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469章 消失的压迫感

     那种不知道来自什么地方的压迫感,让我心里总是感觉毛毛的,可我们面前的这个风水兽我又无法探知它究竟是什么实力的存在。

     此时兔子魑挥舞着霸王叉挡在我面前就道了一句:“笨初一,别发呆!”

     这小兔子,有了武器之后竟然开始训斥我了。

     金柄魉挡住了风水兽的去路,它见暂时去不了村子。就又对着我和兔子这边打来了一团阴气。

     兔子魑依旧不等我出手,头顶上的“角”闪过一丝电纹。接着它便“喝”的大叫一声,挥着霸王叉也是打出一团阴气出去。

     两团阴气相撞,虽然兔子魑的一团阴气的范围较小,可却是硬生生地把风水兽那一大团的阴气给击溃了。

     “轰隆隆!”

     随着阴气碰撞的爆炸声落下,风水兽往后退了一步怒道:“你们非要坏我的好事吗?”

     这次它又变了一个模样,不用说是王先宇。役鸟广技。

     王先宇的面容和蔼,可那由命气幻化成的虚影周围却是萦绕这一股极重的阴戾气息,跟他面容上的和蔼格格不入。

     这下我心里更加惊讶了,王先宇、王虎和刘凤三个人的面容,都在风水兽的身上显现出来,可我却在风水兽的身体里找不到任何那三个人遗留的东西。

     比如魂魄和命气,他们分明就是不同的个体。可从风水兽表达的情绪来看,是那三人的情绪绝对不会有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问旁边的阿魏魍和兔子魑能不能在风水兽的身体找到其他鬼魂的存在,两者也是摇头。

     而金柄魉那边却道了一句:“初一,或许风水兽体内拥有那三个人的东西不是鬼魂,而是他们死时候留下的怨气。”

     怨气?

     金柄魉阿一继续说:“没错,就是怨气,风水兽本身并没有意识和情绪,是那三个人死后产生的怨气影响到了风水兽,给了风水兽意识,让风水兽错误的以为它就是那三个人,村里人都是它该杀的人。”

     如果真如阿一说的那样。那情况就更糟糕了,风水兽如果在怨气的影响下产生了意识,那它比起王先宇、王虎和刘凤的鬼话还要可怕。

     因为那三个人鬼魂虽然也有怨气,可他们还有美好的记忆,还有执念,是存在送走的机会的,可风水兽却不同,它体内有的只有怨恨,根本不存在任何美好的记忆。

     几乎不存在任何和平解决这件事儿的可能。

     我们这边说这些话的时候,风水兽那边也是很好奇的竖着耳听倾听,可听了一会儿它就显得不耐烦了,对着我们就道:“你们说的什么。我听不懂,还有你们为什么要阻止我,我恨的人里面没有你们,我不想杀你们,如果你们再阻止,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风水兽又变成了之前一团命气的虚体状态。

     我对着风水兽那边就说了一句:“你的产生本来就是一个错误,虽然错误的原因不在你,可我还是要对你出手,因为你伤害的是人。是大道的根本。”

     说着我双手捏了一个指诀,不断运动相气,我阴阳手复原后,终于有机会再在战斗中使用它了,这一个多月办的都是小案子,每次都没有机会施展阴阳手。

     所以这次开启阴阳手,我心里除了兴奋,还有不少的期待。

     阴阳手开启后,我就感觉到跟之前阴阳手开启有了很大的不同,我阴阳手自动开启的那一刻,我就感觉身上各个地方分布的那些涅槃之泪忽然变得躁动起来。

     不过它们没有大规模燃烧我体内的相气,而是慢慢燃烧我体内的没有转化为相气的阳气,烘烤着我的相门,让我的各个相门之间的相气的流转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如此一来,我再施展术法,威力怕是要凭空再大上一层。

     至于我体内储存的阳气,我根本不用担心,因为我的阴阳手可是会不停吸收外面的阴阳之气供我自己使用的。

     觉察到涅槃之火对身体的加强,我心中自然兴奋不已。

     最重要的那些相门在经过涅槃之火的烘烤后,我体内所有相气都变成腥红色的涅槃之泪的火焰颜色,它本身也要比之前厉害一些。

     可不等我仔细感受这些,天空中直接对着我打过来两个巨大的阴气拳头,兔子魑挥着霸王叉去挡下一个,而我则是右拳对着那巨大拳头也是打出一拳。

     “嘭!”

     两气相撞它那巨大的拳头就被我的小拳头给打散了。

     风水兽忽然变的焦躁,接着它就说到了一声:“可恶!”

     那声音好像是王先宇、王虎和刘凤的综合体!

     在那声音落下后,风水兽的外形再次发生了变化,这次它直接变成了一个人三个脑袋的奇怪的模样,不用说那三个脑袋分别就是王先宇、王虎和刘凤的。

     接着三个脑袋同时开始说话:“你们这些人都要死!”

     说着那三张嘴就同时张开,接着就开始吸收空气中的阴气,那原本笼罩了在整个村子的阴气就全部给这个风水兽吸进了身体里。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这风水兽是聚阴地的风水局所化,这些阴气本来就是从它体内散发出来的,它现在再全部吸回去,它的身体肯定也是能够存的下。

     那风水兽一边吸收那些阴气,它身上的气势就一点一点的增强。

     看到这里我就明白了,我要阻止它继续吸收那些阴气,所以就将右手掌心极阳火焰燃起,对着风水兽打出一团腥红色的火焰,那火焰飞出去一段距离就直接化为一只火凰,“锵锵”尖叫了一声,对着风水兽就扑了过去。

     风水兽此时体型也是逐渐增大,现在它已经成了三米多高的阴气巨人,它直接挥舞着一个拳头对着我那火凰打了过去。

     “轰!”

     一声爆炸,风水兽被我打飞,它的一只阴气胳膊也是被我直接被打掉。

     于此同时我的那火凰也是熄灭了。

     可那风水兽被我打掉的那只坏掉的胳膊飞快的又用新的阴气凝结成了一个新的胳膊出来。

     见状我不由皱了皱眉头,这风水兽没有尸体,要杀它必须干掉它那阴气环绕中的命气才可以,打这些阴气伤不到它啊。

     既然如此,我就用阴火把它整个身体给烧了!

     说完我直接对着风水兽又打出一只巨大的阴火凤凰。

     “锵锵!”

     伴随着一声凤凰的鸣叫之音,我的这阴火凤凰就打在风水兽的身上,接着它整个身体就被我的阴火给引燃,见状我心中不由激动道:“赢了!”

     可不等我脸上露出兴奋了,我的表情就一下呆住了。

     因为那火焰把风水兽的身体烧了一遍后,它身上褪下一层火焰的皮囊,然而它身上的其他阴气却是没有继续燃烧。

     这是怎么回事儿?

     风水兽对阴气的操控已经到了如此纯属的程度了吗?

     阿魏魍此时在我肩膀上道了一句:“初一,你小心点,这风水兽怕是存在了数千年了,虽然初显灵智,可却差不多是渡劫后期的实力,别大意了。”

     此时整个村子里的阴气全部被风水兽吸收到了自己的身上,它的身体也是变成了一个蓝乎乎的三头六臂的怪人,此时它的身高已经差不多有五米开外了。

     看着这风水兽,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到这只成型的风水兽,我就清楚的感觉到,四周给我压迫感的东西不是它,给我压迫感的那个家伙应该比这只命兽更强才对。

     没有古魅在,可我身边有金柄魉和成长以后的兔子魑,它们两个拖住那家伙应该问题不大,我在旁边只要找准机会攻击它的命气,那还是可以取胜的。

     就在我心中做这个打算的时候,我面前那个三头六臂的巨人忽然开始分裂,接着一下分成了三个人,而且风水兽神的命气也是分成了三份给那三个人。

     那三个人接着就变成了正常人的大小,他们体内的阴气浓缩之后,那三个正常人大小的风水兽人全部都是渡劫后期的存在。

     三个渡劫后期神通者,我心里不由开始发毛了。

     金柄魉勉强打一个,兔子魑和阿魏魍应该也能够拖住一个,我自己要打一个渡劫后期的风水兽,似乎还是有些困难的。

     更何况,这周围还有一个一直给我压迫感的东西不曾显身。

     我忽然感觉情况对我来说似乎有些不太妙。

     就在有这种感觉的时候,那个一直给我压迫感觉的东西却好像从我身边渐渐地离开了。

     我心里稍微松了口气,不过很快,我心一下又提到了嗓子眼儿,那玩意儿不在我这边,那会不会去徐若卉那边了呢?

     可是我现在又脱不开身,如果我引着这三只风水兽的化身过去,那情况就更加糟糕了。

     想到这里我就对身边的三鬼说:“虽然对手很厉害,可我们没时间磨蹭了,准备速战速决!”

     说着话,我双手做蝴蝶状,直接开了乾坤诀。

     这风水兽的智商看似不是很高,只要骗他们进了我这乾坤诀的范围,我就可以轻松地干掉他们,而此时我身边的这个圈俨然已经有了十五米左右的范围。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