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398章 一张合影的故事

     在静候大巫师召唤的时间里,我们的日子过的都很清闲,徐若卉在这边已经很熟悉了,她每天都领着我到附近去欣赏所谓的美景,然后问我很多关于外面的事情。

     我这边也是报喜不报忧。

     这一日我们两个步行在山后的竹林小路上,兔子魑、阿魏魍跟在身后。当然还有那个一直粘着阿魏魍的金丹。

     大概已经和金丹熟悉了,兔子魑也就不吃它了,反而是和它玩成了朋友。

     我经常拿兔子魑开玩笑说,阿魏魍是金丹的妈,那兔子魑就是金丹的阿姨。

     徐若卉那边也是很喜欢金丹,只可惜那金丹跟人怎么也熟络不起来,目前为止能靠近它的也就只有阿魏魍和兔子魑。土坑肝划。

     在这小路上走了一会儿,徐若卉就忽然道了一句:“初一,这已经半个月了吧,那个大巫师应该要找你们谈话了,谈完了话,你们又该走了。”

     我知道徐若卉心中有许多的舍不得,其实不光她,我心里也是一样的。

     徐若卉在说这些的时候,正在和金丹玩耍的兔子魑也是忽然停了下来,然后跑到我和徐若卉跟前对着徐若卉手舞足蹈了一会儿。

     这次不用阿魏魍翻译我也是看明白了。它的意思是让徐若卉跟着我们一起走。

     徐若卉笑了笑。弯腰摸摸兔子魑的脑袋说:“我也想啊,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给我半年时间,到时候我肯定能完全掌握控制血母蛊王的法子,有了蛊王傍身的我。就有能力和你们一起行动咯。”

     我在旁边也是笑着道了一句:“真期望那一天能快点来。”

     而正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色的甲壳虫忽然对着我们这边飞了过来,我以为是我们要被蛊虫袭击了,顿时捏起相气就准备去打那蛊虫。

     徐若卉一把拉住我的手道:“初一,别打,这是寨子里送信的蛊虫。”

     说着徐若卉就伸手出来,那蛊虫也就落到了徐若卉的手上,它在徐若卉手上落下后,就不停地抖动自己的翅膀,抖了一会儿它就又飞走了。

     徐若卉对我说:“初一,那只蛊虫说,大巫师让我们回寨子,他要召见你和王道长了。”

     终于还是等到了。

     我点点头就和徐若卉往寨子方向走。快到寨子的时候,徐若卉就拉拉我的胳膊说:“初一,我的右眼跳的厉害,我在寨子里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我估计你可能要遇到什么危险,大巫师如果交给你们麻烦的案子了,不要急着接哈。想想自己的实力再说。”

     我点头说:“嗯。”

     到了寨子里,王俊辉已经在门口等我了,我问李雅静呢,他说回屋休息去了。

     我们碰面后,徐若卉也就领着兔子魑、阿魏魍和金丹先回房去了,而我和王俊辉就去了大巫师所在的木楼。

     我们去的时候是寨子里一个的男丁领着我们,他带我们去的不是大巫师平时住的那栋木楼,而是一栋看起来很老旧,但是又很结实的竹楼。

     竹楼分两层,一层是空的,里面堆放了很多竹筐之类的竹制品杂物,而在那些竹筐中间我隐约还看到了一些奇怪的竹制框架,有的像是动物,有的像是人。

     我们从旁边的楼梯上楼,到了楼上,我们就看到正厅的那个房间门是开着的,苗寨的大巫师坐在大厅中间的一个蒲团上,骷髅头拐杖在一旁扔着,手里拿着一个老旧的牛皮纸袋子,从样子和破损程度上看,有些年头了。

     见到大巫师我和王俊辉就恭敬地对其行了一个礼,大巫师没有转头,而是吩咐那个男丁退下,然后让我们进来,并在他旁边的两个蒲团上分别坐下。

     我和王俊辉坐下后,就发现大巫师的双眼是闭着的。

     在苗寨这边住的时间很长了,我早就想知道大巫师找我们什么事儿,所以盘腿坐下后我直接问大巫师到底有什么事儿要吩咐我们。

     那个大巫师这才缓缓睁开眼,把手中的牛皮袋子递给我说:“初一,我想了很久,就觉得吧,这个案子交给你和王道长最合适了。”

     我一边问什么案子,一边去打开那个老旧的牛皮袋子,里面只有照片,总共有三张,两张单人照,一张合影。

     两张单人照都是黑白的,照片上的人都很年轻,不过从照片的年代上看,现在照片上的人至少应该也都五六十岁了吧。

     而且照片上这两个年轻人我都不认识。

     说不认识吧,其中有一个人我看着却是觉得有些眼熟,总觉得是在哪里见过的,可具体是在哪里,我却是想不起来了。

     在看到那张合影的时候,我却是一下愣住。

     合影的照片上有三个人,那两张单人照上的人也都在照片上,除了那两个人,还有一个年轻人,我却是认识的。

     正是年轻时候的爷爷!

     之前我在老家县城住着的时候,在爷爷的旧物里见到过爷爷的一张单人照,跟合影上的模样简直是一模一样。

     我盯着那合影看了一会儿就问大巫师:“照片上有我爷爷,那旁边的两个人是爷爷的朋友了?”

     大巫师点头说:“的确,中间的那个是李神相,他左边的人叫秧骨,是我们苗寨的一个巫师,跟着你爷爷一起出了寨子,后来在一次任务中死掉了,右边的那个叫上官阳,是普天之下少有的扎纸好手,他曾经一个人就扎出了一个上百的金甲兵团!”

     “然后他一个人又带着那金甲兵团远赴南疆,剿灭了一个由南疆邪巫控制的上千人的阴兵军团,名噪一时!”

     上官阳,这个名字我好像在那里听过啊?

     忽然我的脑子里闪过一丝灵光,上官阳,上官老头,这不就是我们和爷爷开寿衣店那会儿,一直给我们供纸人货的那个上官老头的名字啊!

     我心中一阵激动,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普普通通的老头还有这么风光的时候。

     不过再想下也就没什么意外的了,我爷爷之前在我眼里不也是一个糟老头的形象吗?

     觉察到我的表情后大巫师就笑笑说:“看来你们是认识啊。”

     我说:“算是吧,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高人。”

     大巫师继续说:“这次的案子就跟他有关,当年李神相,我们寨子的秧骨,以及上官阳一起出了一个案子,秧骨就是那次死掉的,也是那次案子之后,上官阳就隐姓埋名做起了扎纸匠。”

     我问大巫师,是不是上官阳比我爷爷选择隐居还早,大巫师点头说:“是的,早了整整十五年,上官选择隐居那会儿,你父亲还小呢。”

     我点头继续问大巫师这次到底是怎么案子,为什么会牵扯到那样的老人。

     大巫师说:“跟我们寨子秧骨死掉的那个案子有关,具体的案子的细节,我无法给你们多说,需要你们去找上官阳,见到他,你们只要问他丽江古城案,他就明白了。”

     丽江古城案?

     大巫师继续说:“好了,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你们即刻动身吧,上官阳还在你从小长大的那个县城里,那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不用我多说了吧。”

     我点头说:“明白了!”

     这案子具体的细节情况,我们一概不知,可我们却稀里糊涂地答应了下来,多半是因为我爷爷之前参与过这件案子的缘故吧。

     接着那大巫师又对我们说:“我们现在所在的这栋楼,就是当年你爷爷和上官阳来苗寨做客的时候,秧骨请他们住的房子,这一楼所有的东西,都是出自上官阳之手。”

     我和王俊辉也是同时点头。

     接着大巫师也没有给我们讲任何跟案子有关的事儿,我和王俊辉也就没有在那木楼上多待,便告辞离开了。

     我们在苗寨待了半个月,加上我们之前的时间,离去臧海的日子就剩下两个月不到了,所以我们手头有什么案子必须要尽快地解决,我们上臧海的时候必须要一身轻松才行,到那个时候,我们不能瞻前顾后的。

     所以离开大巫师那边,我们就和徐若卉、李雅静告别,离开了苗寨。

     一路北上,一直有王俊辉一个人开车,所以就需要几天的时间。

     北方那边是我和王俊辉的故乡,这次重回故乡我们心中也是难免多了许多的感慨。

     几天后我们就到了我住的那个县城,这才一年半的光景,县城里自然没啥大变化,街道啥的都很熟悉。

     王俊辉还领着我去看了看我和爷爷的那栋老房子,房子的主人跟我们差不多,也是一楼出租,是做生意的门脸,而二楼依旧是租给别人住。

     只不过我们的生意做的相差很远,人家开的是一个理发馆。

     我本想着进去看看,可一抹自己刚长出头发的脑袋,想了想还是算了。

     再接着我们就直接奔城西扎纸匠上官阳家里去了,这才一年多,他应该还没有搬家吧,我记得他好像跟他的孙女一起住的。

     希望我们这次过去不会扑空才好。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