而那些眼白上更是血丝密布,所有的血丝都连接这中间那鱼眼大小眼珠子,看了那眼神,猛一下一看让人觉得身上不由一寒,鸡皮疙瘩掉满地。

     正在我心里好奇的时候,西装男用他那诡异的眼睛看了看,然后嘴角忽然往上一翘。

     他的笑容更加诡异,特别是配上他那一双诡异的眼睛。

     就在我愣住的时候,西装男把手里的墨镜戴上,然后旁边两个人立刻围到他身边,一个拿着类似鸡毛掸子之类的东西给他轻拍身上的尘土,另一个则是干脆半跪在地上开始给他擦皮鞋。

     显然那家伙还有些洁癖,因为他擦完墨镜的白布,他看都不看,就嫌弃地扔掉了。

     他的那双眼相学上记载,相名为“煞目”!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