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76章 鱼眼的用途

     鱼先生双手被打神鞭紧锁,被他操控着的旋风也是瞬间散掉,旋风中那些飞舞的石块忽然就在惯性的作用下四散横飞。

     一时间我们周围就跟“枪林弹雨”似的,看着那些石头飞来,我吓了一跳,刚制服了鱼先生不会被这些胡乱飞来的石头给砸死吧?

     可石头的数目实在是太多了。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抵挡的好,而就在这个时候,阿魏魍忽然从我背包里飞出来,然后张开身上的二十条触手飞快的扑出一张巨大的网,就把我给包裹了起来,所有的石头只要撞到他的触手上,就会立刻被弹开。

     只有一些细小的灰尘穿过来,不过那就伤不到我了。

     再看鱼先生被打神鞭控制住,便直接退后了几步,胸前、后背都被石头砸中,他的身体也是顿时在乱石中前仰后合。

     接着一块石头飞过他的脑袋直接给他的脑袋开了瓢,他一个侧身倒在地上开始呻吟,而周围的飞石这才停了下来。

     等着飞石停下来后。阿魏魍才收了它的触手,然后坐到了我的肩膀上。

     见鱼先生在地上呻吟,我没有贸然追上去猛打,因为他的双手虽然被打神鞭锁住,又被石头砸的惨兮兮的,可身上气势没有减弱多少,他双手不能动,但我却不想被他一脚踹回来。

     所以趁着他没有来攻击我,我就开始使用乾坤诀。

     双手呈现蝴蝶状飞快拍打周围的气息,片刻之后我就感觉到极阴之气开始呈现乾坤之势。我周围渐渐形成了一个圆形的立体太极八卦。再接着这个范围以我双手为中心在扩大,一米、两米……

     这个圈到了两米就卡住了,看来即便是我用了古魅一部分力量,也只能弄出这两米的范围了,所以我就捏这手诀往鱼先生跟前走了几步。亚每引划。

     鱼先生也是觉察到了威胁,想要站起来逃跑。可他刚站起来,身体就开始颤抖和抽搐,我一下就明白,他体内三个神通者在抢身体的控制权,他们意识到了危险,都想着第一时间离开鱼先生的身体,可谁也不给谁让路。于是谁也走不了。

     这就把鱼先生给惹怒了,他拼着全力喊了一句:“你们三个给我停下来,如果不想死的话,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我,我们被打神鞭锁着,你们又有谁能挣脱这神兵?”

     鱼先生喊了一句,他的身体就停止了颤抖和抽搐。

     只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进入了我的乾坤诀的范围,他身上的四股命气我已经触手可得。

     只要他稍有异动,我就能要了他的命!

     因为我已经弄出了一堆命气之手,紧紧地攥住了鱼先生的命气。

     鱼先生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他没有跑,而是对着我笑了笑道:“怎么,想杀了我吗?”

     我冷“哼”一声道:“你这种人死有余辜!”

     那一刻我真的起了杀心,可不等我动手,王俊辉就忽然出现道了一句:“初一,住手,那个鱼眼儿不能杀!”

     我不由愣了一下,忍不住回头去看,就发现王俊辉终于赶了过来,只不过他并没有请神上身,而是带着一个人过来的。

     他带的那个人我也认识,正是我们前不久在我婚礼上刚见过的青衣邪道。

     这个老神仙为什么会在这里。

     看到这俩人我也是立刻放心,也就没有再出手去杀鱼先生。

     此时青衣邪道一个飞身就落到了我身边:“刚才你和他的打斗我都看到了,人机灵,又聪明,还把我那个鬼兄长教你的乾坤诀都用上了,你赢了,不过这个鱼眼儿不能死,我在这里替你废了他道行就好了!”

     说着青衣邪道直接往前迈了一步,一掌拍在鱼先生的头顶,瞬间,他体内的三股神通实力一下散了个干净。

     我好奇问:“你把那三个神通者的道行都废了?”

     青衣邪道说:“没,我只废了这个鱼眼儿一个人的,两个地仙我给放跑了,真身到这里的那个临近鬼仙的鬼王,被我拍死了!”

     青衣邪道这么强?

     不等我发问,他就继续说:“他们被八节打神鞭锁着,发挥不出来实力,自然只能束手待毙,不过这也是因为这个鱼眼儿蠢,还那么自负,如果他身体的控制权早些交给那个鬼仙,你们怕是早就被收拾了,就连我也来不及赶过来。”

     此时鱼眼儿的道行被废,那打神鞭也是一下失去了光亮,青衣邪道取下打神鞭扔给我说:“收好了!”

     我点点头,刚收好打神鞭,那鱼眼双腿一软直接跪到在了地上,接着他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他看着青衣邪道说:“哼,你来这里,怎么,只敢废了我道行,不敢杀我,你了解我的身体,只是废我道行的话,只要五六年的时间,那些被废的道行又会自动恢复,你的手段对我来说没用!”

     这鱼先生到底是什么人?

     青衣邪道没有理鱼先生,而是转头对着我的额头一点,瞬间那古魅就从我的身体飞了出来,然后跑回到我身体里的三死金内了。

     我回头去找甘居,就发现他身子卷缩在一个废墟的木板下,他是丝毫不敢见阳光了,青衣邪道看了看那边,就捏出一道符对着甘居扔了过去,顿时甘居身体一震,接着就慢慢走出了阴影。

     甘居立刻对着青衣邪道说:“多谢仙人的的避光符。”

     弄完这些青衣邪道转头再去看鱼先生:“咦,你怎么不说了,继续说啊,我还没害怕呢,你怎么不说了啊?怎么不把你背后的几个大家伙搬出来?干脆你直接把他们叫到我面前跟我理论一下吧,能过上几招最好了,反正我最近正无聊呢。”

     青衣邪道话音刚落远处又传来一阵“轰轰”的声音,直接一条巨大的蛟蛇就从废墟里钻出来,它晃了晃脑袋把头顶上几块碎木板甩开,然后盯着我们歪歪了脑袋。

     看到那条蛟蛇鱼先生愣了一会儿,青衣邪道笑道:“你知道,我不杀你的原因,可你也应该知道,你不是唯一能帮到我的人,我已经有了蛟蛇,只要再找两样东西,我依旧能够成功,不用走你这条路,如果你再说出一句让我不顺心的话,我就杀了你!”

     青衣邪道说完那句话,我都不由咽了一下口水,他虽然不是对着我说的,可那股气势却是几乎让周围的一切都凝固了。

     我好奇问青衣邪道:“你留着他干嘛用?”

     青衣邪道笑了笑说:“这个你以后自然会知道的,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还会再见面,到时候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事儿,只不过你必须要成为地阶的相师才行,不然你没有资格听我的故事!”

     我“哦”了一声没说话。

     当然鱼眼儿早就看傻了眼,自从看到了那条蛟蛇,他就不说话了,我心里忽然有些明白了,青衣邪道抓的那只蛟蛇,怕不是一条普通的蛟蛇,只不过里面到底有什么道道儿,以我的本事还是看不出来的。

     此时青衣邪道又看了看王俊辉道:“你记住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你已经是我的入室弟子了,以后出去闯荡别丢我的脸,不然小心本道收拾你。”

     这青衣邪道虽然还是自称本道,可我心里却清楚,他绝对是仙级别之上了的。

     青衣邪道又看了看那鱼先生道:“你可以滚了,我这里还是两条路,哪一条路先凑齐了东西,我就先走哪一条,可如果我发现你为难他们,就算是杀到你背后那几个老怪物面前,我也会亲手宰了你。”

     鱼先生点头,然后站起来慢慢悠悠地往寨子的东面去了。

     看着鱼先生就那么走了,我心里有些气闷:“就那么放他走了?”

     青衣邪道说:“他的道行已废,外加他对我还有很重要的作用,所以暂时留他一条生路。”

     我实在猜不出那个鱼眼对青衣邪道这样的大神通者有什么作用。

     随着鱼眼儿离开,我阴阳手的神通也是刚刚散去,我忽然发现,我这次使用阴阳手的神通好像格外的长,我好像发现了一些窍门。

     此时那一条蛟蛇也是慢慢爬到了我们跟前,然后把大脑袋匐在地上,青衣邪道微微一跳,就跳到了那蛟蛇的脑袋上。

     接着蛟蛇的脑袋再慢慢直起来,青衣邪道就对我说:“好了,我半年内只能通过那小子身上的道印传到你们这边一次,之后遇到麻烦你们再也请不到了我,不过有我那个道印在,你以后请神来的家伙应该都不会太弱,只要你不倒霉请到了那个白痴……”

     白痴?请神还能请到白痴!?

     不等我们继续问下去,青衣邪道直接踩着蛟蛇就往林子深处去了。

     我转头去问王俊辉:“你请来了他?”

     王俊辉苦笑道:“我当时吓了一跳,我也没想到天上会掉下来一个大活人还跟着一条蛟蛇,而且他一下来就把我身上的蛊给解掉了,还给了我一个嘴巴子说我丢了他的人……”

     接下来肯定还发生了很多事儿,不然他也不会同意做了青衣邪道的弟子,不过那些事儿王俊辉没有细说,我也没有逼着问。

     不管如何,这里的麻烦总算是解决了,所以我们就先找到了徐若卉等人,碰了面之后,我们就找了一个木楼。

     我把周锦妍从三死金里放出来,准备给她和甘居自由!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