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466章 隐瞒的资料

     听岑思娴的意思,这个案子的正主还不能确定,我心里难免会觉得有些麻烦。

     岑思娴那边则是接着说:“虽然正主不能确定,不过一般‘顶丧’这种事儿在阴阳学里还是有据可依的。”

     我问她是什么,知道多少就一起说出来,别卖关子。

     岑思娴对我笑了一下说:“是这样的。‘顶丧’在阴阳学上,其实算是一个风水问题。坏了某个地方的风水局,当地气运会大改,从而呈现一定规律的死人现象,要救那些人首先要做的就是打破那个规律!”

     我问是不是修补好当地的风水就好了。

     岑思娴说:“原本我们也是这么认为,可我们局里的风水行家过去了,无论他采用什么办法都修补不好那一个地方的风水。”

     “因为他修了一个漏洞,另一个地方就会很快多出一个新的漏洞来,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私下故意跟他做对似的。”

     “当然那个东西是什么,我们暂时查不出来,不过我们猜测,那东西多半就是‘顶丧’的罪魁祸首,就算不是。它和这次顶丧的案子也脱不了干系。”

     我点头表示同意岑思娴的说法。

     此时徐若卉也是问了岑思娴一句:“这件事儿当地人知道吗?”

     岑思娴点头说:“知道。”

     “那他们不跑?”徐若卉反问。

     岑思娴苦笑说:“当然跑,不过最先跑的两户也都没命了,一家人是莫名其妙的被车给撞了,还有一家人更倒霉,开着拖拉机直接蹿到了一口当地灌溉田地的池塘里,也没有活着的。”

     也就是说,那个村子里的人没有人能走掉?

     我心里忽然明白灵异分局为什么会出这么多钱来平息此事了,因为任由这件事儿的事态发展下去,下柳峪成荒村不说,这里诡异的事情也会外泄,那对灵异分局一贯秉承的“灵异脱离现实”的方针就大不相符了。

     那样附近的居民全都会变得人心惶惶,不利于社会的稳定。

     接下来岑思娴又给我们讲了一些案件细节上的问题。对我们了解案情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等我们到了北方,从县城那边下了高速,就直接由省道转县道,再转乡道去了下柳峪。

     这里因为泥石流被掩埋的路已经全部被挖开,我们的车子很顺利的就进了村子。

     村子的街道上没有人,让人感觉死气沉沉的。

     而这大白天的,村子里的阴气竟然比其他地方的晚上还重,岑思娴说,这村子另一边的一段路还是封着的,所以不会有车子通过这个村子,换句话说,这个村子现在成了一个半封闭的状态。

     半封闭这个村子我也能够理解。谁让这里出了顶丧这种怪事儿呢。

     我们把车子停好,就直接往王先宇的家那边走去,我们首先要去村子的老街区,这边的房子一多半都是老旧的石头房子,家家户户房门禁闭。

     而在这些人家的门口都会挂着一个红绸子布料,类似香囊的东西,而这些类似香囊的布包外面绣着奇怪的金色符印。

     这要是一家挂着就罢了,家家户户都挂着,让人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小兔子被徐若卉抱怀里。手里捧着霸王叉东张西望的,好像也是觉得很新奇。

     而我这边相门的反应也是很正常,也就是说这村子基本上很干净,没有任何的脏东西。

     到了王先宇家的那个街道口,有一个碾盘,我们过去的时候,一个老头正靠在碾盘上瞅着烟袋锅子,远远地我们就看到了他,确定他是一个人,我们安心地走过去。

     等着离的稍微近一些了,我就感觉到这个老头不简单,好像是行里人。

     我问岑思娴,那个老头是不是他们分局的人。

     岑思娴说:“应该是吧,被派到这个村子里的人,我也都不认识,不过上头说会有人在这边接我们,兴许就是他。”

     到了碾盘旁边,老头的身体离开碾盘打量了一下我们几个人就说:“你们谁是岑思娴?”

     岑思娴往前走了几步道:“我是,不知前辈是?”

     那老头磕了几下烟袋锅子,然后继续说:“我姓曹,你们叫我老曹就好了,这个案子有关风水上面的事儿,我负责。”

     岑思娴连忙点头,然后把我们这边的人都介绍了一下。

     老曹那边点点头说:“知道了!”役余有划。

     说着老曹看了看我这边,然后刻意对我点了下头,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他对我点头,我也不好失礼,赶紧笑着回礼。

     接着老曹就领着我们向那条老街走去,这条街不长,只有一百多米不到两百米的样子,不过街道却是很窄,一辆拖拉机都过不去。

     老曹介绍说:“这在解放前,是一户地主家的院落群,这街道原本是地主家的院子里的一个过道而已,后来这一片房子分给了几户穷苦人家,改了几次,才成了今天的样貌,看起来像是一个街道了。”

     由此看来这些老房子有些年头了。

     继续往里走,我们就发现这里住的人,大门上也都挂着那个红绸子布袋,所以我就好奇问老曹,那些红布袋里面装的是什么。

     老曹看了一眼那些红布袋说:“那个啊,都是我弄的,小玩意,里面装的朱砂和甘草,外面符印的是‘正风水印’,这东西是居家风水的福包,驱邪避灾,用来平衡阴气过重的家宅最合适不过了。”

     这应该都是风水行家的手段,我听不太懂,不过肯定是好东西无疑,而这个老曹一下弄出这么多个,让我不由也是有些佩服他了。

     很快我们就走过了这个街道到了最西头的那个砖房子处,不用说这就是王先宇的家了。

     到这边的时候,我们又看到了一个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长的很水灵,齐肩发,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运动衣服。

     远远的她就给我们打招呼。

     老曹介绍说:“这是我的孙女,曹小水,是我们一家子中唯一对我平生所学感兴趣的人,虽然资质一般,不过总算是可以继承我的衣钵,不至于我的所有本事都失传。”

     老曹说这些话的时候,曹小水就走过来,挽住老曹的胳膊,然后从老曹的手里躲过烟袋锅子说:“爷爷,你是不是又偷着去抽烟了,都说一天一袋烟,你早起不是刚抽了吗,怎么又偷着去抽了啊?”

     老曹笑了笑没说话。

     相互介绍了一下,我们就进了王先宇的家,这一家也是唯一门口没有挂着红绸布包的人家。

     进到院子里后,我忽然感觉身上一轻,仔细一感觉才发现这院子里的阴阳之气竟然是平衡,在这院子里待着,要比在外面的时候轻松不少。

     曹:“怎样,我这手艺不错吧,简单的基础风水印,就改了这房子的风水,我是不是很厉害呢?”

     我点头说厉害。

     曹小水就拉着老曹的胳膊说:“爷爷,你听见没,有人夸我了,说我厉害呢。”

     看着曹小水的兴奋样,我不由皱了皱眉头,这丫头不会脑子不够数吧?

     老曹那边则是对着我道了一句:“小子,你别胡思乱想,我家小水性子直,高兴就是高兴,难过就是难过,全写在脸上,而且她跟我学风水以来,从来没有受过我表扬,你夸她,她自然开心了。”

     我们又简单说了几句话,曹小水就把我们请到一个房间,然后把她准备好的饭菜给我们端了上来,很丰盛,不过都是素菜。

     我好奇问老曹:“曹前辈,你们风水一行也吃斋的吗?”

     老曹没说话,曹小水就道:“不是,我爷爷血压和血脂都高,吃不得肉,如果你们要吃肉,我下顿给你们另准备。”

     我摇头说不用了,小和尚在旁边也是“阿弥陀佛”了一声。

     吃饭的时候我们简单说了一下这边案子的情况,老曹就说:“这个案子很奇怪,绝对不是简单的风水局的问题,以我老曹的本事,这区区‘聚阴之地’的风水局还难不住我,我的法子失败,肯定有什么东西在捣鬼,只可惜我本事有限,暂时查不太出来。”

     岑思娴点头说:“组织上既然派曹前辈来,那对曹前辈的本事自然是信得过的,这样,吃过饭您就带着我们去聚阴地看看,我的本事就是专门找那些东西,或许会有所发现。”

     老曹也是点头。

     曹小水看着岑思娴问:“岑姐姐,你吃饭也带着墨镜,不怕黑吗?”

     岑思娴毫不避讳,直接摘下墨镜让曹小水看了看自己的眼睛,然后又戴上,曹了一句“对不起”。

     吃了饭,徐若卉帮着曹小水收拾了碗筷,我们就往王先宇夫妇和王虎埋葬的那个聚阴地去了。

     而在去那边的路上,我就问老曹,那三个人的尸体是不是还在那里埋着呢。

     老曹摇头说:“没了,不过那三具尸体去了什么地方,我却也不知道,因为我们到这边挖开那坟的时候,三具尸体就已经不翼而飞了。”

     听老曹这么说,岑思娴惊讶道:“为什么我手里的资料上没有这些?”

     老曹说:“组织上不让写,具体用意我现在也没弄明白!”

     我们这边同时陷入了沉思,灵异分局有意隐瞒事实,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