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380章 时而南,时而西

     虽然张三姆已经不在乌茹鲁克村,可我们还是需要在这边进行一些休整,我们既然觉得要去找他,那我们就要商议上哪里去找,怎么找,如果一点头绪都没有。那我们怕是真要海底捞针了。

     乌茹鲁克村偏僻的很,所以张三姆的这家小旅馆除了西北灵异分局来办案子的人住下外,一年到头也接待不上几个客人,加上他基本上不和村子里的人打什么交道,所以他这个人消失了,村里的人也都不知道。

     于是我们就想着从村民嘴里问出一些张三姆的信息时候,结果却发现了两个字“好难”,这里的人汉语都说的很生涩,听半天也不一定能听懂他们说什么,就算偶尔听懂几句,也是类似不知道,不清楚之类的。

     一天的休整结束,我们该出发的时候,大家一下都迷茫了,我们没有任何的寻找方向。

     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就在这个小旅馆里,找了几样张三姆用过的东西卜了几卦,可是没有一个卦是准确的,全部都是卜到一半就碎掉的坏卦。

     当然这不是因为张三姆的行踪是天机,而是因为我起卦的根基不足,卦是一种复杂的命理推演,没有根基凭空推演,那是绝对不可能完成,哪怕是神相、通天也是如此。

     想到这里我就找西北灵异分局要了一下张三姆的生辰八字。可我根据那个生辰八字,结合我对张三姆的感知测了一下,其结果却是“查无此人”,再换句话说,张三姆拿去备案的生辰八字是假的。

     没有了调查的方向,我们在乌茹鲁克村就陷入了彻底的迷茫。

     实在没办法了,我们就只能采用最笨的方法,那就是以乌茹鲁克村为中心,往四个方向同时寻找,找到有人的地方就打听下,看看会不会得到什么线索。

     我们一连在乌茹鲁克村附近寻找三天,终于是有了一点点的线索,而这个线索就是艾色里的一条头巾。

     而这条头巾还不是我们找到的,而是当地一个出去放牧的牧民,我们这些人在乌茹鲁克村大肆寻找张三姆和艾色里。这里的村民也就自发发动起来,帮我们留意消息。

     在第三天的时候一个牧民就告诉我们,他在外出放牧的时候,捡到了这条头巾,他说张三姆和他有生意上的来往,所以他在小旅馆里见过披着头巾的艾色里,也见过艾色里这纯白色但是却绣着一个拳头大类似碗形状的头巾。

     在那个牧民给了我们后,我们也是给了他一些报酬,他就带着我们去了他发现头巾的地方。

     是在乌茹鲁克村的南面,只是这里每天风很大,这个头巾在风中不知道被吹了多远,它究竟是在哪里丢的我们有些拿捏不准了。

     不过这却难不倒我这个相师,这个头巾上还有艾色里的命气,我摘下之后,将其放到我的罗盘里。我的那个命理罗盘便形成了一个超好用的导航器。

     当然这也是跟我进入地阶之后有关,如果是黄阶,只要对方超出一段的距离,就算我有对方的命气,也是无法继续寻找,可现在只要我有对方的命气,那就算对方在天涯海角,我这罗盘也是能指出他的大致方向来。

     命理罗盘指的方向是南方,也就是哈密的方向。

     于是我们直接开车奔着哈密的方向去了,艾色里的那条头巾命气已经很微弱,再过段时间,怕是要彻底散去了,所以我就用相学中一种特殊的法子“嫁相之术”,把艾色里的命气暂时养到了的我的奴仆宫上。

     这种相术用来日常生活中,改变某个人和自己的关系,或者强行让自己和某个不相干的人在命理上扯上一些关系。有些轻微改命的嫌疑,当然这离真正的改命之术还差的远。

     而我用这个相术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和艾色里扯上什么关系,而是在奴仆宫养上艾色里的命气,这样我们就可以一只用艾色里的命气去确定张三姆和她的大致方向。

     从乌茹鲁克村到哈密,我们走的是一条超级长的沙漠戈壁的公路,据说这是一条乡道,只是这条乡道穿梭在沙漠戈壁中,若有若无的,只能让我们依稀辨别出来,原来是真的有路的。

     一路南下,我们就到了哈密市,可到了哈密市的时候,我的命理罗盘忽然出现了一些状况,那就是它时而指向南方,时而指向西方,大概每个方向停留一分钟左右,这就让我们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去找了。

     我们好不容易有了一些线索,现在有了不知名的新状况。

     无奈我们只能在哈密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到了酒店,所有人都凑在我的房间,看着我的命理罗盘时而指南,时而指西,一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过了会儿林森就指着我的命理罗盘道:“这破玩意儿是不是坏了?”

     我摇头说:“坏倒是不至于,这种情况我也没有遇到过,说不上是为什么。”

     王俊辉就猜测道:“会不会是这样,他们去了西南?你这罗盘指针指不出来?”

     我摇头说:“不会的!不过要是我这罗盘明天一早还不能确定方向的话,我们就往西南方去找,这样一旦我的罗盘恢复正常,我们也不至于因为选错了方向,而偏差的太多。”

     徐铉笑笑说:“初一,你还真是谨慎,要是我,直接选择一条走下去,对了是我们运气好,错了,就赶紧换方向,我是绝对不会选什么折中的法子的。”

     徐铉说的也不错,我们二选一也是有一半的机会是正确的,没有必要选什么折中的法子,我的确是有点太过谨慎了。

     我那罗盘一直没有恢复正常,大家看了一会儿都觉得无趣也就各自回屋睡去了。

     差不多到了晚上十二点钟的时候,兔子魑忽然在我耳边“呼呼”了一声,我也是一个机灵就醒了过来,然后飞快打开房间里的灯,结果我就发现一切都很正常,我也没有发现四周有什么特殊的存在。

     我再去看兔子魑,就发现它闭着眼,嘴里还在不停地“呼呼”,而阿魏魍靠在兔子魑的肚子上,睡的很香,并没有醒过来,我一下就明白了,那小家伙在做梦呢,那“呼呼”声,应该是它在说梦话吧。

     觉察到这些我就不由“呵呵”傻笑了两声,我竟然被兔子魑的梦话给吓醒了。

     而我这么一笑,房间的卫生间里就忽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你小子的感知力可真是够强的,你们这一行人中几个渡劫期的神通者都没发现我的存在,反而你是察觉到了。”

     听到那个声音我就愣住了,觉察到什么?我他喵的是被兔子魑的梦话吵醒的。

     不等我说话,厕所里慢慢走出一个老者,他穿着一身黑色粗布衣,梳着一个道士头,留着一撮山羊胡。

     我刚准备大喊,他手对着我一指,我就干张嘴说不出话来了,他继续说:“你要是大喊一句,我就杀了你,决不留情,所以你想好了再出声。”

     我点点头,他对着我一点,我这才感觉喉咙一轻,我好像是又能发声了。

     我小声问他:“你,你是谁?”

     他看了看我说:“别怕,你那个罗盘指不到方向,是我搞的鬼,我让你们在哈密停下,是因为我有事儿要跟你说。”

     我惊讶地看着他说:“你能操控我的罗盘,那里面我驾驭的命气,你怎么做到的?”

     这个留着小山羊胡的老者就笑着说:“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相师啊,你不用露出一脸畏惧的样子,我不会伤害你,我和你爷爷李义仁是朋友,这普天之下神相不过我们寥寥四人,可惜前不久又死了一个,现在就剩下仨了,唉,我们这些相师的寿命比起那些修道的人来,还真是短的可怜啊。”

     这家伙不是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的吧?

     见我不说话,他又问我:“你有没有听你爷爷说过关于神相的事儿?”

     神相的事儿?这个爷爷还真的没怎么说过,就在我准备摇头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儿,那就是我刚开阴阳手不久,问爷爷有没有阴阳手方面的神通交给我,他给我说了那么一段话,他说他是所有神相里,唯一一个没有开阴阳手的相师。

     再换句话说,其他的几个神相都有阴阳手,而我面前这个山羊胡子自称神相,那他也一定有阴阳手的神通了?

     所以我就把这件事儿说了一遍。

     我说完后,那个山羊胡子愣了一下,然后道:“好一个李义仁,这是变相说我们没用啊,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开了阴阳手,可相学的成就上却被他甩出了几条街……”

     我这边就说:“我爷爷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那个山羊胡子摇头道:“既然提到阴阳手了,我也就直接说了,我这次来找你,跟你的阴阳手有关!”

     跟我的阴阳手有关,难不成是来教我本事的?

     我这么一想,山羊胡子就道:“别做美梦了,是坏事,不是好事儿!”以厅讽号。

     他一说是坏事,我立刻紧张了起来,难不成他是要夺取我的阴阳手不成?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