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98章 好大一盘棋

     蛊师听来就是一个比较邪门的职业,田士千说让徐若卉做一个蛊师,我心里还是有些抵触的,同时我也觉得这个计划太过于疯狂了。

     可不等我说话,徐若卉却抢着道了一句:“那我会变得多强,我养了蛊王可以帮到初一他们吗?”

     徐若卉的话让我不禁愣了一下。她心里也是渴望变强的,尽管她会医术,可她还是觉得不够,她想着帮我们更多。

     田士千笑着说:“自然能够帮到他们,而且还能帮到他们大忙,从目前来看,那个血母蛊王和你身体融合的很好,你把它练成本命蛊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不等田士千说完,我就道:“我反对,学蛊术对若卉来说太危险了。”

     徐若卉却是直接反驳我:“初一,我不学蛊术才是危险,你们以后执行的任务越来越难,如果我只是依靠身上几件辟邪的东西防身,那我迟早会拖累你们。如果能学到蛊术,我不但可以防身自保,甚至还有可能帮着你们一起办案子。”

     我还是准备要反对,徐若卉就大声喊我名字:“李初一,别以为结了婚我就要事事都听你的了,这件事儿没商量的余地,就这么定了。”

     徐若卉这么一喊,我似乎又看到了刚和我认识那会儿的那个徐若卉,她为了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性格和想法,如果我再反对她就显得有些自私了。

     所以我只能点了点头。

     见我同意了,田士千就道:“好了,我们这次出任务并不是很急,所以接下来这段时间,你每天就跟着我学习各种控蛊的术法吧,就从你身上的血母蛊王练起,之后我还会教你一些。粉末、液体、气味等蛊毒的用法。”

     完了,以后我枕头边睡着的就是一个毒女了……

     我和田士千之间的事儿解决了,这些人中一个苗人打扮的男子就道:“我叫秧焯,是这个宅子的主人,各位客人们,落座吧!”

     这个叫秧焯的男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他一身苗家装束,跟着汉家宅子的风格极其不搭。

     我们都坐下后相互介绍了一下,就知道原来这次代表苗寨出任务的苗人就只有秧墨桐一个人,其他三个都是汉人,徐铉、田士千和萧正。

     而赶尸门那边代表出任务的人最少,素月和张德亮。

     不过素月是赶尸门的门主,算是我们这些人中身份地位最高的一个。

     而我们这边人最多,六个。还有一堆的小怪物。

     如此说来我们这次队伍人数为十二个,算是我们到西南来人数最多的一次了。

     相互都认识了,自然也就说起了案子的事儿。徐铉那边就先开口说:“神相前辈留下的资料各位都看过了,在我们正式调查这件案子之前,初一要凑够四鬼,据我了解,初一身上已经有三鬼了,所以我们当务之急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找一只山魈或者魉给初一,并让初一养起来。”

     听了徐铉这话。我心里一阵热乎,他还是先替我着想啊。

     徐铉说完后秧焯却是道:“五鬼岂是那么容易收集起来的?我们时间不多,刻不容缓,如果你们七天内不能动身,那我就只能联系寨子,让苗王和大巫师换人了。”

     听秧焯这么说,秧墨桐就道:“换人就换人,反正那尸王又不是我想要的东西。”

     秧焯冷笑道:“你不想要,那你问下徐铉想不想要,那个尸王背后所蕴含的巨大财富根本无法估计,得到那尸王的财宝,我们的寨子才能把明净派彻底赶出湘西。”

     秧墨桐还想说什么,徐铉就拉了一下她说:“没关系,七天就七天,有时间总比没时间准备硬来的强。”

     秧墨桐这次没说话,对着秧焯冷哼了一声。

     素月那边笑了笑道:“据我所致,西北和西南灵异分局的人也已经联合起来行动了,他们手里好像也有神相前辈的资料,怕这几天也会开始介入尸王案。”

     说完素月顿了一下继续说:“至于明净派那边,虽然现在还没行动,可我相信,在西北、西南两局,以及我们赶尸门和你们寨子都行动起来后,明净派不可能坐视不管,他们很快也会排出一支强悍的队伍来,到时候整个西南的势力基本上就活跃了起来,我们这次行动需要争分夺秒。”

     素月分析的很正确,那尸王案的背后的确有着很大的诱惑,放了那么多年没人动,是因为那些人不知道怎么动,也不敢单独冒动。

     可如今情况却不同了,我爷爷亲自操刀查找了资料,在西南标出了十多处可能会有尸王显身的地方,这就好比一个重磅炸弹,让整个西南的势力都动心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这是不是我爷爷故意这么做的,他是别有目的的,这么一想,我忽然觉得爷爷好腹黑,临离开西南的时候,还要把西南搞成一团乱麻。

     其实不光是西南,知道这尸王案的势力肯定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华中、华东、北方的势力,甚至是昆仑都会相继介入……

     想到这里我不禁感叹,这是一盘大棋啊,不光是西南,好像整个灵异界都要变天了。

     素月的话秧焯自然是肯定的,见我们不说话,秧焯继续说了句:“不过这七天我们还是等得了的,先吃饭吧,吃了饭休息一下,房间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我们连续赶路二十多个小时自然是累坏了,不过因为贠婺在这里,那些鸡鸭肉,我们自然吃不了,只选了几道素菜,然后随便吃了一些就回各自的房间休息去了。

     到了房间,我就问起徐若卉要学蛊的事儿,想要再试着劝她放弃那个念头。

     本来我以为徐若卉还会对着我吼两句,可没想到她忽然很温柔地挽着我胳膊道:“初一,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毕竟蛊师本身就是一个危险的职业,如果走火入魔可能还会被自己的蛊咬死,可初一,这是我变强,加入你们的一个机会,医生的话,雅静姐一个人就够了,我每次都感觉自己是一个多余,一个累赘,我怕以后我再也没有勇气跟着你们出案子,那时候,我感觉我就要失去你,离你越来越远了,如果我们真成了两个世界的人,初一,我们的婚姻也不会有好结果的。”

     徐若卉想的这些事情我完全都没有想过,我这才知道一个女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见我不说话,徐若卉就拉着我胳膊道:“初一,答应我,支持我,好吗,如果你不支持,我肯定学不好,也没有心情去学……”

     我一把搂住徐若卉道:“我懂了,若卉,放心吧,我不会再反对你了,相反我会全力配合你学蛊,说不定你学会了控制那血母还真是一件好事儿呢。”

     徐若卉道:“想通了?”

     我点头说:“想通了,等你控制了血母,我们或许不用等五年就可以……”

     徐若卉一下明白了我要说什么,脸微微一红,抄起手边的枕头就对着我打了过来:“李初一,你个色狼!”

     我们赶路用了二十多个小时,自然是十分疲乏,这一睡就到了晚上,午饭都没起来吃。

     晚饭的时候我们才出门,就看到好多人都聚在院子里,有我们的人,有苗寨的人,有赶尸门的人,还有徐铉他们,总之很热闹。

     打了招呼,我就问大家为什么在这里聚集,徐铉就说:“我在和俊辉打赌呢,我已经连赢三把了。”

     我问他们打的什么赌,王俊辉笑着说:“徐铉凭空画符,在成符之前让我猜出符箓的等阶,三次我感觉都猜对了,可一成符就完全变了样,连输三把,输了三千块。”亚扔丰划。

     徐铉问我要不要猜猜看,我自然是摇头,徐铉凭空画符,那符箓的等阶多半是可以在一定成都上自由控制的,所以自然是怎么赌都输了,当然大家都知道徐铉的性子,也没人去戳破他。

     见我不玩,徐铉也觉得跟王俊辉玩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就收了势往我这边走了过来,秧墨桐也是跟在他身后走过来。

     徐铉直勾勾盯着我,我就觉得我脸上是不是有东西,所以就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问徐若卉我脸上有没有东西,徐若卉赶紧对着我摇头。

     我转头去看徐铉,他在我面前三四步位置停下说:“初一,有件事儿我差点忘记告诉你,你爷爷说过,你在突破七段,成为八段相师的时候就能集齐五鬼中的四鬼,现在你已经七段顶峰了,只要想办法让你突破七段,进入八段,那事情就有门了。”

     突破八段?这谈何容易,我已经七段顶峰很长时间了,可一直没有突破的迹象。

     我看着徐铉的表情忍不住道了一句:“难不成你有办法让我升段?”

     徐铉说:“还有七天的时间,从明天开始我先领着你去几个地方,如果你能自动升段最好,那是自己的机缘,得到五鬼的几率也比较大,反之你不能自动升段,那我就只能给你那个东西强行给你升段了,只不过不知道强加干涉下的升段,会不会影响到你得到下一个五鬼,可不管怎样,我们都要试一试。”

     听徐铉这么说,我自然是赶紧点头同意,先不说能不能得到四鬼,但是这升段的诱惑,就足矣让我冒险一试了。

     毕竟七天后,不管我有没有集齐五鬼之四,我们都是要行动的,到时候八段的我肯定比七段有用。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