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472章 回来的第一个案子

     见我心中有了定夺,穹宇道人对我笑了笑说:“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一点就透,我也不用多费口舌了,这儿的事儿结束了,我也要走了。”

     说着穹宇道人转头看了看老曹和曹小水那边,老曹毕恭毕敬地走过来。然后便拉着曹小水的手送到穹宇道人的跟前说:“前辈,那我孙女就交给您来指点了。”

     穹宇道人看上了人家的孙女?

     有了这想法。我就瞥了他了一眼,穹宇道人则是“噌”一下闪到我身边,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道:“瞎想什么呢,我是看那小丫头资质不错,是学风水的料,就想带着她教她三个月的本事。”役鸟见弟。

     老曹在旁边也是道了一句:“这也是我家跟着老神仙学三个月,就是只学三天也顶的上跟我这个老头子学上一辈子。”

     听着老曹这么说,曹小水也是有些无奈道:“可是我不想跟着他走,我要跟着爷爷……”

     老曹当下拉着脸就要生气,可穹宇道人却道了一句:“也难为这女娃有这份儿心,这样吧。你也跟着我,反正就三个月,三个月后我去帮李义仁,而你就带着你孙女离开。”

     风水兽的事儿已经解决了,我们也没有在这村口站着聊天,回到王先宇的家住了一晚上,天亮后便分开了,这村子有三十多人在第一批顶丧的范畴内,也就是说我们救下了三十多人的性命。

     按照岑思娴给我们的承诺,每人十万,就有三百多万,捐出去九成。我拿一成,也就是三十多万,一下就要顶上我之前多半年存的钱了。

     穹宇道人带着老曹和曹小水先离开,接着是我们这一批人,不过岑思娴并没有跟着我们一起走,她说要留下处理尾声的一些事儿,至于钱她说已经安排人给我们转账了,三天之内我就能收到钱。

     从下柳峪离开的时候,岑思娴问我是不是真的打算在北方发展了,我想了一下对着岑思娴点头说:“说不准,从现在起,我的活动范围就不局限在西南那一块儿了。这全国各地,只要有我感兴趣的案子,我都会出。”

     岑思娴那边就笑了笑了说:“初一,这么说,以后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了。”

     我就道了一句:“看你的案子我是不是感兴趣了。”

     离开下柳峪,林森开着车就问我往南开,还是往北开,我说:“去市里看看吧,我们在那边找套房子住下。暂时在北方住上一段时间,其他的事情先不说,爷爷师门的事儿我想着先弄清楚了。”

     车子到了市里,我们通过中介租了一个大三室的房子,一下交了半年的房租。

     其实我们就算不找房子,直接住王俊辉的新房,也是可以,只是那样的话我们心里会有些过意不去。

     我们用了差不多两天的时间才把我们租的地方布置的有点家的气息,只不过兔子总是嫌弃沙发太小,没有成都别墅那边的大。

     在布置住处的这段时间里,我也是给唐二爷打了电话,告诉他我们准备在北方待上半年的打算。

     听到这个消息唐二爷那边有些诧异说:“初一,你留在北方真的好吗?前不久你可是得罪了华北分局的那个老怪物,你在这边怕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我道:“我知道,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暂时不会更改了,唐二爷,您看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您带着我,去你和爷爷的所在的门派给我看下,我想了解下爷爷的过去。”

     唐二爷愣了一下说:“不行。”

     我问他为什么,唐二爷说:“你爷爷说过,你二十五岁之前,绝对不能让你重回师门,否则整个师门都要因你得祸。”

     唐二爷这话不像是开玩笑,而这件事儿也是开不得玩笑。

     看来我要了解爷爷师门的事儿,暂时是没有这个机缘了,我觉得爷爷在算这方面的事儿上是不会出差错的,只是我真的有那么扫把星吗?

     又和唐二爷聊了一会儿,我就说,我们在北方暂时没有什么生意,让唐二爷给留意一下,如果有合适的生意就介绍给我们。

     唐二爷那边自然是点头应允了下来,不过他这次却没有说过来看我,可能听说我想要去他们的师门看看给吓到了吧。

     我们既然准备在这边长了,我也就给宁浩宇联系一下,他知道我又回了北方,那他舅舅熊九,以及周睿应该很快也会联系我,我之前在北方的那一层关系网应该也能派上用场了。

     对了,还有刘家,我要不要和刘家继续有往来呢?算了,刘家那边还是暂时先放一放吧,毕竟我身上的麻烦已经不少了,虽然我想着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冒险,可却不能够鲁莽行事,做每一件事儿,都必须有所计划才行。

     我联系宁浩宇的当天晚上,他就喊我们出去喝酒,这场合贠婺肯定不能去的,所以林森就留在家里照顾贠婺、兔子魑和阿魏魍,我和徐若卉便一同出了门。

     宁浩宇本来约我们去的地方是一处酒吧,可这两年清净惯了,在酒吧觉得堵的慌,所以进去没一会儿我就拉着宁浩宇出来找了一个茶楼坐下聊天。

     在茶楼坐下后,宁浩宇半开玩笑道:“初一,你变得越来越像文化人了,酒吧都不去了?”

     宁浩宇这么说,徐若卉便反问我:“李初一,你老实交代,认识我之前,你和他是不是天天泡吧把妹啊?”

     宁浩宇指着我笑道:“若卉,你快算了,就初一那会儿的扣样儿,跟我去吃个肉串还得让我请客,去酒吧,你干脆杀了他得了。”

     我连忙说我没那么扣,也请过客的,宁浩宇则是笑话我,是请过,不过掰着指头都能数清楚。

     又喝了会儿茶宁浩宇就问起了正事儿,比如我们在北方准备怎么发展,做点什么生意,他可以帮忙给我们介绍门路。

     我笑着摆手说:“得了,我这辈子没有做生意的命,我现在做老本行。”

     宁浩宇道:“棺材铺?”

     我说:“不是,瞎扯淡,是抓鬼!”

     宁浩宇愣了一会儿说:“这个啊,我没什么门路,不过我能帮你留意一下,如果我附近有谁摊上这事儿了,我可以让他们来找你。”

     我笑着对宁浩宇说:“那就多谢了。”

     宁浩宇有些不好意说:“你谢个啥,我都没帮到你呢,还是那句话,有用的着的地方,你尽管开口,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我绝不含糊。”

     接下来两天,熊九、周睿也是真的都约了我吃饭,谈了不少的事儿,两个人自然少不了找我求卦文字,我也就每人帮他们解了一个字,这两个人现在是合作关系,生意越做越大,这整个市里的玉石生意都要被他们给霸占了。

     所以我给他俩的建议几乎是一样的,那就是多找几个同行合作,这水里的鱼多了,大鱼才不会成为别人的猎物,不然树大招风,他们迟早会摊上麻烦。

     听我这么说,他俩人也是有些恍然大悟的意思,纷纷都表示回去后多和同行搞好关系,融洽发展。

     我在北方的日子比起在南方还在清闲,转眼到了三月底,如果再没有案子,我们就该回苗寨那边去了,四月底五月初的时候,李雅静就要生了。

     而且李雅静说她生孩子的时候,王俊辉也会去,分开两个月,我也是想看看他到底有进步了没。

     所以这段时间里,我和徐若卉也是去了不少的母婴店,给李雅静未出生的小宝宝买了不少东西,而且每次我们去买东西,店员都会误会我们是年轻的宝爸宝妈。

     我俩也不解释,反而觉得挺幸福的。

     到了四月初四的那天,宁浩宇就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他们店里有个店员家里出了怪事儿,问我能不能给看看,说是看好了有一万块的酬劳。

     一万块,我最后才能挣一千,不过这也算是宁浩宇的一份心意我也不好回绝,就接了下来,反正是小案子,如果太过简单,我就让徐若卉和林森去办,正好让他们也练练手。

     听我接这个案子了,他就在我们之前一起喝过茶的茶楼定了位置。

     还是我和徐若卉一起过来的,到了茶楼这边,我就看到宁浩宇和一个二十二三岁的话,两个人的表情都很凝重,不过宁浩宇却时不时在人家姑娘手和肩膀上拍几下,格外的不老实。

     但是从表面上看,他是在安慰那个姑娘,也不算耍流氓。

     我知道他是花花公子的毛病又犯了。

     见了面,宁浩宇就给我们介绍了一下,我们面前的这个姑娘叫赵静芳,是宁浩宇他们店里新招的一个售货员,就是她家里发生了怪事儿。

     我问赵静芳遇到了什么怪事儿,她看了看宁浩宇,像是在询问宁浩宇我和徐若卉靠不靠谱,毕竟我俩都太年轻了穿着也算时尚,怎么看都不像吃阴阳饭的人。

     宁浩宇说:“他是我哥们,事情解决不了不要钱。”

     听宁浩宇这么说赵静芳才开口说:“是这样的,我最近老是梦到我姐姐,她在梦里老是喊着让我救她,让我去要回她的孩子。对了,我姐姐在上个月难缠,大出血给……”

     听到赵静芳的姐姐是在生孩子的时候死的,我心里不禁“咯噔”了一声,我们最近总是去孕婴品店,对孩子和孕妇的事儿都格外的敏感。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