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363章 宣战,赶尸门

     在解决了天莘的事情后,我们又步行了两个小时返回刘氏集团的山中工地。

     天空黑了,加上我们的马匹和一些行李也在这边放着,所以只能在这山中的工地再过一夜。

     在工地的路上,兔子魑一只紧跟着小狐狸,时不时对着小狐狸“呜呜”几声。那声音听着很柔和,肯定不是挑衅。

     我问阿魏魍兔子魑在说什么,阿魏魍就告诉我说:“梦梦要和小狐狸学变身。”

     当然这些小狐狸是教不了它的。以上欢巴。

     走了两个小时返回工地这边,简单吃过了晚饭,王俊辉就把教了一番,大部分都是他的为道准则,他跟黄鼠狼、大肥鼠和关五雪都说过,就连我这个旁观的人都快要背过了。

     可小狐狸却听的很认真,还连连地点头。

     听着王俊辉说完了,小狐狸就道:“我明白了,不能随便变成人,也不能随便说话,对吗,师父你放心,我做的到。”

     小狐狸乖巧可爱。还真是讨人喜欢啊。

     再看看我身边的兔子魑,完全是被徐若卉给宠坏了,动不动就用那嫌弃的眼神看我,完全没有我养它那会儿对我毕恭毕敬了。

     不过再一想这样也挺好。毕竟它是我的朋友吗。

     这一晚我们没有说太多话,早早地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吃了早饭我们就骑马开始往回赶,毕竟这里的案子已经结束了,我们也能够回去收钱了。

     这一路我们很放松,可当我们走到天莘和九尾狐青影那个洞穴的时候。王俊辉忽然勒马汀,我问他怎么了,他呆了几秒中才说了一句:“道印,被破坏了!”

     听到这里我也是愣了一下,而小狐狸则是直接跳下去。往洞的方向跑去,它是担心自己的父母。

     我们也是赶紧跟过去。

     到了洞口我们就发现洞口早就被掘开了,而且手法很粗鲁,把原本整齐的洞口弄出了好几个豁口来。

     小狐狸直接“噌”的一声钻了进去,我们怕小狐狸出事儿,也是紧跟着进去了。

     进的时候我们需要弯腰,之后完全可以站直了走路,走到洞穴里面,找遍了每一个洞室,可依旧没有找到天莘和青影九尾狐尸的踪迹,它们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小狐狸一屁股坐在地上呆呆地说了一句:“爹爹、妈妈不见了!”

     我赶紧安慰了小狐狸几句,让它不要担心,然后问王俊辉这里是什么情况。

     王俊辉拳头攥起来道:“还能什么情况,有人强行破了我的封印。然后掳走了天莘,盗走了九尾狐尸。”

     听王俊辉这么说,我就仔细盘查周围的线索,看看那些人有没有留下什么命气线索,然后供我起卦之类的。

     这么一找,我就发现,这洞穴里面的命气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的,不光是来这儿抢人、盗尸的人的命气,就连天莘和青影的命气也都没留下一点。

     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啊,他们很可能知道这个案子是我们这些人在执行的。

     此时不光是王俊辉生气,我也是十分的生气,小狐狸现在是王俊辉的徒弟,也是我们的伙伴,它的父母被掳走,我们绝对不可能坐视不理。

     找了一会儿王俊辉问我:“初一,你还是没线索吗?”

     我摇头,在洞里面没有找到线索,我又到洞外转了一圈,结果我们就在小溪边一个很不起眼的石头缝里发现一根银色的毛。

     这根毛上有命气,可却不是小狐狸的。

     我看着那根银色的毛,感知着上面的命气,脸一下就拉了下去,王俊辉问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我只说了五个字:“赶尸门,素炎!”

     听到这里王俊辉也是愣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才反问我:“你确定?”

     我点头,然后拿出手里这根银毛给王俊辉看:“他的命气我认得,绝对不会有错。”

     王俊辉双拳紧紧攥起道:“好一个赶尸门,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天莘和九尾狐尸,我们必须要抢回来,不管赶尸门有什么目的,我绝对不允许他们对我徒弟的父母不敬。”

     我也是道了一句:“我也绝对不允许他们对我伙伴的父母不敬。”

     我说完,兔子魑也是举起拳头“呜呜”了一句,看样子也是表示要帮着小狐狸的。

     我们在这边豪言壮语,秦广就道了一句:“初一,你们最好不要和赶尸门发生冲突,他们的老祖宗可是渡劫后期的存在,不是你们能够招惹得起的。”

     徐景阳也是道了一句:“是啊,初一,这件事儿你要冷静啊。”

     我看着秦广和徐景阳说:“我和王俊辉到了西南之后,光是鬼王遇到几回?都是渡劫后期,甚至半仙级的实力,我们何曾输过!赶尸门,就算它有真仙守卫,我们也要闯上一闯。”

     我知道我们做的这个打算有些冲动,可我心中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次行动我们势在必行。

     这也是我和王俊辉的行事风格,如果这个时候我俩退缩了,那就不是我们了。

     这件事儿我和王俊辉依然已经决定。

     接下来我们一边安慰小狐狸,一边就快速地出了山,穿过丫巴寨,我们直接到了木苏寨,然后交还了马匹开车先回成都。

     我们需要整顿一下,然后收集一些赶尸门的资料,然后立刻去湘西,怕是去得晚了天莘和九尾狐尸会遭到什么不测。

     一路上我们都在赶时间,沿途也没做什么停留,到了成都之后,我们直接把徐景阳、秦广和纳兰放下,然后直接回家做简单地休整,然后准备再次远行。

     在家里准备东西的时候,我就给蔡邧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些赶尸门的详细资料。

     蔡邧那边也是从秦广那里听说了我们的事儿,就劝了我几句,见不起什么作用就笑着道:“唉,我就知道没用,放心好了,我一会儿会把赶尸门的资料以短信的形式发到你的手机上,初一,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做什么我蔡邧绝对支持,你这次去赶尸门,差不多就算是对赶尸门宣战了吧?”

     我点头“嗯”了一声说:“我了解你在明净派里面的处境,放心好了,我不会牵扯到明净派的。”

     蔡邧立刻打断我说:“初一,你说什么呢,这次你去赶尸门我既然支持你,就不怕被牵连,就算是牵扯到明净派也无所谓,梁家和父亲在和赶尸门争地盘的时候都打了几回了。”

     这些我听过,不过我还是不想把蔡邧和海家牵扯进来,可不等我说话,蔡邧在电话那头继续说:“你们先出发,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上你们,初一,这次赶尸门我跟你一起去,这不是你和赶尸门的战争,而是明净派和赶尸门。”

     听蔡邧这么说,我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难不成明净派和赶尸门之间有什么事儿发生了?

     我稍微问了一下,蔡邧就道:“初一,你还是那么聪明,我的一个堂口在西川,堂口的七八个好手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杀了,经查明正是赶尸门老祖身边的那个魔修所谓,所以我也必须去找赶尸门讨个说法。”

     我差点就相信了蔡邧,刚才话说的那么漂亮,让我都要感激涕零了。

     不过赶尸门杀明净派的人,是十分不明智的举动,更何况是明净派的地盘,所以我判断,他们之间肯定是发生了十分厉害的利益冲突。

     所以我就问蔡邧,他的人执行的是什么案子,蔡邧支吾了一会儿说:“算是个秘密吧,初一,你就别问了,我会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你,不过你放心,绝对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儿。”

     以我对蔡邧为人的了解,这一点我还是完全相信的。

     挂了蔡邧的电话没几分钟,他就把赶尸门的详细资料发给了我,其中包括赶尸门的堂口配置,以及主要的战斗力之类的。

     当然还有赶尸门宗门所在的地址。

     简单收拾之后,我们没在成都逗留,直接离开成都往湘南进发。

     我们到了黔东铜仁的时候就和蔡邧会和了,他身边带着两个人,而且我都不认识,看年纪大概六七十岁的样子。

     这两个人实力我看不出来,可绝对是蔡邧身边,我见过神通最大的人。

     蔡邧也没有让我们去猜,见面之后他就给介绍了一下,这两个老者,一个叫蔡欢,一个蔡霆,是蔡家几个老祖中较为亲近蔡邧的两个。

     实力的话都是立宗一级的。

     听蔡邧说蔡家宗祖有几个老祖,我并没有多少的惊讶,毕竟蔡家作为宗家一直统领着明净派,没点实力怎么行呢?

     在铜仁会和后,我们就让蔡邧他们三个上了我们的车,然后我们这些人一辆车就直接奔着湘西去了。

     在去湘西的路上,蔡欢和蔡霆时不时打量一下小狐狸,而后蔡欢还问了一句:“它就是那个九尾妖狐的遗脉?”

     显然秦广已经把我们那边发生的所有的事儿都告诉了蔡家。

     我们自然也没有办法保密了,再所以王俊辉就道了一句:“的确是这样,不过它现在是我徒弟!”

     听王俊辉这么说,蔡欢和蔡霆两位老者同时皱了皱眉头,然后闭上眼也就不说话了。

     看来所有的事儿都是因为九尾狐而起啊,只是那赶尸门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儿呢?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