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83章 诈来诈去

     萧正和那个少宗祖对自己的血脉态度完全相反。

     那个少宗祖很明显是以自己拥有那样的血脉而骄傲,可萧正却是引以为耻。

     所以萧正的话就把那个少宗祖给惹怒了。

     “哈哈!”少宗祖笑了两声道:“我耻辱?你这样的人不配在我面前提耻辱二字,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只要你们交出一张金阶的登仙符箓,再把这个人留下来,我就把田士千和那个和尚都放了。”

     我看的出那个少宗祖是动了杀心。

     我们来的时候我已经补过卦。萧正是我们的主体,如果萧正出事儿,我们得到的所有好处也都将化为乌有,换句话说,根据卦象显示,留下萧正我们也不可能带着田士千和鹭大师离开昆仑。

     这一点我明白,相信我卜卦本事的王俊辉也是清楚,所以他就道:“萧正是不可能留下的,如果你们要得寸进尺的话,那我们就只能拼死一战了,到时候别说金阶的登仙符箓,就算是最最普通的符箓你们也别想得到。”

     王俊辉说完徐铉也是道:“没错,萧正绝对不留给你们!”

     那个少宗祖眼看着就要发怒。巜赟就赶紧过去在少宗祖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说完之后,那个少宗祖的表情才好看一些道:“好,就依你们,一张金阶段的登仙符箓换一个人,交符箓,我们放人,如果你们想要两个人都带走,那咱们就斗上一斗吧。”

     那少宗祖一说完,我就捏起相气准备动手了。

     田士千不能死,因为他给徐若卉种的血母蛊王还没有拔出。

     鹭大师更不能死,我可是叫了他很长时间“鹭爷爷”,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爷爷死呢?

     就在这个时候。徐铉挥挥手让我们冷静,然后从书包取出一个金黄色的小木盒,那木盒子上有许多的纹路和雕饰,看样子我就知道,那些纹路和雕饰不是纯粹用来装饰。应该还有其他的作用。

     徐铉一取出那木盒子,清云道长、巜赟和少宗祖三个人眼睛全部都直了,巜赟更是直接道:“鹤钧宗的那些家伙,已经有三四百年没有画出过金阶段的符箓吧?哈哈,没想到你真有,最强符箓师,厉害,厉害!”

     看到徐铉取出那木盒子,巜赟情不自禁惊叹和感慨。

     清云道长也是符合:“的确,咱们十二道宗的鹤钧宗自诩最强符箓道宗,可到头来画出的符箓还不及一个四处流窜的散人符箓师……”

     听着巜赟和清云道长夸气了徐铉,那个少宗祖明显有些不高兴了:“哼,再强又如何。之前还不是败给了我们昆仑。”

     那少宗祖这么一说。徐铉的表情立刻变得很难看,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生气,他眼里仿佛都在冒火,好像随时准备出招捏死那个少宗祖。

     见状巜赟和清云道长也是赶紧挡在那个少宗祖的面前道:“徐铉你想干嘛?如果你要动手,你们这些人,谁也离开不了昆仑。”

     徐铉瞪了那少宗祖一会儿,然后“呵呵”一笑说:“我怎么会动手,昆仑仙宗、隐宗大能比比皆是,我现在动手,那不是自寻死路吗,我这一张金阶段符箓换一个人……”

     我心里一“咯噔”,我很好奇徐铉会说换谁,如果换田士千,我心里肯定会恨他不照顾鹭大师,可如果换大师,那萧正肯定不同意,虽然他实力最差,可他毕竟是最初的委托者,按道理说,应该听萧正的。

     接着,我就听徐铉说:“我换田士千!”

     田士千!

     徐铉说完我和王俊辉不禁愣住了,不过很快王俊辉的眼神就恢复了平静。

     如果是让我选,我也不知道选谁,田士千关系到徐若卉五年后的蛊能不能顺利拔出,鹭大师又是我的爷爷,我发现此时我有些选择恐惧症了。

     如果两个都选,那就是一场大战,以目前的形式来看,我们绝对讨不到半点的便宜。

     而此时昆仑少宗祖那边就笑道:“好啊,你交给我们符箓,我们立刻放人。”

     徐铉笑道:“这是在你们昆仑的地盘,你觉得我们还能使诈吗?先放人!”

     那少宗祖想了一下,紧紧盯着徐铉手里的木盒子道:“好,把田士千放了。”

     田士千那边则是道了一句:“救鹭大师吧……”

     不等田士千说完,徐铉就怒道:“闭嘴!你不用在初一他们面前演戏了,你们没有下一次合作的机会了,田士千。”

     演戏?什么意思?

     我忽然有些明白了,难不成刚才田士千和徐铉话的时候,就告诉徐铉要救他?他说神盘被毁?难不成他还能再修复神盘?

     田士千肯定是拿什么条件制约住了徐铉,让徐铉不得不选择救他。

     被徐铉这么一说,田士千就愣了一下,竟然就真的不说话了,他的嘴角也是微微扬起,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那种笑好像他根本不是阶下囚,而是一个胜利者一样。

     不过那样的笑只持续了一秒不到就消失了。

     此时徐铉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我都有些害怕,他浑身上下全部都是杀意,可我却不知道那他那股杀意的对象是谁。

     想到这里我心里忽然开始有些厌恶田士千了,我最讨厌被别人威胁,或者威胁我的朋友。

     很快巜赟就捏了一个指捏,念了几句咒诀,然后对着天师身上那黑色的锁链一指,那些锁链就“哗”的一声断开了。

     再接着田士千猛吸了几口气,软塌塌的身体也是一下挺的笔直,他身上的气势也是瞬间恢复了大半。

     田士千恢复了自由,昆仑的少宗祖就道:“好了,现在把那登仙符箓给我。”

     说着他就把手伸向了徐铉。

     徐铉笑了笑却没有递上符箓,而是继续道:“把另一个也放了,我就给你这登仙符,如若不然,我就立刻毁掉这符箓,然后再拼上一拼,我们这些人大不了一死,可以我的实力拉上你们三个垫背,应该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徐铉!你敢诈我!”昆仑少宗祖怒道。

     徐铉怒道:“诈你又怎样,这是我跟你老子的老子学的,如果不是他当初诈我,我师父,我最亲爱的人,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又怎么会全部困死在仙极洞?”

     原来徐铉和昆仑有着这样的深仇大恨?

     那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呢?

     见徐铉暴怒,巜赟立刻拉住昆仑的那个少宗祖道:“少宗祖,冷静点,那徐铉最强符箓师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老宗祖身上唯一的伤疤就是被他打的。”

     听巜赟这么说,那个少宗祖怒极反笑:“好,好,把另一个老和尚也放了。”

     巜赟也是立刻照做,等着顺利解救了鹭大师,徐铉就道:“最后一条件,让我们安全下山……”亚岛鸟才。

     “徐铉你别得寸进尺!”昆仑少宗祖已经显得有些忍无可忍了。

     徐铉却不紧不慢道:“我徐铉在这里立誓,只要你们让我们平安离开昆仑,我手中的登仙金符自当奉上!”

     见徐铉发了誓,那昆仑的少宗祖才稍微松了口气道:“好,我答应你们。”

     本来我们觉得我们是要走着下山的,巜赟却把我们领到了一个隧道的入口处,而在入口还有一个木轨车,车子很简陋,就是类似一节火车的车厢,只是没有车顶而已。

     这个木轨车可以容纳七八十人,所以清云道长、巜赟和昆仑的少宗祖和不少昆仑的道者也跟了上来。

     那木轨车不需要任何的动力,我们坐上去后,它就自行开启了,我忍不住道:“这难道是鲁班后人的遗作?这木轨车有精灵之气附体?”

     听我这么说,昆仑的少宗祖就“哼”了一声说:“不是只有鲁班门才会有机关术的,我们昆仑的千羽宗,机关术也是名满天下的。”

     我“哦”了一声说:“没听过!”

     “孤陋寡闻!”昆仑的少宗祖懒得理我,我们掌灯在黑暗中穿梭,他注意的只有徐铉手上的那个木盒子。

     大概走了四十分钟,我们就到了洞口,此时才是后半夜,外面还很黑,天上的星星也不是很多。

     出了那口,我们就发现,我们已经到了,我们来时候经过的那片不大的草原,我们直接站到了草原的边上,出了我们爬山之前要走的那条峡谷。

     我们下了车之后,昆仑的少宗祖就迫不及待地说:“好了,徐铉,现在该交出你手中的东西了吧?”

     徐铉也是毫不客气把手中的木盒子对着昆仑的少宗祖抛了过去。

     那少宗祖接住盒子,然后往胸口放了一下,仔细看了一下也不打开,就笑道:“好,徐铉,你果然守信用,我也很守信用,田士千、老和尚,还有那个杂种(萧正),这三个人中,你可以带走两个,剩下的那个必须留下来,你自己选吧。”

     听到那少宗祖的话,徐铉脸色一下变得十分难堪,而昆仑的那些道者则是“呼”的一下围了上来,直接把我们围住了,看来那个少宗祖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们所有人平安离开。

     这一战在所难免啊!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